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109章: 宫闱之地4

《爱上玄武》

第109章 宫闱之地4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中午时分,银铃子因担忧无心而茶饭不思,东平与几位侍女劝了几次,不过换她一声叹息。东平只得下令撤席,却见菜肴对面,银铃子身前,突然出现一个小脑袋。

“我饿啦!”无心也不管什么礼仪、体统,伸手便抓面前食碟上的一只鸡腿。银铃子也不问他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来的,拍下他的小手,抱他入怀。“吃东西不要用手抓!”她口中伤虽未愈,但已不影响说话。

一只纤细,指甲尖利的美手,握住小手,摊开道:“看你的手,怎的脏成这样?”

无心嘿嘿一笑,那是在斯兰宫仔细搜寻留下的尘土。银铃子取出怀中丝帕,细细擦拭,也擦不干净。于是,命侍女端来醴泉,倒他手上,这才擦了个一干二净。无心端详了一会,垂首低声道:“嬷嬷真好……”

东平的目光自无心出现后,一直未离开他的脸。心下本有千百疑问,此刻见他垂头低语,却信了他乃有感而发。也许那一句“我找不到嬷嬷了我正在找她”是真的。要一个这么年幼的孩子,长期跟随多莫诺那样的卜师,其压力和孤独,可想而知。一个正常的六岁孩子,本该在父母身边尽情撒欢,过欢乐童年。

银铃子转了心情,与无心用了午膳后,极有精神地与他言谈起来。无心口齿伶俐,将几段童趣小事说得娓娓动听,引人向往,甚至连东平都忍不住大笑了几声。春生宫逐渐笑声绕梁,以至于冬献宫献妃一行直到走入殿门,东平才发现。他暗道一声,惭愧,一边走出去相迎。

在外殿上,东平迎上一身华服的献妃。献妃身份不同于元宫其它嫔妃,虽常年不得宠,其位却牢不可动摇——她乃元三大将之一角量的胞妹。

献妃身形高大,五官亦无一[ch*]女子的柔美。如果说井在野之女宛如女中巾帼,那么她献妃就是女中须眉。剑眉直鼻,不怒自威,即便华服加身也令人怀疑是男扮的女子。

二相礼罢,献妃称前来请春生宫主安。她声音洪亮,直传殿内。东平按下不悦,引她入内。

献妃一行共九人,八侍女人高体健,均身佩兵刃,到了主殿门口,东平拦下八侍女。“按宫律,佩带重器不得入后宫主殿。请献妃娘娘留下侍女。”

献妃笑道:“本宫的侍女岂会对春生宫主生加害之心?东平大人太过小心!莫非上次房兔行刺之事小了大人的胆?有道是,一遭被蛇咬,十年怕……”

“让他们进来吧!”一女声清脆响亮,打断献妃言语。那声音动听悦耳,直抵众人灵海,令献妃怔了怔,也令东平放下了心。朱雀灵声重现,岂会怕了献妃?原来银铃子早听见外面言语,伤势已复的她,便以朱雀灵声宣献妃入殿。

于是一干人纷纷入内,献妃率先而入,终于见着了最近引起元宫连番风云的女子。朱雀之女亨国公主,青贵华丽的宽大宫服反衬托出娇小玲珑,与元国女子截然不同。

献妃早先没有打算见朱银铃。因角量的关系,她自入元宫,就在冬献宫一直过着逍遥的日子,夏日避暑另三季狩猎。而献妃本身,也没太大的野心。青乙颐的宠爱固然重要,但没他的宠爱,她也一样逍遥快活。角量也时常觉得,他妹子的生活跟没出嫁前没两样。

献妃谁也不怕,谁也不上眼。即便在艳妃最受宠的时候,她也照样我行我素。据说有一次青乙颐突发心情到冬献宫去找她,却发现她早带着大批宫人到边关去狩猎了,只剩下二三个老侍从守一座空荡荡的宫殿。好在献妃既无资色争宠,身后又有一位好兄长,所以艳妃自然也不会主动找她麻烦。

不想继艳妃被杀,月妃也跟着死了,献妃这才觉得有必要见一下朱银铃。元三大后宫的二宫主人相继被杀,剩下的只有她一人。不料进了春生宫,却发现宫殿破旧残损——献妃消息闭塞,并不知一大早上二君在此大打出手——再加上春生宫侍从极少,便心生小觑之意。献妃自小被宠溺,又身具上层功夫,入宫这几年,最厌恶就是女子以美色yòu惑男人,未见朱银铃前,她只把她想象成一个狐媚的异族女子,所以想先声夺人给对方一个下马威,不料到了主殿前,却吃了对方一个下马威。

“我乃冬献宫献妃是也,座上可是春生宫主,亨国银铃公主?”献妃没有行礼,直接问起话来。适才见东平,她虽位高于他,也行礼寒暄,此刻明知对方乃元宫日后主人,却不愿行礼。她只目不转睛地打量银铃,好奇那么娇弱的身躯如何能发出厉害的灵声?

银铃子与无心并排坐着,柔声道:“是啊,姐姐请坐。”她也好奇地注视献妃,这样身形高大、容貌威武的女子银铃子也是平生第一次见到。

献妃坐下后,无心却放开银铃子的手,离开坐席。只一眨眼的功夫,他的小脑袋就出现在献妃眼前,把众女吓了一大跳。献妃也吃惊不小,却见无心站在她身前,伸出一只小手道:“你是角量的妹妹吗?把你的手递给我!”

献妃顿时大怒,她兄长的名讳竟被这毛头孩子连名带姓一起喊了出来。“我哥的名讳岂是你叫的?找死!”献妃一个巴掌打过去。她的巴掌,不比男人小,且运劲带风,她身后的侍女都冷眼看着,仿佛看到小毛孩惨死的模样。

银铃子大惊之下喊道:“手下留情!”青衣一展,竟飞腾起身。

只有东平无动于衷,静静观看这一幕。多莫诺的门下,岂有弱将?

无心并没有运用术法躲开献妃这一巴掌,而是转动他的小手掌,贴住了献妃的手掌。一大一小二只手掌贴在一起,献妃顿时面色苍白。她袭去的劲力全无不说,更可怕的是灵海的灵力源源不断被对方吸走,要收手,才发现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只听那小孩甜甜地道:“对了,就这样,把你的手给我。”

献妃的侍女感到情况有异,纷纷上前,这时,银铃子已来到无心身后。她一抱他,他便放开了献妃。

银铃子搂起无心,连着后退好几步,这才冷冷道:“他还是个孩子,你为何要对他下重手?”

献妃被无心放开后,只觉逃出生天,哪里还有力气说话。她身子一软,身后的侍女连忙扶住。“娘娘……”

见献妃如此,银铃子才觉事有蹊跷,低头看手中无心,正遇上他顽皮的笑容。“嬷嬷,我没事,想要伤我,她还不够资格!”无心心道,若不是嬷嬷你担心无心,这会献妃恐怕更惨!

“你……你究竟是……是谁家的小孩?”献妃喘息着问。

这当头银铃子才疑问重重,她手中的孩子,在二君鏖战中突然出现,事后青乙颐又带走了他并没有伤他,而现在连献妃都吃了亏,他到底是谁家的小孩?

无心对献妃做了个鬼脸,转头对银铃子道:“嬷嬷我早想告诉你了!我名叫无心,是上天派我来保护嬷嬷的!嬷嬷你别看我人小,可比大人都厉害呢!”说着还举了举小拳头。

银铃子亲了亲他的小拳头,柔声道:“知道你厉害啦,可我还是担心,小孩子终究打不过大人的!”

无心笑着点点头:“那也要看是什么样的大人了!如果是她哥哥角量,那现在的我一定不是对手,但以后就难说了!”

再次听他提及兄长名讳,献妃不禁又气又羞。“你难道不知我兄乃堂堂元国三大宿将之一,你小小一个毛孩竟敢直呼其名,这就是杀身之罪!我杀你难道不对吗?即便我不杀你,一会主上知道也会杀了你!你以下犯上,主上不会管你身怀绝技,也不会怜惜你年纪尚小……”

“你错了!”无心忽然运用灵力打断。他的声音虽嫩,却充满纯正的青龙灵气,再次震撼了献妃。只因无心的灵气与东平、献妃的完全不同,只有身为上位世袭宿将如角量如氐弥才会拥有此等纯度的青龙灵气。灵气和灵力不同,灵力可通过后天修炼慢慢纯厚,但灵气却是先天的。灵气的纯正与血统有关,即便如房兔那样天赋奇高的剑客,她的灵气也远不如无心纯正。

他转头面对银铃子,像犯了错的样子,却是低声问道:“嬷嬷千万不要嫌弃无心好吗?”

银铃子奇异地问:“我怎么会嫌弃你呢?”

只听无心低声道:“我怕嬷嬷会嫌无心本事太大,太厉害了!就不要无心了……”说着说着还流出了泪。银铃子连忙拿衣袖替他拂去。

“他们都嫌无心太厉害,都嫌无心本事太大,都不理无心。”无心忽然放声大哭,只看得一干人目瞪口呆。

银铃子摸着他的头道:“嬷嬷不会,永远不会嫌弃你的!”

众人只见银铃子纤美的手下,发出一阵又一阵青光,众侍女虽不晓厉害,但也知大凡纯正青光都与青龙一脉息息相关,而东平与献妃均变色。

银铃子手掌下,无心缓缓抬起头,犹带泪痕却严肃地说:“属下青龙七宿之一,心宿无心,愿一生追随主上,守护王妃。”

银铃子手一抖,她现下才知与她相处了半日的孩子竟是元国的一位上位宿将。再看殿内众人,东平右手举过左肩——行的是勇士礼,献妃傻了似的,而她身后众侍女跪了一地。

“嬷嬷嫌弃无心吗?”无心拉了拉她的衣服,又换了哭腔。

银铃子连忙抱紧他,细声道:“傻孩子,嬷嬷才不管你是什么宿什么将,你只是个孩子呀,你这么小这么本事嬷嬷高兴还来不及呢,怎的会嫌弃你?”对银铃子来说,身份地位都不重要,她喜欢无心,就是单纯的喜欢。

无心欢喜地搂紧她,又亲又啃。东平早前就猜出无心的身份,自不惊讶,他宽心的是,日后有无心陪伴银铃公主,他肩上的压力顿减。

闹腾了半天,无心才转过头,对依旧痴呆似的献妃道:“献妃,我知道你并不是来捣乱的,你也不是坏人。今日因你不敬我嬷嬷,所以我才跟你耍了耍。以后你就好好待在你的冬献宫吧,没事别来献殷勤。现在,你就去吧!”

献妃咬破了唇,却说不出半字。对方虽幼,地位身份却不亚于她的兄长。角宿虽位于青龙第一宿,但按青龙制,心宿却是最重要。角、亢、氐、房、心、尾、箕七宿,角是青龙的角,亢是颈项,氐是本,房是膀,心是心脏,尾是尾,箕是尾末。她怎么也没想到,空置多年心宿终于出现,竟是这么个孩子!

献妃扭头而去,末了又听那小孩道:“对了,你打猎的时候别忘跟我们说,嬷嬷高兴就跟你一起去玩!”出了春生宫,献妃仍在颤抖。

……本章完结,下一章“ 元国七宿”↓↓↓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