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11章: 镜湖前缘2

《爱上玄武》

第11章 镜湖前缘2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未时将尽,蓝蕙心跌跌撞撞地走出镜湖水域,远远就看见她的族人激动地向她奔来。她听不清他们对她说了些什么,也记不得多少张热泪盈眶的笑脸。她只隐隐感到他们好象在说,平安回来就好!

没有人在乎不死果吗?真的没有人在乎她得没得到不死果吗?

蓝蕙心上车前,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没错,那蛇还在她怀里。冰凉凉,却柔软无比。蛇感到了她的触摸,微微动了动身子。蓝蕙心恍恍惚惚地坐进车里,侍女想帮她脱下冬装,却被她甩开了手。

“不要碰我!”蓝蕙心低低地说。她对待侍女一向温柔体恤,这还是第一次冷漠矜傲。

侍女无辜地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车外蓝蕙心的兄长蓝亚微,后者对她示意不要打搅蓝蕙心。侍女下了车,留蓝蕙心一人在车里。车门关上,车走了。

蓝亚微的脸酷似百年后的蓝琬,只是远比蓝琬瘦弱,脸庞竟是削尖。他裹在厚实的冬装里,默默注视着妹妹的车远走。

车内,蓝蕙心解开衣襟,小灵闪着蓝光“嗖”一下飞了出来。飞出来后,它安静地盘在对座上,蛇眼一眨不眨凝视着蓝蕙心,看着她脱下厚实的冬装,卸下防护,换上一身婀娜的蓝丝衣。她的动作迟缓幽雅,神色平静镇定,右脸上一点创口微红,宛如一颗美人痣。低酥xiōng,白素手,车内一时暗香浮动。蓝蕙心散开一头青丝时,蛇吐了吐舌头。她对它苦苦一笑,它立即攀游过来,凉凉地爬上她的手臂、肩头,靠着脖颈,它嗅着她的发香。

蓝蕙心悲哀地摸着蛇身,她真能对它下手吗?蛇在她手中演示的动作再明白不过,蛇愿意一死还她不死果。可她能要蛇的命吗?难道为了爷爷的命,她就要夺去另一条生命吗?这违背神医府舍己救人的宗旨。可是如果没有不死果,爷爷能挨得过即将来临的严冬吗?

蓝蕙心感到眼睛一酸,但她已经无泪再流。她轻轻握住蛇身,将它放进了自己怀中,然后倒在靠垫上,睁眼看窗外的天色。远离镜湖,气温越来越高,可蓝蕙心丝毫感觉不到炎热,她的心跟蛇一样,凉的。

天空是那么那么蓝,蕴蓝的国色也是那么那么蓝,可是这片蓝能维持多久呢?

蕴蓝都城繁华似锦,窗外不时出现精巧飞檐,镶金画楼,歌声乐曲风中传送。一条蕴蓝结飘过,不知哪位公子路过她的车驾?

蓝蕙心不由得想起爷爷和蔼的声音:西门水公子打算向你提亲,水家乃蕴蓝世袭贵族,水公子相貌堂堂,文才出众,只因那日你救他家老仆,他见你一面后,竟是久久不能忘怀。蕙心,你年纪也不小了,终身大事要留意了!呵呵,我家的蕙心转眼已经是蕴蓝第一美女了,爷爷也想看看哪位公子今生有幸,能娶到蕴蓝最美的公主?

又一条蕴蓝结飘过窗前,蓝蕙心默默想到,蕴蓝国多少才子佳人,西门水公子何人,她早已忘记。何况才子文人能挡得住元国大军吗?倘若真要出嫁,她只愿下嫁叱咤风云的大将军,嫁一个力拔山兮雄威天下的英雄!

蕴蓝王宫到了。她的车驾径自进入了宫廷深院。窗外的景色更加富贵奢华起来,水晶瓦,琉璃门,不时出现美玉雕琢的饰物,最后竟出现了云状蓝色的珍品美玉。蓝蕙心并不惊讶,想来她前往镜湖的事情已经传到了蓝冕那里,所以她的车驾直接进入了爷爷居住的瑞云殿。

车停在瑞云殿门口,二侍女掀开车帘,蓝蕙心迈出车驾。迎面一个清瘦的老人慈祥地凝望着她,她眼前一酸,蕴蓝国主蓝冕不顾年迈体弱,亲自走出瑞云殿,前来迎接她。

“爷爷……”蓝蕙心扑进他怀里。

“傻蕙心,干吗瞒着爷爷去镜湖呢?你想害爷爷呀?”

“不是的,蕙心不是……”

蓝冕打断道:“你有个三长两短,叫爷爷怎么活呢?”

蓝蕙心侧身靠在他胸前,抓住他的衣襟,说不出话来。

却听蓝冕道:“回来就好!真是先王保佑,镜湖乃绝地,常人都有去无回,你却能平安回来,不正说明我蕴蓝国运正旺?好了,蕙心,以后不能再吓爷爷了!爷爷老了,吓不起了!”

“爷爷,蕙心以后都听爷爷的话!”蓝蕙心抬头道。

蓝冕点头,携她手往殿里走去,才走几步,却腿脚发软。

“爷爷,怎么了?”蓝蕙心连忙扶住他。

蓝冕苦笑道:“适才站得太久了!”

蓝蕙心美眸里流出幽怨,爷爷为了她放下一国君主的威严,风烛残年还站在瑞云殿苦等,而她又能为爷爷做什么呢?

两人慢慢走进瑞云殿,殿堂金石并美玉共映辉,书卷与花卉齐芬芳。花卉中最多的是兰花,蓝冕素来酷爱兰花,据说蓝蕙心的名字便由此而来。

侍女和护卫纷纷退下,只留爷孙俩单独相对。

蓝冕坐在紫竹凉席上,略带疲倦地对孙女说:“其实爷爷年轻时也去过镜湖。镜湖可真漂亮,可是最漂亮的还是湖水中的映像……对了,你可曾留意过?”

蓝蕙心摇摇头,心中一惊,怎么爷爷也去过镜湖?

“可惜可惜……”蓝冕示意她坐到身旁。他拉着她的手说:“你可知镜湖的名字如何得来?”他虽说在问她,却不要她回答,只停顿片刻,便自答:“我也是从我父王那里得知,如果能在镜湖一侧,一个特殊的位置观看湖水,就能看到过去、将来的映像。我父王说他在湖水里看见过一个奇怪的男人,那男人长发掩面,看不清楚容貌,但他直觉这个男人跟我们蕴蓝国有关,不,应该说他强烈的感觉到这个男人跟蕴蓝的国祚有关。后来爷爷去的时候,没找到那个神秘的位置,但爷爷可是看到了那个长发的男人哟!”

蓝蕙心疑惑地看着蓝冕,这些她从未听说过。

蓝冕陷入回忆中:“当时我不知道他是谁,他教了我一套功夫,他的武功可真高呀,我想拜他为师,可是他却没有答应,只给我一盆兰花……”

蓝冕忽然笑了:“蕙心是不是奇怪呀,怎么爷爷和爷爷的父王也去过镜湖?”

蓝蕙心点点头。

蓝冕枯竹般的指头点了点她额头:“你这傻丫头,跟爷爷年轻时一样傻,也以为镜湖真有不死果!”

蓝蕙心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蓝冕微笑道:“爷爷去过,爷爷知道那里没有不死果!所以爷爷才不让你去镜湖!镜湖太危险了!爷爷那时的身手可比你强多了,也差点回不来!可你这傻丫头功夫远不及爷爷当年,却还是瞒着爷爷,串通亚微去了镜湖!咳咳,回头再找亚微算帐!这混小子自己没本事去也就罢了,竟怂恿你去!”

蓝蕙心拉住爷爷的手,激动地说不出话来。

蓝冕又叹了口气道:“亚微的体质远不如你,从出生就住在神医府,你已经满地跑的时候,他还歪在床上病恹恹的,倘若真有不死果,给这小子吃一颗就好了!”

蓝蕙心忽然站起身来,后退两步,从怀中掏出蛇来。

“爷爷!这世上真有不死果!蕙心亲眼见到了!这蛇就是证明!”

蓝冕博闻多识,但那样的蛇还是头一次见到。更令他称奇的是,那蛇居然还对他点头!

蓝蕙心双手捧着蛇跪下道:“爷爷,蕙心无用,迟了一步,不死果被这蛇吃掉了!蕙心无颜再回蕴蓝,原想投湖了事,不想这蛇咬住蕙心裙摆……它虽不能言语,却表示要同蕙心回蕴蓝,蕙心……没有办法,就带它……来了。蕙心也不想的……看它的动作,它……愿意……一……死!”

她越说越轻,说到最后几个字,几乎连自己都听不清。其实她不说下去,蓝冕也猜到发生了什么。他的手原本扶在席子上,待她说完,那席子便发出一种古怪的声音。蓝惠心抬头,惊慌地看到牢固精致的紫竹凉席碎成了片片。蓝冕生气了。

“混帐!”蓝冕低吼道,“我蕴蓝王族向来以救死扶伤、舍己为人为传统,而今你竟想为莫须有的不死果杀了这条灵蛇?这蛇不愿你投湖自尽,你反倒要它性命?我蕴蓝王族何曾出过你这等不肖子?”

蓝蕙心哪里被如此斥责过?而且还是她最敬爱的爷爷?她双手撑地,低头突然看见两颗半带血丝的蕴蓝之珠跌落白玉铺就的地面,煞是触目惊心。原来她眼泪流尽,酸涩的眼窝竟流出两颗血珠。小灵见此情景,连忙攀上她手臂,它努力扭身,却无法攀爬到她脸部。

蓝冕盛怒之下仍感到心中一痛。只是他教育儿女凡事德先行,岂能苟同蓝蕙心的想法?

“即便这世上真有不死果,既然蛇吃了,就是蛇的福分!你岂可夺它的福分?”

小灵没有游到它想攀的部位,掉了下来,但还未落地,它就升了起来,周身散发着柔和迷人的蓝光。

蓝冕惊讶了一声。他先前就看出这蛇不同凡响,通灵知性,万没想到,蛇还拥有如此丰沛的灵力。只看它周身的蓝光,灵力级别恐怕决不在自己之下。

小灵转过身子,晃悠悠向蓝冕飘去。它在空中摆动身体的样子,如同在水中游动,仿佛瑞云殿的空间是水世界,它只是在水中游玩。小灵缓缓“游动”到蓝冕面前,停下,睁着明亮的蛇眼凝视着他,叫人怜爱无比。

蓝冕慢慢向它摊开手,小灵便“游”到他手上。蓝冕感到双手上那蛇冰凉沁骨,却软软棉棉。他还没回过神来,小灵又开始来那套死亡之舞了。

它直起身子,吐出红信,然后直挺挺跌躺到他手上。停顿片刻,又直起身子,将这动作重复。

蓝冕的心被狠狠揪了起来。这小蛇居然愿意为自己死!如此灵物,竟愿一死来延他命!蓝冕只觉视线逐渐模糊,小蛇晃着舞着,越来越模糊,最后竟成一团蓝光。

蓝冕两颗老泪滚出眼眶,“啪啪”两声落到地上,两颗纯蓝纯蓝的蕴蓝之珠。

……本章完结,下一章“ 镜湖前缘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