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110章: 元国七宿

《爱上玄武》

第110章 元国七宿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三章元国七宿

一切并未如月月所料,青乙颐将她带去了秋月宫。他没有杀她,也没有碰她。只是丢下一句“好生待在这里”匆忙而去。高兴的是小绘,终于能天天与她的好姐妹相守。月月只能心下暗叹,君王心,深不可测。

她哪里知道,在进入秋月宫之前,青乙颐接到密令,信使以上乘灵力暗送密令,以月月的能力,自然见不到信使隐藏在阴影处的身影,密令的言语更是一字都听不到。

“井国异动,北近蕴蓝。”

离了后宫,青乙颐独自前往元宫南面,朱袈暂居的霸下宫。他一路狐疑:自朱袈入元,未见亨国使从来往二国。若不是井国单方面的调动军队,便是朱袈以绝密手段通信掩去了所有耳目,令井在野如此。若是后一种情况,那么亨国就太着急了。

“得给这老东西点颜色看看……”青乙颐这般想着,脚下步子就更快了。接近霸下宫,却见五个元宫侍从血淋淋地相互搀扶而来,青乙颐不由紧皱起双眉。霸下宫肯定出事了!

元宫侍从见到他,纷纷下跪。他们身后,血流一地。青乙颐见他们模样,便知乃朱袈所为。衣裳尽破成条状,裸露出一道道入骨翻肉的血痕。

“国主!”领头的一个侍从抬起满脸污血的头道,“奴等无能,被亨国主赶了出来。”他们都是奉命侍侯朱袈的侍从,没有王命不得擅离职守。不想今日朱袈回来后,将他们一个个打出了霸下宫。

青乙颐冷冷问:“还有在里面的吗?”

侍从们惊出一身冷汗,连忙道:“奴该死,奴请死罪。还有一名侍女留在内里!”

“哼,连女人都不如,你们还活在世上做什么?”青乙颐拂袖走过他们身旁。五侍从面面相觑,四人点头。四把佩刀出鞘,刺入四个胸膛,四具尸体倒地。他们本就不是懦夫,与其被青乙颐嫌恶,倒不如尽早结束生命,多少挽回一点勇士的名节。

青乙颐听得清楚,正想着还活一个干吗?却听最后一人道:“国主!那唤奴出宫的侍女命奴带一句话给国主!”

青乙颐止住脚步。

“她说,亨国主骄淫跋扈,国主不可因王妃而一再忍让。她会拖延时间,直到国主赶来。”说完,那侍从拔刀自刺,却被一阵劲风打落手中的刀。

“你活着,葬了那四人。”青乙颐继续往前走,“那侍女凭什么一句话就说动你们?”

侍从答:“是她将奴等推出门。她好生厉害……”话还未说完,眼前青影已失。

###

自玄君夜潜元宫后,房兔一直独居霸下宫附近的郦园,苦心练剑。听到霸下宫异常动静,她第一个赶到。正好遇上那几个侍从被朱袈打伤后,又被几名亨国侍从驱赶。她见他们伤得厉害,知是亨国主所为。房兔原不打算插手,被赶出来的不过是负责守卫霸下殿门的侍从,说白了只是监视亨国一众的耳目。但她扶起其中一侍从之时,却发现霸下宫内情况异常。宫殿内流动着不寻常的灵气,确切的说,是二股强大的灵气交汇,形成了诡谲的灵气波。她虽不明白那意味着什么,却也知宫内正发生着朱袈不愿人知的秘密——因此他才会将元宫侍从一一逐出,只有清楚了耳目,他才能做些什么。只是朱袈能隐瞒普通的元宫侍从,却瞒不过身为上位宿将的房兔。

将侍从推出霸下宫,说了那句话后,房兔闯进了宫。她一身宫服,婀娜身姿容貌姣好,亨国侍卫起先只道她是个胆大的侍女,不料一旦动起手来却厉害得可怕,倒下一大批后才骇然发现此女背后还佩一柄元剑,几个亨国侍卫这才回过神来,慌忙奔进内殿禀告朱袈。

房兔踏着元宫侍从留下的血路,进入了殿前花圃。时下,元国已秋风萧瑟,落叶凋零,伫立在一群男子之中的她分外显目。朱袈第一眼见到她,便知其不凡。

“来者何人?胆敢闯入?”

见朱袈气势一身华丽红服,房兔微施一礼,朗声道:“在下房兔,见过亨国主。”朱袈听她此姓,冷笑一声道:“原来是元宿将,怎的你元国无人,竟出了位女宿将?”房兔不亢不卑道:“亨国主此言差矣!我元国人才济济,只是应承的差事因人而异。房兔乃元国最弱的宿将,自然只能侍侯弱国。”

朱袈变色。他原本想讥讽对方身为女儿身,不想反被对方回敬了一句。而他生平最痛恨旁人道他亨国势弱,当下,杀机立起。

“杀了她!”一声令下,众亨国侍卫蜂拥而上。只听“铮”一声清响,宝剑出鞘,寒光闪闪。最先拥上的侍卫立时倒了一圈,每人膝上各受一剑,精准无比,只伤皮肉不伤筋骨。但伤在膝上,已足够令他们无法动作。后面跟上的侍卫停止进攻,扶起受伤的同伴。

“何必要他们送死?”房兔持剑而立,剑在手中,她的气势已变,“即便本将为元国最弱宿将,也远胜你亨国勇士!”

朱袈这才对她改观。刚才那一剑,她已显示出剑术上的非凡造诣。他看得清楚,她的剑法没有丝毫的花哨,亦没有浪费一丝一毫的力量,分寸更拿捏得恰倒好处,精准而快速,拔剑挥剑收势,动作一气呵成。并且她手下留情,没有重伤亨国侍卫。

“房将,你究竟所为何来?”朱袈的语气明显放缓。

房兔微微一笑,宛若春花。“我不过路经霸下宫,想借路而过。”她目光所及,朱袈身后深宫,里面依然灵气异常。朱袈冷笑道:“原来你是来找死的!”红袖一展,凌厉灵光普照整座霸下宫。房兔心想,此生能分别与玄、朱二君交手,死也值了!她手中宝剑一横,剑式已起。

朱袈见她剑式奇特,知其精妙,但观她灵气,却知并非自己对手。也是,她不过是宿将,且是位女宿将,如何是四国神君的对手?朱袈脑中转过无数杀招,红光自他身上闪烁,一明一晃,煞是好看。

亨国侍卫纷纷退后,让出偌大一片空地。房兔右手横剑,左手轻拂剑身。她纤指所经之处,立显阴森青光。青光虽不及朱袈的红光明艳,却是锐利寒心。

朱袈没有等她拂完剑身,红影晃动,闪电般上前,出手便是“月如钩”。这一招,金铃子在蕴蓝馥蓝殿曾对娄庥使过,身经百战的娄庥尚且要避其锋芒,何况朱袈亲手施展,力道、速度均非金铃子能比拟。房兔心下大骇,手中剑更不敢迟疑,回手便是与玄君对决时所用龙凤剑诀的第三诀,狂龙癫凤。

自惨败于玄君后,房兔苦练剑术,这一招狂龙癫凤远胜从前。她每日每夜假想与玄君再次对决,岂知今日对决却换了另一国神君。

而朱袈惟有暗悔。他只道她灵力修为低微,剑法精妙,岂知她剑法竟精妙至斯!什么元国最弱宿将,恐怕只是谦词!单凭这剑诀,就可傲视群雄。

房兔的动作比不上朱袈迅猛,但剑诀幻幻出的凶险后着,却使朱袈骑虎难下。“月如钩”能钩去房兔性命,但狂龙癫凤的千万道剑光,并无一招虚晃。他杀她,也必会受她所伤。他也不能不杀她,因他不能后退。一国神君岂能让步于他国宿将?

思索间,“啪啪”几声清响,朱袈一手五指插入香肩,带着血肉拔出,另一手挡开数剑,直到那剑斜斜落下。他满面惊讶地望着眼前女子,她分明可以伤他,至少可划破他的肌肤,但她却只划破他一只衣袖。难道她拼死的剑诀,只为划破他的衣袖吗?

房兔喘息了几下,关键时刻,她避开了头面、胸膛,但肩骨却被朱袈重创。那几声清响,是她骨碎的声音。她垂下左膀,灵力已难运承江,伤口处,更是火辣辣的疼。

“你……”朱袈欲问又止。

房兔苦笑,“亨国主果然好功夫!”她练习了多日无数遍的狂龙癫凤,于假想中,是剑断玄君的袖管,可对手换了朱袈,也不过划上了几道剑痕。若再对决玄君,恐怕结果仍然是一样的。

“你走吧!”朱袈挥袖,转身。

房兔道:“我自然要走,穿霸下宫而过。”她凝望内里,异灵更强,“我要看看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朱袈叹一声道:“房将,你会死在里面。”

房兔青衣红透半边,地上一滩血水面积越来越大。她自知伤势严重,无力再战,可已经到了门口,岂有不入之理?

她忽然笑了笑:“还请国主许我死在里面。”朱袈扭头,见她失血后苍白的俏脸,心生几分恻隐。她年纪与自己长女相仿,若是素颜伤成这样,他早就疯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元国七宿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