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114章: 元国七宿5

《爱上玄武》

第114章 元国七宿5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青乙颐陪银铃子用了晚膳,虽德浴宫没有侍从,但有尾宿、东平二人亲自伺候——以尾宿能耐,这场晚膳不亚于任何一场元宫盛宴,他只从袖管里伸出一手,二指朝上做个式法,菜肴便自眼前一一出现。尾宿的手掌纤长,手指远比一般人长,而指甲竟是浅紫色。银铃子望那紫色指甲,微微发怔。尾宿虽幻了身形,但有些东西却虚幻不了。这世上所有的虚幻都需由真实来延展。

晚膳之后,青乙颐轻描淡写地道了句:“你留在这里,三天后我接你回春生宫。”银铃子点头,全然不知道她入住德浴宫后的第三天元宫将发生什么。

青乙颐离去,尾宿告辞。过了一天,银铃子才明白,青乙颐已将她与朱袈隔离。

###

斯兰宫内,无心伫立凹陷地面前,小手平摊,手心里发出一团幽暗的青光,仿佛手托了一盏小灯。氐弥站他身后,听他问:“那日你施展过鬼拷?”

氐弥沉声道:“是。”

无心手中青光逐渐阴森起来,光圈扩大,青森森愈来愈暗,直至将整座殿堂笼罩。斯兰宫陷入黑暗中,只有无心的灰衣隐隐泛着一层青光。

“是这样的吗?”无心又问。

氐弥压住心头惊异,答:“是的。”鬼拷乃他独门绝技,即便同为宿将的角量、亢无敌也做不到,为何无心却会?

“你的鬼拷乃气海之术,修炼到极至才能吸收天地之气,吞噬他人灵光。将死人的头颅破开,通过残留的枢江获取死者生前的隐秘,可谓气海到枢江的最可怕术法!”氐弥更惊,他知道对方说得一点没错。

无心灰衣上的青光忽然一亮,折射出无数条青光,横穿直撞,整座黑暗的宫殿顿时起了变化。一道道青光穿透黑暗,使斯兰宫如一只底色幽暗的万花筒,不停变化诡异的花纹。

“可是,鬼拷也有一个破解方法!”无心叹道,“我远不如玄君,我只能做到这样!相信当日的玄君你可能连一分都靠不上!”氐弥凝望殿堂内那穿行的青光,沉声道:“不错,他将我的灵力全部反弹,我的确一分都没靠上!”

无心小手握拳,青光收起,霎时,斯兰宫又恢复了原样。傍晚的光线昏昏沉沉射入殿堂,凹陷的地面格外阴沉。

“四国神君,玄君月中折桂。”无心低低道,“单凭破你鬼拷这一手段,便知他多么可怕!在面对主上这样强劲的对手的同时,他还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封了自己一江。能将三江之力运用到如此地步,恐怕当世之人,无人堪当对手!唉,连主上都差一截!”

“你是说,他封了一江?”氐弥面色苍白。当时当日他也在场,别说玄君自封一江,就是连他如何弹开他的鬼拷亦是浑然不知。

无心点头道:“源自气海的鬼拷,他若封了咸江,你还能拿他怎样?”

“你又是如何知道?”氐弥心下惊慌,嘴上却厉声问。

无心转过身,苦笑道:“氐宿,以你的聪明,这个问题有点蠢了!”氐弥一呆,眼前的孩子真是个孩子吗?

无心坐在凹陷的地面前,嘲讽道:“你看我一身灰衣,还不明白我是干什么的吗?”

“卜师!”氐弥脱口而出,心下一阵惊惶。年方六岁的小卜师!难道多莫诺快要死了吗?所以才出现身为上位宿将的卜师!

“我年纪太小,无法开谶卜言未来,但过去发生什么,还是难不倒我的!”无心望着凹陷的地面中心道,“朱雀双生,一个成为青龙神族的王妃,另一个身中青龙血咒,这就是命呐!一爱一恨,一荣一衰,一生一……”

“死”者他却没说下去。

“心宿!”氐弥忽然意识到什么似的。无心听他唤他宿名,微微一笑。

此刻的氐弥已然清楚,他元国日后的辉煌,一大半都会建立在这位小卜师身上!七宿之中,“心宿”最重!

玄君固然厉害,但小小年纪的无心竟能看破昔日的战情,更是令人惊骇!

两人又继续探讨。晚膳之后,亢无敌来了。他还没进殿,声音就老远地传了进来:“老弟啊,怎么你躲到了这里!你躲在这里就以为我找不到了吗?哈哈!”

无心一听到他的声音,就变了脸色。他低低对氐弥道:“我先到后殿去一会。”

氐弥含糊应了一声,小家伙便倏忽消失。他正疑惑无心的异样,亢无敌后脚就进来了。

“哟!你在这里发什么呆呢?”亢无敌几步就跑到了眼前。

氐弥瞟了他一眼,随口道:“你脑袋上是什么?”

亢无敌得意地转了个圈道:“好看吧!”他一头乌发高束脑后,以一条金丝带扎住,随着他身体的转动,金丝带飘起。虽他并不英俊,但也显出几分飘逸。

“有点像蕴蓝人脑袋上戴的蕴蓝结!”氐弥沉吟道。

“切!那可不一样!大大不同!”亢无敌指着头上带子道,“这是刚才内务管事特意送来的,除了这带子还有一套衣裳,说是二天后举行盛会的行头!你老弟也有一套,我估摸着没多久也会给你送来!”

氐弥本想讥讽他几句,但转念一想,二天后举行盛会,这里面肯定有文章。亢无敌又转了个圈后,问道:“听说你抱了个小孩进来的,怎么小孩不见了?”

氐弥还没回答,他就笑道:“是不是你把小孩吃了?哈哈!”

“胡说!”氐弥打断他的笑声。

亢无敌拍了拍他的肩膀,好象全然明白的样子:“不用解释了,这斯兰宫幽静幽静的,你练功杀百十个人都没人知道!”

氐弥皱起眉头,他知道无心一定就在附近。亢无敌忽又摩拳擦掌:“说起来我也手痒,好久没跟你对练了,不如我们打一架!总比你拿小孩练功强吧!”

氐弥后退一步,亢无敌就前进一步。“不想跟我打吗?怕了?哈哈……”

氐弥挥袖:“休要胡闹!”亢无敌却更来劲,氐弥只得施展轻功躲开。亢无敌追了他一阵,笑声撒满殿堂。正当氐弥被他追烦了,打算回手教训他几下,却听见殿门口一人扬声喝问:“你们在做什么!”

亢无敌顿时收手,停在殿堂中央,讪讪望来人。那人并不是青乙颐,却是少数能叫亢无敌乖乖听话的人物。

氐弥见他来了,换了一脸欢喜:“你怎么来了!”

角量虎着脸道:“主上传召,命我火速回宫。我一来,宫人就叫我到此殿,不想却见你二人胡闹。”

角量身形高大,不逊于贞国的牛金龙。容貌与其妹献妃相似,只是男人如此相貌堂堂,女人却大失柔美。他一身将胄,威风凛凛伫立殿门,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氐弥瞥了眼亢无敌,后者象只收紧尾巴的狐狸,正小心地往一旁退去。角量顺着氐弥的眼光,看到亢无敌的模样,沉声道:“无敌!你看看你!象什么话?一国上将,象个小女人家的走路,这么丢人吗?”

亢无敌伸出的一脚停在半空,停顿了一下,才落下。氐弥连忙打个圆场:“他就那德行,量哥别生气!主上急召你入宫,定有大事,我们还是一同去见主上吧!”

角量哼了一声,他被青乙颐从东关急召回来,进宫又没见到青乙颐,却见亢无敌与氐弥戏耍,便发了点火气。但他到底是个明白人,知轻重,听氐弥这样说,便问道:“你可知究竟是何要事,要命我火速回宫?”蓝琬大婚后,东关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虽蕴蓝的东关军贸然出击的概率极低,但保不齐会出什么变故。九十九年前,那场被先王掩盖住的东关之战就是前车之鉴。

氐弥道:“我猜测有两件大事,稍远些时日的是主上与亨国公主的大婚,近的,却是这一、两天,你马上就会看到!”

角量点头,又问:“听说主上钦点一宫女为上位宿将,你可知那女子能耐?”

氐弥笑道:“可令东平拼死施展龙腾四海,你说呢?”

角量“哦”了声,却道:“有些能耐,但终究是位女宿将罢了!女人再能耐毕竟还是个女人,她可能留在后宫更合适。”氐弥没有驳他“女宿将”之说,只道:“主上的女人还嫌少吗?”

亢无敌嬉笑了声:“主上只嫌女人太多,杀了艳妃后又杀了月妃。”

角量闻颜骤然变色,氐弥则在心中暗骂那不长脑袋的。

“我要去见主上!”角量转身。殿门外,却见一女子婀娜莲步,姗姗而来。氐弥看了仔细,正是房兔,而房兔身后,远远跟着一青衣长者,垂首而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 元国七宿6”↓↓↓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