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115章: 元国七宿6

《爱上玄武》

第115章 元国七宿6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此际,元国三大将军齐聚斯兰宫,六只眼睛眨也不眨,盯着前面而来的女子。眉儿弯弯,浅笑似不笑,宫服纤身,弱柳扶风般而来。角量等均是一流高手,一眼便知她低垂的左膀受了重伤。

“小兔,你的左肩怎么了?”亢无敌心直口快,见了便问。

听他唤来人“小兔”,角量眉头一皱,心思,原来她就是房兔!看她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如何能逼迫东平施展龙腾四海?恐怕氐弥听信了夸大其词的谣传,又或东平手下留情,但说到底,到底是无能的女宿将,不然怎会伤成这样?

房兔并不答他,只是低声道:“主上唤我前来,容我进去再说。”她走过角量身旁的时候,深深地望了他一眼,但角量将目光转了去。倒是亢无敌和氐弥偏身让路,让她进殿。房兔走了几步,又停下脚步,等身后那人赶上。亢无敌好奇地打量她身后的长者,又问:“小兔,那人是谁?你的随从吗?”

房兔连忙摇头,还未及解释,亢无敌已经冲那人喊:“喂,你是谁?”那人嘿嘿一笑,直笑得亢无敌心底发麻。

角量一听到那笑声,立刻转了神色,对亢无敌道:“休得无礼!”氐弥也猜到了那人的身份,对他微微点头。

尾宿慢慢走近,临到殿前,才抬起头道:“三位将军,别来无恙?”他原本花白的头发在抬起的那一瞬间变成乌黑,只面孔还是老样子,一脸皱纹。亢无敌顿时怪叫道:“他妈的,原来是你!”随即,冲出殿去就抱住尾宿双肩,左右上下不停地看。“你这妖怪,上回我没看清楚,这回可要里里外外看个仔细!”

“进殿再看吧,将军!”尾宿笑道,“在斯兰宫前这样拉拉扯扯,有失将军颜面!”

“扯淡!我还在乎颜面?”亢无敌大笑一声,但终究还是拥尾宿进殿去了。尾宿进殿之前,仿佛无心般瞟了房兔一眼,房兔却立刻低下了头。

五人进入斯兰宫正殿。

亢无敌聒噪了一番,忽然问道:“老妖怪,是主上要你来的吗?主上要你来这儿干吗?”

尾宿站停,环看角量、氐弥和亢无敌三人,微笑道:“自然是要紧的事儿,不然我也不会出德浴宫来见各位!”

“什么要紧的事儿竟劳烦你这妖怪出来见人?”

尾宿也不恼他一口一个妖怪,只笑吟吟地道:“亢将军难道没有察觉,目下此宫云集元国上将,元国三大将军已经到齐,再加上我和房兔,已是五位!不,该是六位!”

亢无敌回头数道:“角大哥,老弟,小兔,你,一,二,三,四,哦……还有我,只有五个,不对啊!”

尾宿道:“还有一位,早早就到斯兰宫了!”

角量凝神探灵,果然发现斯兰宫内有六股灵气,而这位未显身的上将,灵气虽弱,却是纯正无比。他心下思绪万千,主上急召他回宫果有要事,元国七宿,目下已齐了六位,看来出兵攻伐蕴蓝指日可待。

亢无敌扭头细细看了一圈,虽隐隐感到果然有人,却寻不出对方身影。“既然来了,为何不出现呢?怪也怪哉!”亢无敌转回头问尾宿,“你知道他是谁吧?你一定知道!”

尾宿又笑望氐弥。氐弥知道尾宿指的是无心,但无心不肯显身,他自然不便置言。

亢无敌径自往前几步,立于当日玄、青二君留下的地面凹陷前,自言自语道:“是谁呢?躲在那里呢?”

说时迟那时快,一条黑影从斯兰宫秘道突然跃出,直扑亢无敌。黑影动作奇快,亢无敌措不及防,立时被他掀翻在地,未及挣扎,已被对方一脚踩住承江。亢无敌只感到胸口一阵巨闷,便再动不了一分。殿内众人各自惊骇,他们均是元国顶尖高手,却无一人发现有人早就潜伏秘道,更无一人能及时援手。

来人全身都隐藏在黑衣里,脸上也蒙着黑巾,头戴黑帽,帽檐低低压着,竟是一丝不露。他制住亢无敌后,背负双手以刺耳的声音嘲笑道:“说什么元国三大将军,在老子看来,不过是群草包!”

角量沉声道:“阁下是谁?怎会得知我元宫秘道?”

那人冷笑道:“你管老子是谁,现下哪里有你们发问的资格?你们几个给我听着,要我留脚下这个蠢货一条命的话,就得全部乖乖听我命令!”

氐弥与角量对视一眼,二人心下均知,虽说对方是奇袭,但以亢无敌元国三大将军之一的身手,瞬息之间就被人拿获,可见来人功夫之强,决不在他们任一人之下。

房兔只定定地望着那人,仿佛惊讶得连话都说不出来,而尾宿眉头紧皱,不知在想什么。

“怎么样?”那人脚下使劲,亢无敌不禁痛苦地哼了一声。氐弥顿时神色紧张起来,急忙问道:“你想怎样?”

那人哈哈大笑几声,他声音本就古怪,笑起来更是诡异。笑罢,他冷冷道:“很简单,你们几个每人留下一双胳膊,我就放他一条命!”

“你究竟是谁?”角量怒问。对方要他们几个自残,目的再明显不过,他要杀尽他们!试想,若他们各自折了一双胳膊,岂有能力再与他一战?

氐弥望着地上的亢无敌,心内隐隐发寒,此时若不照黑衣人的话办,恐怕亢无敌就没命了!若照他的话,今日元国七宿一大半都要死在这里!

尾宿悄悄上前一步,却被黑衣人察觉。

“那边的老头,不要乱动,不然老子一时紧张,脚头一重,地上那个就利马报废!”

角量拿眼看尾宿,示意他不可贸然。

“嘿嘿,兄弟情深,手足恩情!到底是兄弟的性命重要,还是自己的胳膊重要呢?”黑衣人声音一变,厉声道,“老子可没那么多时间等你们选,我数到三,你们若是不卸下胳膊,那么就最后看一眼地上的蠢蛋吧!”

氐弥只感到额头上汗珠一颗颗下淌,而亢无敌躺在地上,一双死鱼眼紧紧盯着他,仿佛在说,救我,不救,救我,不救!

“一!”

“二!”

斯兰宫内空气异常凝重,除了黑衣人,所有人目光都在亢无敌身上。虽说亢无敌平日价没个正形,经常贻笑大方,但他战功赫赫,决非酒囊饭袋之徒。若真死于斯,将会是元国莫大的损失。

“三!”黑衣人数完,阴笑道:“好!你们几个都想让他死,那老子就成全他!”他脚尖一动,亢无敌顿时面色痛苦起来。“但是死,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老子要你们亲眼看他痛苦的死去!你们几个给我好好地看着,也好好记着!”

眼见亢无敌脸色发青,氐弥握紧拳头,高声道:“慢着!”

“嘿嘿,你想怎样?”

氐弥沉声道:“阁下既然有心于我元国宿将,我愿意!”

角量等皱眉看他,难道他疯了不成,要答应对方的条件?

“阁下制住的不过是我元三大将军之一的无敌将军,而在下氐弥,人称魔鬼将军,我愿以我一命换取无敌将军一命!”

亢无敌虽说不出一字,却眼光幽幽。尾宿、房兔二人则对氐弥肃然起敬。只有角量咬紧嘴唇,仿佛极度不悦。

“好!”黑衣人怪声笑道,“人都道魔鬼将军无情无义,现在才知道,纯属胡说八道!好!你过来,我就放亢无敌一条狗命!”

氐弥一边往前走,一边问道:“我来了……阁下手段高强,可否让氐弥死个瞑目?阁下到底何方神圣?”

黑衣人冷傲一笑:“我一身黑衣,你还猜不到吗?”

氐弥与角量脱口而出:“君虚天?”而尾宿暗暗点头,之前见他一身黑衣,行事狠毒,也揣测过他正是贞国那一手遮天的君虚天。只有房兔依然一副不敢相信的神情。

“嘿嘿!”君虚天笑道,“死在我手下,也算偿了你们元国几百年来欠我们贞国的利息!”

说话间,氐弥已经走到他面前。君虚天原本背负的双手,放了下来,伸向氐弥。房兔屏住呼吸,只见那双黑手慢慢伸氐弥伸去。

突然,一道青光忽然自氐弥胸口疾射而出,他身后角量、尾宿随即动了起来。

魔鬼之箭破胸而出,角量也冲上前去,而尾宿双袖一展,整座斯兰宫刹那布满他的幻影。

“哈哈哈……”君虚天一笑一闪,距离那么近的魔鬼之箭,急射而出后竟然落空。青色的灵光之箭擦肩而过,而那双可怕的黑手却抓住了氐弥衣襟。氐弥脸色骤变,幸得一旁角量挥拳解围,“喀嚓”一声清脆,君虚天只抓着一块青布。他将青布一挥,随后而至的尾宿幻影顿时消失。只听“哼”一声,尾宿不知受了什么打击,蹲到了地上。

角量拉着氐弥后退一步,挡在尾宿身前。尾宿这才慢慢站起身来,惊诧地问道:“你怎会破我的幻术?”

君虚天依旧踩着亢无敌,怪声道:“连常胜将军都知道为你挡住,难道老子还不如常胜将军吗?”

尾宿脸色发白,他的幻术是由灵力幻化而成。刚才君虚天以灵力挥出青布,方向却准确无比,正对着他的真身,压制住他的灵力,不仅破他幻术,还将他反压到地上。若非角量挡他身前,切断灵力,这时他还起不来。

角、氐二人更是惊骇,他们解救亢无敌已彻底失败。

“既然你们都不顾无敌将军的生死,那老子就慢慢享受了!杀人,真他妈痛快!老子还真他妈喜欢!”

“等等!”角量终于喊道。

君虚天笑了笑:“难道常胜将军也想骗老子一回?”

角量回头看了房兔一眼,目光如剑。“你身上有伤,不动也就罢了!”

房兔欲言又止,却听角量狠狠道:“但是还有一个呢!同为元国上将,你难道见死不救吗?”

尾宿心头一热,的确,还有一位至今没有露面。同为七宿之一,岂能看着亢无敌被杀呢?若刚才那人也出手的话,恐怕局面就不是这样了!

角量转而面对身旁氐弥:“氐宿,你说呢?”

氐弥转着眼珠,这时候他不能帮无心说话。

“心宿还是箕宿?你给我滚出来!”角量怒道。

“嘿嘿嘿……心宿?箕宿?还不都是一样?”君虚天只是笑。他笑声中,一个灰衣,矮小身影忽然出现面前。除了氐弥,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角量心寒,他竟是元国七宿之一?难怪死活都不肯出现,这么个小孩就是出现了也帮不上忙。

亢无敌更是极力睁大了双眼,一脸惊诧。

无心没有看他人,直接面对君虚天,扬声道:“在下就是元国心宿!”

“哦,原来是个小不点啊!”君虚天笑道,“难怪你不肯出来了,小孩嘛,胆子小是很正常的!再说你送上门来也不过找死!”

无心却冷冷道:“非也!我不肯出现,是因为,我巴不得你杀了他!我巴不得他死!”

闻言,在场众人皆惊,只有君虚天好奇地问:“那又为何?”

无心清秀的脸上流露出仇恨,咬一咬牙道:“他既已是个死人,自然没必要说了。”

亢无敌眼中闪过一丝痛苦,这还是氐弥第一次见到。

“同为宿将,你竟要他死?”角量惊问一句。

无心道:“不错。我本就打算他死后我再出现,与你们一同击退君虚天!”

四下沉默,还是君虚天打破了沉默笑了起来:“好玩好玩!想不到元国宿将也会内讧!”他还没笑停,灰影一闪,竟鬼魅般出现在他门面。无心小手一挥,君虚天连忙急躲,同时大手挥出,无心只好收势。但君虚天脸上的蒙巾已被无心抓了一抓,松开一截,众人连忙定睛细看,岂料那君虚天却出手极快,又将蒙巾拉了回去。

无心又站回原地,这时候,已无人敢再小觑他。

角量面上表情怪异,喜的是无心手段高强,忧的是这么个能耐孩子,却与亢无敌不合。

“好厉害的小毛孩!”君虚天赞了句。收拾好蒙巾,他厉声道:“那老子就如你所愿,杀了亢宿!”

无心眼中闪过异样光彩,却道一声:“好!”

众人心内各自一震。

君虚天的脚微微抬起,亢无敌受制之力稍减,终于喊出声来:“无心!”顿时,青光灿烂,亢无敌与无心二人,身上同时闪亮出灵光万道,那灵光竟是一色青凛,一般纯粹。青光闪亮在斯兰宫内,众人各自心惊,只怕这是最后一次看到亢无敌的灵光。

君虚天的脚重重踩下。角量、氐弥二人同时喝道:“不!”

踩下。

“砰”一声,重重砸在众人心头。青光弥漫,仿佛一团浓烟遭巨物沉落而惊散。

君虚天踩了个空。千钧一发之际,无心的小手贴在亢无敌枢江,施展术法,带他一同消失。

众人回头,无心和亢无敌的身影出现在身后。依然一个躺在地上,一个手贴他额头。一样的青光一样的纯粹,混合在一起,如出一辙。见此情景,尾宿忽然明白什么似的,叹了声道:“你们原来是……原来是……”

亢无敌一手紧紧握住无心手腕,神情激动地道:“你终究还是救我!”

无心神色一变,人影又消失,只剩下亢无敌空握的手。亢无敌愣了愣,放声喊道:“无心!”

殿内中人,无一不是聪颖之辈,立时猜到了这二人渊源。氐弥失色,自言自语道:“我怎么没有想到,一个叫无敌一个叫无心,原来竟是……”

亢无敌低了声音喃喃:“无心……亢无心!”

无心复又出现在角量身旁,沉静的面孔没有一丝人气。“我叫无心。同为元国七宿,自然不会见死不救。但是,没有机会我不会出手。”

亢无敌鱼跃而起,冲上前来,却被无心一句话制住:“现在不是说闲话的时候,我们面前的敌人,要共同应对!”

角量低头看他,想的却是,空置多年的心宿出现,竟是一身卜衣!眼下虽是个孩子,却也意味着来日的不可预期。而看他现在的身手,可预见,再过数年,四国第一宿将之位将必然又回元国,且还是位卜师!

氐弥与尾宿缓缓移动脚步,一左一右,分站角量、无心身旁,四人呈半圆状,围住君虚天。亢无敌赶来站于无心身后,一双手想搭在无心肩上,却放不上去。

角量冷冷扫一眼房兔,见她依然没有动静。“呸”她一声,却见她竟对君虚天行了勇士礼。

“属下房兔,见过主上!”

君虚天仰天而笑,揭下蒙巾,露出真容。威武面容,粗犷笑容,不是青乙颐又是谁?

众人俱惊,纷纷行礼,但各自心存疑问。

“小兔你还真多事!”青乙颐摘了帽子,脱黑衣,露出青色王袍,“我难得与五位宿将同场竞技,却被你说破!下次还不知猴年马月还有这样的机会!”

房兔谨慎地道:“属下一直知道是主上,但属下愚笨,先前一直不明白,到后来才逐步明了主上的用意。既然心宿与亢宿心结已除,挨下去就没有打斗的意义了。”

“说的是。”黑衣落到地上,青乙颐道,“这身衣裳多穿一刻我都难受!”

亢无敌盯着无心看,无心却不看他一眼。

角量沉吟了片刻还是问道:“请教房将,你如何看破主上的伪装?”

众人均望房兔,她垂首道:“也无其它,只是主上的身形、气味小兔记得多点罢了。”

四下沉默,青乙颐笑道:“也不枉我带你出霸下宫。小兔,你虽不是世袭宿将,但你的天赋不亚于此刻斯兰宫内任何一位上将。”

他转而又对众人道:“房将今日与亨国主朱袈一战,受了重伤。我召集你们前来,第一件事便是为她疗伤。”

众人动容,特别是角量,不相信似的,定定地望房兔。

尾宿赞道:“能与四国神君一战,房将,你果然了得!”

青乙颐却摆手道:“那算什么?小兔不止与朱袈打过,连四国第一神君,贞国玄君她也交过手!”

角量再次心惊。这么个柔弱女子,竟然接连与四国二君对敌过?

房兔低声道:“那也是玄君手下留情,不然房兔岂能活到今天?”

角量正想问她,二神君之战究竟如何,青乙颐却下令速为房兔疗伤。

……本章完结,下一章“ 元国七宿7”↓↓↓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