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116章: 元国七宿7

《爱上玄武》

第116章 元国七宿7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夜色笼罩霸下宫。朱袈与二位亨国上将忽然转头,高窗之外,正东方忽然青光大作。明丽的青光将天色一分为二,上半空幽黑,下半空青丽,而黑与青的交接处,隐隐有淡淡的一圈灰色烟雾。朱袈看得仔细,那青光分为七重,层层叠叠,最明亮的一重几乎重叠了所有青光,惟独那灰色类似烟雾的光芒无法遮掩。凝视之后,他长长叹一声:“想不到元国竟出现了上位卜师。”

朱袈身后二位亨国上将不禁动容。空置了一百多年的元国上位卜师,这时候出现,不啻于异兆。

“元国七宿,已齐聚六位,而我们亨国却还只有四位。”朱袈心有不甘,转了声道,“三日后之战,只许胜不许败。”

二将沉重点头,却见素颜焦急而归。她刚才去找银铃,去后才发现春生宫人去人空。

“父王!小二不见了!她不在春生宫!”

朱袈顿时心内一空,井在野连忙问道:“可曾问过春生宫附近的宫女?”

素颜愁苦地摇头:“没人知道,就是知道了,她们会告诉我吗?”

井在野转头望朱袈,后者脸色苍白地点点头。红影一晃,井在野瞬间消失。

素颜幽怨地道:“怎的会这样?青乙颐到底打算做啥?”

朱袈深吸一口气,冷冷道:“你放心,井在野会把她带回来的。”话虽如此,但井在野究竟能不能将银铃子带回来,却是个未知数。目前元宫已齐聚六宿,而井在野虽身为四国第一宿将,可单凭他一人之力,如何能顺利寻回银铃子并将她带回来呢?

###

当日玄君留下的凹陷殿面,此时已换了另一副光景。房兔青衫浮动,悬于凹陷殿面上空,青乙颐与五将分站凹陷地面之外,形成一个圆,围绕住她。六人一十二双手齐齐推掌,灵力源源不断输入她体内。

青光之下,房兔的躯体几成透明。她的脸原本娟秀,青光之中,竟显出一分神奇。飘逸散开的秀发,映衬剔透如玉的肤色,浮动的青衫之下,隐约可见完美的tóng体。她左肩的创口先前呈现暗红色,与身体的其它部位截然不同,但在青乙颐等人的灵力下,暗红逐渐淡去,转了青色。

五将心下纷纷惊奇,他们输入的灵力全数被房兔收入,又被她尽数返回。灵力仿佛只在她体内打个转就回来了,可为何她肩上的伤却痊愈了?更奇怪的是,房兔的创口已复,但青乙颐并不收手。五人分别瞄了青乙颐一眼,却见他神色严肃,一副大功未成的模样。见他如此,五人只能继续。反正如此疗伤,不损他们分毫修为。五人之中,惟有身为卜师的无心猜出了几分端倪。但猜到了,只令他更加惊讶。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尾宿忽然心内一颤,身形一晃。与此同时,房兔的双眼猛然睁开,随即,她分垂身侧的双手举起合十,众人的灵力再输不去分毫。

“就到这里吧,主上。”房兔轻声道。

青乙颐收手,众人随即收手。青光一明一暗地消散。青乙颐收手后,目露精光,紧紧地盯住尾宿,只见他脸色苍白,身形摇晃,仿佛随时都会站立不稳跌倒在地。

“废物!”青乙颐骂了句。

房兔低低道:“水满则溢,此番小兔已经受用不尽!”言毕,她向众人鞠礼。

青乙颐“哼”一声,向尾宿走去。众人见尾宿身子颤抖地愈加厉害,只道他害怕青乙颐责怪,想要帮衬他几句,却不知从何说起。平心而论,房兔此次疗伤并未影响任何人的灵力修为,临到末了,却因尾宿一个颤抖而终止,这实在该受责罚。

青乙颐走到尾宿面前,忽又“呀”了一声,随即飞快出手。亢无敌最按捺不住,不禁叫唤了声:“主上,别打他!”

那一个巴掌到了尾宿面前,却不是打他,而是贴到了他的胸口。原来青乙颐走近他后终于发现了异状。

“有人潜入德浴宫吗?”

得青乙颐雄厚的灵力相助,尾宿稳住了身形,脸色也开始好看起来,但终因青乙颐发现得晚了,显出了原形。花白的头发瞬间还原成紫色,一身的紫衣。

亢无敌惊讶地喊了声,众人亦好奇地盯看。尾宿显形只是短暂的片刻,他勉强地微笑了下,紫眸一闪,又恢复了伪装。于是亢无敌又喊道:“变回去,还是紫色的好看!”青乙颐回头,狠狠地盯亢无敌一眼,他顿时捂住了嘴巴。

###

井在野从一个侍女口中问出银铃的去向,踏着银铃走过的路径,一路潜行,一直到德浴宫门口都非常顺利——一般元宫的侍从如何能看破四国第一宿将的身法——但一进入德浴宫后,却遭到了可怕的偷袭。

与银铃的莲步迈入不同,他一个纵身,就到了殿前青石中央。只是脚尖点地的一瞬间,整片青石地就天翻地覆。那些石头仿佛活了似的,如一只蛰伏已久的怪物突然发动攻势。他的脚还未离地,就感到身后劲风袭来。

井在野心下大惊,未及思考,直接就使出看家功夫:双脚盘旋,双手合十,竖起“井中月”。顿时,红光冲天,形成一个圆柱,将他笼罩在内,而同时,青石的偷袭已至,“砰”一声巨响砸进红色光的圆柱,看似砸中井在野,却是一个虚影。青石一击不中,瞬间化为石块落回地面,还原完整的青石地面。但它的攻势并未就此停止,后方的青石落回去后,又有左右二方的青石夹攻而来,这回井在野在红柱上方看得仔细,那些青石连成条状,宛如青龙凶猛扑来,又扑空一个虚影后,青龙再次化为青石落回地面,而这次还没完全变回原状,地面上又有四条青龙跃起。

“砰砰”声响个不停,声响越来越密集。青光与红光激碰出火花,擦亮德浴宫,如连续不断燃烧小烟花。

井在野暗自惊心,看此光景,德浴宫的防守乃最上层的幻术,若非他的“井中月”也属于一种演变的幻术,否则他不死也要在这里耗费掉大量气力。同时,他也确定,银铃公主肯定被青乙颐藏匿在这里!

青石的攻势越来越烈,但对“井中月”来说却是竹篮打水。以幻对虚,与其说棋逢对手倒不说两相白斗。井在野在“井中月”中思索了一番,忽然一笑,想到了破解之法。虽说难看点,但此时此地,又有谁人会看到?

红衣一扬,他解开上衣,露出单薄身板,白皙的背脊上隐隐二块红色,红色如小手般长了出来,越长越大,很快变为一双红色翅膀。一飞冲天,冲上云霄。

红色光柱消失,青石随即恢复原状。原来井在野思索了一番,终于看破青石攻势的启点——只要触及青石地面,攻势即自然发起。所有的幻术都是如此,若操作者不在现场,就会有引发幻术的启点。此刻元国六宿集聚元宫另一端,剩下的最后一宿不太可能留在德浴宫。而井在野作为亨国宿将,位列朱雀神族,自然也拥有红色翅膀,只是与朱雀王族的不一样,他无法做到像朱袈、金铃银铃那样的隔衣展翅。

井在野在空中盘旋了一会,没有找到青石地面的承点,也就是当初尾宿下幻术的基点。但只过了片刻,他就哑然失笑,一流的施幻师难道需要承点吗?

高明的施幻师不屑承载幻术于承点,他们可以以自身为载体施展幻术。

没有承点,无须承点,即所有的幻境都是施幻者本身。攻击幻境即意味着与施幻师本人一较高下。

井在野默默道:竟逼我显出真身,自然也要你付出相应代价。当机立断,他运用起全灵,袭向青石地面。时间宝贵,他知道若不能快速击破施幻师,一旦青乙颐等人回防,他就来不及进入德浴宫救出银铃公主。

……本章完结,下一章“ 元国七宿8”↓↓↓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