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119章: 元国七宿10

《爱上玄武》

第119章 元国七宿10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10

二日后,约定之日,晨光明媚,元国的一干侍从在霸下宫前等候,领头一人,身形瘦弱,宫服华丽。他默默伫立,秋风中身形纹丝不动,神情始终肃穆。而他身后的几名侍从,却不时微微转移左右脚的重心,减轻久站的不适。

他们等候了良久,朱袈才携素颜出现,二上将面无表情地跟随在后。

“在下南安,恭迎亨国主。”领头的侍从行礼,他身后一干侍从纷纷半跪。

朱袈边走边道:“本王听说,元宫四大侍卫,东平为首,南安其次,你就是南安咯?”

“是。”南安转身,示意身旁侍从引路。

朱袈使了个眼色,井在野旋风般出手,对准南安的后背就是一击。南安身旁几名侍从不禁大惊失色,“南安大人!”

但南安竟无动于衷,继续往前走。只见井在野的拳风猛烈,风势吹鼓南安身上的衣裳,转眼拳头就到了南安身上,却无声无息如泥牛如海,衣裳随即平复下去。来势汹汹,原来只是吓唬人。井在野收了拳头,静立在南安身后,南安又往前了一步。

朱袈问:“临危不惧,南安难道不怕死吗?”

南安低声道:“南安本领低微,若与四国第一宿将交手,丢命也就罢了,以南安的功力丢脸更是丢大去了!何况主上交代过,南安只是来引路,领亨国主等诸位贵客去庞恩宫,别的事情一概不管。”

朱袈冷笑一声:“就是说本王现在杀了你,也无妨咯?”素颜素来心软,听朱袈此言,不由得抓紧了朱袈的衣裳。

南安转过身,恭顺地回答:“无妨。南安以元国侍从身份,死于朱雀神族王者手下,是南安的福气。”

朱袈“哼”了一声,“南安南安,真是个好名字。难怪青乙颐命你来引路。”他本恣意寻事,并无意杀人。若南安刚才反击井在野,井在野势必将他拿下,接下去朱袈就会百般讥讽,在同元国宿将对决之前,先杀杀青乙颐的锐气,不想这个南安竟不惧生死,说话更是棉里带针,找不到一点漏洞。

南安低声道:“多谢国主。”再次转身前行,不多一句废话。

朱袈心内叹息,一个侍从都如此厉害,可想而知,聚齐七宿的元国实力。

###

庞恩宫的上午,阳光从各处高窗外投射,聚焦于殿堂中央临时搭建的圆台中心。圆台并不高,与无心身高接近。但圆台很诡异,非石非木,以粗如儿臂的青绳构成,绳成七星状,拉直捆绑在七根石柱上,而石柱是被硬生生打入庞恩宫殿面的。依着石柱,一块巨大的圆形白色地毯铺在七星绳柱下,所以从上往下看,如同在白布上画了个七星。

朱袈等人第一眼见到它,心内都隐隐震撼。与其说它是比武的场地,倒更不如说是卜师的星台。如果说庞恩宫像一只庞然大物,那么那圆台正是它的心脏所在。宽敞甚至有些空荡的宫殿里,青乙颐一身锦绣龙袍,笑吟吟地坐在王座上,看着朱袈等人一步步走近。他今日刻意装扮一番,更显王者霸气。

朱袈携素颜走来,随口问道:“怎的人都藏起来了吗?只剩下你一个王?”井在野与另一宿将止步在圆台前,各自思索若是在这样的圆台上动手,该如何进退才能获胜。

青乙颐道:“不急,等岳丈坐定后再慢慢看。”

“我的银铃呢?青乙颐你藏人的本事的确一流!”

青乙颐瞟了眼井在野,微笑道:“哪里哪里!岳丈你不早就知道,连你的手下都知道,你又岂会不知呢?”

听他此言,井在野又想起那个可怕的地方。他逃命回去,耗费了朱袈不少灵力才治愈伤口。创口虽不深,但创面很大,更麻烦的是,幻术导致的伤势,只有灵力才能医治。而第二个夜晚,他伤愈后再次带朱袈前往德浴宫,却不曾想,这次竟连一步都无法迈入。德浴宫的幻术明显远胜之前,甚至连朱袈那种级别的灵力都无法强行进入。

青乙颐自然知道井在野在想什么。尾箕二宿精于幻术,再加上青乙颐强悍的灵力,谁人能破德浴宫的幻术?别说朱袈做不到,即便是玄君亲来,也难突破。

“哼!”朱袈冷哼一声,“本王不会玩你那些玄幻,真正的勇士,只在修为上一较高下。不知一会比斗起来,你元国宿将会不会侮蔑勇士的名号。”

青乙颐道:“此言差矣!幻术是极高深的武学,很多流派都自幻术而来,更无论一些武功招术,如井在野的绝技‘井中月’,亦是由幻术衍变而来……”

“本王不想讨教这些,本王要的是真真实实的,高强之别!”朱袈打断道,“拿真本事取胜,才令人信服!”

青乙颐笑道:“真本事?呵呵,所以我才让你的手下自己来选对手,他选了谁自然就决定了。”

朱袈望井在野二人,二人点头。井在野二闯德浴宫,且切实与对方的幻术较量过,自能分辨元国七宿中的幻术师。

“你不怕我的部下选了女宿将,你元国日后都要听我安排?”朱袈冷笑着问。

青乙颐道:“听岳丈的吩咐也未必不好,日后我夫妇恩爱,没准本王惧内也未可得知,哈哈,到时候就听女人的,所以呀,女人才是最可怕的!若你的部下想要一试我女宿将身手,那就选她吧!”

朱袈心内盘算,那日与房兔小战,灵力修为上她不行,可那精妙绝伦的剑式,却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短短三日,若她真能恢复伤势,与他对战,还是有三分胜算。但不知元国七宿中有没有更弱的对手?

井在野身旁那人也道:“主上,我想先见识下元国的各位宿将,然后再做决定。”

青乙颐笑道:“好!本王正等你选呢!不过在你选之前,总该告诉本王,你的名字!”

那人沉声道:“小将张东阁。”

青乙颐点头道:“原来是张宿!”

张东阁抬起头来,与他对视,精明强干的气质竟与青乙颐极为接近。微一施礼,“张东阁见过元国主!”转身,他面对圆台,冷冷问:“只是不知元国七宿此刻身藏何处?”

“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青乙颐大笑了起来,“莫怠慢了张宿,依次一个个来吧!”

圆台上忽然青光大作,在这明丽上午,青光竟盖过了白昼。青光之中,石柱之上,一个魁梧的身影清冷出现。一身将胄,青袍雍容,容貌威武,器宇轩昂,正是角量。他乌黑的长发一丝不苟地被一条金丝带扎住,端正伫立,身形不动只有丝带随风,轻轻摇曳。

“我是角量!”角量冷冷道,“张宿,要找死就找我!”

张东阁眼眉一动,面前就是威名远扬的元三大将军之首的角量,他曾暗自遐思多年的对手。“我们会有这一天!你要等我,一定要等我!千万不要死在我前头!”

“你先活过今天再说吧!”

青乙颐咧开嘴,这二人还未打将起来,就喷涌出浓重的杀气。而这正是他极喜欢的!

“哈哈哈!”一个人大笑起来,截断了二人火药味十足的对话。亢无敌双手捧腹,弯腰站在角量对面的石柱上——如果不是要保持站立在柱子上,以他的性子,肯定早就在地上打滚了。

“你们……你们两个哟!干脆不要打了,就比寿命好了,谁活得长谁就赢!”亢无敌勉力没有笑弯下身子,可他笑的幅度还是很大。那条金丝带在他脑后一颤一颤,滚金的青袍在日光与青光中闪闪发亮,如水波的磷光。

张东阁转过脸来,嘲讽道:“你就是亢无敌?那个痴呆将军!打不过就比年纪吗?人老了果然容易得病!痴呆!”

亢无敌先是欣喜:“你怎么知道我就是亢无敌?我还没说呢?”接着咆哮起来,“你才有病呢!老子跟你拼了!”他一纵身,腾空而起,张牙舞爪地向张东阁扑来。见他此等身法,张东阁心下立生警戒,无敌将军果然名不虚传,都说他为人痴呆,可手底下却是十足十的真功夫!

亢无敌跃身半空,被一道青光拦截。氐弥抓住亢无敌的腰带,将他拎回原地,嗔怪道:“你小子怎么就这样没耐心?张宿已是翁中鳖,还怕他跑了不成?”说完,他转身对张东阁笑了笑。“我是氐弥!”然后一飘身,稳稳立于亢无敌身旁的石柱上。

张东阁见他抓住亢无敌,转手就拎回的一手功夫,已知他功力只在亢无敌之上,也猜出在这元宫之内,能对亢无敌如此做的只有氐弥。但张东阁没有想到,这氐弥竟回头对他笑了一笑。这一笑,正合他魔鬼将军之誉。满怀信心的笑,胜券在握的笑,明明充满杀机,却笑胜春风。张东阁面色沉重地对他点头,心下暗思,他宁愿选择角量,也不会选择这个人为敌!

……本章完结,下一章“ 庞恩宫之战”↓↓↓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