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122章: 庞恩宫之战3

《爱上玄武》

第122章 庞恩宫之战3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腾、挪、转、坠……运足了卜术中的所有身法,无心才避开张东阁的那一十八拳。他脸上依然嬉笑,但目色已透出凝重。对手精准地估算出他的落位,出拳果决而迅猛,即便最后没有得手,也毫不松懈,再回原位,占据圆台七星的主位。

“卜师小小年纪,身法已臻此化境,委实不易!只是单凭这身法,你是决不可能胜我的!”

无心居然点点头。张东阁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对方年纪虽小,却具备大将风范,果不亏元七宿中最重的心宿!今日若不能在庞恩宫将其一举击杀,来日必是战场上的头号劲敌。他正盘算着如何出手,却见眼前的孩子从怀中取出一物。一柄小拂尘。

无心身上衣裳本就嫌宽大,被房兔扯了把挂在石柱后,一直鼓着右襟,但没人疑心内有乾坤。此时他取出了小拂尘,才知其古怪。

“你说的不错,所以我只好取我兵器来。”无心右手一摆,那小拂尘的灰色拂须竟然随风而长,霎时拖长,直到及地。

张东阁仔细瞧那拂尘,青铜制柄长不过三寸,柄头龙嘴结穗,吐出百千条拂须,条条灰暗无光,拖到地上,亦是有气无力的模样。拂尘的变化并不叫人意外,只是这样没有力度的物件如何能运用到战场上去?而无心手持这样的拂尘,好似一个江边顽童折了支长长的断柳。

“这是什么?”张东阁却不敢小觑。

“想知道?”无心笑了笑,“想知道就拿命来!”他的小手没有任何动作,那拂尘长长的拂须却动了起来。张东阁暗道一声“不好”,眼前已是千百根灰色拂须。他一个旋身,却发现四面八方竟全被拂须包围!

在场众人屏息而望,无心的拂尘如怒放的菊花,开满圆台之上。灰色的拂须包围的中心,发出连绵不绝的声响,那是张东阁的破风之拳。

“这究竟是何兵器?”素颜不禁失色问井在野,然而回答她的却是无心。

“素颜公主,这拂尘乃我元国上位卜师代代相传的圣物,刀剑难断,火石难摧。”无心摊开的右掌中,拂尘的青柄如旋转的花灯,开始释放出青色的灵光。

张东阁身陷苦战,耳里却听个清楚。无心的拂尘真正动起来与外表是截然不同。那拂须胜过钢针,他方一触碰,手掌肌肤即被拂须刺破。因此他只有运拳如风,以浑厚的灵力切断与拂须的接触,将四周遮掩得严严实实。饶是如此,依然险象环生。无心的拂尘如长了眼,什么地方空隙它就会钻到什么地方去!更可怕的是,看无心摊开手掌的样子,他似乎根本就没有操控它,完全是拂尘自己在进攻!

“好一柄上古兵器!”朱袈赞一声。他也只有赞一声。这时候论及公不公平,毫无意义。张东阁选择无心的时候,公平就超离了本身的定义。其实,早在定下这场比斗的时候,就没有公平可言。公平与否,只是规划者运用的一个计谋。

你以为它公平,到了眼前却一点不公平。你以为他弱小,真正动起手来,却要吃亏。

圆台上忽然变了颜色,拂须的动作更加紧密,如傲霜的秋菊,飒飒迎风。而团团包裹的青灰花芯,遮掩不住娇艳的红光,青光再密也无法阻拦红光的迸发。毕竟灵力修为上,二人不可同日而语。井在野心下揣思,再坚持一会,张东阁就可破无心的拂须!

无心交换双掌,嘴角边露出浅浅笑容,素颜一直在关注他,无心的笑,从始至终都甜美稚气,可这时她却感到了寒意。这个孩子也许是魔鬼,甚至,比魔鬼更可怕。

拂尘到了无心左手,这换手的空隙,张东阁忽然发难,数百道拂须被他重拳击退,红衣一纵,他终于突破了拂须的包围,飞身到了拂须之上。

“呸……”张东阁还未及说话,却发现中了无心的奸计,刚才被他击退的拂须卷土重来,而更凶险的是,原先所站的圆台已回不去了,取而代之的是无数道拂须。原来无心换手,只是故意放个破绽,让他出拂须的重围,真正的意图却是要在半空击杀他。现下,他身于半空,所有方向都是拂须,毫无借力点,惟有被“千须所指”。

井在野失色,以为张东阁破了无心的拂须,不想却落了更惨的地步!这六岁的卜师,心术果然非同寻常!井在野注视无心,心头竟升起一股极强的杀念。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没对任何人起过杀心,不想今日却对一个六岁的孩子动了杀机!

无论张东阁这一战的生死成败,他只想杀了无心!

“啊!”素颜忍不住叫出了声,朱袈立刻拉住了她的手。

鲜红的血“啪啦啪啦”落到圆台上,染红了青绳。无心微笑道:“你可真行呐!”

井在野将视线转回张东阁,只见他显了真身,展开一双火红翅膀,停立半空,而红衣残破,露出血淋淋的胸膛,创面极大,血水不住下淌。模样好不狼狈!

原来危急关头,张东阁终于放下身架,显真身展翅而飞,继续往上这才逃过一劫。但他终究慢一拍,上半身遭了拂须歹毒。

张东阁自封血海止了血流,却是深深对无心一鞠礼,嘴上道:“领教了!元心宿果然了得,张东阁十分钦佩!”此言出自肺腑,同样身为一国宿将,张东阁虽为无心所伤,却佩服对方的心计。

无心手中拂尘游动,几道沾血的拂须抖了抖,竟将血水抖落,恢复了原来灰蒙蒙的颜色。他望着张东阁的红翅喟叹道:“朱雀神族的艳美红翅,不知道吃起来什么滋味?”

朱袈等人无不震怒。素颜更是联想到那日见银铃的断翅,眼前一黑,几乎晕倒。

张东阁的眼红了起来,心却更加冷静。井在野在一旁冷冷道:“你还等什么?眼前就是你最可怕的敌人,此时不用,后悔终生!”

“我自然知道。”张东阁周身散出一层层华丽的红光,“主上说得没错,决战场上,没有尊卑更无长幼,生死由命,怨不得人!你虽是个孩子,却是个吃人的孩子!”他原就不是手下留情之辈,只是突然被无心的拂尘左右,一时出不了杀手。适才的一点惜才之心荡然无存,只剩下除了对手的死才能洗刷羞辱的意念。

青乙颐的眼睛亮了起来,这个张宿,到这份上才施展真本事吗?

……本章完结,下一章“ 庞恩宫之战4”↓↓↓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