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124章: 庞恩宫之战5

《爱上玄武》

第124章 庞恩宫之战5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无心痛闭双眼,灵力墙的光线却渐亮,张东阁的嗉液尽数被弹开。角量等人立时知道,这已是他最后的灵力。虽撑得一时,但灵力耗尽之刻就是他毙命之时。

只见无心在灵光中巍巍站起瘦小的身子,满是血污的样子令人心悸。他一手护住胸口,一手紧握成拳,嘴里发出只有他自己才明白的低语。几声之后,他忽然睁开双眼,凌厉的眼光穿过灵力墙,穿越嗉液化出的尘雾,直射。青色的眼光,如利剑,瞬间刺痛张东阁的眼。张东阁心中一怔,无心握紧的拳头向前一伸,化掌平推,裹挟着嗉液尘雾的掌风向他扑面而来。当即,张东阁不假思索,张嘴就是一大口。

淡淡的青风湮灭在嗉液之雨中,青光消失,漫天的嗉液击破灵力墙,霎时吞没无心瘦小的身躯。没有绝命的喊声,来不及呼喊,无心已消失在嗉液下。烟雾重重,臭味浓浓。除了嗉液的浓雾,圆台上再无其它。角量等人只感觉心口被什么堵了似的难受,无心就这样死了,活生生被张宿的嗉液所噬,尸骨无存?

张东阁冷哼一声,转身对青乙颐说话,刚说了个“元国主”却听井在野道:“等一下,他还没有死!”

诸元将不禁一惊。张东阁“哦”了声转回身。尘雾逐渐消散,适才形成的嗉液坑上多了一物。浓稠的暗红液体包裹住一人形,粘乎乎地往嗉液坑下滴,右首露出一青铜龙柄,正是无心的拂尘。原来在千钧一发之际,无心以拂尘包裹住自己身躯,挡住了嗉液。

角量不由得皱起眉头,以他的灵力修为和目力都没发现无心的状况,而井在野却发现了,莫非这四国第一宿将的能力真在他之上?

尾宿抓紧箕宿的手不让其冲上前去,而亢无敌在氐弥怀中剧烈颤抖。无心没有死,却跟死没啥两样。他困在拂须之内,一出拂须必遭嗉液侵蚀,不出拂须也难逃张东阁毒手。耳听张东阁低沉的脚步,每一步都仿佛踏在他们的心坎上。

房兔瞪大了双眼,看了青乙颐无数次,但他都不回望她,再看看张东阁狰狞面目,身上青光渐浓,她心下打定主意,若无心死了,她即刻挑战张东阁,拼死都要挣回无心的命来。

朱袈冷笑一声:“就到这里了,元国心宿败。我亨国张宿取胜!”

张东阁背上暴起红筋,喝道:“主上,他死了这才比斗才算完!”

素颜不禁求助井在野,那哀伤的眼神令井在野不得不低头。但是素颜也岂知他此刻心念?此时若不杀心宿,更待何时?六岁就如此了得,等他长大成人,等他羽翼丰满,谁能匹敌?

氐弥抬头望青乙颐,但他看不透君王莫测高深的眼神。氐弥只得抱紧亢无敌,紧紧的。此战不仅关系着元国的利益,更关系着他怀内的兄弟,后半生的命运。可是,哪里还有胜望?

张东阁踏着嗉液走到嗉液坑前,那些暗红色的嗉液本就是他自身的分泌,因而不受丝毫影响。当他迈入嗉液坑,整坑的液体竟开始翻滚,沿着他的脚踝,攀爬上他的腿,继而是上身。张东阁一步步接近被嗉液包裹的拂尘,直到陷入半身,而嗉液围绕着他沸腾。当他抬起嗉液厚厚包裹住的双手,深红色的血腥光芒凝聚于掌心,越聚越亮,众人的心都吊了起来。

只见张东阁双手齐动,猛地往拂尘上击去。“砰”一声巨响,嗉液飞溅,圆台附近诸人纷纷避让。一道暗淡的灰光在红光中一闪即逝。

“哈哈哈……”张东阁扬头笑了起来。氐弥暗叹一声,解开亢无敌所封三江。亢无敌怨毒地盯他一眼,飞快转身奔向前去,却见张东阁头越来越往后仰,笑声也越来越凄厉,忽然间,他重重往后一倒,倒在嗉液之中。见此情景,亢无敌一愣,不禁停住脚步。井在野心道不好,冲上前去,角量等也立刻随即上前。

只见张东阁半浮在嗉液之上,腹中拳头大一个血洞,汹涌滚出鲜红色液体。而再望拂尘,原本团成的一团,现下却多出了一只犄角,犄角上布满暗红色的嗉液。

青乙颐没有言语,只是观望那犄角。他一眼就看出,当张东阁双掌齐下后,那犄角定然偷偷伸出,打在要害上,贯穿张东阁躯体。朱袈失色,他怎么也没想到,在局面一片大好之时,情形却急转直下,斫方成圆。

张东阁嘴里喷出一口鲜血,含糊不清地道:“怎的也没想到……没想到……”井在野飞身上前,红翅破衣,艳丽惊显。他飘浮于张东阁上空,欲止其血海,却被拒绝。张东阁望着他道:“换作是你……一定已经得手了……我终究……终不如你……我知道你总是让我……其实……我很希望……”

“不要说了!”井在野神色悲痛,再次伸手,再次被拒绝。

“我的伤你治不了……连……连主上都一样……这是他的卜技……当世只有卜师才能救我……可现在……此地唯一的卜师已……已经被我打伤了……何况他还是心宿!没想到……没想到……他……”又是一口血喷出,带着些许嗉液,擦过井在野,在他脸上划出几丝血迹,在他身上蚀破几道血口,但井在野浑然不觉。

一旁亢无敌刚踏足嗉液坑,就被烧蚀了鞋底,把他急得有如热锅上的蚂蚁。“无心!无心,你快回答我啊!”

氐弥道:“他应该还活着。”亢无敌狠狠盯他一眼,却听氐弥身后房兔道,“当务之急是快点把他提出来!”

“救他,赶紧救他!”尾宿管得住箕宿的身子,却管不了他的嘴。

亢无敌闻言又向嗉液坑冲了过去,被氐弥一把拉住腰带。“别拉着我,不然我杀了你!”亢无敌叫嚣起来。

“你想死在你儿子前面?”氐弥破口而出。

众人一片哗然。包括伤重的张东阁都微微转过了头,喃喃道,“原来他竟是你的儿子……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此际,庞恩宫内的大部分人都同感:没头脑的亢无敌怎么可能生出无心这样的儿子出来?只有箕宿鄙夷地望着亢无敌。

“你要我怎么办?你说,你倒是说说!”亢无敌一愣后,红着眼质问,“我儿子为着元国,连小命都拼上了,我这老命还有什么可惜?”

每个被亢无敌看过的人都无法言语。氐弥慢慢放开亢无敌。一放开,他就一顿足,飞身而去。总算亢无敌没蠢到家,飞到半空,他运起浑身灵力,在周身外形成一道青光明烈的防护墙。落到下方,他一手抓住那只暗红色犄角,嗉液立刻灼烧他的肌肤,缕缕青烟自掌心冒了出来。

张东阁忽然淡淡笑了笑,向井在野伸出一手,暗红色的嗉液往下淌去,露出苍白的手掌。井在野心中一喜,这一次他总算不拒绝了。但井在野没想到,他的手一握住张东阁的手,就被其运足灵力远远震开。青乙颐见井在野在空中仓皇的身影,连红翅都没有展开,他突然心生警戒,大叫一声:“小心!”

那一边,亢无敌运起所有灵力,尽数输入犄角——他一触即知,那犄角乃无心的小手。说时迟那时快,他身后的张东阁忽然浑身爆裂,嗉液混着周身的血水激越喷发。角量等人均知不妙,迅速退后。而氐弥不知为何,没有闪避,反而运起灵力,闯入漫天的嗉液血雨。

箕宿大声惊叫:“可恶!”

朱袈动容,张东阁可算死得其所!临死也不放过无心,还搭上亢无敌和氐弥!

氐弥临危不惧,张开双臂,挡在亢无敌身前,猛喝一声:“疾!”庞恩宫的光线顿时一暗,井在野在空中看到,那手法类似鬼拷,但他已无暇研究氐弥到底施展了什么,他眼中隐隐含泪,望的却是那漫天的血雨。那血雨是张宿的肉身所化!

黑暗不知过了多久,众人只听到那液体一片片落到地上,蚀出烟雾的声音。黑暗中只听见青乙颐低声道:“岳丈,这一仗小婿侥幸得胜。还望岳丈节哀。”

朱袈看见黑暗中逐渐亮起一点青光,一点化为一片,然后又是一点青光,再一片,连接起前一片,恢复了庞恩宫的光线,而朱袈的心却在一点一片地黑暗下去,直到完全落入黑暗之中。为什么,张宿死了,他们却都活着?

氐弥几乎全luǒ着身体,他的后背对着朱袈等人,暗红斑痕遍布全身,显见受了重伤。而他前面,亢无敌紧紧抱着昏迷,他二人握在一起的手,大手被嗉液烧红,小手却只剩残骨。正是那只小手,在最后关头穿透了张东阁的躯体。青色的灵光朦胧地罩着他们,隔开血色嗉液。

此一战,一死一残,同时也掀开了四国录上元国最强盛的历史篇章。事后四国人每每研究起这一战役,佩服的都是无心的心术。大部分人都认为,无心从伤及肺叶到困于拂尘,都是诱敌之术,他真正的意图是引张东阁走近,然后一击毙命。

无心一战成名,代价是终身的残废。

……本章完结,下一章“ 寻苦之旅”↓↓↓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