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130章: 寻苦之旅6

《爱上玄武》

第130章 寻苦之旅6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见到龙四的黑马,金铃子想到了自己的驴子,也是这般惨死,被无数支利箭刺穿了躯体,血水流淌一地。这令她体内的鲜血沸腾灵力奔流百脉,也心中暗惊,灵力的确远胜于战娄庥那会。

其实她不知道,玄武灵血和朱雀神族的血脉的水火交融,早已改变了她的血质,本可救人的玄武灵血,因朱雀神族的血热,异变为破灵之血,因而对修炼者而言,不啻为毒血。是以当日馥蓝殿上,娄庥被她的血溅到,即为寒意所侵,可惜她功力尚浅,只能加重娄庥的伤势却不能重创他。而尕南死了驴子后,金铃子悲愤交加气血翻涌,失心疯般地杀戮,运足所有精、神、灵力,这才彻底融和了体内二种迥异的血脉。她指甲的突然变化,正是朱雀神族练爪功到达的一流境界——破空。

脱下龙四所赠的裘衣,金铃子伸展了下十指,果然如她所想,现在的她,已能随意破空。看着那么多黑衣人,她心中的戾杀之性愈加浓重。好吧,就再来一次,要你们死得体无完肤!

“龙四,你让开!”

危立冷眼瞧着龙四一怔,然后堪堪躲过攻击。不由得讥笑起来:“龙四?君少何时改的名字?小姑娘,你被他骗了!看来你还不知道,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君虚天的独子,君龙!”

龙四与黑衣人纠缠中,对金铃子道:“不,我没有骗你!我的确叫君龙,但我排行第四。自然也可以叫龙四。”

金铃子一步步走去,冷冷道:“你叫什么名字与我何干?”

君龙又是一怔,见她走近,他急道:“你别过来!”手上一拳,又击倒一人。长发一飘,回望的眼神似曾相识。

金铃子心中一动,脸上却冷冷道:“他们杀了你的坐骑,你为何不杀了他们?我告诉你,昨天你看到的那些人都是我杀的,因为他们杀了我的驴子!”

君龙睁大了眼睛。

“何况你叫我不过来,我就算不过来,难道他们就不会来吗?”言语间,她已走到战场边缘,一挥手,利落之极地将一黑衣人撕成二片。一左一右的二半人体,落到地上后,战场上忽然微妙地安静起来,连危立都说不出话来,显见被她残忍的手法震到。

黑红相间的华丽,美却充满了死亡的气息。只听她道:“换了我是你,就会将眼前所有的敌人杀死!不留一个活口!”

“你……”君龙眼中流露出复杂的表情。他怎么也想不到,昨晚所见的惨况正是她所为!

外围的黑衣人转而攻击金铃子。破空之声响了起来,人的肢体纷纷飞起,然后落回地上。黑衣人的铁剑较为沉重,身手比之尕南匪人不知强了多少倍,但他们灵力修为到底低微,面对金铃子这样的对手,也只能同尕南贼匪的下场。

危立见状不妙,不再理会君龙,揉身上前红信出手。如长鞭的血红色红信至半空已变出幻影,诡谲阴毒地袭向金铃子。君龙心下着急,可围住他的黑衣人不在少数,一时也离不开去。

眼前数十条红信,金铃子分不清虚实,便以破空钩来一黑衣人,挡在面前,霎时,黑衣人身体分成好几块,散落到地。手中只剩一块残体,金铃子侧目却见一条红信打下黑衣人肢体后竟绕弯再次攻来,她当即不假思索使出了朱雀神族的上乘功夫月如钩。“吱”一声响,声音不大却如磨心的刀。金铃子手上吃痛,退后一步,再看危立,竟收了红信,捂住手心,亦是副吃痛的模样。

危立凝望金铃子的手,如钩血爪,尖利程度竟能与他的红信不分上下,要知他的掌中红信就连元国的上等利器也不敌。乘危立沉思之际,君龙接连打倒几个黑衣人,终于到了金铃子身旁。

“你的手……没事吧?”然而金铃子却旋身越前,君龙转身,眼前已是红信怒放。

“哼!”金铃子双爪齐动,“虹似锥”在半空中划出血色弧度,“嚓……”刺破耳膜的声音令不少黑衣人当即捂住了耳朵。

原来危立不死心,拼着红信重创也要将眼前二人毙于掌下,使出了掌中红信的终级杀术——二十八杀。

君龙只见眼前满是跳动的红信,如万蛇吐信,更可怕的是,每一条红信都可任意弯曲,弹落地上,又反折回来。而他身前的少女,周身发出明烈红光,双爪如虹,亦是诡谲凶狠地回击。她的血爪每一击都发出艳紫光芒,显是灵力异常。

黑衣人急急回避,几个慢一步的人落下了残肢。哀号声响起。

“嚓!”最后一声刺响休止,危立身子微颤,血淋淋的红信收了一半,竟收不回掌内。而金铃子十指淌血,不知是黑衣人的还是她自己的。

“我们走!”危立狠狠道。虽然不甘心,但他已知对方深浅。再打下去,不过二败俱伤。拿一个君龙容易,但要拿下君龙加那小姑娘,却不可能。而且最重要的一点,虽然前面几招无形无式,但后面几招他若再看不明白就比亢无敌更蠢!

“既然你是朱雀神族,远道是客,那我们贞国人怎么都要给你几分面子。君少,只要你不死,就还会再见到我!”

危立转身,存活的黑衣人相互搀扶起来。

“要走可以,留下命来!”金铃子的十指滴血,不知是黑衣人的,还是她自己的。

危立转回身。“小姑娘,别以为我怕了你了!”

金铃子不语,又往前走,却被君龙一把拉住。“小三!”

那酷似的脸庞,并不相同的关怀目光。“放开!”金铃子转过头,狠狠道,“我要他死!”她的衣袖擦过君龙,白衣顿时留下了一道血痕。

危立气结,手中红信又暴长。“找死!”黑衣人迅速往他身后聚拢,这时再停留在二人中间才是找死。

“哈哈哈……”山上突然传来了笑声。

君龙心知不妙,再次拉住金铃子的手腕不让她前行,死死的,不肯松手。

“危立,你可知你再同这位姑娘打下去,找死的就是你了!”一黑衣男子飘身下山。

“哼!”危立问道,“你怎么也来了?”

“我已经等了一些时候。”黑衣男子笑了笑。他年龄约莫二十七、八,容貌竟也与玄苦几分相似,只是眉宇间流露出的尽是阴狠。“本以为可以看场好戏,没想到最后还是要我出手啊!”

“危立、戚女侯,你们为何要杀我?”君龙愤愤而问。

戚女侯却优雅地对金铃子抱拳一礼:“亨国公主,在下戚女侯有礼!”

君龙又是一惊,亨国公主?

危立抖了下身,勉强收红信,却还是留了一截在掌外。“你说什么?她是亨国公主?”

戚女侯微笑道:“你以为呢?若非朱雀王族,如何会使朱雀神族最上乘的功夫?你看她十指如钩,招式精妙可弥补灵力修为的不足,与你——我贞国上位宿将对战非但不落败且处于上风,不是亨国公主又是谁人呢?”

“哼!”金铃子转而望君龙,一样与玄君相似,却是身边的这位顺眼多了。

“公主,这是我们贞国人的一些家务事,与公主无关。公主若一味逞强,我戚女侯倒不介意成为亨国国主第二个乘龙快婿!”

“呸!”金铃子右手一挥,一招虹似锥,如长虹破空,飞击戚女侯。红光闪闪,凌厉之极,然而到了戚女侯身前,却被他的蓝色灵光所挡,甚至连他的身体都没接触到,有如撞到铜墙铁壁,反弹回去。君龙连忙扶出后退的金铃子,只见戚女侯收回幽蓝的灵光,放下交叉的双拳,赞一声道:“果然厉害!”他在旁观看已久,早摸索出应对金铃子上乘朱雀神技的招式,更何况金铃子灵力修为差他一截,因此他完败了金铃子的虹似锥。

危立“咦”一声,他究竟身为上位宿将,见戚女侯如此应对顿时明白了过来。避其锋芒,回之强灵。只要以灵力对决,亨国公主就会落在下风。

金铃子被戚女侯一挡,体内气血翻涌,浑身乏力,软倒在君龙手中。君龙一手扶她,一手二指放嘴里一吹,他的棕红马立刻跑了过来。将金铃子丢于马上,马奔驰而去。

“走吧!”君龙没有回头,神情凝重地注视戚女侯、危立。二人也不阻拦,没有必要,谁也不愿得罪亨国王族。

金铃子卧在马背上,只恨少时荒于嬉,没有练下扎实的灵力修为。回头望君龙一身白衣,挡在一群黑衣人前,她泪水盈框。不能!不能让这个人死!她咬着牙,拉住缰绳,那棕红马似与她心灵相通,居然长啸一声,转身回奔!

君龙听见马蹄声回来,不禁长叹:“小三,你为何要回来!”

戚女侯又笑了笑:“亨国公主好似很多情,居然为了君少又回来了!这样也好,我就不客气,收下你了!”

金铃子从马上翻下,还是君龙接住她。棕红马顿了几下蹄子,停于二人身后。

“我决不让你死!”金铃子的破空已消失,鲜红的指头抓住君龙的白衣,坚决地说,“但是你若再赶我走,我就先杀了你!”

……本章完结,下一章“ 寻苦之旅7”↓↓↓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