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132章: 寻苦之旅8

《爱上玄武》

第132章 寻苦之旅8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尕东小镇,君龙府邸。一间宽敞整洁的房间,一张干净的床,金铃子俯卧其上。她的衣服被剪开了一块,背上上了药后绑了药带。

君龙默默注视她,医师在君龙身后背着药箱,恭敬地说:“能做的我都做了,接下去就看她自己了。”

血不再流,但伤口却不愈合。

“多谢先生。”

医师犹疑了片刻,还是道:“君少主,我有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

“先生请说。”

医师沉吟道:“以我多年行医的经验来看,这位姑娘的伤需要的不是医师,而是卜师!”

君龙微微侧目:“先生何出此言?”

医师道:“按照医理,她的伤我已经治了,但她的伤口却不凝合,即便她乃亨国神族,亦一样是有血有肉之人,没有道理疗了血海止了外伤,伤口还不愈合——这只有一个解释,她身上有血咒!血咒就不是我能帮上的了,希望君少主尽快为这姑娘找一位卜师,而且还要是位灵力高强的卜师!”

君龙动容。血咒,那是杀人于无形,天底下最恶毒的术法!

医师施礼告辞。

他忧伤地望着她,失了神格还身中血咒的公主,要他该如何救她?世人皆知,贞国只有一位卜师,医师没有明说她的名字,只因她与他父亲是敌对的。

###

“你要带我去祥源?”

金铃子醒来后,惊奇地发现身旁放着几样亨国的菜肴,但更惊奇的是君龙对她说,膳后他要立刻启程,亲自带她去祥源。

君龙温和地道:“上次你被人骗了,去的是西进之路,你不要责怪骗你的人,他们也是一片好心。在常人眼中,你一个女孩家独身去祥源只会遭遇不测。不过现在好了,我陪你去。”

注视她微笑的面容,注视她吃东西的模样,君龙始终面带微笑。但穿越这容颜这外表,他心内却十分伤感。

见她恍惚,欲语无言,他怜惜;见她冷漠,拒人千里,他惋惜;见她狠毒,杀人不眨眼,他痛惜。可此刻见到她的笑容,他却揪起了心。这才是她应有的样子啊!一个出身尊贵,豆蔻年华的少女,本应若春花之艳丽,似秋月之皎洁……本应无忧无虑地生活才是呐!

玄君的弟子,玄君的弟子!玄君的弟子……

他忽然明了为何初相见时她迷离的眼神,后来却不肯再多看他一眼。

自记事起,就有无数人曾对君龙说过,他有一张很似玄君的脸。君龙问过父亲,他父亲却道,传承贞国神族最尊贵血统的人,都会与玄君相似,他的父亲也有几分相似。君龙听得出父亲的弦外之音,可惜他不是玄君。

少时的他,也曾崇拜过玄君,为自己有一张很似玄君的脸而隐隐骄傲,长大之后,却越来越觉得玄君不值得他的敬重。虽然玄君是个好人,素来低调,但玄君对不起贞国。玄君不称王也罢,可他却任由贞国贫瘠、衰败。他父亲说,玄君早就老得一塌糊涂,早就该退君位,让有能之士振兴贞国,所以他父亲一直在积蓄力量,一直与玄君门下明争暗斗。他并不欣赏他父亲的行事,但他却认可玄君不配当贞国的神君。

他逐渐讨厌起自己的脸,直到最近几年才重新面对自己。像又如何,他是他,玄君是玄君。他会成为贞国虚宿的传位宿将,与玄君截然不同的男人。因此他接管了君虚天的所有商务,打理尕东小镇。这几年,尕东小镇已由当初的贞国贫地脱胎换骨,再过几年,就可望超过尕圃,成为贞国的新商业中心。

但他邂逅了小三,当听她在他怀中说“你不跟我走,我跟你走”后,他再次无比讨厌起自己的脸。

他隐隐觉着,令小三痛苦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四国最强的神君,玄苦!

清澈的眼一如既往的温柔,但是苦苦的。

###

车驾早已准备好,金铃子也被塞进早已准备好的新的裘衣里,只是这次是件黑的。失去了俞伯,君龙在灵力还未完全恢复前,带上了大批人马。一行人走出尕东引起了轰动。小镇居民先前也知道君府富裕,却从未见识过这样的排场。

前十骑后十骑扈拥君少主的车驾,以小镇所能承受的最快速度往北而去。一出尕东后更是跃马扬鞭,奔驰北上。

君龙在车内闭目调息,全灵之后,他凭金铃子转输的最后一道灵力撑过丘原,回尕东后奔波请来医师,之后准备亨国饮食,再安排出行诸事,直到此时才有空闲,静下心来调息养灵。

金铃子靠在车厢壁上,目光往下,手中有一顶毛茸茸的帽子,脚上也被套上了厚实的皮靴。他想得很周到,可是,她不在乎,其实她一点都不在乎。她让他贴背传全灵,明知可能会旧伤复发,但还是毫不犹豫地让他做了。当他那强大的灵力穿身进入,神格处如撕裂的痛,她也受了,还有什么更可怕呢?

身体上的痛从来不可怕。痛,甚至是痛快的。

###

金铃子迷迷糊糊地睡了一觉,醒来后就到了尕佃平原最大的城市——尕圃。她慵懒地伸个懒腰,牵动到背上的伤口。“哎……”收回手后,却是四肢酸痛,但比起刚回尕东苏醒后的虚弱乏力,已强了十倍。

君龙手一伸,他身后的侍女立刻递来洗换的用具。在他的坚持下,金铃子只得由他亲自服侍。当然,除了更衣。

更衣的时候,金铃子问清了所在位置,他们在尕圃的君府中,君虚天的府邸,但主人不在。

“你们君大人是个什么样的人呢?”金铃子随口一问。

“大人是世上难得的好人。”一个说。

“是好人中的好人。”另一个说。

“怎的这样说?”

一个愣了愣,没听明白。另一个机灵地答:“小姐是问我们为什么说大人好,是吧?”

金铃子点头,白色华服在她身上舒展。二侍女一前一后跪着绑住腰带,系上配件。

“跟着大人,我们就不会挨饿受冻。”前面的说。

“也不会被卖掉,更不会饿死街头……我的弟妹们卖的卖,死的死,若不是碰上大人,我早就死了!”后面那侍女说,“大人不光收留了我,还教我们如何为人处事,我们这里有位先生,就是专门教我们这些人读书写字的。所以我们愿意追随大人,为大人效命。”

“哦。他倒是个好人。”金铃子穿戴完毕,走到铜镜前,看到自己苍白的脸,与衣色相衬。

“那你们的神君呢?”

二侍女面面相觑,没有说话。

金铃子淡淡道:“我乃亨人并非贞人。我这样问别无其它,只是想知道,在你们心中,玄君又如何?”

一侍女道:“我们不知其他人如何想,但在我们心中,君大人就是我们的天。”另一个侍女道:“神君不问世事,有如神明虚无飘渺,我们这样的人,别说无法接触,连见一面都是不可能的事情。而君大人就在我们身旁,时常能感到大人的光怀,大人的亲切。那才是真实的存在。所以我们心中只有君大人,没有神君。哪怕会亵渎神君,我们也一样追随大人。”

金铃子若有所思。

这时,房门外响起君龙的声音:“可以进来了吗?”他在门外听得一清二楚。

“我们又要出发了。”他依然温和地笑。看着这笑容,金铃子心中越发清明,一样谦谦君子,他却是君龙。

……本章完结,下一章“ 寻苦之旅9”↓↓↓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