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135章: 寻苦之旅11

《爱上玄武》

第135章 寻苦之旅11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11

君龙的感受,牛金龙也感到了,他阴沉的脸更加阴黑。他原就不愿带她去见婷室韵,若非念及金铃子与玄君的渊源,即便金铃子当场死在眼前,他也不会答应君龙。

雪花纷纷,落到众人身上,惟独到了金铃子面前三寸就消失不见。她冷冷道:“你们一个要我去,一个不愿我去,有没有问过我想不想去呢?现在我告诉你们,我不想见这位卜师!我要去的地方是祥源!”

君龙与她几日相处下来,知道无法强她,以柔声劝说:“是我的不是,疏忽了你的感受。不过金铃公主,我真的想让你见一见她!”

金铃子的神色稍稍缓和了些:“君龙,我知道你为我的伤担忧,我很感激你,但我并不在乎我的伤能否痊愈。阿牛的老爹不想带我去,你何必强求?我倒喜欢身上带着这伤,让我时刻清醒,我的翅膀没有了,永永远远没有了,拿什么都无法弥补。”

许多明白的侍卫惊讶地张大了嘴巴,目光里充满了深深的怜惜。朱雀神族失去了翅膀,失去了神格,对王族来说,等同剥夺了朱雀血统。

君龙闭上眼,任谁都看得出他的伤感。

“啊!”突然几个侍卫惊呼出声。

君龙急忙睁开眼,却见金铃子软倒在牛金龙手里。牛金龙打晕了金铃子,沉声道:“君少主,现在却是我强要带她去了!”

君龙眼里蓝光一闪即逝,默默凝视牛金龙良久,才道:“也是,以她的性子,只有这样才能令她去见卜师!”

牛金龙与他对视:“不知君少主是否有胆,单独与我去见卜师?”

侍卫们顿时紧张起来,君龙道:“她去哪,我就去哪。”

“少主!”

“你带着大家在此等候,不,还是尽快回尕圃!”

吹笛侍卫犹疑地看一眼牛金龙,君龙知他心中所想,淡然一笑:“与贞国最强的将军同行,我怎么会有事?你们不用担心!速归尕圃!”

“是!”侍卫想了想,终于答应。鉴于之前危立与戚女侯的算计,也许与牛金龙在一起,才更安全。

牛金龙欣赏地投射君龙一眼,转身道:“你随我来!”

###

山路蜿蜒,盘旋往上,但牛金龙走的是直线。他的身法一点不轻盈,却是迅捷实用,在山地上一踏足,便能纵身数丈。君龙咬牙苦苦追随,但他的灵力只有平日的一分,牛金龙几个纵身后就将他远远抛下。好在牛金龙很快就发现了这一点,抱着金铃子急坠回来。

“我疏忽了,你全灵之后,无法跟上我的步伐。”牛金龙换了单手抱住金铃子,另一手递给君龙,“抓紧我!”

那手也出奇的大,君龙不假思索地握上,一股浑厚的力量顿时传入他体内。

“走了!”

风吹起君龙的长发,山上的景色流水般后退,但君龙的目光却停留在牛金龙脸上:“将军不担心君龙是宵小之徒,乘机偷袭将军吗?”

牛金龙沉声道:“你这问题未免愚蠢!”

君龙一愣,单薄如线的嘴唇微微开启,却没继续问下去。他自降身份假充宵小之徒,首先损的是他父亲的声名,其次低的是金铃子看人的眼光,再则,以牛金龙身手,别说一个他这样的对手,即便危立、戚女侯齐同偷袭——这种事情早已发生过多次——他也能应付从容。

“君龙并非这样的人,与我开什么玩笑?”能令金铃子出手相助,能为金铃子付出全灵且丝毫不保留,若说是宵小之徒,真是玩笑。

君龙眼中流露出敬意,虽然敌对,但牛金龙其人当真百闻不如一见。

一峰越过,又是一峰。娲女山脉逐渐花白了面目,雪如鹅毛,密密麻麻地坠落,落入世间,落入山间,如千万精灵舞动羽裳。

“其实君龙真正想问的是,将军起初不愿,后来为何又答应了带金铃子去见卜师?”

牛金龙面无表情:“你见了卜师就会知道。”

君龙心中一动,莫非婷室韵有事?

###

娲女山脉第二十一峰,即最高峰,玄室峰。只有墙壁,没有屋顶的灰砖卜室,此刻已覆上了一层白雪。卜室之外,伫立着一群黑衣人,黑衣也覆上了一层薄雪,显见他们已经等候良久。

卜室之内,淡蓝灰光弥漫,如灰色迷雾,雪花落到灰光之上,纷纷消失。雾中隐约一人修身独立,她的言语仿似呻吟:“该来的终究会来,牛金龙,你说呢?”

声音虽轻,却远远传出了卜室,传入半山上的人耳里。君龙只觉这声音柔美无比,虽弱却充斥灵力。再看身旁牛金龙已然变色:“我不该带他们来!”

牛金龙停住脚步,君龙随之停下,遥遥望去,山顶上淡淡一层灰光。

“昨天是我不想见任何人,但现在却是我想见他们!带他们上来!”语音依然低柔,却充满不可思议的力量。

君龙心头一震,“他们”——她竟知道是二人。

牛金龙犹豫着。

“还要我再说一遍吗?”接着一阵轻咳,牛金龙立刻脸色发白。君龙忽然明了,婷室韵此刻定然伤病在身。

“卜师!”山上有人在喊,“请珍重啊!”

“我还死不了。”她低低笑,“我不会死在君虚天前头的!”

君龙眉头紧锁,他本该怒的,但却做不到。

“上来吧,君龙!让我见见你——君虚天的独子!”

君龙大惊,她如何知道他来了?难道这就是北方卜师之能?更令他惊讶的是,一旁牛金龙道:“我知你一直很想见君龙,但选择这个时候见他,有点勉强了!今天的你还不如昨天!”原来刚才牛金龙听她声音,知她灵力比昨天更弱,所以在半山腰上他停住了脚步。

然而婷室韵道:“我不过开了道谶,赶紧上来吧,不然以我目前的状况,怕维持不了多久。”

“这种时候还开谶!”牛金龙责了声,脚下却飞快地动了起来。君龙只觉眼前忽然风黑雪白,身子完全不属于自己般——这速度远快于刚才一路!

“将军!”卜室外的人行礼。

牛金龙放开君龙,改为双手抱住金铃子,径自而入。君龙没有空闲惊讶无顶的卜室,紧随其后。

卜室内,灰雾朦胧,只能隐约见到她的身影。君龙走了十几步,忽然愕然,停在牛金龙身旁。他们的斜左方,一堵灰墙上映出了四个红字,发出朱红色的光,诡异地穿越迷雾,射入他们眼中。

——为子所累!

红光慢慢减弱,字却没有跟着立刻模糊,原来是雾散了。雾散尽后,红字终于淡去,隐入灰墙中。君龙这时才看清婷室韵,她正侧对他们,面对着消失红字的灰墙。

同贞国大部分女子一样,她身形高大修长。花白头发憔悴面容,一身灰色卜衣在冬雪里更显单薄。

婷室韵转过身来,高耸的颧骨,狭长的双眸,宽大的嘴唇,却令君龙过目难忘,许多年后,君龙还这样以为,婷室韵是他生平所见最美的贞国女子。那种美超越了容颜,超越了年龄,超越了俗世凡尘。

她微微一笑:“其实我想见的是你,君龙。”

大雪纷飞,落到她身上,落入卜室,君龙的心神莫名不宁起来。“君龙见过卜师!”

……本章完结,下一章“ 寻苦之旅1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