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136章: 寻苦之旅12

《爱上玄武》

第136章 寻苦之旅12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12

婷室韵在卜室中,以卜师特有的灵感察觉到同牛金龙一起前来的,有二人。一人灵力低微却是纯系的水属灵力,还有一人,灵力已弱到难以捕捉,正处于昏迷状态。若换了别的卜师,即便与北方卜师同等级别,也只能察觉到此二点,但婷室韵却清楚的知道那昏迷的人正是金铃子,正因蕴蓝神医府那日她已感知过她的灵力。待到牛金龙停在半山腰上,说了那句“我不该带他们来”,她已有三分能确定另一人是君龙,所以才道“不会死在君虚天前头”,果不其然,那身具纯系水属灵力的人心弦有动。

这正应她的谶语。

长脸直鼻,薄唇如线,乌发披散,确有七分玄君的模样,但那双清澈的眼眸却没有沧桑。婷室韵凝望着君龙,温和一笑:“当下贞国传承神族血统之人,你为最了!若神君在此,可大感欣慰——君龙就是君龙,你的眼如此温柔,无戚女侯之阴森,无危立之险恶,也无你父的深渊。”

君龙一怔,“深渊”?

“那请教在卜师心中,玄君的眼又作何解?”

一瞬间,婷室韵想到玄苦与蓝蕙心的初识。

他将毛皮大衣紧紧裹住她,自己则一身黑色夹衣,乌发盘在脑后,半张脸尽在黑狐围脖里,露出一双眼,而蓝蕙心惊讶地望着他……

于是,婷室韵笑了笑:“等你见到他,见到那双眼,就会明白。这世上只一个玄君。”

君龙还想问下去,婷室韵却让出一步,示意牛金龙将金铃子安置于她身后的石桌上。

金铃子俯在石桌上,牛金龙摘掉她的皮帽取下裘衣,黑红相间的华服后背,二滩暗色。君龙不禁紧张起来,血已染透医师所绑的伤带。见此情景,婷室韵吸了口冷气,望一眼牛金龙,后者立刻明了。

牛金龙挥了挥手,蓝光立刻取代之前婷室韵的卜光,重新笼罩卜室,不让雪落入。

君龙只感到室内温度骤然上升,看头上,已一片深蓝,而牛金龙仿似没有动过一分,依旧伫立原位。君龙心下大惊,胜过刚才一路牛金龙所施展的轻身身法。这样的灵力修为,难怪他父亲曾言,牛金龙虽非四国第一宿将,但比之井在野并不逊色。

却见婷室韵指尖一抚金铃子后背,立时被刺似的反弹。婷室韵刹那脸色苍白,转身问道:“你们可知她身中血咒?”

牛金龙点头道:“她自己说了,曾中过青龙血咒!”

婷室韵不禁想到当日她曾预言过金铃子的血光之灾,只是怎么也没想到竟是这样的血光之灾!这血不是金铃子自己的,而是旁人以自己的血强加她的!

君龙问:“究竟什么是青龙血咒?”

婷室韵沉声道:“她中的不是一般的青龙血咒,乃青龙王族的血咒!可算普天下最恶毒的血咒,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的卜咒!”

闻言,二男子色变。

“怨毒至此,即便青乙颐也无法完全破除!”婷室韵思索片刻后道,“身为青龙神族的卜师或许可解!”

君龙失望道:“难道连你也不能吗?”

婷室韵叹了口气道:“卜咒也并非全是害人的,可惜我们贞国一族甚至于玄君都与卜咒无缘。要不是触到她的神格,真的极难察觉她的血咒……好在她体内有大量玄君之血,我能止血停伤,只是那卜咒之毒,我也无能为力。”

君龙心中惊骇,金铃子体内有玄君的灵血!传闻玄苦乃不坏之身,即便上古神器也难在他身上留下伤痕,难道他竟是自己放血?

又听婷室韵苦笑道:“破灵之血,神君呐,你救人的时候可能没有想到这一出吧!”

牛金龙一愣,明白过来后,已来不及阻止。婷室韵的双手早按在金铃子后背,卜室之内灵光诡谲。血光蓝光混成紫光,自二人掌背相连的边缘四散开来,横散成一片又一片的紫花。仔细看,那一片片紫花之外,一层红一层蓝还有一层淡淡的灰光。那红的是金铃子体内激出的火属灵力,蓝的是婷室韵的灵光,最后那层淡淡的灰,则是婷室韵的卜力。

君龙惊讶地看见,金铃子的短发轻飘起来,耳上的金铃也被灵力激荡到空中,发出阵阵清脆之音。婷室韵的面色越来越白,到最后竟惨白如纸。牛金龙的眉头紧紧锁住,一副欲言又止的痛苦模样。不知什么时候,笼罩卜室的蓝光已明蓝发白。

半柱香的时间过得如百年之长,婷室韵终于放开了手,牛金龙一步上前,飞快地扶起她虚弱的身躯。她的双手垂在身侧,即便掌心向内,君龙也看出了她双掌已伤,那鲜红的血正从十指间划落。

那就是破灵之血吗?君龙正思索着,却听婷室韵低低道:“他们来了?”

牛金龙沉痛地道:“室外十八勇士已殉亡。”

君龙这才知道,为金铃子止血的时候,已有人偷袭上山,杀尽了卜室外的所有人。牛金龙心中虽了然,却无法离开卜室一步,只为让婷室韵完成止血。

婷室韵伤感地道:“难为你了……”转眼望金铃子,叹道,“她这生注定要无数人的性命陪葬!”

蓝光消散,雪花汹涌,寒气流溢。

牛金龙对君龙道:“君少主,你保护金铃公主!”

君龙一震,随即点头,走到石桌旁。

卜室外优雅的笑声传入,一听就是戚女侯的。“用得着保护公主吗?原就没人打算伤她!”

婷室韵淡淡对牛金龙道:“你不必管我,那二人就交给你了。”

君龙正疑惑,婷室韵却对他一笑:“君龙,一会你最好闭上眼观耳路,什么都不要看什么都不要听。”

“为什么?”

婷室韵怜惜地道:“你是个好孩子,听我的,我不会害你!”

戚女侯又在外笑道:“卜师果然聪明,君少主,你听她的话吧,要做个听话的乖孩子哦!”

君龙看看婷室韵,又看看门外,忽然明白过来,婷室韵要他不要看不要听,而戚女侯却在挑拨他去看去听。

“君龙知道了。”他一闭眼,就感到室外有一股极熟悉的灵力。他心下大骇,父亲来了!

一只温暖湿漉漉的手握住他的手,婷室韵柔声道:“持心静守,正本清源。”她的言语如清流般流过他心坎,顿时,他平静下来。

婷室韵收回手,凝视君龙道:“君虚天,你进来吧!”君龙闭着眼,仿佛没有听见,一动不动。

卜室外立即出现了三条黑影。

血一滴滴地滴落,染红地上的血。婷室韵看了看自己的手,嘲笑道:“你算得很准,看来由我让你卜师之位倒也可以!”

牛金龙忽然明白过来,为何他们杀了室外的十八勇士却不急于攻入卜室,原来正是要等婷室韵为金铃子耗费灵力后才动手。合他们心意的是,金铃子的破灵之血令婷室韵伤上加伤。

“北方卜师之位对我没有意义。”沉静的声音后是惊涛骇浪的暗涌,“不过你真要让,我也收。”

君虚天走入卜室,精致的盘发下,略黄的长脸,亦是直鼻薄唇,但眼神却缥缈不定,高深莫测。他身后紧随危立与戚女侯,依然一个全身罩于黑衣中,一个微笑。

君虚天没有看君龙,对牛金龙对视一眼,精光一闪,转而望婷室韵,却是沉声问:“以卜师你目前的状况,还要选择我为对手吗?”

婷室韵笑道:“因为只有我才能为你解惑,所以不是我选择你,而是你一定要选择我!”

戚女侯马上道:“君大人,不要跟她罗嗦,直接动手吧!”但他只上前一步,就被牛金龙所阻。牛金龙冷冷道:“你一个不足以当我的对手,如果我没看错的话,此刻你同危立都受着伤。”

戚女侯眉宇间流露出杀气。只听君虚天一旁道:“不用卜师为我费心,我已决定杀了君龙!”

牛金龙再沉着,也被这句话惊住了。虎毒不食子,但君虚天却说要杀自己的儿子!

……本章完结,下一章“ 寻苦之旅1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