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137章: 寻苦之旅13

《爱上玄武》

第137章 寻苦之旅13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13

婷室韵收了笑容,眼中闪现一层淡淡灰蓝。她凝视君虚天道:“人呐,最难过的是自己这一关。你最终还是决定,杀灭你最后的良知吗?”

君虚天沉痛地说:“从君龙降生人世开始,我整整困惑了十七年,看着他一天天长大,一天天更接近玄苦的脸,那么纯真善良的孩子,居然是我的儿子……”

一旁戚女侯道:“君大人,已经决定的事情不必犹疑。”

牛金龙冷冷问:“如此说来,尕尖偷袭君龙就是你命他二人做的?”

君虚天叹道:“他终究是我的儿子,不到万不得已,我不想亲手杀他!”

牛金龙“呸”一声道:“让手下杀他,和自己杀他有何区别?”

君虚天默然。

婷室韵道:“你想彻头彻底地沦落邪道?放弃你这十七年的辛苦努力?你可知道,这十七年间,你的仁善之名带给贞国百姓多大的希望?你这个号称贞国最接近神君的人,真打算就此放弃?”

君虚天打断道:“你错了,卜师。最接近玄苦的人不是我,是我的儿子。我若不杀他,很快我就会失去一切。”

婷室韵喝道:“心魔扰人!你该放下的,但你却放不下!因为你不甘心,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输给玄君!你看一眼君龙,他是你的亲生儿子,你骨中之骨血中之血,你为什么不敢看呢?是怕从他身上看见自己的良知吗?”

君虚天身上淡淡发光,却依然没有看君龙。

婷室韵冷冷一笑,又道:“我知道你最怕什么!君虚天,你已知天命,你的儿子将在你还活着的时候就取代你成为贞国虚宿,因为他比你更适合。而君龙成为君虚龙后,你君家世代的浪子野心就会付之东流。也难为你了,君虚天,忍了足足十七年。”

君虚天身上的光阴沉起来,他周围三尺之内都陷入阴幽的蓝光之中。牛金龙身上的蓝光也明亮起来,他鄙视地冷眼相看,一样身为人父,之前他还以为是君虚天的手下设计刺杀君龙,此刻得知真相后,他心中已萌生杀意。

戚女侯道:“君大人,你没有错。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别说是儿子了,即便是神明挡道,也是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始终不言语的危立忽然道:“尕尖是属下失职,没能完成任务。但现在也好,就同他们做一个彻底的了断。杀了牛金龙、婷室韵后,君大人你一统贞国。”

牛金龙冷笑道:“就凭你们?”

戚女侯笑道:“牛将军千万不要不服,若论平时,还真难分胜负,但此刻卜师有伤在身,我们以三敌二,你们岂有胜算?”

牛金龙心中自然清楚,但大敌当前,岂能示弱?

婷室韵道:“回头是岸,君虚天!善恶只是一念间,你并非完全的恶人,何必?何苦?你君家世代与神君为敌,何曾赢过?收手吧,将一切交付君龙,就可振兴贞国,一改四国局面。”

阴幽的深蓝光中,君虚天放声大笑,笑罢他冷冷道:“我杀了君龙一样可振兴贞国!”

婷室韵摇了摇头,身上卜光闪烁。

“为子所累,也势必为子而亡。”婷室韵忽然叹道,“你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牛金龙闻言心中一振,即便看不见胜算,但只要是婷室韵说的话,他都深信不疑。

戚女侯周身放出明亮蓝光,危立手生红信,一场恶战迫在眉睫。谁也没有注意到,石桌后的君龙,他虽面无表情,紧闭双眼,但他的手却微微动了动。

他们说的是真的吗?是父亲要杀他?因为他将取代父亲成为贞国虚宿?

虽然婷室韵令他关闭眼观耳路,他也知道卜师是为他着想,但他还是听了,听到了那残酷的真相。

慈爱的父亲宽厚待人的父亲一心为贞国的父亲,现在竟要杀了自己!

君龙耳里消失了言语,只听见卜室在颤栗,拳头与拳头猛烈碰撞,肉tǐ与肉tǐ沉重撞击的声响,寒冷的风呼啸,不时尖利的喝声,还有那轻微到难以察觉的流血声,血一滴滴滴落到地上,是卜师的还是父亲的?雪花无情地冰冻君龙双颊,寒冻笼罩他全身。

对战的五人同为贞国上位宿将,同属水系灵力,蓝光明艳下,却是场类似肉搏的战斗。原本贞国上将最擅长的就是近身搏击,重拳脚而非诡灵术,加之这五人彼此都知根知底,二厢打斗起来,均是最基本亦最彻底的攻击。

牛金龙战戚女侯、危立二人尤占上风,他的拳风出奇地凶猛,即便是危立的掌中红信,也无法伤牛金龙一分反被他弹开。戚女侯始终面带笑容,一掌掌阴损出招。虽然每次都被牛金龙震得虎口发麻,但他清楚,再坚持一会,等到君虚龙杀了婷室韵,战局就会改变。

另一边,婷室韵腹间受了君虚天一拳,一口血喷出,染红卜室雪地。她的灰蓝卜光又弱一分。但君虚龙没有给她喘息时间,又是几拳袭来,接连打中,竟将她打飞,跌落到石桌旁。婷室韵撞到桌上的金铃子,又是一大口血喷出。牛金龙失声而喊:“卜师!”

血溅到君龙手上,他的手却没有颤动。十七年的亲恩,难道都是虚幻?颤抖的是心。父亲的野心他何尝不了解?最近几年越来越疏远他,任他管理尕东,原来是怕见他那张脸——更接近玄君的脸!

君虚天揉身上前,越过倒在地上的婷室韵,一拳对着君龙的脑门打去。

风是那么急,雪是那么冷,“咔”一声,仿佛心碎的声音。

拳头生生停在君龙面门前,手的骨骼在轻颤。君虚天凝望儿子的脸,二行泪自君龙眼角滑落,瞬间凝结成冰。

“你都听见了?”君虚天一愣。

婷室韵重伤在身,已经直不起身来。牛金龙被戚女侯、危立死死缠住,无法搭救二人。

“那是你儿子!”婷室韵低吼,“杀了他你也无法胜过玄君!”

君虚天长脸上逐渐浮现狰狞:“我君家没这样的人!阴险、计谋、野心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最无能的善良!我再不要被他影响!我儿子又怎么样?妨碍我的人都得死!”

这时候君龙轻声道:“那好吧!父亲,你杀了我吧!”他泪流满面,就这样死在亲生父亲手中,成全了父亲的野心,也许父亲真能一统贞国。泪水滚落,在他脸上形成冰霜。

君虚天恨恨道,“到死还这副德行!”停在半空紧握的拳头又打了过去。

“不要!”婷室韵惊喊。

牛金龙侧身,依然被挡。

君龙感到火热的血在脸上暖开冰霜,头脑一阵眩晕,却没有想象的痛。

“我决不会让你死!”金铃子冷冷道。

君龙猛地睁开眼,看见她一手挡在面前。那纤细的手腕白骨折出肌肤,鲜红的血染流淌而下。

君虚天后退一步,看着自己染血的拳头,惊诧地问:“你这是什么血?”

金铃子慢慢坐起身,双手破空惊现。她冷漠地说:“你管我什么血?”

地上婷室韵道:“金铃子,你的血乃破灵之血。所到之处,破灵坏血。”这就是她为她止血停伤反而加重伤势的缘故。

“哦!”金铃子忽然对君龙一笑,“我说过我不会让你死!我说过的就会做到!”那笑容如春花般灿烂,而君龙早已说不出话来。

转而面对君虚天,少女的脸却阴沉下来:“即便是你父亲,我也决不放过!”原来刚才婷室韵一撞之下,她便苏醒了过来,但听到他们的对话,她怎么也不相信做父亲的会亲手杀死自己的儿子,要知道她父亲朱袈可是把她们姐妹当宝贝宠爱之极,于是她一直没有动。可到最后发现君虚天真要杀君龙,她才出手相救。只是她灵力极弱,而所挡的右腕曾为娄庥重创,旧伤虽复但较往日更脆,重拳之下,竟是生生折出手骨,鲜血迸出,若非她破灵之血神奇无比,怕是连手都会被生生打断。

牛金龙一旁听得清楚,心下暗叹,果然这一战于君虚天不利。

……本章完结,下一章“ 寻苦之旅14”↓↓↓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