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14章:(转章)

《爱上玄武》

第14章(转章)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转章

一百年后,蕴蓝神医府。破晓。

蓝伯九抱着三江五海俱封的蓝蕙心,心中越来越沉,忽觉得手中人也沉起来,温感变低,不由慌乱道:“玄君,不好!她……”

阿苦的手出现在蓝伯九眼前,修长的指头皆是发黑的鲜血,看得蓝伯九触目惊心。阿苦将蓝蕙心重又抱在怀中,叹一声道:“莫非是天意,这两个人我竟一个都救不了?”

蓝伯九问:“我不明白,神医她为什么会这样?她驻颜多年,容貌不见衰老,为何突然之间变成这样?玄君,连你都无法救她吗?”

阿苦道:“一个一心求死的人,我无法救她,只有她自己才能救自己!”

“什么?”蓝伯九不敢相信,蓝蕙心竟是自杀。如此说来,封闭神医三江五海之人就是神医自己啊!

“她若不一心求死,试问这世上有谁能伤她半分?蕴蓝神医,只要在她面前尚有一口气,她都能救治,为何惟独救不了自己呢?不是自寻死路又作何解?”

“为什么她要……”

阿苦摸了摸蓝蕙心枯槁的银发,长叹道:“连我也不信她为情所困,竟将自己逼上绝路!”

蓝伯九忍了忍,但是没有忍住,还是脱口而出:“玄君,恕我冒昧,这么多年,难道你不明白她的心意吗?饶是铁石心肠,也不免为百年的痴情所动,为何不给她一个机会?”

阿苦微微摇头:“我又何尝不知她的心意,可她却一点不知我的心意!倘若她能明白我半点苦心,也不至于今天到此地步!可怜,可惜,可悲,可叹!”

“玄君对她有意吗?”

阿苦沉默片刻,沉静地回答:“男欢女爱对我而言没有实际意义。我只知道,我不能勉强我自己。我对她的情意只能到此为止,多一分也做不到!”

蓝伯九的心沉了下去,说到底,玄君不爱蓝蕙心!无奈何,神医有心,而玄君无意!玄君自己都不能勉强,更何况他人?

阿苦望着昏迷的金铃子,又略带伤感地说:“我之于蕙心同金铃子,都是一样的。我希望她们活下去!平安地过完一生!人生虽没有永生,却是辛酸苦辣百味俱全。走这世上一遭,路刚开始就要终结,花蕾还没有绽放就要凋谢,未免遗憾。在我心里,金铃子也好,蕙心也好,都一样是那含苞欲放的花蕾!”

金铃子正青春年少,而蓝蕙心已是风中秉烛,可在阿苦心里都一样是豆蔻年华。蓝伯九不明白,正如他不明白阿苦对她们的情意亦是相同。

一道晨光穿越缝隙射进简舍内,蓝伯九听见蓝蕙心发出低低一声叹息,那声音仿佛从五脏六腹内逃离,他不由得魂灵一颤。

蓝蕙心死了。

但凡人死之前,都要吐一口浊气,蓝蕙心已然将这最后一口气吐了出来。

晨光又穿越了血雾,蓝伯九看到阿苦闭着双眼紧紧搂着蓝蕙心,仿佛跟她一起睡着。阿苦的长发直直垂下,显露出的脸庞沉静如水,而蓝蕙心白发苍颜一瞑不视。一生一死,无爱有情。蓝伯九不免心中酸楚,蕴蓝神医,活着不能求得玄君的亲昵,竟只有死,才能获得垂青吗?

但死去的蓝蕙心在阿苦怀中也没有温存多久。片刻后,蓝伯九眼睁睁地看着阿苦突然睁开眼,放开蓝蕙心,站起身来。刹时,蓝伯九满嘴苦涩。当年的倾国绝世都得不到玄君之心,何况此刻?

一阵狂风吹开了所有门窗,吹散了纠缠屋内半夜的血雾,取而代之是晨光的清冷明亮。

一个红衣人赫然出现在门口,红玉冠缎红袍,眉目阴沉,气势惊人,似要烧杀光眼前所有。简舍外传来了阵阵喧哗,听得外面人道“国主”,蓝伯九便知蓝琬来了,不难猜到,连蓝琬也拦不住的男人,此刻蕴蓝独一人耳!

朱袈迈开大步,径自走了进来。一扫简舍,眼光直直停留在金铃子身上。此一眼,心胆俱碎。原来他于神医府外嗅到空气中的血雾,父女连心,一嗅便知血雾出自自家骨肉,当即,不顾一切,丢下素颜,冲了进来。银铃断翅他只见被斩落的翅膀就险些晕倒,而此刻亲眼见到金铃子残花般的后背,朱袈的悲愤已不可复加,扣心泣血。

阿苦幽静地望着他,朱袈缓缓转过脸来,竟是一副阴森可怖、以血洗血的面孔。他虽知悉金银双姝姐妹连枝,一个断翅另一个不可能完好无损,但没有亲眼目睹,总心存一丝侥幸。现时希望破灭,化为满腔的怨愤,而阿苦双手染血,血中还带着朱雀神族的气味,他一时冲昏头脑,误会了阿苦,只道阿苦是伤金铃子的凶手。

红光乍现,风声狂啸。蓝伯九离阿苦最近,朱袈的气势首先席卷到他。蓝伯九站立不稳,只听得自己衣裳作响,别提看清楚前方人事,连睁眼都办不到。

婷室韵等人方才赶到,还未进屋,就听见屋里“轰”一声巨响,顷刻间简舍在他们面前坍塌下一半,尘土飞扬。

蓝琬眼尖,最先看到简舍内的情况。阿苦挡在蓝伯九前面,双手握拳,硬生生地架住了朱袈的雷霆一击,因他神力,他身后的半间屋子竟没有塌下。

朱袈一击不中,惊问道:“你是谁?竟能招架住我的一击?”

阿苦放下双手,不亢不卑道:“贞国玄苦,亨国主。”

尘埃逐渐散去,朱袈看到阿苦沉静肃穆的脸,他呆了呆:“贞国玄君?怎的在此?”

他身后蓝琬道:“亨国主,小王乃玄君弟子!不知国主为何与我师为敌,若非我师救起金铃公主,恐怕金铃公主早就香消玉殒。我师将金铃公主带至此地,亦是来找蕴蓝神医救治!”

朱袈陷入了思索,脸色忽明忽暗。阿苦退后一步,运气调和。原来他为救金铃子损耗了大量灵元血气,功力上大打折扣,勉强招架住朱袈的强横一击,便震得体内气血紊乱。

蓝琬等人各个聪慧,细看之下俱知阿苦在抵挡朱袈之前已经负伤,他以伤重之躯,仍能招架亨国主奋力一击,足以证明其实力只在朱袈之上。素颜心内不得不愁叹一声,难怪九洲传言,四国神君,贞元利亨,亨国最次!原先她是不信的,但今日亲眼得见,不得不信,强中更有强中手!

没一点征兆,朱袈忽然又出手,手若鹰爪,连击一十八下。离得那么近,阿苦没有机会施展洄游战术,只好硬架。婷室韵见情况不妙,飘身上前,但仍迟了一步。

众人只听得“啪啪啪”声响如雷。素颜、蓝伯九功力较浅,只能看到一团团金红光芒星星点点,团团圈圈映闪在阿苦手臂,而蓝琬、婷室韵、牛金龙三人能看清朱袈虽出手狠绝,却全被阿苦弹开。

婷室韵停住身法,那两人已经分离。朱袈手指酸麻,犹在微颤,而阿苦的袖子忽然碎成片片,犹如蝴蝶飞舞花间,片刻后,又化为粉末。裸露出强劲有力的双臂,十几处红印点点。

朱袈冷冷道:“果然是玄君,普天之下,除了玄君,还有哪个手臂皮厚如此!竟是抓也抓不伤!”

婷室韵放下心来,亨国主原来只是为了验证玄君的身份。贞国玄君具金刚不坏之身,世间兵器无法伤他半毫。朱袈鹰爪之利,不亚于神兵利器,却仅令玄君手臂微红而已。朱袈嘴上嘲讽对手“皮厚”,实则不甘。

婷室韵心中通明,脸上却是不露声色,穿过朱袈走近阿苦。却见他神情中竟隐含一丝苦痛,再看他身后,便什么都明白了。

她急步走向软榻,扑倒一旁,抓起蓝蕙心的手,一搭脉,她的心顿时陷入冰窟。再望蓝蕙心憔悴遗容,怎么也不能同当年那风华绝代冰肌玉骨的女子联想到一块。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东关之战1-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