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147章: 寻苦之旅:君在祥源2

《爱上玄武》

第147章 寻苦之旅:君在祥源2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2

“嗯,到了。”婷室韵说完,金铃子就冲了过去。红衣一展,以水影冰火的上乘法术,轻盈地飞去。君龙紧随。

半空中飞翔的二人,开始急行,到后来却越飞越慢,最终红云缓缓落下,停在黑土之上。

广袤的黑土,呈碟子状,中间低四周高,低凹之处除了稀稀拉拉的杂草,还是漫无章法生长的杂草。高一点过人半腰,矮一点不到脚踝。

“什么都没有。”金铃子无比失望,这就是传说中的圣地祥源?反观身旁的君龙,默然的表情。这一片黑土,还是跟许多年前的一样。

“骗我!”金铃子喊叫起来。

婷室韵与牛金龙飘身而来,后者难得温和道:“我们没有骗你,只是你看不明白。”

君龙眼中闪过一道奇异的光。只听婷室韵淡淡道:“所有一切都在人们的眼前,可是多少人能看透,能看明白?仔细想一下,刚才你们都看到了什么。”

君龙忽然颤抖了下身子,显然是想到了什么。

金铃子按捺住情绪,竭力平静地研究四周的一切,但是,她看不到。她扭头见身边的君龙越发苍白的面孔,双手抓住他的衣襟,“你看到了什么,快告诉我?”

然而君龙闭上眼紧锁眉头,任由她摇晃,深深地陷入痛苦之中。

金铃子一把放开他,君龙险些跌倒。

“你们告诉我,到底有什么?”几乎在吼,但没人回答。婷室韵和牛金龙只是怜惜地看着她,这里,必须要由她自己来发现。

金铃子往右走了几步,然后飞奔起来。风与杂草还有她的红衣,发出猎猎声响。风很快将她又带到上空,越来越高,越来越玄乎,犹如一只红色风筝,在空中徘徊。

椭圆型的黑色祥源,覆盖着无数杂草,有些地方茂盛有些地方稀少,有些地方高有些地方矮,有些地方绿油,有些地方枯黄,有些茂盛,有些濒临死亡。

金铃子突然感到心中燃起熊熊火焰,似要将眼前的杂草烧成灰烬。

“啊!”她在空中发出朱雀灵声,仿佛要撕裂天空。

婷室韵由衷地为她惋惜,低声道:“如果祥源是你的心,那你看你的心里有什么?热烈的生命之火?哀伤的冰寒之水?心有万万种,可曾看见你自己的那一颗?由情感而炽热,因愤激而狭隘,取一片忧愁,分一片欢yu,怨恨和感恩并济,嫉妒和无私共存……”

君龙睁开眼,一滴泪从眼角滑落。

让这世间所有生物并存,让这世间所有人并存,无论是好是坏,无论是正是邪。这就是玄冥的信念,也是玄苦的所为。世人贪婪,令祥源干涸再无一滴水,因而玄苦没有取水而回,而是带回一簇草,种植在祥源,同时,也带回了玄冥的心,化为株株小草,分成片片心,生长在这里。没有刻意扶助,任由它们生长。

听明白婷室韵的话,金铃子鸟瞰祥源,却悲从心来。那原来是个无心人啊,他将自己的心分成无数片,散落在这里。

胸中的火迅速被冰冷取代,浑身的血液仿佛都要凝固。金铃子颤了下身子,忽如一直线飞速下坠。

君龙立刻飞身赶来,在她坠落之前,伸出双手,将她接住。紧紧搂在怀里,只觉她如一只受伤的小鸟,不住地轻颤、抽搐。

“金铃子……”抚慰的话君龙却无法出口,无言以对,实际上他自己都该被人安慰。

婷室韵环顾祥源,无限感慨。谁道神君无情?谁道神君不理贞国困境?比贞国更大的是天下啊!

将近一百年前,神君从恶人手下救出她的时候,曾带她来过祥源。当年一身贵族装扮的玄苦,站在祥源中央问她,想报仇吗?她回答想,能活下来都是靠这个信念支持。她背负的是血海深仇,婷氏百余口成人当场被杀,孩子和女人当作奴隶,当作奴隶也只一个命运,很快就被折磨死。她是最后一个活下来的婷氏后人,岂会不想报仇雪恨?

但是玄苦轻声告诉她玄冥的故事,然后反问她,如果你是玄冥,你会找天下所有人报仇吗?小婷室韵自然无法回答。玄苦又问:你相信轮回报应吗?她摇头,不懂什么是轮回。玄苦抱着她手指祥源道,你看无数人来取神君的血水,可最后呢?这里再无一滴水。这就是报应。贞人太过贪求,因此才获得几百年的贫瘠。

难道要等坏人自己受报应吗?她问。

玄苦微微摇头:不是报应,而是一直在轮回。你被仇家灭门,可曾想过是你婷家先杀得人家家破人亡?而你的仇家灭你满门,你以为他们就能高枕无忧了吗?先不说你将来去报仇,就是在梦醒酒后,他们也会冷汗迭出。如果你将来再去杀他们,他们的后代再来杀你的后代,如此循环反复,死的死,活的还是会活。这毫无意义。

那我该怎样做?才能有意义?

玄苦说了二个字:恩恕。

做不到!

玄苦平淡地说:轮回一直在持续着,无论你是否选择报仇。我带你来这里,就是来给你看一下恩恕的结果。这里那么多草,看见了吧?无论长得好的长得坏的,它们都存活在这里。有长的坏的,也有长的好的。有的开始很好,后来长坏了,有的开始很糟糕,但后来却长好了。有坏的,必有好的,有好的,才显出坏的。如果一把火全部把它们烧尽,或者让它们一下子全部长满这里,你说会怎么样呢?

这里会没了。迟疑了片刻,小婷室韵回答。

玄苦点头说:不错,是毁灭。你选择报仇,小的来说只是毁灭你自己,但大的来说,就不知道要毁灭多少生命了。

那就这样不报仇吗?小婷室韵还有点不服气。

玄苦摸了摸她的头说:无论将来你如何决定,首先你要做的就是,使自己更强大起来!

小婷室韵点头。

玄苦轻叹一声:只有强者在这纷乱的世间才有说话权。

小婷室韵哆嗦了一下,虽然裹在玄苦的毛皮大衣里,依然感到北方极寒之地祥源的风冷。

玄苦抱紧了她,却有隐藏的玄冥的记忆开启。此刻抱紧的是最后的婷室后人,很久很久以前,也曾这样紧抱过最后的贞国王族。

那也是个女孩,尖削的脸,一双蓝色的眸子,极其瘦弱的身子如同风中的稻草……

你怎么了?小婷室韵问。

玄苦这才发现,他竟抱着她走到了祥源中央。

耳畔的风声仿佛呼啸了几千年,甚至更久。玄苦放下手中的人,半跪在地上,摸了摸脚边的一株草。

很多年以前,我曾将一株草种于此地。后来听说那草名叫兰香,它虽然不是兰花,却带有兰花的芬芳。

小婷室韵裹在毛衣里说,难怪你身上有味。

一株兰香后来长遍此间,却再无芬芳。

玄苦手触草下泥土,无水已几百年,却依然有湿气。捧一把泥土,玄苦站了起来,然后让手中泥土随风吹散。

留下的是希望。

玄苦将半张脸埋进黑狐围脖,一双长眼柔光一闪,仅穿一身黑夹衣的他,却令婷室韵为之倾倒。

……本章完结,下一章“ 寻苦之旅:君在祥源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