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149章: 边境神医

《爱上玄武》

第149章 边境神医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四卷白虎学院

青乙三十三年末,北方卜师婷室韵于贞国玄室峰开了一道天谶——为子所累。当是时,在场众人皆以为所指君氏。——《四国录•贞玄》

第一章边境神医

世事沧桑,白云苍狗。六年过去了,当年元蓝战场上的硝烟已幻化黄土,如所有人预料,蕴蓝战败。那个风花雪月盛极一时的国度,在四国的历史上犹如昙花一现。出现得蹊跷,毁灭得绚烂。无数毗邻蕴蓝的国家都见证了那一夜,冲天之火,红光如血。是役,蕴蓝王族全灭,剩下来是无数逃亡的蕴蓝难民。每个邻国都接纳了逃亡的蕴蓝后裔,当然,元国例外,也无一蕴蓝人逃亡元国。据逃出的蕴蓝人泣诉,蓝琬拒绝国民留下来抵抗元军,以王命严令除军人以外的所有蕴蓝人逃离蕴蓝。

那一夜,传闻四国最俊美的国主头系蕴蓝结,在蕴蓝王宫宫墙上凛然道:“需要承担命运的现在还不是你们,蕴蓝的国民。有一天,你们会感受到真正的受命,那时,请再将戴上蕴蓝结,来接受真正的命运。”

水氏一族率领蕴蓝人分往三个方向逃离蕴蓝国境,最后却违背王令,全部重返战场成为最后阵亡的军队。

至于蕴蓝唯一的王妃,白夜,在蕴蓝亡国前就遇刺身亡。如果她活着,也许战况就不是后来的样子。

但这一场改变四国历史的战役,真正关键的却不是蕴蓝一族的灭亡。而是贞国的神君,玄苦,死了。如果他不死,蕴蓝决不会灭亡。

而在蕴蓝一役上,真正获胜的并非元国,而是亨、利二国。纵然元国的版图扩大了,成功地并吞了蕴蓝,但代价也是惨重的。元国七宿经蕴蓝一役后,只剩心、房、尾、箕四宿将,元三大将军全部阵亡。这同样也是世人始料未及的。据闻,蓝琬以一抵三,血拼了三大将军。角量当场死亡,运气最好的亢无敌重伤,回国后却不治身亡。氐弥的结局最奇怪,正是他杀了蓝琬,但后来他却疯了。至于元国主青乙颐,早在发兵蕴蓝之前,已身受重伤,这是玄苦干的。

玄苦的死因不是寻常人能了解的。作为四国第一神君,武力第一的神君,拥有不死之身的神君,正常情况下是不可能死的。但他的的确确死了,他死前流了一滴泪,落在蕴蓝南境,形成一个湖泊,后来人们就叫它玄武湖。

现在的玄武湖,分割了元亨,确切的说,是分割了元井。玄武湖以南,是号称四国第一宿将,井在野的国土。

红衣战神井在野,收留了最多的蕴蓝人,并将边陲之城远井改名为远蓝。因亨在蕴蓝一役上未发过一兵一卒,甚至还暗地里救济过蕴蓝——这都是朱袈不甘心所为——所以亨国反而获得了最好的风评。

元人攻到玄武湖即止步,不是不想追杀,而是红衣战神之名威慑四国,连青乙颐都承认的实力,缺少了三大将军的元军,只能止步在玄武湖面前。

椭圆型的湖面,深绿的颜色,没有镜湖的冰寒,也没有棠涛的激越,有的只是一湖的沉静。玄武湖的沉静,只有每年蕴蓝的亡国日才会被打破,无数远蓝城的蕴蓝人会来这里,追悼死去的同族。届时,湖面一片夜灯,无数莲花灯放入湖面,红盈盈静幽幽,伴随无数的眼泪和哭声。

除那一天以外,玄武湖都是极安静的。阳光普照,草随风摇。哪怕四国的局势还在变化,哪怕贞国的领土正被元侵蚀。

元亨联姻的第六年,蕴蓝王国的第五年,又一桩天大的事情发生了。被称为贞国的镇国将军,仅名列井在野之下,四国四大将军之一的牛金龙叛国了。其实并没有牛金龙叛国的明确罪行,但世人都相信了他的叛国。因为这个叛国的罪名是北方卜师婷室韵所加。

——牛宿叛国,死效蕴蓝。

这是极其诡异的谶语,连利国的卜师奎生都百思不得其解。也许只有多莫诺再生,才能解开四国现今的第一卜师的谶语。

追随牛金龙的贞国将领开始普遍都认为卜师发疯了,但随着牛金龙携子离开贞国,才逐渐接受这个事实。继承虚宿之位的君虚龙叹了一句:“随他去吧!”只有婷室韵和当事人的牛金龙才明白这句谶语的真实意义。

背叛的是国家,投效的却是王族。知道贞国往事的君虚龙开始这样以为:蕴蓝王族并没有覆灭。可众所周知蕴蓝王族没有后代,白夜怀着身孕而死。而蕴蓝王族宗室,全部殉国。仅存的王室,是早在战前就消失的蓝琬小叔,前蕴蓝神医,蓝伯九。

不能理解的君虚龙最后只能猜想,正如这条谶语,不能光看表面。

但是牛金龙的“叛国”之路委实艰难。贞国境内还好,只是遭遇一路怀疑的目光,但出了贞国,牛金龙和阿牛撞上的就是驻留蕴蓝版图的元军,主帅无心。

经过了六年的磨练,当年的孩童已成为名震四国的大将,以心计为长,冷酷铁血的无心。

一片湖光水色的对面,进行着一场势力悬殊的战事。这场战役的二方,一是五万人的元军,一是仅二人的牛氏父子。

一阵春风吹过玄武湖,湖面一层涟漪。下午的阳光明媚,绿水悠悠。一个小孩安静地躺在玄武湖南面,裹在臃肿的红色冬衣里,是瘦弱的身躯。一本书打开遮在面上,一只蝴蝶停留在封面上,遮住了书名。

一个这么点大的孩子,一般都不爱看书,但远蓝城的这个小孩例外。蝴蝶被风吹走,书名露了出来——《思玄赋》。泛黄的书页被风吹起了几页,但她盖得很好,风只能吹起多的一面,封底一面被她侧面。

这本书她看完了,但睡梦中还在沉思书中的内容。

玄武宿于壳中兮,腾蛇蜿蜒而自纠。谓龟蛇。位在北方,故曰玄。身有鳞甲,故曰武……

风异样起来,空中飘来血腥味。她从浅睡中清醒过来,拿下书,露出一张尖削的脸,坐了起来,一双圆滚滚的大眼睛四下张望着,隐约脚步声从对面的树林传来。

仔细地将书收进斜背的包里,小女孩站了起来,往声响处走去。血腥味越来越重,她皱了下小巧的鼻头,却无一丝孩子应有的恐惧。

她的小鞋踏在杂草上,发出轻微的响声。走进树林,追寻着血腥味,她找到了他们。二个身材魁梧遍体鳞伤的男人,一个身中数箭的已处死亡状态,另一个年轻人单手撑着,半跪在地上。从他们一身黑色甲胄来看,是贞国的勇士。只是甲胄已湿,血水在他们身后形成一条扭曲的路。年轻人停止了绝望地摇晃,他的父亲已死。

她还是没有半分恐惧,只是伸出双手,对那年轻人说:“相信我,我可以救他。”

这是阿牛第一次见到小一。他早从她的脚步声听出只是个孩子,但怎么也想不到是这样一个孩子。

小个子,小脸,臃肿的红衣使她看来格外可笑,但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孩子,普通的孩子见到满身血污的他们至少该吓哭,或者直接转身跑掉,但她却伸出了双手。

她的双手在他的静默下,伸向了他父亲。小手按在了伤势最重的胸口上。一支元箭穿透了甲胄,从后背刺入胸腔,箭头露出前胸。这是无心所射的强弩,原本目标是阿牛,但牛金龙为他挡了。

阿牛沉痛道:“没用的,我父亲伤势过重,已经……已经去了!”

一片绚丽的蓝光回答了他。阿牛眼前一亮,心下一惊,小孩的脸在蓝光映衬下,分外奇特。虽然阿牛自小额头就顶一个宛如十字的印记,但却比不上这小孩更奇特。

她的额头上竟有一只眼。尖瘦的脸上,原本就使双眼就非常显大,此刻蓝光一放,额头上便出现了一条竖缝,随着蓝光转盛,缝慢慢张开,形成一只眼。瞳仁是深蓝的,海一样的深沉。

更令阿牛惊讶的是,牛金龙胸口的伤竟在蓝光下逐渐复原。那突出的箭头一点点后退,而后完全退出牛金龙的身躯,“嗖”一声,落到地上。正常的拔箭应该先剪除箭头,然后再拔,但小一这样的拔法却是闻所未闻。箭头不仅自动后退,且也未带出一丝血迹。当箭拔出后,原本的血洞也痊愈了,形成一个淡淡的疤。

但更令他惊骇的是,牛金龙身上所有的箭所有的伤都这样除去了。“咳……”一声轻响,生命重新在牛金龙体内了。

小一放开牛金龙,转向阿牛。三只眼一起瞅着他。

“很奇怪吗?”

阿牛摇头,血手拂开额间发,很认真地说:“我自小额头就有一个印记。你这个不过比我大点,亮点!”

小一笑了。她自懂事起就被父亲叮嘱不要被人看到第三只眼,即便偶尔救人都以蕴蓝结遮掩。但她管不了那么许多,如果不当即救治,牛金龙必死无疑。在阿牛眼中已失去生命的人,在她手下,不过是还没死透。

看来她做对了,眼前的年轻人不仅没觉得她是怪物,简单的一句话一个动作还让她感到亲切。

小一向阿牛伸出手,他的伤也很严重——右手几乎废了,身上大大小小的创伤不计其数。

微笑的小女孩,此刻在阿牛眼中就如天使。但是下一刻,当她的双手触碰到他胸膛时,却如天雷劈中。小一与阿牛双双变色,同样的巨痛传到二人体内。

阿牛常年习武,体魄强健,重伤之际,尚能自持,但小一就不同了。她的第三只眼一颤,迅速合闭,藏匿额头。蓝光同时消失。

“啊!”尖叫一声,小一往后一退,跌坐到地上,身子尤颤个不停,睁大双眼盯着阿牛道,“你……你……你是宿将啊!”

阿牛震惊。什么意思?他是宿将?但他来不及问她了,说完这句话后,小一就痛晕过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 边境神医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