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151章: 边境神医3

《爱上玄武》

第151章 边境神医3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3

再次看到牛氏父子,无心说惊讶倒不如说愤怒。他轻敌了。元军第一时间得知婷室韵那句诡异的谶语,也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突破边境封锁,勇闯元境的二贞国勇士正是牛氏父子。但无心没料到,牛金龙的儿子身手也达到了上位宿将的地步。无心本以为,五万元军满打满算,刚好是歼灭二宿将的兵力,牛金龙的儿子再强,也比不上其父。但不巧,就是二宿将,五万军士与之打成平手。

也是牛氏父子命大,无心本在东关剿匪——清除最后负隅顽抗的云雾族人——收到鹰信后,他急忙从东关抽身赶来,一路追杀直到青城南(青乙颐将蕴蓝改名为青城),终没赶上。看着二人涉入玄武湖,无心只得施以卜技射杀牛金龙。他原本想杀的就是牛金龙,所以瞄准的是阿牛。

无心的确算准了牛金龙爱子心切,不顾一切挡了那一箭。但他没有算到的是,牛金龙居然没死。无心的强势一箭,耗费的是所有卜力,待他恢复了气力,越过边境,看到的却是二个活生生的勇士,此心情只能以愤怒来形容。

牛氏父子还活着,是对他的一种侮辱。

不过在小一眼里,无心却是另一个样子。丝带系住的黑发双髻,阳光下泛出青紫之光,眉目俊秀,可算是个美少年。轻便夹衣肩安双甲,甲尾垂着二束深青穗带,长过腰际,双袖宽长,遮掩双手。虽然很细微,但瞒不过身为医师的小一,右袖较左袖更飘逸,可看出他右手伤残。

无心冷冷扫过众人,目光停留在牛金龙脸上。“叛国将军果然了得,逃出生天后连伤都好了。”他身后的亲随跟随他经年,均知其用意,跟着嘲笑了几声。

阿牛却反而镇定下来,面无表情地伫立,心中坚定,他的职责只有一件事——保护后身后的孩子,其它的父亲自有主意。

牛金龙沉默地看着眼前人,传闻这少年就是元国最可怕的宿将。

无心继续冷言冷语:“据说将军乃四国四大将军之一,不过在无心看来,将军却是第一。说什么叛国,改名为逃跑将军更合适。五万军士加我的箭都不能杀你,这样的能耐,即便井在野也做不到。”

又是一片嘲笑。然而在笑声中,却有个极低极小的声音在问:“爹,他是敌人啊?”

无心皱起眉头,所有人停止了言笑。越过阿牛魁梧的身躯,可见他身后有一怀抱孩子的男子,说话的正是那孩子。他能看见一角红衣。

水无痕平淡地说:“就是他打伤了你阿牛哥和阿牛爹。”

小一并未因四周寂静而怯场,依然低声问:“可他身上有旧伤,我们能不能治他呢?”

语惊众人,只有水无痕了解小一的想法。身为医师,只管一心治人,不论敌我。

无心心下暗惊。虽未见那孩子全貌,可她小小年纪竟能看出自己右手伤残,还口出诳语,说要医治自己。

水无痕摇头说:“我们治不了他,他伤在六年前。而且,他也是一位上位宿将。”

“哦……”小一略感遗憾。

无心仰头大笑起来,少年的笑声清脆却透着成人也少有的苍劲。牛氏父子各自心惊,以他们宿将的实力可从笑声中感知,面前的少年有多强劲。那远射的强弩若是换到眼前而发,恐怕威力会大到难以想象。

笑罢,无心冷冷道:“真是天大的笑话,你想为我疗伤?”

小一抓紧了水无痕的衣襟,却道:“敌人,果然是不一样啊!”

水无痕安慰道:“不用管他,敌人是不能救的。”侧出一步,正视无心,他道:“你看清这张脸,他是元人,毁了我们家国的元军将领。”

小一神色凝重起来,看着无心的目光冷了起来。虽然这几年水无痕从未跟她提及过她的身份,但她也知自己是蕴蓝之后,而远蓝城那么多蕴蓝人,无不对元人仇恨入骨。眼前这少年再俊美,伤残得再厉害,都与她无关。他们之间,只有血仇。

若小一再大几岁,多知道些人情世故,一眼就可认出无心乃标准的元国军士。但她成天沉迷于书海,并不了解一身青色戎装代表的涵义。而水无痕也不想过早让她知晓那段血火往事,还是孩子啊。正如当年白夜所言,他希望小一能健康成长、平安一生,虽然明知这希望是奢望,但至少他想给她一个金色童年。

无心终于见到了这个奇怪的小孩。水无痕说他是毁了他们家国的元将,即意味着她该是蕴蓝人。可那张小脸除了清秀些,只算中人之姿,并非美人胚子,而蕴蓝举国俊男美女,所以她看上去倒更像亨人。一眼之后,他的目光停留在水无痕身上。昔日无痕公子的丰姿犹存,虽稍染风霜,却更显成熟男子风韵。所以无心断定,这个肯定是蕴蓝人,且正是最近几年医名流传的远蓝神医,月如钩。若非远蓝神医在此,牛金龙岂能侥幸逃出鬼门关?

无心沉吟了片刻:“月如钩吗?”心下暗忖,也只有远蓝神医才能教出那样的小孩。

水无痕并不理他,却对小一说:“记住了吗,他叫无心。”

小一点点头。

无心再无言语,左袖一挥,军士们立刻围成半月形,箭弩待发。牛金龙站到儿子身旁,一齐挡在水无痕面前。

青袖再动,却非箭矢疾射。无心飘然而至,左袖飞快在身后一动,巨剑在手。

“就让我来会会你,叛国将军,及叛国将军之子。”跟着一串清脆的笑。

牛金龙挺身而出,他的外伤已被小一尽数治好,较之阿牛更具战斗力。

只见巨剑在半空中划了几道奇异的轨迹,闪出一片刺目青光,牛金龙诧异,这并非剑诀,难道又是卜技?而且无心不过十一、二岁,身量远不够单臂挥动巨剑,这剑如何被他掌控?

无心在剑光中道:“接好了,叛国将军!”青衫一旋,剑芒一转,一片青光竟离剑而出。

果然是卜技。牛金龙心下一骇,不敢大意,双手变幻出玄冰印,在面前竖起一道屏障,堪堪挡下无心的剑光。“咔嚓”一声巨响,水无痕抱着小一来不及捂她耳,却见小孩早捂住了双耳,不觉莞尔。

声响不绝于耳,无心的巨剑竟不是用来直接砍杀的,而是件卜器。一小捂着耳朵见他单手伸前,巨剑灵活地在掌中翻飞,每次翻动都会飞出一片青光,当真神乎其技。玄冰印缔造的屏障很快被巨剑之光破除,牛金龙倒退一步,又结一印,屏障明显比之前小。他的命刚捡回来,灵力还不足平日的四成。

无心道:“玄武一族空有一身武力,即便将军你以全盛之躯,也难挡我元国利器。”言辞间,还瞥一眼阿牛,眼中充满嘲笑。

阿牛不觉上前一步,却听其父斥道:“止步!休要理会无心言语。”

无心暗赞,牛金龙果然如传闻一样,极有心智。但是,任你再有心智也迟了。他的命令早在起剑时已下了。先前令牛金龙诧异的那几道剑光,就是无心以惯常的剑式给随行的军士所下的命令:

杀最后二人!

那一步的空隙,使水无痕与小一暴露在箭矢范围下。

说时迟那时快,无心的巨剑突然一声狂啸,脱离其手,闪电般往牛金龙射去。

一切尽在无心掌握之中。阿牛此刻进退二难,往前援手不成,往后退守担忧,只能如牛金龙所言,止步当场。

巨剑一举击碎屏障,直面牛金龙。与此同时,数十名军士的强弩齐发。目标是水无痕以及他怀中的小一。

无心淡淡笑了。斩草要除根,主上是绝对不会允许放过任何一个蕴蓝神医的。蕴蓝神医,即意味着蕴蓝王族呢,甚至比王族更可怕。至于牛氏父子嘛,既在眼前,难道还跑得了吗?

牛金龙怒吼一声,略微偏身一拳侧击巨剑剑背。他不能选择避让,避让的结果是剑将穿过他,直射身后二人。而阿牛也大喊一声,往后一退。危急关头,他选择保护小一。

但终究迟了一步,阿牛打落数支铁箭,身上还穿透三支,其它的箭尽数射中目标。水无痕抱紧小一转身,身中数十支箭。

牛金龙奋全身之力仍然没有打落巨剑。以卜技灌施的剑只是被他打偏了些许方向。剑呼啸着擦过他的手臂,擦过水无痕的肩膀,“咚”一声,深深钉入地面,随后是水无痕“噗”一声倒地。

阿牛浑身颤抖起来,只因他一步之差,水无痕就成了一具尸体。

牛金龙痛惜地看了一眼,扭头却见无心嘴角那一抹淡笑。当下顿悟,一切早被他算计了。元国心宿,七宿最重之宿。太强了,强的不是他的武力或卜技,而是他的心术。更可怕的是,这人比阿牛还小。当日听闻六岁无心拼死亨国张宿,还曾以为运气占了一大部分,如今看来,根本不是运气。

深吸一口气,牛金龙对无心道:“无心,你真是宿将吗?”

无心淡淡道:“你猜得不错,我不仅是宿将,更是元国一百一十八年以来唯一的一位上位卜师!”

……本章完结,下一章“ 边境神医4”↓↓↓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