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153章: 边境神医5

《爱上玄武》

第153章 边境神医5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5

“危险!”水无痕来不及抓回小一,一边肩膀已被另一军士的剑砍伤。

阿牛瞪圆虎目,危急关头扭身扑倒小一,而巨剑和元军士的剑双双插入他后背。巨剑穿透阿牛胸腔,擦过小一的脸,将阿牛钉在地上。元剑起出,带飞鲜血。

阿牛喷出一口鲜血,染红了小一的脸。与此同时,小一的双手紧贴住他的胸膛。蓝光在二人相连的地方闪亮起来。

“千万不要死啊,阿牛哥!”小一咬着牙没有哭。她每次想哭的时候,水无痕都说,乖孩子,不哭!但这次水无痕没说,是她自己顽强地挺住了。身为神医之后,眼泪弥足珍贵,每一颗都能泪幻蕴蓝之珠。

当小一的手接触到阿牛,巨大的痛感再次传递到二人体内,但这一次比第一次减弱不少。一方面,二人都有心理准备,另一方面,却是小一变得更强了。她之前全力救治水无痕,无形中使她的神医技能提高了不少。

可这份痛依然如刮骨刺心般剧烈。小一看到阿牛的面孔扭曲起来,阿牛看到小一的身子在抖,她额头上的眼也透出苦楚。不假思索,他以庞大的身躯遮盖住所有人的视线,将小一包在身下。

“这小孩也是蕴蓝神医!”阿牛背后的军士看着阿牛身上的伤迅速痊愈,惊骇失声!

无心瞥一眼远处异样,冷冷道:“杀无赦!”

牛金龙情急,知道再不援手,身后三人必死无疑。此刻他脑中只有二字:天节!奋起残余的所有灵力,蓝光迅速笼罩周身,无心微微一诧,却后退了。无心感到一种牛金龙体内忽然凝聚起强大的力量,这感受如同六年前张东阁临死之际,他身陷拂尘,人虽昏迷灵台却还持有一分清明,以卜师特有的灵感所感觉到的一样。

“住手!”一个浑厚的声音遥遥传来。

牛金龙身中蓝光逐渐转深,那浑厚的声音更近了:“在我的地界上,你们做什么?”

无心冷冷看一眼牛金龙:“算你命大!”

牛金龙收回一点灵光,天节,不到最后关头,他也不想用,而以他目前的状况,施展天节就如同自寻死路。

红衣一晃,众人眼前多出个人来。井在野一手扶起水无痕,一边面对无心道:“无心,是你啊!”

“井国主。”无心微施一礼,淡淡笑道,“一年未见,听国主说话,功力又上了一层啊!”

见二人相认,元军士停住所有动作,一并望向自己的将领。

“士别一年,你率军到我境内,就是来杀人的吗?”

无心依然微笑:“这话怎么说?青城地界被人骚扰,无心只是来剿灭匪人。”

井在野瞥一眼牛金龙,虽素未谋面,但能令无心破例追杀至井国境内,伤重之下败而不乱,便知其不凡。身旁水无痕极低地说:“国主,他要杀我们。”

沉吟片刻,井在野道:“无心说笑了,井国境内哪有匪人?此地都是井在野的客人。”他自不愿水无痕死,远蓝城里,如钩大夫之名,不逊于他小国之主。但无心,他也不能轻易得罪。元亨联姻后,二国的关系虽怪异,但表面上总保持着一片和气。

这时,阿牛背上的巨剑龙吟起来。剑上所加血咒与小一的灵力对持,竟是不分上下。痛苦的是阿牛,二力在他体内相斗。

牛金龙转身,径自走向阿牛,一手拔出巨剑,一片血水随之起出。“好剑!”拿在手里,却生一分眷恋。

剑身如镜,光可鉴人。巨大沉重,非常人能御。只做卜器可惜了。以牛金龙魁梧身躯,倒与之相配。

无心一笑:“想要也可,拿小神医来换。”

牛金龙沉声道:“沾着你的血,岂能为我所用,留着也是要命的剑。”言罢,手一挥,巨剑便稳稳飞回无心手里。

阿牛将小一的脑袋深深埋在怀里,才支撑着站起身。水无痕颇有意味着看了一眼,谁说他一根筋来着,只是当局者迷,对有些事暂看不透罢了,其实这孩子还是很聪明的。

无心将巨剑平贴手掌,口中低低念了句只得他一人才听得到词,那剑在他掌中颤了几下,复归平静。

牛金龙深知厉害,下了血咒还能自解,所谓上位卜师,果然非同凡响。

解了血咒后的无心安静地看了会牛金龙,忽而一笑。当是时,阳光正艳,他清俊面容,昳丽丰采,却令在场所有人悚然。

“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叛国将军。”

对诧异的井在野微一颔首,无心转身离去,众军士默默跟随。

小一等额上眼消失,这才探出头来,目送无心的青色背影,她道:“有一天,小一要变得比他还强,这样才能保护阿牛爹和阿牛哥,和所有想保护的人。”

牛金龙一怔,却听水无痕道:“那小一要更加努力才行。”

小一稳稳点头,示意阿牛放她下来。虽然脸上满是阿牛的血,但那双大眼睛里充满了坚定。

牛金龙看着她一步步向自己走来,边走还边问:“爹,井国主是好人对吧?”

水无痕笑了:“井国主不坏。”

井在野惊疑地看了眼水无痕,怎么神医现在说话倒像个老油子。

“明白了。”小一走到牛金龙身前,却只高过他膝盖。伸出双手,小一道:“井国主,你的旧伤以前我治不了,但现在能治了,我相信你和阿牛哥一样,是不怕疼的人。”

只见一双小手贴在牛金龙脚脖上,蓝光闪过,一片清流淌过牛金龙身躯,所有的伤势自行恢复。

第一次看到小一出手,井在野惊讶地向水无痕投去一眼。但水无痕没有解释,只是笑笑。倒是一旁阿牛说了句:“小一相信你。”井在野投他一眼,却心下猛跳。这会才看清阿牛的容貌,被风吹开的发下额头上明显一横一竖的印记,让井在野顿时知道了他到底救了什么人。十字少年,贞国大将之子!这使井在野心头分外沉重,掩盖蕴蓝神医的身份已令他捉襟见肘,现在又要加上牛金龙父子。

但最惊讶的莫过于牛金龙,他低下头,看见抬头的孩子,额头上那只明亮的蓝眼,仿佛能看透世事,超越岁月,深邃无底。这是从来没有的事!从来没见过人有第三只眼,更没听说过蕴蓝神医有第三只眼。

井在野沉思的时候,牛金龙也在思索。谁人的孩子?哪位王族的后代?

当小一的手离开牛金龙后,井在野艰难地说:“如钩,我想你们最好赶紧离开这里。”

水无痕嗤之以鼻:“难道国主怕了那黄口小儿?”

井在野面上变色,却无法辩驳。

牛金龙道:“国主不是怕无心,而是怕给井国带来无心之灾。”

“牛将军……”井在野满腔苦涩。

水无痕惊异道:“你既认得牛将军?”

井在野苦笑道:“我再愚笨也认得十字,还有这样的身手。”

牛金龙摸着小一的头对井在野道:“适才无心临走一笑,颇为诡异。怕他已想好了主意,这才离去。”

阿牛沉重地点头:“他的心术非常可怕。如果我们继续留在这里,恐怕对井国主不利。”阿牛想来就后怕,如果小一不是神医之后,那么他一步之差,就是二条人命。

牛金龙又对水无痕道:“最重要的,是小一和你,不能留在这里。远蓝神医,我去年在贞国境内也听说过,但从来没想过会是蕴蓝神医之后,你以为这是你福大运好吗?”

水无痕本是个聪明人,只是一直以为自己掩饰得够好——这也是聪明人聪明过头的自信——现在听牛金龙道来,也觉合情合理。他骨子里洒脱,因蕴蓝灭亡后消沉了几年,但这消沉随着阿牛对小一的誓言而消去了大半。于是,水无痕友好地拍拍井在野的肩,后者一副震惊的表情。

小一转过头去,一双大眼盯在井在野脸上。从孩子眼里感受到关怀,井在野不觉老脸一红。

忽然,玄武湖发出了古怪的声响。“扑通扑通”接连不断的物体落水声。四男人中,最富经验的牛金龙骤然变色,长叹一声:“好狠辣的手段!一手比一手狠毒!”

井在野第二个明白过来,依次是水无痕和阿牛。但令四人吃惊的是,小一也猜到了,她在牛金龙身旁颤声道:“他……他难道是将手下杀了,投进湖里?”

牛金龙按了按她瘦弱的肩。水无痕低声道:“孩子,你现在明白了吗?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这样的人,你能医吗?”

井在野恨恨道:“不择手段,杀人嫁祸,不在乎挑起二国战役。他是不惜代价也要你们的命!”

水无痕悲愤道:“元人是没有天良的。小一,你要永远记得,只有元人,你一个都不能救!”

小一远望玄武湖,却不知在想什么。

湖的对岸,无心悄然伫立。现在的他已经无法以愤怒来形容,气到极点反而使他冷静下来。多莫诺的话犹在耳畔:人算不如天算,有些事你千算万算,到头来却功亏一篑。这是天算,莫要强求每次都算对算准!

……本章完结,下一章“ 王子凤鸣”↓↓↓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