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154章: 王子凤鸣

《爱上玄武》

第154章 王子凤鸣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每次修改都会落水

第四卷第一章第5节我放博客了

story12.blog.sohu.com

------

第二章 王子凤鸣

何去何从?牛金龙思考着。仓皇离井,或许能抢占少许时间,但以目前他跟阿牛的状况,并非明智之举。阿牛骨碎才复,短时间里不能折腾。被无心追上,除死无它。而留在井国,只会给井在野带来无穷的麻烦。

井在野凝视牛金龙,想法是一样的。来找水无痕的本意,是劝他行事低调,或直接销声匿迹,不想却在边境上救下了众人。若换了以前,与元作对也无妨,但元亨联姻,他不能公开对着干。为着银铃公主,为着朱袈那颗爱女之心,他一次次在边境上感慨。

四国第一宿将,空有虚名罢了!

井在野眉宇间流露出痛楚,远处却传来他的亲卫军的声响。

“主上……”一群红衣军士纵马而来。

阿牛和小一同时转身,看了眼井在野。水无痕轻声一笑:“君名在野,倒不如一轮弯月悬天自在。”双手作揖,“告辞”二字却被井在野只手挽住。

“等几日再走!”井在野沉声道。

水无痕被他牢牢握住手腕,并不畏惧,从不畏惧的无痕公子洒脱一笑:“你想怎的?”用的却是亨国口语。

井在野缓缓道:“这里毕竟是井国,如果连你如钩大夫我都不能安排几天,我还做什么国主?如钩,你一点都不知道,你这个名字本身就是忌讳。”

“如此说来你是要拿我了?”水无痕嬉笑。

牛金龙并不戒备,要说井在野拿人,以他的身手,一千个如钩也早拿下了,也不会等到现在。

红衣军士离得近了,井在野却挥手命他们止在场外。很多话,到他这里就好了。

水无痕收了笑脸,只听井在野凝重地说:“‘血火印’、‘虹似锥’还有——‘月如钩’,这是我亨国王族最上乘的爪术名称。你可知为了去掉你个‘月’字我花费了多少心血?远蓝大夫,如钩大夫,你能否先答我,为何起这个名字?”

水无痕一愣,接下去一抹伤痛浮现,“国主可曾听说,许多年以前,蕴蓝有一位公子,名为弯月公子。”

井在野放开了他,满脸震惊:“弯月公子?”

水无痕低低道:“他以绝世容姿,混迹市井,倾听民声,多少女子爱慕,多少男子向往,其人却神龙不见首尾。井国主,你该知道他是谁。”

井在野微一点头,却惊诧抬头:“你……你,难道是水无痕?”弯月公子每每出现,身旁都有无痕公子。

水无痕惨然一笑:“贱名尘封,当年的无痕公子已经死了。现在你面前的是如钩。”

井在野激动起来:“西门水氏还有后人!”转眼望小一,后半句不说众人也明了:既然与蕴蓝王族关系密切的水氏还留有后人,那么蕴蓝王族也是一样。

得蕴蓝者得天下,这句谶语到了今天,蕴蓝国已成青城,元国都没有实现。莫非要获得蕴蓝王族才能拥有天下吗?

井在野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决定何其重要。“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你们全部随我来!”

然而井在野在远蓝没有行宫,最后众人落脚的还是如钩小院。

红衣军士全部守侯在小院门外,引来不少远蓝城内百姓的关注。各种猜疑都是错误的,除了一条,井国主屈尊纡贵求治如钩大夫,这算对的。

井在野随水无痕步入内室,才一进门,脚步就生生停住。不仅他,随后的牛氏父子也停住了脚步。三人的目光全停留在墙上的一副画上。

画中少女一身红裳,短发俏丽,甜甜而笑。看在三人眼中,均是刺心一般痛。

画角上二个古体小字:锋丽!正是金铃公主一生的写照。

水无痕扫了眼众人,转而柔声对小一道:“孩子,你以前问过我多次,这画中人是谁?我一直没有回答你。现在家里的这几位全都认识她,以后他们会告诉你她是谁,她做过些什么?我只希望,将来你不要学她。”

三人闻言各自心惊,要一个孩子对一副画经年累月地看,到头来却要她接受画中人并非榜样,这水无痕的教育方式还真特别。

却听小一平静地说:“爹,不用了。半年前小一已清楚她是谁了,朱金铃公主。”

这下轮到水无痕诧异。

“亨国王族双生公主,一名金铃一名银铃,她耳上挂的是金铃,故而她就是金铃公主!”小一淡淡道,“我也知道些她的事情,虽然她错了,但她的勇气和坚毅,小一十分钦佩。”

井在野动容。“小一……”

却见孩子从一旁柜子里取出一条蕴蓝结,戴在额头,转而向井在野伸出双手。

“会很痛的,井国主,你痛的时候就看着公主吧!”

此时,井在野心中的惊骇已无法言表,接下来那双小手贴在他腿上,剜心裂肺的巨痛霎时爆发出来。看着画中少女的笑容,井在野心如刀割。可正如小一所言,他这点痛,比起当年金铃公主所受,又算得了什么?

井在野夜闯元德浴宫的旧伤在背腰上,虽经朱袈全力救治,但仍落下了后遗症,每到阴雨缠绵之际,便浑身乏力,腰背疼痛。朱袈也说难治了,红翅伤愈已是大幸。去年远蓝如钩之名远播,井在野前往求治却被婉拒。此刻低头见小一一脸苍白,浑身轻颤,这才得知治他旧患有多艰难!而所谓真正远蓝神医,该是这孩子而非昔日的红尘骄客。更奇怪的是,井在野感到,力量的源泉来自小一的额头,蕴蓝结之下。

一条洗得泛白的蕴蓝结,边缘却透出淡蓝的光芒。

井在野终按捺住揭掉她蕴蓝结的念头,等她撤回双手。阿牛上前,屈膝弯腰,扶住那看似已弱不禁风的身子。然后,一把抱起,安放到一旁坐席上。

巨痛之后,井在野只觉浑身一轻。微微地动了动臂膀,惊奇发现,患伤已去。再看小一,一副大病初愈的样子。心下大动,这个孩子怕一样承受了非人的巨痛。

小一喘过气来对水无痕道:“爹,你再给井国主开道方子。”

水无痕笔写药方的时候,牛金龙问:“井国主,你身上旧伤,莫非当年在元宫所受?”心张之役,四国闻名,智慧如牛金龙者,自然不信只发生了这一场元亨之争。

井在野苦笑道:“当夜卤莽,不料先遭尾宿后逢箕宿。他二人,皆幻术师。”他一直没弄明白,第一夜协助尾宿的乃青乙颐本人,但若换了箕宿,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

牛金龙沉重地点头。双幻术师在蕴蓝之役后都活着。七位宿将中双幻术师,无心也长大了,元国的实力到今天,只强不弱。

“只要我井在野不死,这笔帐还有得算!”井在野忽转了口吻,“现下,有一大好机会,可解你们危机,也可缓我井国的压力。”

牛金龙早知之前他说“等几日再走”必有下文,于是静默听之。水无痕也写好了方子,井在野一眼未看,收进怀中。

“自金铃之事后,主上心绪大变。后宫前所未有的充实,连年生下了七子八女……”

阿牛诧异地望他,说得很远。再望小一,惟恐未成年人听了不好。但却忘了,他自己严格算来也未成年。

“加上以前的王子公主,主上现今拥有十六子,二十三女。但子女再多,主上还是难忘金铃公主,对膝下儿女好恶明显。但凡有金铃公主三分脾性的,都宠爱有加,因此刁蛮儿女成群。难得七王子温顺敦厚,却不悦上心。”

水无痕无言而笑,难以想象,一半儿女都似朱金铃的性子,这亨国王宫岂非每天闹得鸡犬不宁?

“不知将军和如钩大夫,是否听说过五年前,利国来使曾来我亨国?”

牛金龙微一点头。

“当年利使代利国主言,邀请我主遣一王子或公主前往利国,以示二国情谊。被主上骂得狗血淋头,灰头土脸地回去了。”元亨联姻后,利国不甘示弱,求婚于亨国,正逢朱袈丧女之痛,讨了个无趣。

“但现在,利使又来了。”

众人一震,知道井在野真正想说的话来了。

“这次主上倒答应了,选的就是他最不喜欢的七王子,赐凤鸣王子出使利国。”

牛金龙眼中闪过神采:“井国主的意识是,让我们随同凤鸣王子前往利国?”

“正是。”井在野无奈道,“我身为亨主上将,无法公然对抗无心,凡事还处处受制,倒不如你等去了利国,元兵再强,暂时还不敢对利宣战。”其实还有另一个选择,但井在野权衡之后,放弃了提议。

若将蕴蓝神医的真实情况禀告朱袈,是否会考虑得蕴蓝者得天下而收留小一呢?但毋庸置疑的是,会给亨国带来无穷的麻烦甚至灾难。

牛金龙沉思了半天,才答:“甚好。”

“如钩大夫以为如何?”

水无痕一笑:“我无所谓。还是那句话,天大地大,岂有容不下我如钩的地方?”

……本章完结,下一章“ 王子凤鸣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