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157章: 王子凤鸣4

《爱上玄武》

第157章 王子凤鸣4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4

一轮弯月斜挂天际,亨王室的车队向亨利边境而去,过了菜篱,前面就是井国边陲小镇,招福。路程早在如钩小院安排好了,夜宿招福,次日去利国边境上最热闹的城市,蒻拉城。

如果白天经过菜篱,可见绿油油的一片片农田,它是井国重要的农作物产地,而重农的井国也是亨国最重要的粮仓。

虽然晚上的菜篱只见一色黑压压,但阿牛却一直在看,贞国没有如此丰饶的农地,农业太落后因此以畜牧业为主。

小一向素颜求教易容术,她天资极高,很快就初步入门。再请教几句,素颜却婉拒了,原因和水无痕一样,她同样感到了以自身的能力教授这样的孩子,只会耽误小一的前程。

“利国有四国最好的易容术,等你到了利国,会学到更好的易容术。我这只是雕虫小技,你学到这里就可以了。”

小一略一点头,见阿牛还在看,便问道:“阿牛哥,可看出什么蹊跷吗?”

阿牛反问:“有蹊跷吗?”

小一将读过的亨史在脑中过了一遍,然后道:“这里你现在看它是农田,一片安宁的风光,一定想不到,许多年以前,它曾是战场。”

“亨利二国几百年前为了菜篱这块肥沃的土地,进行过大规模的战役。最终亨国获胜,捍卫了自己的国土。但那场战役却打得异常残酷,别说军队,甚至连井国的百姓都死了一半。可以说,眼前的菜篱是以血浇灌的。”

阿牛肃然起敬,耳畔仿佛回响当年战场的撕杀声。

“小一知道得真不少呵?”素颜赞许地道。

小一却问:“可是,公主姐姐,小一不明白,为了点利益,就要拼得死去活来吗?无论是亨史还是元史,四国史上没有一页不记载战争。还有,元国为什么要灭了蕴蓝?”

素颜怜惜地摸着她的小脑袋,却问:“等你长大了,你会参加战争吗?”

小一刚想答不,却听阿牛沉声道:“有人拦截!”

车帘外,风声变,此次护送凤鸣王子出使利国的都是身手一流的亨国勇士,感知前方有异,立刻停下了车马。

银月之下,黑幽之上,悄然出现的是约一千人的元军。青衣战袍,一色冰冷闪着寒光的元剑,全部出鞘,只待将令下。

“何人大胆,敢拦我亨国王室车队?”护卫凤鸣的领头参军,田裕喝道。其实辨风识人,他早认出了此乃元军。

阿牛极目远望,正寻无心踪影,却听见他的笑从后方头顶响起。

田裕急忙调转马头,只见一青衣少年鬼魅般立于凤鸣王子的车驾上,不禁骇然。来者竟是无心!元国的少年将军,四国传闻中最可怕的上位宿将。

无心笑罢,扬声道,“交出牛金龙的儿子!我就放过凤鸣!”他脚下的亨国护卫全部拔剑,但没人敢上前一步。能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爬上王子车驾的顶,这人的身手远在他们之上。换句话说,这时候凤鸣的小命已捏在他手里。

阿牛听他言语,忽然了悟,他父亲不在这里。天呐,不在这里,会在哪里?阿牛往下一想便汗流浃背。

“谁是牛金龙的儿子?我们这哪有贞国人?”田裕一愣后道。

无心微微一笑:“不交小牛,就交出远蓝神医!”

田裕眉头一皱,路经远蓝,倒的确去过如钩小院,但没见远蓝神医进了车队。“无心将军,我确实没见远蓝神医跟来。他应该还在远蓝城里。”

无心以一只脚轻踢车顶,轻笑道:“你说呢,凤鸣王子?”凤鸣的车驾比较好认,所以就选了它。

未叔一听田裕报出无心名讳,早吓出一身冷汗。这就是长公主给他们惹的麻烦?凤鸣倒一点都不畏惧,起身要出车驾,被未叔死死拉住。“殿下,不要出去!”

凤鸣给他一个冷眼,未叔便不再说话,松了手。多年伴随凤鸣的未叔深知主子的脾性,认定的事决不悔改。

华丽的王室车驾门开,凤鸣慢悠悠地走了出来,站在车驾台阶上,转身抬头望去。

“好胆色!”无心赞了句。

“你就是无心?”凤鸣冷冷问。

无心凝望他道:“正是。殿下,多有得罪。但还请殿下交出人来!你的手下不清楚小牛的事,但殿下应该很清楚。”

凤鸣看他风采出众,虽只比自己大了三、四岁,却浑身张扬着肆无忌惮的气焰,不仅想到,若换了无心身处亨国宫廷,肯定也会大受朱袈宠爱,于是,声音更冷:“我不清楚什么小牛大牛,我只知道你踩了我的车顶。”

另一车驾里,小一顿时对凤鸣大为改观。关键时刻,才识这位孤傲的王子不畏强权。

“殿下难道不知,此刻殿下的命在无心手心?”无心微笑着摊出左手,握紧,“殿下应该对无心客气点。”

未叔探出身子,才张口就被凤鸣踢了回去。“殿下……”

凤鸣冷冷道:“你爬到我的车顶,还要我对你客气?难道我打了你一记巴掌,你会礼貌地对我说,打人是不对的吗?”

周围离得近的亨国勇士一半震惊,一半窃笑。

素颜却听得惊喜交加。从不知她的七弟有此口才,但这样对无心说话,怕已经惹恼他了。

小一在阿牛身旁强忍住笑。此刻的凤鸣是可爱的了。

无心却没有发怒,笑了一下。众人只见青影一闪,跟着红影晃动,停下后,只见凤鸣也站上了车顶,肩膀被无心紧紧搂住。众亨国勇士一片慌乱,却不知该如何,“放开殿下……”只一片乱吼。

“离得近些,让我好生看看你。”

凤鸣并不是不害怕,但面对厌恶的人,他从来不示弱,也瞪眼看无心。

还是在笑:“这么亲近了,不如和我交个朋友吧?殿下,告诉我,他们在哪里?”手底下却加了份力道。凤鸣脸色一变,嘴上却道:“你死心吧!”身子扭动,想抓什么,却抓了个空,那是无心空空的右袖。

却见无心神色有变,他素来痛恨别人拿他的右手做文章,何况凤鸣抓了他的右手。声音飘渺起来:“殿下这么可爱,这么健康,如果和无心一样,不知殿下愿意吗?”

凤鸣停止了挣扎,看着无心的眼里竟然流露出一丝怜悯。这一刻,他能理解无心的心,若换了自己从小失去一手,恐怕只比他更凶残。

但同情的目光乃无心的恨中之恨,他搂住凤鸣肩膀的左手不知觉移上了头颈,杀机突现!

四下一片惊慌,亨国军士不顾一切,冲了上来。田裕大慌,该死的无心,当真要对凤鸣下手吗?

“无心!”轻柔的女声唤他。

“素颜姑姑!”无心喊了声,转身见素颜从一车驾上走出,红衣如仙,红影晃动,无心便知她的车内还有人,那该是那二小子了!

“放开我弟弟好吗?”素颜柔声道。她一出现,军士们便不再上前。

无心默然,一手推送,竟将凤鸣送回了车内。田裕暗地惊叹,要知往前推谁都会,但能推了后令人往后,却是极难。如果不是素颜公主出现,只怕凤鸣这会凶多吉少。

未叔将凤鸣紧紧抱住,只差落下老泪。“殿下犯得着吗?为了贞人、蕴蓝人……”

却听凤鸣打断道:“我是为我自己。”

红衣一展,素颜飞身到无心眼前,所有亨国军士行礼。“长公主……”

“姑姑要无心放了凤鸣我就放了,但姑姑,无心要的人,今天一定要得到。”

素颜哀求道:“无心,收手吧!”

无心沉声道:“我已经为了姑姑,没有直接下战书给井在野。现在不过是要二个与亨国无关的人,姑姑为何不给?”他在玄武湖杀部下,原意就为嫁祸井国,战书也早就拟好,只是迟迟未发。

素颜忧伤道:“无心,你杀的蕴蓝人还不够多吗?为何连个孩子都不放过呢?”

无心面无表情道:“姑姑,我不想跟你交手。别逼我。”

田裕沉声道:“长公主,末将说句不中听的话,何必为了别国人,伤了元亨二国和气呢?”

“住口!”素颜斥道。凛然望着无心,以朱雀灵声一字字道:“今天你若要他们的命,杀了我才行!”

菜黎一片安静,只有风吹过的声音。小一紧紧抓住阿牛的衣袖,公主姐姐竟为了他们,以死相胁。

无心静静地凝视她的身后,忽然出声笑道:“罢了罢了。这次赚一个牛金龙,我也值了!”

小一只觉得手底下的阿牛开始颤抖起来。“阿牛哥,你怎么了?”

无心转望青城之境,淡淡道:“为了儿子,牛金龙命都不要了,此刻一个人与我十万大军拼斗,真不愧为贞国第一勇士。但是他以为这样就能拖住我吗?不过他也如愿了,谁叫挡我路的是你呢,素颜长公主?”

素颜听他称自己名讳,便知与他的情谊到此为止了,当下黯然道:“多谢无心将军!”

“只此一回。”无心转回头,对车驾内的二人道,“小牛,你可知你父亲背负着什么吗?”

阿牛竭力平息自己的呼吸,缓缓问:“是什么?”

无心沉声道:“为子所累,叛国将军。”言罢,他从车驾上一跃,青衣掠过众人。元军静悄悄地撤离菜篱。

阿牛沉重地跌坐回座位,二行热泪滑落。曾是古战场的菜篱风声呼啸,仿佛又回到了当年。

……本章完结,下一章“ 王子凤鸣5”↓↓↓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