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158章: 王子凤鸣5

《爱上玄武》

第158章 王子凤鸣5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5

“阿牛哥!”小一以衣袖拂去他的泪。

“我没事,小一。”阿牛一把擦去泪,定定望着眼前的小孩,过了很久,仿佛叹息般低语,“除了父亲,小一,你就是我在这世上最亲的亲人。”

素颜站在车驾外,安静地流泪。

凤鸣再次走出车驾,望着他的王姐,不知在想什么。未叔跟出来道:“回车里吧,殿下……唉……”

然而凤鸣却向素颜走去。所有亨国军士向他行礼,刚才他对无心的言行,已经征服了军士们的心。

夜风吹起凤鸣的红裳,他的神情在月色下宛如清高的月中仙子,冰冷却圣洁无比。

“王姐。”站在素颜面前,凤鸣道,“你拼死护卫的人,就是那小孩吗?”

素颜默默点头。

凤鸣淡淡道:“那好,我也会保护她。只要我活着一天,就护她周全。但是王姐,你该回去了。你和我不同,你不能留在利国,最好就是一步都不要踏入。”

“凤鸣……”

凤鸣却拔高声音对车驾内二人道:“你们二个给我出来,到我车里去。”

素颜拭去泪痕,怔怔地望着凤鸣,她的王弟和宫里不一样了。

阿牛抱着小一,走出车驾。眼前的亨国姐弟,一个婉约动人,一个冷傲摄人,但他们与金铃公主骨子里一样的是,坚强不屈的个性。

放下小一,阿牛对凤鸣王子行了贞国勇士之礼。凤鸣只看了他一眼,便转身。阿牛也没有言语,拉着小一的手随凤鸣而去。

小一可以感到军士的目光,齐唰唰地都投向阿牛,甚至连她自己都在看他。她能听到阿牛哥心里的悲恸,他的每一步都迈得那么艰难,那么沉重。如果没有她,阿牛哥应该立刻转身去救阿牛爹吧?

小一忽然停下脚步。

“阿牛哥,你回去吧!”

阿牛不可置信地看着她,凤鸣转回身:“你在说什么?”

拉住阿牛双袖,改装易容后的他矮了许多,她终于可以踮脚就抓住。

“你不用管我,赶紧去蕴蓝救阿牛爹啊!快去啊!”

阿牛却摇了摇头。

“阿牛哥,再不去的话……”

阿牛一指触到小一神海,点晕了她。一手将小一抱起,对凤鸣道:“我们继续赶路!今天晚上要在招福落脚!”

凤鸣凝视着小一问:“这个小孩比你父亲的性命更重要?”

阿牛道:“她是我们牛氏父子这一生最重要的人。”父亲可以为她付出生命,放弃勇士最宝贵的荣誉,而他也已誓言,此生追随。没什么比她更重要了,最后的贞国王族,最后的蕴蓝神医。

头脑一片混乱,阿牛听不清凤鸣又说了什么,他抱着小一转身回望蕴蓝境内,忽然想起当年对青乙颐的豪言壮语。

我的名字现在说给国主听国主也会忘记!但有一天国主你会记住我的名字,你元国上上下下所有人都会记得我的名字!

“我会回来的,青乙颐……还有,无心,你们等着!”

大喝一声,阿牛转回身,恢复了往日神情。却见凤鸣对他淡淡一笑,极低地说了句:“我也会回来的。”

素颜在二人身后震惊。她的王弟竟然难得地笑了。

阿牛打心底里开始喜欢凤鸣了,初相识不近人情的王子,这一晚接触下来,才了解,所谓的孤傲是一种封闭。但现在这少年王子也敞开了心扉,他不甘心呐!

“王姐,长夜清冷,早些回去吧!恕王弟我无法相送了。再见。”凤鸣丢下一句话,带着阿牛上了车驾。

素颜手捂胸口,欲笑还哭。她一直没有发现,原来她的七弟早就长大了,宫里的不争不怒,麻木不仁都是掩饰。他早有自己的主意了!父王啊,如果此刻你在菜篱,眼见这一切,你还会将他送走吗?凤鸣,可能是亨国最优秀的王子啊!

凤鸣坐回车内,问阿牛:“还未请教你的名字?”

阿牛低声道:“远。你王姐为我取的名。殿下可以叫我阿牛。”

看着小一:“那她呢?”

“水拾遗。我们都叫她小一。”

未叔略有所悟道:“如钩大夫身边有位小一大夫,就是她咯?为什么如钩大夫不跟你们一起走?”

阿牛望着凤鸣道:“殿下,还有这位伯伯,实不相瞒,我怀中的这个孩子才是真正的神医!”

未叔大惊。凤鸣也露出了奇怪的表情。

“她是蕴蓝神医之后。你们所认识的如钩大夫则是当年名满天下的红尘浪子,水无痕。”

未叔从坐席上弹起了身子:“水无痕?难道这个孩子竟是蓝琬的?”先前听素颜介绍月如钩为水伯伯,他就觉得奇怪。现在一听水无痕这个名字,自然联想起那位被称为四国第一良人的国主。

“小一的身世已随着蕴蓝的灭亡而掩埋在尘埃中了,但她乃神医之后却是事实。我与父亲杀出蕴蓝,逃到井国,是她救了我们。”阿牛摸了摸小一的额头,“蕴蓝神医起死回生的神技,我亲见了。”

“世上真有这种神迹?”凤鸣置疑。

阿牛淡淡道,“死一次之后就能见识了。”又觉语气不对,补充道,“不然无心怎么会死追不放?”

未叔陷入思考中,虽然是个天大的麻烦,但也有天大的好处。若阿牛所言属实,那么只要有这个小孩在,凤鸣王子就不会死。谁人能在蕴蓝神医手下夺去人的性命?

凤鸣盯着小一的面容看了良久。与水无痕相差太远,更别说当年风华绝代的蕴蓝国主。

而阿牛则在想,水无痕为何也没来?以水无痕的武技,要同父亲一起上战场只会连累父亲。

###

水无痕醒来的时候,天早黑了。他的兵器静静地躺在身旁,如钩小院人去院空。

“牛金龙!你这个混蛋!”水无痕弹跳起来,回想起出门那一刻,牛金龙碰到了他的额头,他就失去了知觉。

水无痕拿起武器,冲出了门。“你等着!本公子来给你收尸!”

牛金龙仿佛听到了水无痕的怒喝,战场上所向披靡的将军,忽然对着包围他的元军微微一笑。这一笑,竟唬得元军后退。

和上次携阿牛冲破重围不同,这一次的牛金龙更加可怕。他引诱元军来到玄武湖前,背水一战。没有无心的元军,除了人数上的优势,连地理优势都没有。原因只有牛金龙一人清楚,因为他背靠玄武湖。贞国属水,而玄武湖乃神君之泪幻化。当日牛金龙杀到此地就知,玄武湖能给予他无穷的勇气。也正因此,他中了无心的箭后,还能带着阿牛生逃。

此刻他背靠玄武湖,一人独挑十万元军,竟是越战越勇。面前的元军尸体越堆越高,如一群小山。

湖的对岸,井在野带着部下,悄然观望。牛金龙实力之强,远超井在野的预料。看着对面那个魁梧的男子,他自嘲了一句:“什么四国第一宿将,他才是啊!”其实井在野不知,若非靠着玄武湖,牛金龙施展不出如此武力。

井在野的部下自看得倾慕不已,勇士的热血跟着沸腾,真恨不能也随牛金龙一起,大杀元军。

但不久战场的形式改变了。无心回来了。元军停止了攻击,退后百米。

少年将军踏在元军的尸体上,表情凝重地走向牛金龙。

“牛将军,你杀的人可不比我少。”

牛金龙一愣,一霎时的神飞。无心杀过无数蕴蓝人、贞人包括元人。但他也在杀人,他杀过元人、利人也包括贞人。一样是杀戮。

但只是一霎,反观无心神色,牛金龙沉声道:“不错,我们同为宿将,同样杀过无数人,同样手满血腥。可是,有一点,我们是不同的。青乙颐的野心,四国皆知。你为什么而杀,你心里清楚,而我为什么而杀,却是因你们。”

“好一派大义凛然。嘿嘿……正义之师吗?”无心狂笑道,“不过是各为其主,收起你那套假仁假义,少说漂亮话!”

牛金龙却心感轻松,见无心回来,一句未提小一他们,便知那最难过的一关已过了。大手一摊,藐视的神情。

无心眉头一皱,青光大作。

“来呀?小子!”

无心眯起眼,脸上的面色变了又变。从小就被藐视身为上位宿将的能力,庞恩宫与张宿的对决也是这样。难道现在还不如小时候吗?

看青光在他身上变幻,忽明忽暗。牛金龙挑衅道:“你不是我的对手!加上十万元军都占不到便宜!”并非大话——此刻的他,伤势痊愈,体力和武力都恢复到最佳状态,身后还有玄武湖赐予的神奇力量。

无心的目光掠过牛金龙,掠过玄武湖,看到对岸隐约的红衣,却又将目光停留到玄武湖上。以上位卜师的灵感,他能察觉出湖水的异常。此刻的玄武湖,竟让他觉出了奇异的灵力。

所有人都在看他,战场上一片寂静。夜色下的少年,俊美异常,睿智的光辉在他眼中闪过。过了片刻,清脆的声音响起:

“就让上天来决定你的命运,牛金龙。”

牛金龙一怔,却见无心单手挥起一片青光,灰色的青光。接下来,他大惊,无心竟于战场上开谶。

灰色青光之后,无心一笑,引卜轻吐:“睚毗嘲风,孟章断义,开谶!”

一行刺目的青字骤然浮现:

生于贞死于亨。

果然应了婷室韵所言,决不会死在蕴蓝境内。

无心大笑了起来:“死于亨国……”果然那湖水有古怪。

收了笑,他扫一眼脚下尸体,冷冷道:“你们决不会白死!”扬声朝对岸红影道:“井在野,你等着我的战书!”

转身。无心第一次有了忍辱负重的感觉。要忍住,忍到最后。此一役,加之先前牛氏父子突破重围,元军共阵亡一万余人。虽然人数不算历年战役之最,远不比蕴蓝之役,但影响却是最沉重的,它直接打击了无心,也使他更趋成熟。不再铁血出战,令元人白白送死。

……本章完结,下一章“ 利都争宠”↓↓↓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