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160章: 利都争宠2

《爱上玄武》

第160章 利都争宠2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2

二天后,田裕辞别凤鸣回亨。同一日,利国主设夜宴,召见凤鸣。阿牛与小一没有随行。二人留在凤鸣的行宫——栖凤宫——这个名字是凤鸣到了咸池后第二天,利国主亲自命名的。

小一坐在窗前,她身上穿的依然是红色亨国华服,宽大的衣摆拖到了地上,她的一双小手托着下巴,正对着月亮发呆。

“想家了?”阿牛坐在她身后问。

点头,又摇头。片刻口幽幽问:“我们什么时候能离开这里?”

“小一难道不想跟凤鸣王子留在这里?”

“我只想跟爹还有阿牛哥在一起。”二天里,她在栖凤宫里受了不少的冷眼。不为什么,就是和二少年走得太近,招人嫉妒。虽然那些侍女护卫明的没说,但他们流露出的目光分明在说,一个丑丫头,怎么会这么受宠?

阿牛淡淡道:“好的,你决定的话,明天我们就跟殿下告辞。”他也不喜欢留在这里,每天都有侍女借着各种由头接近他。

“真的?”小一转回头,大眼发亮。

“我们找个僻静的地方住下来,阿牛哥能养活你。小一喜欢住在山里还是河边?”

“都喜欢!”孩子的眼里闪出欣喜。

“好,就找个有山有水的地方。”阿牛忽然一笑,如果就这样陪伴小一安静地度过一生,他也愿意。但这笑容太短暂,阿牛很快就意识到,这是不可能的。作为宿将的他不可能这样了却一生,而作为蕴蓝神医的小一,更不可能。看着小一的笑脸,阿牛又想,哪怕那样的日子只过一小会也好啊!没有纷争,没有血腥,幸福快乐的日子。

门外响起侍从的声音:“远护卫,亨国来信了。”

阿牛推开门,接过信笺。一愣,二封信笺,其中一封收件人竟是自己,钮远,落款人是素颜。

关了门,阿牛拆开一看后,不由得惊喜一声:“小一,你爹和我父亲都好着呢。”

小一连忙从椅子上跳了下来,抢过信一看,高兴地抱住阿牛:“太好了!”

信上只有一行字:

无痕公子、金龙公子现暂居玄武湖。

素颜不便多言,其实这句话包括了二重意思:一是二人都活着;二是他们的安危,井在野已无能为力。二人无法居住在井国,只能借助玄武湖之力,停留在二国边境上。

但对阿牛和小一而言,只要二人都活着,就是天大的好事了。

“阿牛哥,我们去玄武湖吧!”小一抱着阿牛的腿,一脸期待。

阿牛却慢慢蹲下身子,摸着她的头道:“不能啊,小一。我们去了只会连累他们。”好不容易逃出亨国,离开无心的视野,如果回去就前功尽弃。

小一难过地看着他,却发现他面色微变。下一刻,阿牛飞快地抱起小一,一步就到门前,打开,刚才送信的侍从尴尬地杵在门口。

“滚!”阿牛喝了声。侍从慌乱而去。

但阿牛并没有就此回房,他冷冷看着庭院的阴影道:“还有你,给我滚出来!”

一个白衣人苦笑而出,竟是白靖明。

“远护卫好眼力。”

“亲王殿下。”阿牛小吃一惊,此刻利国宫廷正在设宴款待凤鸣王子,他怎么会出现在凤栖宫呢?

“我是来找你的,刚才有人在,不太方便。”白靖明走近,打量着小一,这个远始终不离她,应该是远极重要的人吧!但看上去也不像兄妹啊,容貌不像,身材更差十万八千里。

“殿下进来说话。”阿牛让了一步。

门再次关上,白靖明踱步房间中央,迟疑了一下道:“远,以你的身手做护卫太委屈你了。”

阿牛放下小一,平静地说:“没什么委屈,凤鸣殿下对远非常好。”

白靖明凝望小一道:“这位水拾遗呢?我听说凤栖宫的侍从对她好象多有微词。”

小一学阿牛的话道:“没什么不好,我很喜欢在这里。”

白靖明一笑:“这么小就学会骗人啦?刚才我可听得一清二楚,你想去玄武湖啊!”

阿牛心下一惊,他什么时候来的,离得那么远竟能将对话全部听到?

小一被拆穿谎言,也不怯场:“亲王殿下你才坏呢!明明都听到了,也不早点说明白。”

白靖明走近她,却见阿牛戒备,大笑道:“远,你放心,我不会对拾遗和你出手的。”

阿牛沉静地问:“敢问殿下,究竟所来为何?”

白靖明摸摸小一的头,微笑道:“不知为什么,我第一眼看到这孩子就有种亲近感。我想,她应该不是亨国人,远,你也不是。”

阿牛与小一对望一眼,却听他又道:“哪国人都无所谓。你是我靖明看上的人,不论是元亨利贞哪国人,只要你肯对我效忠,我就会护你们二个一生周全。”

阿牛沉声道:“殿下,我是贞人。”

“哦?”

阿牛缓缓道:“身为贞人的我已对一个人效忠。相信殿下一定知道,贞人这一生只能对一个人效忠。远已发誓,此生追随,生死相随。”

“这样啊……”白靖明略有不甘。

小一怔怔地望着阿牛。谁会是阿牛哥发誓追随的人呢?她当时昏迷并不知自己就是那个人。

“远非常感谢殿下抬爱,但可惜远无法追随殿下……”

白靖明忽然笑了笑:“还有法子,远,我非常欣赏你……做我的女婿好吗?”

阿牛傻眼。

“我的二女儿年方十三,温良贤淑。相信你见过后一定会喜欢的。”

小一眨了眨眼,原来亲王是来给阿牛哥说亲的啊!

阿牛回过神来,走到白靖明身前,沉重地说:“殿下,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白靖明大笑几声,眼神闪闪地道:“贞国将军牛金龙之子。本王并不蠢,井国那边的战事早传到了利都。你父亲在玄武湖大战元军,一人独杀万人,真乃神人!但本王不管你曾经是什么人,以后你将是靖明亲王的女婿。”

“原来你都知道了。”阿牛低下身,将小一拉进怀里。

“我白靖明虽然比不上利国主,但在利国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手中握着的是利国的兵权。你跟着凤鸣殿下倒不如跟我。”白靖明继续劝说道,“我能帮你父亲,以我靖明亲王的名誉发誓,只要你娶了我女儿。”

阿牛抱起小一,后退三步道:“殿下,你不要强人所难。”

白靖明面色不善起来。“你想让你父亲一直住在玄武湖,拿后半辈子和无心斗下去吗?”

小一抓着阿牛的衣襟,目光中流露出深深的担忧。阿牛轻轻拍了下她的后背。

见阿牛对小一的样子,白靖明忽然狂笑起来:“远,你不要告诉我,你发誓效忠的人就是你手中的这个孩子!”

小一大惊。却听阿牛低声道:“殿下很聪明。不错,我远此生只追随拾遗。”

白靖明停了笑,厉声道:“荒唐!”

“阿牛哥,这……”

阿牛一指按在小一唇上,转头对白靖明道:“我很喜欢利国,本打算与拾遗在利国平静地度过一段日子,但殿下实在要逼我,远只有带着拾遗离开。”

白靖明眯起眼再次仔细打量小一,只能算清秀的小孩,毫无贵族气息。是什么令一位宿将之子发誓效忠呢?

看了片刻,白靖明微笑道:“远,你不要后悔。”

阿牛觉得他的笑虽妩媚之极,却也冰寒之极,飞快地转过几个念头,沉声道:“给我一些时间。”

白靖明道:“好!”

待到白衣飘然离去,阿牛只觉手心内全是汗。白靖明并没有动武,但给予阿牛的压力却比蕴蓝战场上的血杀更沉重。凭直觉,他可感知,白靖明的身手不在他之下。

“阿牛哥为何不答应他呢?”小一疑惑地问。只要娶白靖明的女儿,不仅可以救爹和阿牛爹还能让他们在利国过上太平安生的日子。

“傻瓜!”阿牛苦笑一下。他的生母早逝,但父亲却始终无心续弦,令自小他就坚定,爱,就要像他父亲一般,一生一世只爱一人,哪怕爱人离散,也独守终身。让他娶一个不爱的人还不如杀了他,更别说一个从未谋面的女子。

这些,小一是不明白的。她还太小。觉得娶妻就跟和一个人交往成为朋友一样简单。

阿牛知道缓兵之计用不了多久,当夜等凤鸣回来,婉转跟他说了带小一离去的决定。凤鸣的反应却是极强烈的,连未叔都没见过小主子发过这么大的脾气。

凤鸣将一只上古瓷瓶推了。瓶子落到地上,碎了。那声音令阿牛心中大惊。他从没觉得凤鸣喜欢小一,除了给她戴花环那次。

“我——不——准!”凤鸣一字字道。

阿牛低声道:“靖明亲王不会善罢甘休。只怕远给殿下添麻烦。”

凤鸣沉下脸道:“不就要你娶个女人吗?男人这么婆妈干吗?”亨国后宫佳丽无数,在凤鸣看来,娶个女子跟吃根黄瓜没啥二样。

阿牛苦着脸说:“那换了殿下娶吗?”

“怎的不娶?多多益善!”这回答更令阿牛头大。

凤鸣抬头看着比自己高了几乎三倍的阿牛,冷冷道:“你也可以一个人走,小一得留下!”

“为什么?”

“她是我的人!”

未叔不禁睁大老眼。这么小的殿下就知道抢女人了?不对,一个黄毛丫头!真看不出平时那样冷冰冰对小一说话的凤鸣会对她另眼相看。

……本章完结,下一章“ 利都争宠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