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165章: 暗部学院4

《爱上玄武》

第165章 暗部学院4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4

次日,当轻云将阿牛带到暗部的时候,却见奎生一脸尴尬地站在蓝阁下。轻云见他挡着去路,便将身上魁梧的家伙先行卸下——从白靖明府里见阿牛第一眼还未觉出什么,待到扛在肩上,才知正如其名,牛一般的沉重。

没有问奎生为什么停在蓝阁下,楼上二人的对话已说明了一切。

蓝伯九正说道:“一个好的卜师未必能成为武将,譬如前东方卜师多莫诺,他的卜力极高,卜术天分四国之首,可他成不了武将。可一个武将却能成为卜师,只是能力有高低卜力有高下。譬如西方卜师奎生身为武将,强行成为卜师,补了利国上位宿将卜师的空缺,却因资质平庸,只能剑走偏锋,终日研究卜咒。这二者,说到底,都是灵力不合。”

轻云静静地看着奎生,后者面色一片灰暗。难为他在蓝阁下伫立那么久。

小一说:“可我觉得奎生先生很厉害,那些纸都是他做的。”

蓝阁上蓝伯九不屑一声,继续道:“那只是糊弄人的把戏。所谓卜力,是灵力与气、血、神的融合。因各人属灵不同,要求也不一致。你让奎生给我玩那些纸片,甚至叫他开谶卜言,就叫他说说我的各属灵力如何分配,他肯定不知道!不为什么,只因我蕴蓝医力,比卜力要求更严苛。而四国芸芸众生,能学蕴蓝医技的人少之又少,说白了,也是一个理。灵力不合。”

轻云低下头,善意地不去看奎生的脸色,而蓝阁下守卫的众侍从也没有一人敢看奎生。堂堂一国卜师,竟被蕴蓝神医如此羞辱,且无一点反诘余地,只因蓝伯九说的都是事实。

“哦。那我的灵力合了?”小一问。

蓝伯九声音柔和下来:“也不合。”

所有人都一怔,只听蓝伯九解释道:“因为你还没有灵力!确切地说,你还不会使用灵力!嘿嘿……”下面的话他不用说,小一也明白,她有灵力,但要隐藏起来。她的灵力来源于第三只眼。

蓝伯九瞟了眼楼下,问:“小一,你可知三江五海的分布吗?”

小一点头。书上曾看过,当下细细回答了一番。

三江即:位于头脑部的枢江,位于胸部的承江,位于丹田的咸江。五海即:丹田之下的气海,脏器之中的血海,灵台附近的神海,而死海和灵海却要看各人的属灵归属。青龙一族此二海位于透露,朱雀一族则在头颈,白虎一族在胸口,而玄武一族却在丹田之上。

蓝伯九道:“所谓纸片的把戏,不过是探测人的三江五海。可若一个人的三江五海可自行改变,他再怎么探都探不出真实来。”

奎生微一点头,虽然心有不甘,但蓝伯九的确全说中了。

“三江五海能变?”

蓝伯九道:“当然能。昔日的金铃公主……”语调转了伤感,“不提这个人了,总之改变也有二种,一种是外界因素的影响,一种却是自身的改变。”

轻云忍不住抬眼望奎生,二人面面相觑。蓝伯九这话却是匪夷所思了。自身能变化三江五海吗?

只听楼上的声音徐徐道来:“而我蕴蓝神医的医力,首先要看你能不能改变你的三江五海。”蓝伯九微微一笑,恐怕这世上除了他,再无第二位蕴蓝王族能告诉小一,不错,蕴蓝王族就能做到这一点。什么叫灵属全修,绝对的水属才能做到,自由改变三江五海。三江五海,天下之水,莫过于此。

“如何改变呢?”所有人都在心里问。

但是小一却没有替他们问。她微笑了一下。“慢慢来……”三个字令人晕阙。

蓝伯九大笑起来,笑声中,厉声道:“奎生你给我上来!”

轻云笑一下,这人早知楼下有人候着偷师。奎生老脸一红,口中道:“劳神医久等,我来了。”

一慌就说错话,被蓝伯九又呛了句:“等的人是你。轻云在吗?一起上来吧!”

轻云心中嘀咕,蓝伯九分明灵力低微,如何能得知他也来了?再次扛上阿牛,轻云随奎生上楼。

“阿牛哥!”小一一见轻云背上的人,便冲了过去。轻云将阿牛放下,低声道:“水拾遗,轻点,别碰他伤口!”

蓝伯九一把抓起小一后领,将她拉了回来。“不准哭!”这当头,一哭蕴蓝之珠一落,她的身份就揭露了。

小一一怔,随即拉住蓝伯九袖管:“伯伯救他!”

奎生好奇地打量着蓝伯九,适才还似个和蔼授业的慈师,这会却换了个人似的。

蓝伯九只扫了一眼,就拒绝了小一:“他三江俱毁,已是个废人。”

轻云叹道:“小一,我去的时候他已经这样了。”他轻功极高,一路带着阿牛,看似轻松地扛下放下,都运足了巧劲,尽管如此,他一身洁白的云衣还是沾染上阿牛的血,

小一盯着蓝伯九,心里在说,我能救他!我能救阿牛哥啊!

蓝伯九凝视小一的眼,沉声道:“我知道你想救他!可是,你怎么不问轻云,他是怎么把阿牛弄回来的?一个废人进入暗部,都是派什么使得?”

此时蓝伯九还未认出阿牛,但凭他对暗部这几年的了解,像阿牛这样全无灵力送来的废人,都是来当鬼屋验品的。不明轻云用意之前,蓝伯九非常谨慎。

轻云苦笑着道:“我的确答应了亲王,将此人送去鬼屋。但我也答应了拾遗,将他送到你身旁。多的我管不着了,只希望拾遗莫要悲伤。”

蓝伯九听轻云口气,似有婉转余地,当下清咳一声:“如果奎生没有异议,那我看他一下。”

奎生不知阿牛与白靖明有隙,当下略一顿首。他也想看看,蕴蓝神医的医技真有吹嘘得那么神奇吗?

只见蓝伯九在阿牛身前低下身子,一手按在他手腕上,脱口就是一句:“咦?贞人?”此言一出,蓝伯九颇觉后悔。一旁奎生和轻云早从小一和阿牛的体型上看出二人决无血缘关系,所以并不惊讶。

蓝伯九手中忽现蓝光,奎生可以感知,那蓝光带有水属灵力,可那也正常,蕴蓝灵力原本就出自贞国水属。但所谓改变三江五海的医力,他无法感知。

蓝伯九的手放到了阿牛的血海之上,蓝光顿时消失。同时,蓝伯九心中疑惑更深,这人的三江虽毁,却仍然持有奇异的灵感,莫非是上位宿将?阿牛哼了一声,悠悠醒转。他睁开眼,一眼就认出了眼前人。再望蓝伯九身后,不是小一还是谁?霎时,心感再世为人。

蓝伯九见他眼神有异,当下冷冷道:“不要言语。”

阿牛只觉腹内清流流走,延着四肢百脉,舒缓他的伤痛。这滋味,与小一的救治简直天壤之别。

奎生与轻云惊讶地看到,阿牛裸露着的伤口逐一痊愈,迅速结疤。小一一旁欣喜地说:“好了,都好了!”

蓝伯九却打断道:“好什么好!都是一个废人了!救回来一条命而已!”

小一一怔,与阿牛对望,二人目光交递信息。一个说,我能治好你!一个说,不着急!

收回手,蓝伯九逐客道:“你们二个给我走吧!剩下的没什么好看。”忽然记起要他们上来做什么,补了句,“明天给我弄一堆医书过来!什么都行!”

奎生无语。轻云却为奎生不平,但想到这一切都是为了那个孩子,暂且忍了下来。再说,蓝伯九也确有资格跋扈,最后的蕴蓝神医啊!

一待二人离去,小一就扑到阿牛怀里。阿牛微笑着摸摸她的头。小一道:“不行,这样不行……”阿牛却按住了她的唇,“不要!”一旦他的三江恢复如初,只会给小一和蓝伯九引来无尽的麻烦。

蓝伯九也道:“不错,不要!也不能!”

小一伤心地望着阿牛的额头,十字的地方,枢江残破了。“为什么不能?阿牛哥三江都毁,就没有灵力了啊!”

蓝伯九微笑着说:“没有三江又如何?”

小一猛然想到之前他所言,改变三江五海之能。当下目光烁烁地回望蓝伯九:“他的灵力合了?”

蓝伯九大笑,不愧为白夜生的女儿啊!凑近她,极低地耳语:“谁说不治他三江?我知道你能,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阿牛只是一笑。有蓝伯九在,很多事情都容易多了。

蓝伯九这时已认出了阿牛,那额头上枢江残破的地方,有一个十字。他微笑地看他,淡淡道:“做一个全无灵力的废人,你将得到更多!”

楼下的奎生听到这句话不禁突发奇想,难道灵力要合蕴蓝的医技,竟要全无灵力?

轻云却在他身边低声道:“以前我虽惧你但从不服你,可今日我服你了。卜师,能忍所不能忍,即便欠缺天赋又如何?你就是我利国最出色的卜师!”

奎生勉强地笑了下,低声道:“轻云,一切皆为我主,所有皆为利国。不过如此罢了。”尴尬半生,从武将强升为卜师,前往蕴蓝被玄苦逮住不得不参加蓝琬的婚典,这些他都忍了,还在乎多忍一个蕴蓝神医吗?

“你们二个离远点!”阁楼上蓝伯九再次发话。

奎生心中一动,不对,这蕴蓝神医如何能知道他们还没走远?看他出手救治阿牛,灵力虽神奇却极其低微,如何能分辨附近的灵力?

当下,奎生飞快在蓝阁里外探索,手中白光不断明亮,到了门前,白光骤然消失。终于被他找到了。

轻云跟奎生来到门口,惊讶地看到了这一幕。六年来被软禁于蓝阁的蕴蓝神医,竟在蓝阁铁门下,埋了一颗蕴蓝之珠,竖了一道极为隐秘的灵力墙。与蕴蓝神医府的灵力墙不同,它不攻击越墙者。相同的是,一样能分辨每一个进来的人。

奎生弯腰,蹲在门前,起出了地底的蕴蓝之珠。霎时,珠子发出一片明丽的蓝光,形成一堵三尺宽三尺长的墙,蓝光墙上,蓝伯九微微一笑,随即影淡,蓝光消散。

奎生没有愤怒,看着蕴蓝之珠光化消失。

轻云只听奎生轻声道:“是谜都会解开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 暗部学院5”↓↓↓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