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169章: 暗部学院8

《爱上玄武》

第169章 暗部学院8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8

三个月时光倏忽而过。期间小一每天的功课是,上午听蓝伯九授课。蓝伯九不仅专精医术,学识也非常渊博,经常驳斥小一的认知,大骂水无痕花花肚肠,误人子弟,教的都是乱七八糟。比如对水无痕提倡的不求甚解,蓝伯九认定是其无力解惑。作风严谨的蕴蓝神医,对每个问题每件事的细微之处都剖析探究,小到灵力如何汇聚,每条脉络的灵力如何形成,都能说上老半天。阿牛自是听得耳朵生茧,小一却每句每字都记住了。不过对阿牛来说,耳朵旁的噪音尚能忍受,下午的“非人”待遇才要他的命。

开始几日蓝伯九正经地传授了修习五海的方法,但到了后来,就拿他当了活生生的实验品,在其身上演示灵力的汇聚,以及深入研究五海的潜能。

蓝阁下守卫的侍卫,于每个午后经常听到楼上传来那个高大少年的惨叫声,伴随小孩紧张的呼声,阿牛哥,你怎么了?以及神医的古怪言语,还有口气,救活重来!这种时候,蓝阁的侍卫们不是胆战心惊,就是心存疑虑,楼上的那位真是救人的神医吗?比起暗部鬼屋的屠王也毫不逊色了。

凭着二个蕴蓝神医神奇的医技,阿牛每天都死去活来,但除了惨叫几声,他从未抱怨过一句。阿牛确实感到了,他三江俱无的体内,开始一点点凝聚出灵力,而且在蓝伯九手下,他五海的变化越来越匪夷所思。所谓自身改变三江五海,后者他已经做到了。他能将血海和死海置换。阿牛也终于深刻体会到“以往四国中人,不是没有人想到,更有人做过,但他们都没做成,或没做好,你道为何?就是不够定性和毅力。此外,还没有我这样的人一旁辅助”这段话的真实意义。在阿牛之前,蓝伯九从来没有真正实践过,改变一个人的五海。他的理论都是纸上谈兵,只因切实操作起来,非常棘手。没有合适的人选,更没有小一这样的医力。阿牛的自残三江,令他成为了最合适的人。而阿牛又生得皮厚肉糙,扛得住非人的痛楚。

蓝伯九并不满意阿牛的进程,不过不满意归不满意,在阿牛没有补好三江之前,能三个月里置换二海,已经不错了。

蕴蓝医技与全修三江五海虽然同属改变体内灵源,却又截然不同。前者侧重三江的修炼,属于均衡发展,虽进展缓慢,却顺脉而为,并不会令修习者走火入魔,更不会苦痛。只是精密地调配所使用的灵力要求极高,并且必须建立在水属灵力上。

全修五海却是逆脉修为,经脉等同重新改造,修习者承担的何止是肉tǐ上的痛苦,稍不留意,就会经脉尽毁痛苦而亡,所以在外人眼中,改变三江五海是不可能的,试问天下,谁会因不可能成功的修习而找死?

但阿牛做到了,因为他有二个蕴蓝神医。

只有小一,每天对阿牛深深愧疚。这都是她害的。她害阿牛先失了三江,又害阿牛每天被蓝伯九折腾。她不能哭,所以每次她都抢在第一时间将阿牛从经脉损毁的死亡边缘拉回来。她的医技在蓝伯九的指导下,再不会让阿牛和自己饱受痛楚。她超强的医力对一般人不会产生伤害,但对身具强灵的上位宿将会自发产生阻力,所以须依上位宿将的灵属来治。这些都是看书无法学的,更是水无痕无法教的。

但这样的修炼太残忍了。她心里清楚,阿牛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她少受这种折磨。

晚上的时间,是小一最痛苦的时候,她必须学阿牛以痛苦换来的五海之术。好在,三个月过去后,蓝伯九宣布,苦痛终止,五海的探研完成。

这一天小一特别高兴,过了睡觉时间,还缠着阿牛扯着蓝伯九那套灵力学术。“等到阿牛哥三江好了,不知会多厉害呢?”

阿牛只是笑。见到小一高兴,他更高兴。另外还有个高兴的人是轻云。三个月里他不时来看望小一。偶尔也会带小一去他的朝云阁,做一件令所有朝云阁人艳羡不已的事——洗澡!

秋季转眼来到,迎来了暗部一年一度的甄选节。所谓甄选节,即暗部的比赛盛典。比赛的项目非常繁多,武艺、声色,几乎什么都比。而在甄选节获得优胜的生员,暗部都会推荐给利国王族。但令利国王族不悦的是,暗部禁止任何人前来观摩。

这一年的甄选节值得记载:暗部六年前新设的蓝阁终于有了生员可参与这一盛典。

当日正午,几乎所有暗部生员都到了傲天广场。原先空旷的场地,搭建起楼台,白虎旗帜迎风飘扬。楼台下,业师和有身份或得到承认的生员坐着,绝大多数人都站候。

殷霞坐在较近的位置,身边是她的得意门生慕仪。不少少年的目光都盯着这个年仅十三岁的少女,容色绝佳,一身绿衣如蓬莱仙女,极其可爱,但是慕仪的目光却时常望向殷霞旁边的一张空位。那人还没来。那张空位后倒站满了人,与慕仪不同的是,他们大胆地转身扭头望朝云阁。

奎生也在等轻云,而他身旁一位黑衣男子早不满地虎起了脸。“还要等多久?”

奎生笑了笑:“等他的人太多了……再等一会。”

黑衣男子看到殷霞身旁,不少人转头望朝云阁,便冷冷道:“无聊的人太多了!”

忽然一朝云阁少年喊道:“先生来了!”

慕仪往那方向望去,只见一片白云飞来,他衣带飘飘,眉目如画,清韵射人,手上还带了一个孩子,就是暗部四下流传的那个“他的孩子”。不过慕仪的目光都停留在他的脸上,听到殷霞一声轻咳,才转回头,低下目光。

黑衣人低低道了句:“原来带女儿去了!”

转眼间,轻云已步入傲天广场,暗部生员自觉地给他让出一条通路。小一握着轻云的手,跟随他走到大庭广众之下。这是小一第一次公开出现在暗部。不少人看清她的脸后开始都暗自摇头,以轻云的姿色,很难生出这么丑的女儿来。其实这是错误的概念,只是众人大多对轻云持有好感,觉得那样的小一,不配轻云的宠爱。但多看了几眼后,却觉得这个小孩很不寻常,能在那么多目光注视下,始终从容平静,没有一般小孩应有的怯场。

轻云一路微笑着,离他近的人听到他对小一说了句:“其实你该多出来见见人。”

小一没有吭声。此刻她身上穿的正是那件轻云的云裳,仍嫌宽大,却没有一丝不合体。随风微曳的云带,在正午的阳光下皎洁飘逸,仿佛她天生就该是白色的。

慕仪狠狠地盯了那张小脸二眼,转到轻云脸上,目光柔和下来。她想,如果她小几岁,那么此刻轻云握住的,也许就是她的手了。

黑衣人的目光始终在小一身上。这就是奎生所言,能全修灵术的小孩?这就是轻云当女儿看待的小孩?这就是连蓝伯九那个老顽固都当宝的小孩?但他看来看去,除了平静,没看出小一和其他小孩有什么不同,外貌上还远不如琉璃殿的少女。

轻云向奎生和黑衣人抬眼示意,接着和殷霞打了声招呼,然后入坐。小一拒绝了他再抱她,静静地站他身旁。

奎生开始了冗长的甄选节致辞:

“日出旸谷,浴于卧虎,拂于秋灵,是谓晨明……”

……本章完结,下一章“ 暗部学院:杀人游戏”↓↓↓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