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171章: 暗部学院:杀人游戏2

《爱上玄武》

第171章 暗部学院:杀人游戏2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2

延着一条山道,二人行至半山腰。小一停下脚步,喘了口气。鞋面污了倒不在乎,但越走越不对劲。前面依然是蜿蜒的山道,距离鬼屋的方向却越来越远。二人只顾上山找位置往下看,没想到这里的山路委实奇怪,看似方向对着鬼屋,却弯来绕去,离得更远了,不知要爬多久才能折回鬼屋的方向。

“小改,你以前爬过这座山吗?”

小改摇头,每天只在朝云阁所在的卧虎崖上修习轻功,没有时间去别处。

一种不祥的预感萦绕小一心头。“算了,我们回去,去书苑吧!”

小改叹了口气,他是真想看鬼屋前的精彩对决。二人转身,惊出一身冷汗,一个黑衣人鬼魅般站在面前。形如竹竿,脸却掩在黑布下面,只露出一双精光烁烁的长眼。

“你是谁?”小改挡在小一面前问。

小一低声道:“恐怕他已经跟了我们一阵。”心底却叹,孩童的纯真难守,若她真是个孩子,只怕死路一条。恐怕再回不到昔日,承欢水无痕膝下的小一了。

黑衣人背负双手盯着小一,阴沉的笑声在黑布后响了一声。他的确从他们开始上山就一路尾随,以他的修为,只要谨慎行事,即便跟着轻云,轻云也未必能察觉,何况二个孩子。让他惊奇的是这女孩子,她说对了,当他们迂回绕到山脚,已有人向他通风报信,让他跟上,然后就是……

小改毕竟在暗部生活多年,知他能穿一身黑衣即意味着是鬼屋的人,而且此人双袖金钟——一种利国的袖管服饰——想来在鬼屋的身份不低。

“大人,我们要下山去了。”小改恭敬地说。

黑衣人还是一声冷笑。小改拉着小一想绕过去,他却再三挡路。小改停下脚步,小一问:“你究竟想怎的?”

黑衣人声音不高却充满强压:“既然来了,玩个游戏再走。”

二人只觉黑影一闪,身体即离地,被他一左一右夹着,带离了原地,竟往高处飞去。小改惊呼一声,小一却一手抓住了黑衣人的衣襟。

黑衣人略微惊讶道:“小丫头,你在做什么?”他感到那小手似有股微弱的灵力在探索他的三江。

小一连忙收了灵力,一探已经足够,她能感知黑衣人的承江之强,不亚于轻云。缩起头,小一佯装害怕的样子。黑衣人只道她紧张,毕竟暗部之中,五岁的孩子有点灵力也正常。

山在脚下飞速地倒退,小改壮起胆子问:“你想带我们去哪里?”

没有回答,过了一会,小改又道:“你不怕我们告诉轻云先生吗?”

黑衣人却笑了起来:“也要你们能活下来。”

小改顿时小脸惨白。

小一问:“玩什么游戏?”

黑衣人收了笑,沉声道:“自然是暗部最精彩的游戏。以往每年甄选都有不少人秘密玩这个游戏。”

小一又问:“你玩过吗?”

黑衣人再次望了眼右手下夹的孩子,没有回答,心中却赞叹,难怪轻云当她是宝,果然不同于常人。她又说对了,他玩过。

山路陡峭起来,但黑衣人在山壁上几次踩踏就飞身直上。小一仔细留意,他每次踩踏的间隔节奏只比轻云快了一点,也就是说轮起轻功,依然是轻云更胜一筹。

风声耳畔吹过,小改低声说:“对不起……我害了你。”适才他只要再坚持一会,这时二人已在书苑了。

小一道:“是我要来的,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但既然是玩游戏,我们未必会怎的。”

黑衣人嘲笑了一声。“知道是什么游戏吗?小丫头?”

小一脱口答道:“应该和杀人有关。”

黑衣人一怔,随后大笑起来:“聪明!不过聪明的人总死得很快!”到了山顶,他丢下二个孩子,阴yīn dào:“杀人游戏,你们二个是历来参与者中年纪最小的。”

杀人和游戏连在一起,没有一点游戏感。拿人命当游戏,属于变态。如果说心中不惊恐,那是骗人的,但小一知道恐惧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当小改还在地上哆嗦,她已经站起身,继续问道:“游戏规则是什么?”

黑衣人阴yīn dào:“历来暗部每届鬼屋的优胜者都会来此地,参与杀人游戏。鬼屋前的对决不过是热身,这里才是真正的决赛场地。你们不必着急,等凑齐了二十个人,才会正式开始。这可是个很好玩的游戏,紧张、刺激、血腥。杀来杀去,最后能活下来的只有一个,一个最强的人。你们这么小,一定会最后被杀,哈哈,在死之前,先领略下别人是怎么死法,之后死了也算见识过了。”

小一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扶起小改问:“去年你说鬼屋一共死了二十多人,你有没有亲眼见到他们被杀?”

小改摇头。

黑衣人心中大惊,这小孩真只有五岁吗?却见小一转过头来,一双乌黑大眼盯着他,缓缓问:“他们都不是死在下面鬼屋的较量场上,而是死于这个游戏对吗?”

小改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黑衣人冷笑:“你还能猜到什么?”

小一脆声道:“我为你感到悲哀。将杀人当作一场游戏,将同伴的死亡当作自己竞升的台阶,最可怜的是,你还乐在其中。”

黑衣人的瞳仁收缩,一瞬间,一道白光从他脸上闪过。白光消失的同时,他的手停在小一面前。

“想骗我现在就杀了你,没门。”黑衣人收回手,阴笑道,“坏规矩的事不能干。”杀人游戏的规矩,只能由参加者自相残杀。

小一毫不畏惧,又问道:“既然参与者都是鬼屋的优胜者,那我和小改如何有资格呢?”

黑衣人再次暗赞,每个问题都问到点子上。如果不是蒙着黑布,他的神情早暴露了。“本来是没有资格,但你们到了山顶就有资格了。换句话说,是我邀请的。”

小改突然像回过神来似的,歇斯底里地喊了起来:“我们下山去!我们不玩这个游戏……”

小一思索了片刻,摇头道:“没用的,就算我们不自己上山,也会有人把我带上山。因为,早有人预计好了,要我玩这个游戏。”如果有命活着,她定当追问轻云,究竟是谁提议让她参加甄选节的。

现在黑衣人看她的眼神就跟看个怪物似的。小改失常之中,没有觉出抓住他手的五岁女孩,有些地方不同了。只是一刹那,黑衣人错觉,面前的孩子有一双饱经沧桑的眼。

风在山顶吹过,云裳轻浮,小一在小改耳旁轻声道:“不要怕。我陪着你。”

小改慢慢恢复神智,他扭头看一小,比他矮小比他瘦弱,年纪更小他三岁,还是个女孩子,怎么自己反要她来安慰。轻云先生将她托付给他,该他来照顾她才是。事到如今,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也许他们命大福大,能活下去。但可能吗?即将面对的都是山下鬼屋比斗的优胜者。

时间流走,黑衣人一动不动,他只管看着他们,等到游戏开始。这游戏对他来说是种享受,看到那些少年临死前惧死的眼神,看到那些鲜血淋漓的场面,他才觉得自己活着。他期待二个孩子恐惧的神色,但很显然,其中一个令他失望了。

小改恐惧地说不出话来,阳光温暖得有点奢侈,也许是生命中最后的一个下午。过了一会,他忽然觉得身体燥热,头脑发昏,无数记忆的片段接连涌现出脑海:他自小死了双亲,被当作奴隶卖给一户人家,因为乖巧被主人赏识,因为太乖巧而被主人送进暗部,做了测试后却被认定资质平庸,但美若仙人的轻云先生还是收他入了朝云阁。他想过一生留在朝云阁,侍奉轻云这样的人,也想过无论吃多少苦都要修出一身真功夫……

不能就这样死,不能死在这里!小改的恐惧仿佛抽离出躯体,随着心低呐喊的声音,他忽然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灵力在承江悄然凝聚,火热热的,逐渐向五海奔腾。仿佛短暂的一生全部被凝聚起来,甚至透支了下半生,小改清晰地感到,力量前所未有地在体内澎湃。猛烈、尖锐、耀眼,金属灵力汇聚成实质,四肢百骸似重新构造。

小一仿佛无事人一般看着脚下的风景,但她一直握着小改的手。她尽可能的控制自己的灵力,不让额头上的眼冒出来。她将自己微弱的灵力输入小改体内,试着引导改变他的五海,结果她成功了。五海的改变乃阿牛每天扛死换来,凝聚了蓝伯九一生的心血,小改本身灵力修为极低容易改变,而小一却具备蕴蓝神医级的医力。要是睁着额头上那只眼,别说一个小改,甚至轻云的五海她都能轻易改变。但这是小一第一次施展改变五海的灵技,身旁还有个虎视眈眈的黑衣人,因此她非常谨慎,只是一点点地改变小改的五海。

不知觉中,小改的额头淌下汗水,他这才注意到手心里也全是汗,湿淋淋地正握着小一的手。小改想放开手,擦去掌中的汗水,却被小一抓得更牢。小改本就不蠢,顿时明白过来,自身改变的缘由,小一手中传来的不是热力,而是她的灵力。

“你……”

小一微微一笑,短发被风吹起一绺,落在额前。小改忽然觉得这一刻,小一要比琉璃殿最漂亮的慕仪还要美,不,慕仪根本无法与小一相提并论。

“你看前面——”小一另一手指着鬼屋方向,“虽然我们此刻看不到他们的比赛,但一会,我们就有幸与最强的二十人一起玩杀人游戏。”

黑衣人更正道:“十八人。加上你们二个,二十。”

小一立刻明了,暗部中,有人对她上山的讯息了如指掌,一只黑手在背后操纵这一切。

小改呼吸灼热,艰难地道:“水……你……”

“不要说话了,我们携手,安静地看着风景。”小一琢磨着小改的五海已经改得差不多了,言锋一转,对着黑衣人道,“世上有许多供人娱乐消遣的游戏,但拿杀人当作游戏,实在是一种不幸。我猜你以前获得过优胜,在杀了十九个同伴之后,你活到了今天。可当时,你真觉得好玩吗?”

黑衣人眼芒一闪,越发觉得她不是个孩子。

“你到底多大?”

……本章完结,下一章“ 暗部学院:杀人游戏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