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175章: 暗部学院:杀人游戏6

《爱上玄武》

第175章 暗部学院:杀人游戏6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6

第一次看见安儿,小一就注意到他眼神的闪烁,举止的异常。安儿看自己与萧也不同,萧也直视小一,说话也稳稳当当,但安儿却不敢多看,经常转了视线,且他的身体一直在微颤,虽然颤动的幅度小到可以忽略,可怎么瞒得过小一。

萧也还在问安儿为什么,挪严迁厌恶地说:“还用问吗?贱民一个,卑鄙无耻。”安儿撕哑一声,在萧也手中挣扎却使不出一分力气。

小一却问:“安儿,是逍遥殿的主事下令你杀我吗?他许诺了你什么?给你一个姓氏?在你死后赐予你荣耀?”

安儿顿时停止了挣扎,神色飞快转变,痛恨、无奈、怨愤最后到无奈。只听那孩子又道:“你一直徘徊在杀我,或助我的二难之间,杀我可获得死后的荣耀,助我却不知结果如何,最后你还是选择了杀我。一样难逃死亡游戏,倒不如先选择杀人,对吗?”

安儿剧烈一颤后,身软如泥,若非萧也扼住他的咽喉,只怕已倒在地上。萧也与挪严迁震惊地望着小一,比先前她的神奇自愈更令他们惊奇。安儿面如死灰的表情证实她的话全说中了。

“杀了我吧……”沉默片刻,安儿低声道。

“不!”小一低声道,“我希望你活下去。因为这个游戏已经死了很多人,我不想再看到我的同伴死去。”

挪严迁立刻反驳道:“他不是我们的同伴,水拾遗,他刚才要杀你!他杀你一次就会杀第二次!”

安儿竟然道:“是的,我还会再杀你。”萧也手一紧,安儿顿时说不出话来。

小一苦笑道:“何必找死呢?生命如此珍贵,而你还有想保护的人,你应该有拼着杀了我一死也想保护的人想守护的东西吧?”稍加推断,小一便猜中了安儿的个性。自卑又自尊,宁愿激怒她和他们,一死了之。

安儿忽然紧闭双眼,但萧也还是看见了他的泪。识安儿时日不短,萧也还是第一次看他流泪,不禁愣神。

“你已经杀了一次,不过杀的不是我,而是你自己。安儿,你还不明白吗?”小一拔高声音道,“只有活下去,才能实现你的愿望!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萧也回过神来,放开安儿,后者“啪”一声跪倒地上。

这时,洞外红裳少年凄厉一声,绝命之呼后倒下身躯。傀其多持刀狂笑一声,阴狠的目光投向小改。小改不禁心头一颤,后背却有只小手贴来,渡一道清凉的灵力。小一低声道:“若有人冲过来,只管拿刀拿剑砍就是了,别的什么都不用管。”又道:“萧大哥,挪大哥,你们赶紧补上位置,别让人有机可乘。”

萧也再不看安儿,不发一言回了原位。那强制不住的泪使他相信,安儿是有苦衷的。何况现在明摆着,小一不容易被杀。

挪严迁虽然较萧也迟钝,但也觉出了女孩的异常,刚想问些什么,却听安儿撕声问:“水拾遗,你就不怕我再杀你吗?”

小一背对着他道:“刚才你杀我,是对我缺乏信心,我可以理解。但你若再杀我,却是真恶了。”心中却感慨,杀人,还真没有想象得那么轻易,而止杀,比杀人更难!算计了生平这第一场杀人,到最后却变卦。也许开始就不想杀人,所以才一直找不杀安儿的理由。想想想去,胸口竟微微痛起来,小一不禁苦笑,她纵然医力高强,但伤者毕竟是自己不同于常人,因此留下点后遗,可若换了别的蕴蓝神医,恐怕早死了吧!

安儿忽然哭了起来,开始声音很低,后来越来越响。挪严迁鄙夷地骂了句:“哭什么哭?还不嫌丢脸啊?”

刀剑声在洞口响起,傀其多与小改一个交手,即知他灵力修为超越了年纪,但刀法剑术却是一窍不通,只会蛮来毫无技巧。也是小一他们运气,傀其多一刀之后,黄裳少年恰好结果了对手,挽了剑花瞄住了新目标。傀其多察觉身旁阴风,只是一笑,转身挡下黄裳少年的剑。“你待如何?”

黄裳少年并不意外偷袭失手,横剑一转,冷冷道:“他们已是死物,倒是你我,是时候分出胜负了!”

傀其多道一声“好”,专心与其决杀。洞内众人这才发觉,此刻场外除了这二个少年,其余的死的死,残的残,均无杀伤力了。

小一暗自松了口气,神医的不死之技,她还不想那么早就被二黑衣人发现。

萧也早弃了安儿不顾,并肩在小改身旁仔细揣摩二人对战,挪严迁也逐渐被吸引了过去,虽然他还不放心,时不时往安儿那投去一眼,但安儿一直埋首哭泣,渐渐挪严迁也放下心来。他手上拿着安儿的剑,那剑刃上没有一丝血迹。

小改非常震撼。之前慌乱接了傀其多一刀,只顾双手乱挥没有细看,此刻略定心神,竟意外地看清了他们的每一个动作。犹记去年围在黑屋前观看,只要甄选者的身手高明,他眼前就一团模糊,可现在他竟将傀其多和黄裳少年的动作看得一清二楚,甚至他还觉得他们的动作有点慢。心湖起伏之中,小改努力记刻二人打斗的一招一式,能记多少就记多少。

傀其多劈刀而下,黄裳斜身避让,守中带攻,剑锋一挑,指向傀其多面门,而傀其多不闪不避,敞刀白光大作,竟还是劈山般直下。黄裳从容一翻手腕,竟回剑挡下了敞刀……

二人的风格完全不同,傀其多凶悍狠猛,纵然实力不在对方之下,却刀走险锋,只求速决。而黄裳少年剑风灵动,身法轻捷,始终冷静应对,不与傀其多拼狠,他心知,若真拼起来,便正中傀其多下怀。

如此缠斗了百来回合,傀其多忽然猛力一挥,架开剑后倒退三步:“你叫什么名字?”

黄裳少年持剑冷笑:“我的名字没你傀其多那么响亮。你也无须知道。”

傀其多也不恼怒,沉声道:“之前在山顶你没用全力,刚才也保留了几分。”

“何以见得?”

傀其多敞刀一指:“你的衣裳没有沾到一点血迹,杀了那么多人后,身上还是干净的!”

黄裳少年扬头笑了起来。小改定睛细看,果然他身上不染血痕。笑罢,他冷冷道:“如果我没有看错,你是个左撇子。”

傀其多嘴角一翘,将敞刀换到左手,整个人气势立时改变,正应了敞刀之名,人如出鞘之刀,锐利且散发强劲的灵力。

远处的二黑衣人目不转睛地盯看,到了这时候还能保存实力,并且这样的人竟出现了二个。但接下去,更令他们惊讶。

傀其多微笑,洁白的牙齿一点都不令人觉得阳光,倒更像猛兽张开了嘴,露出了利齿,“我有个好主意。”

黄裳少年道:“你的主意一直很多。只是不知是对你自个儿好,还是对我们都好。”

傀其多忽然将敞刀插入地面,随即身子一矮,竟大方地坐到地上。“我们一起坐等天黑吧!”

黄裳少年一愣之后,忽然一笑,竟也学傀其多将剑插入地面,坐到了地上。只是他生来爱干净,坐之前,从怀中掏出块帕子当了坐垫。

挪严迁一怔,轻声纳闷:“这算干啥?”萧也本隐隐希望二人打个鱼死网破,两败俱伤后好让自己这边得益,但傀其多停下手来,这才觉得心口没适才那么紧了。呆看了半会,却又觉得不妥,忽地想到一事,心头竟闷了。

小改自然不明白傀其多的主意,却听身后小一道:“这人叫傀其多?非常精明。萧大哥知道他是哪殿的?”

萧也心头发闷,一时不及回答,挪严迁替他答了:“傀其多出自铁血盟。”

“难怪。”小一又问,“边上那位黄衣呢?”

“脸生得很,从未见过。”挪严迁侧脸看小一,却见她脸上浮现出一个古怪的笑容。“你在笑什么?”

“我在想,如果一定要杀人,我们该杀的是他们二个!”

……本章完结,下一章“ 暗部学院:杀人游戏7”↓↓↓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