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176章: 暗部学院:杀人游戏7

《爱上玄武》

第176章 暗部学院:杀人游戏7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7

“哪二个?”

小一瞟了眼远处的二个黑衣人,微笑道:“时候还早,我们也坐下来休息,就算以逸待逸了。”

她说话声并不响,但此刻傀其多不再斗杀,凝神静气留意周遭一切,听了个分明。“哦?”一声,傀其多转头凝望洞内,同一时刻,那黄裳少年也略有所思地看了小一一眼。但二少年很快就转移了视线,远处的黑衣人竟在颤抖,且越抖幅度越大,不久疯狂的笑声冲出喉咙,鬼先生在一旁却沉默不语。

挪严迁皱起眉头问了句:“他怎么了?”

小一淡淡道:“气疯了。”

笑声戛然而止,黑衣人盯着小一,目中闪出寒光。那丫头还是没说错,他的确气疯了。每年他都在等这一天,每年只有这一天他才能从杀伐中感到自己还存活着。亲见鲜活的生命被撕碎被肢解,嗅到空气里弥散的血腥味,他才能清醒地活下去。可是,现在还尚余七人,他们却停下了手,不杀了,各自休整坐到地上,等待天黑。历届杀人游戏从来没出现过这样的情况,如何叫他不疯狂?

这一切全拜那丫头所赐,若非她抢先以那种可笑的下山手法迅速离开,若非她古怪地让臭男孩飞到空中找到山洞,若非她带领众人躲进洞里,现在就决不会是这情形。他们早该死了,在山顶上就该死了!

黑衣人不自觉向前迈了一步,却被鬼先生按住肩膀:“我来安排!”黑衣人定了定神,鬼先生便擦肩而过。洞内众人第一次见识到鬼先生的身法,未见举步,人却飘过,正应了鬼先生此名。

他定身于二批人之间,森然道:“我是鬼屋的鬼先生,也是此次杀人角逐的最后裁判者。既然你们都罢手了,那我与黑四将提前行使落日规则。你们自行选吧,要被我们杀死,还是先杀死对手?”

傀其多无声而笑,黄裳少年不动声色。鬼先生又转向洞内众人:“躲在里面只能等死,倒不如放手一搏。”

无人答他,鬼先生飘了一步,已到洞前。除了安儿,众人立刻站起。

鬼先生看了眼唯一没有动静的安儿,他坐靠在洞壁上,目光低垂,仿佛世间的一切再与他无关。刀光微闪,小改一双大眼瞪着他,双手的刀剑在戒备。鬼先生隐隐一笑,就凭这样的孩子吗?

女孩的声音在小改背后脆脆响起:“鬼先生,有件事请教。”

“哦?”鬼先生略有好奇,“说来听听。”

“如果先生与黑四死在我们手里,可算游戏终结吗?”

此言一出,四下顿时萧杀风起。因众人都站着,鬼先生看不见小一,他的目光只能投在小改身上,小改只觉额头沁出汗来。

黑四在远处咆哮起来:“先杀了这个丫头!”

傀其多站了起来,黄裳少年随即也持剑而起。二人同时转身望向洞内,目光惊异。突然一条黑影急窜而来,黑四如离弦之箭,射向洞口。众人只见鬼先生金钟之袖一展,硬生生将黑四挡在洞前。

“你难道忘了吗,我说过,我来安排!”鬼先生冷冷道。

“可殿主……”

“住口!”

小一立时了然,想杀她的人必定为某殿殿主。

此时,傀其多忽然狂笑起来:“好极!妙极!挑衅的反被人挑衅,小丫头,你就是水拾遗吗?”

“正是。”

傀其多一指划过刀背,对鬼先生道:“如果你们二个被我杀了,是不是算我赢了?”

黄裳少年一旁挽了个起剑式,说的却是:“如果你们二个死了,我就不需要再杀他们,是吗?”

鬼先生周身爆出白光,煞白洞前天地。“舍易取难,傀其多、利天羽,你们真令我失望。”

小一心中一动,原来这黄裳少年名叫利天羽,可利乃利国忌讳之姓,这利天羽定有古怪。眼看鬼先生鬼魅般转身,小一不及思索,以灵力喊道:“小改动手!”

场中众人俱惊,这小孩的灵力古怪,却非金属灵力。这声灵力成功地吸引鬼先生回转,小改上前一步,右手剑递出,虽然招式生疏,但利天羽一眼就认出,仿的是他的剑法。

鬼先生阴声一笑,探左手拆了这一剑,越过剑锋一掌击中小改胸膛,将他连人带兵器打回洞内。

“小毛孩玩什么剑?”这一掌即便换了萧也也必死无疑。鬼先生转身,洞内那几人他还没放在眼里。他丝毫不在意洞内的灵力波动,没有人能救回那个小鬼。鬼屋前的比斗使他已知萧也等人水准。

鬼先生的目光在傀其多和利天羽之间游移,留哪个做今天的胜者呢?二个都不听话,倒不如留洞里那个窝囊废。主意既定,却见傀其多双目放光,利天羽两眼一直,仿佛他身后发生了极恐怖的事情。

鬼先生再次转回身,惊骇地看到该死的小改,正向他一刀劈来。虽惊不乱,鬼先生再次空手接下小改的刀,双指卡住刀锋,却发现一股清凉的灵力透过指间,窜入血海。他连忙弃刀退防,小改的剑又横递过来,他不敢再摸刀剑,双掌并发白光,荡开刀剑,乘小改不及在他身上连击六掌,骨碎声声。小改往后一倒,被身后人撑住。只见那孩子只是张了张嘴,并未喷出血来。

鬼先生再次感到一阵诡异的灵力波动,而后就见那小鬼头笑了,那笑令他毛骨悚然,枉他杀人如麻从来只令人恐惧,此刻却感到了切骨寒意。本该骨碎脏裂的孩子不仅好端端地站在他面前,而且那儿戏的刀剑又来了。鬼先生往后急退一丈,小改只追了一步,便不追了。

鬼先生惊愕地凝望小改,一角白衣在他身后若隐若现。只听黑四在身后大叫:“先杀了水拾遗!”

傀其多和利天羽对望一眼,忽然二人同时出手,一刀一剑却是杀向离他们较近的黑四。黑四没有防备,躲闪不及,左胸被长剑化过,右腿被敞刀砍中。

“无耻小贼!”黑四重伤后虽有余力一搏,但苦于手无寸铁。正常情形下,他一人足已杀了傀利二人,但他受激在前分心在后,与二人对战竟落于下风。

“这样才刺激!”傀其多大笑起来。杀了主宰比赛的人比杀光所有的同伴更有价值。

鬼先生拔地转身,却听洞内那女孩脆声又起:“缠斗,不能放他支援黑四。”

鬼先生冷笑一声,以他的轻功要甩掉洞内那几个家伙还不容易?可他的笑半途僵化,小改竟忽然出现在他头上。这是轻云教出的轻功吗?怎么可能腾空而飞?

说时迟那时快,小改同出刀剑,无招无式,就是直直戳下。鬼先生半转身子,让开刀剑,举手一掌正中小改脑门:“去死!”二次都没杀死他,这次直接震碎颅骨,看他还能不死!

“喀嚓”几声,小改面孔扭曲,离开了小一的手,没有了小一的灵力支持,他切实地感到了死亡。但他不后悔,能在死前获得无上的轻功,二次力克鬼先生,他已知足了。鲜血从裂骨中迸出,模糊了他的双眼,流出鬼先生的五指关。头脑剧烈炸痛,仿佛无数个锤子扎了进去,又拔了出来。死算什么,痛算什么,小改几乎分崩离析的头脑萌发出决绝的念头,临死总得拉个垫背的吧!随着这念头,一瞬间,他体内的五海之灵奔涌至枢江,穿越头颅而出,直袭鬼先生承江。

“啪”一声响,随后“噗”一声轻响,血色中,小改见鬼先生突然睁大双眼,愤怒地惊狂地喊了声什么。然后脑门上的手软了下来,他落了下来。小改闭上了眼,想象中的死亡痛苦却没有如期而至。他仿佛落到了一潭清凉水中,脑门的痛楚骤然消失,柔和温凉的水迅速充盈身躯。

“不许死!”小一的声音却很沉重。安儿抱着她飞速出洞,在小改落下之前堪堪接住了他。

挪严迁拔出剑,鬼先生“啪”一声扑倒,睁着双眼死不瞑目。怎么也没想到居然会死在几个孩子说中。那一掌分明已经致小改于死地,可临到最后,那小鬼头的枢江竟流窜出一股极强的灵力,凶狠地打击了他的承江,使他动作迟缓,被随后赶来的萧也一掌击中,接着挪严迁就剑透他胸膛。

倒在地上,最后听见的话却是那丫头说的三个字,不许死!他自然知道不是对他说的,可恨,难道那小鬼头还能不死?

安儿抱着小一,平静地看着鬼先生死去。杀死他的剑是自己曾刺过小一的剑,但是小一能活着,鬼先生却只有死路一条。事到如今,没有什么能令他再动摇。怀中的女孩,是他命定的贵人。而他,再不会背叛。

“啪”又一声躯体倒地的声音,一刀一剑闪着血光,太阳开始落山。

……本章完结,下一章“ 蓝阁小医”↓↓↓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