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178章: 蓝阁小医2

《爱上玄武》

第178章 蓝阁小医2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2

傀其多无赖地倒在榻上:“总之现在我就是伤员,水小医要慢慢治好我哟!”

蓝伯九踢了他一脚:“伤你个屁,给我起来,打下手去!”

傀其多翻白眼道:“先生不担心被人看到我生龙活虎的样吗?”

蓝伯九冷笑道:“蓝阁里我说了算!”眼望窗外,又阴森森地道,“什么人进出蓝阁,我都清楚得很,若真有碍眼的家伙,你再装也不迟!”

傀其多盯了蓝伯九一会,忽地翻身而起,认命地跟他磨草制药去了。他头脑清楚,自然猜到了蓝伯九的身份,能教小一蕴蓝医术的除了蕴蓝神医还会是谁呢?但令傀其多高兴的是,说是打下手,他却与小一一同受教。半天下来,虽然开始手磨得生疼,可后来就习惯了。而听蓝伯九讲解各种草药的采集要领,及加工储藏方式,倒是收获颇丰。

蓝伯九也不忌讳傀其多的存在,坦言道:“蕴蓝医术以灵力见长,但并非所有伤势都可治愈。就拿小改来说,你虽治好他的硬伤,可骨碎复原及大量失血,仍需好生调养。所以,抢到第一时间医治是最重要的。”

傀其多立时明了,那日小一让众人围在她身旁的用意。只要她第一时间处理伤势,那么创伤就会减到最低,甚至等同没有受伤。

“医者,上者以心,次者以气,最末才是针石药剂。等到伤病全面爆发才去医治,病早入膏肓。”

傀其多存心找茬,边磨药边问:“按先生这么说,所谓神医就是乘人还没病赶紧把病给治了,那世上不就没死人了吗?”

蓝伯九冷冷道:“病能治,老却治不得,心更无法针石。比如你这臭德行,别说我治不得,四方神转生都治不得你!”

小改噗嗤笑出了声,傀其多陪着干笑几声,却听小一沉声问道:“伯伯,有一事小一不解。伯伯说老治不得,但我却听说贞国玄君寿命极长,而且北方卜师现今年岁也超过了一百,这是何故?”

蓝伯九摸了摸她的头,问道:“你相信世间有长生不死之术吗?”

小一摇头。

蓝伯九叹道:“曾有一位蕴蓝神医身上发生这样的神迹。无论岁月流逝,不减芳华,几十年如一日。”

傀其多立刻竖起耳朵。

“可是她生不如死,百年来只苦苦追寻一个身影而不得。若再活个一百年,只会多受一百年的苦楚,也许十六岁那年死去对她来说才是幸福,可生命之轮永远停在了十六岁……”蓝伯九感叹道,“人都有一死,即便玄君也不例外。多活个几百年,不过多受几百年的痛苦。”

小一问:“可玄君他痛苦吗?”

蓝伯九沉思片刻,道:“我琢磨着,他早年必受过极大的劫难,才会成为贞国玄君,才拥有接近不死之身。但到底是什么,只有天知道了。唯一肯定的是,玄苦此人,一生孤寂。一个人孤独地生存了几百年,大爱无爱,知晓天命可天意却难违,这样的日子一般人是熬不住的。所以有所得必有所失,永生与猝死,没有可比性,却一样沉痛。”

傀其多正听得云里雾里,却见蓝伯九莞尔一笑:“但是小一你只要好好研习我蕴蓝医技,也许就能破解玄武一族长寿之谜。”

小一点头,傀其多腆着脸道:“听先生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也请先生收我为徒!”

蓝伯九瞥了他一眼:“我难道没有教你制药术吗?别指望蕴蓝医技了,凭你的素质,也就勉强学个制剂罢了!”

小一一笑。傀其多也不怕尴尬,竟又问道:“为何我不能修习?”

蓝伯九直翻白眼:“若你先自毁了五海,我倒可考虑一下。”

“这个……”

这下,阿牛也笑出了声。要一个武者自毁五海,等同要他自废武功。

果然,傀其多皮笑肉不笑地道:“我还是学制药吧!”

接着,蓝伯九讲解了几十类常见药草,从清热解毒的六角英到通经活脉的元宝草,区分对生到簇生的叶,以及各种草生长习性,直到采集加工。

蓝伯九讲了半天,傀其多才注意到角落里的大个子少年连同小鬼头小改一直在做记录。他不免瞟了几眼,蓝伯九见了就从柜子里取了套纸笔,丢将过来。“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小子,我既教你制剂,你就得给我好好学!”

傀其多拾起榻上纸笔,却拿眼看小一:“她怎么不记?”

蓝伯九笑道:“你若有她的记性,我也许你不记!”

傀其多一愣。过目不忘的记性吗?

晚些时候,傀其多故意从书堆里找了本聱牙拗口的古书,请小一帮忙找下共有几处“晓”字。不料小一看都不看,直接答道:“共有三处,第九页最后一行第三字,四十三页第三节第十字,六十一页第四节倒数第五字。”

傀其多连忙翻看,果真如此。换问她“文”字,照样答了。又另找本书,结果仍是一样。傀其多盯她半天才道:“你这什么脑袋?”

蓝伯九听了只在一旁嘿嘿而笑。而小改已同阿牛一样,见怪不怪了。小一身上的秘密太多,无法以常人论。

睡前,傀其多依然缠着小一问来问去,实在被他烦得不行,小一反问道:“我生来就这记性了,你问我我问谁去?何况光记有什么用?就算我看了全天下的武功秘籍,也得练才行啊?”

傀其多眼神闪烁。练武?倘若他有小一这样的记性,成就一番可观的武学造诣自不在话下。当下更坚定了死皮赖脸盯上这个其貌不扬的女孩。

傀其多来到蓝阁的次日一早,蓝伯九照例出阁采集各类草药,但四小却在阁中惶惶,就怕蓝伯九回来捎上一个半死不活的利天羽。可他们白担心了半天,蓝伯九回馈了打探的消息:利天羽已经离开暗部。得知这个消息,小一等人心头沉石落下,傀其多却少了个幸灾乐祸的机会,但反过来想到可能将是他此生的劲敌的利天羽,失了在蓝阁学习的机会,他又高兴了起来。小改也看不惯傀其多,对他变化丰富的表情嗤之以鼻。

但小一注意到,其实蓝伯九对傀其多多长了个心眼。正是从傀其多来了之后,蓝伯九才开始正式讲解制药的相关事宜,而且他在讲解过程中,经常会关注傀其多听进了多少,有时还会放慢讲解速度好让傀其多记录。后来的事实证明,傀其多的确具有药剂师的天分。不过这并非蓝伯九有眼光,而是他缺少个药童。阿牛和目前的小一都不适合制药,前者笨手拙脚,虽一身蛮力却干不来精细的活,而后者年纪太小,体力和耐力都不够。更不要说半个死人似的小改,连动都动不了。不过傀其多就不一样了,他体魄强健脑筋清楚,还有股子软磨劲,所以是最合适人选。

有了傀其多做帮手,蓝伯九轻松了许多。原本他每天都要给三个半死人制作大量药剂,傀其多很快接完全接替了这个活计。等到数日后傀其多明白过来,他已经喜欢上制药了。按照傀其多的话说,制药是门大学问,做得好了,以后可横扫天下。他说完后,蓝伯九立刻白了他一眼,冷笑道:“别以为我看不出你心里打什么主意,什么横扫天下,你小子真正想说的是毒扫天下吧!”自己的徒儿自己最清楚,每当蓝伯九讲到毒草时,傀其多的眼睛就像狼。

……本章完结,下一章“ 蓝阁小医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