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18章: 东关之战7-8

《爱上玄武》

第18章 东关之战7-8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边水公子一路回望,无奈云雾山视线怪异,只见前路,不见后路。他心中一直牵挂公主,总想于茫茫云雾中寻觅,这会,忽然发现视线逐渐清晰起来,依稀能看见人影马形,不由得心中一喜,急忙搜索蓝蕙心芳影。

蓝蕙心信马由缰,粉脸惆怅,杏眼含忧,不知在想什么。她身后不远,阿苦师徒共一骑,说说笑笑,丝毫没有战前的压力。水公子暗叹:虽说神医再世,也不至于如此轻松!前路凶险,坐镇东关敌营乃元国第一将军角愚,岂能如烹小鲜?

他正暗自担忧,却感觉前方有异。阿苦的眼闪过一道光芒,婷室韵收了笑脸,蓝蕙心回过神来。已到敌营阵地。

水公子与那带路的老军士走在最前面,他们停下马后,却听“嗖”一声轻响,前方天空顿时窜出一条青烟,刹那后,万箭齐下,声响惊人。原来二人走出了云雾山的法术圈,被敌营前哨发现,按照角愚贯彻多年的部署,一见蕴蓝军下山就放箭弩。那道青烟正是放箭指令。

元国强弩,水公子与蓝蕙心虽有所闻,但未真正见识过。传闻元国强弩四国第一,如今看来果然名不虚传。箭阵来势又急又凶,箭镞密密麻麻,浑似漫天的铁钉。蓝蕙心惊喊:“快退到我身旁!”然而水公子二人离她尚有一段距离,要退已经来不及。倘若能退到她身旁,虽然仍在强弩攻击范围内,少不得万箭穿身一阵,但凭神医医术可保不死。

水公子二人自不想出师未捷身先死,无奈可供他们思考的时间太短。挥剑保护自己一阵?还是逃跑尽可能跑到蓝蕙心身旁?而战马已经惊慌,扬起马蹄嘶鸣。

眼见二人将死于箭镞之下,成为刺猬,一道蓝光穿越蕴蓝军士身躯,停在他们面前,保护了他们。蓝光形成了一个半圆形的巨大保护圈,只听见“啪啦啪啦”声如雷电交击,成千上万的折箭从蓝光圈上反弹、跌落,竟无一枝能穿透蓝光。水公子回头一看,正是那贞国人出手相救。

蓝蕙心又喜又惊,喜的是玄君灵力之强无与伦比,惊的是那蓝色光芒正说明与蕴蓝王族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蓝光可穿越水公子他们的身体而箭镞却穿不透,这意味着什么?能穿越一国国民躯体,而国民毫发无伤,只有同脉一枝的灵力才可以做到!

婷室韵却急道:“你们两个还不快退回来!”阿苦双手伸展正在施展灵力,而她位于他的怀抱中心,自然再清楚不过,其师正在大量消耗灵力。他知此时蕴蓝军哪怕伤亡一人都是莫大的损伤,所以尽其所有制了个巨大的灵盾,不仅救下了水公子二人,更大面积地阻拦了乱箭的攻击。

水公子二人立刻勒马转身,死里逃生的人、马,都似虚脱。

蕴蓝军退回安全境。四周又陷入一片寂静。元军不见敌踪,自不再浪费强弩。

蓝蕙心叹道:“好厉害的箭!难怪说四国兵器,元独领风骚。我们该如何才能破了这箭阵?”

阿苦收回手,道:“你放心,角愚马上就会出招。”

蓝蕙心微惊,婷室韵问:“他会出什么招?”

阿苦一手按在她小小的肩膀上:“小婷,不管出什么招,他的目标是你!”

众人不解。

“为什么呀?“

阿苦笑道:“因为你已经名动元境了!”

“真的吗?”婷室韵天真地笑了,“我那么出名吗?”

阿苦打趣地说:“你破了元国卜师的巫术,令对方反噬而亡,早惊动了整个元国!他们现在可怕你啦,他们想,一个小孩子家就这么厉害,长大还得了?所以他们现在最想的就是要你的小命!”

婷室韵看了看自己的小手,嘟着嘴道:“难怪要在我手上写字,原来是担心我打不过人家!”

阿苦笑着摸摸她的脑袋:“你以为你真的很厉害吗?”

婷室韵反问:“难道小婷不厉害吗?”

阿苦柔声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元国的上位宿将不会比你差的!”

“哦!”婷室韵嘴上应着,心里却想,“没打过怎么知道我就不行呢?”

蓝蕙心却担心起来:“玄……公子,那角愚当真很厉害?”

阿苦点头道:“是的,他不仅是元国最强的上位宿将,也是目前四国最强的上位宿将!”

“目前?”

阿苦对蓝蕙心微笑道:“是的,因为以后会出现比角愚更强大的宿将!九洲四国最强宿将的位置每二十五年左右轮换一次,角愚之前是亨国的井风,下一次也许最强的宿将会诞生在利国!”

蓝蕙心禁不住问道:“那谁是四国最强的神君呢?”

阿苦笑而不答。婷室韵却道:“我知道!”

众人都将眼光投向她,只见少年卜师洋洋得意竖起一根手指道:“一百年前是玄君,一百年后还是玄君!玄君的时代,一千年!”

蓝蕙心一惊,她忽然想到了一个不争的事实,按照年纪,贞国玄君其实是一个很老很老很老的男人!元亨利三国神君一直在替换传承,却从未有人听到过贞国玄君的交替,甚至连有关他的传闻都极少。虽然在很大程度上,归咎于玄君并非贞国国主,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但实际上,贞国的确从来没有传出玄君更替或者继位的传闻。

她初见阿苦,原以为同自己年龄相仿,最大也大不了十岁。现在从婷室韵口中,才得知她一心仰慕的玄君,同自己根本就不是一个辈分的人!

水公子问:“那玄君到底几岁了?”他这一问,正好替蓝蕙心问了。

婷室韵看了看阿苦,又数数指头。她从左手数到右手,再从右手数到左手,半天才愁眉苦脸地回答:“我也不知道!”

阿苦笑出了声:“管人家几岁呢,小婷,你清楚你自己几岁就够了!”

众人都大笑了起来。蓝蕙心却笑不出来。玄君可以活千年,而她只有百岁的生命。更可怕的是,现在的玄君至少已经活了一百多岁,而等到她蓝蕙心一百多岁老态龙钟连路都走不动的时候,玄君大概仍会如此刻一般年轻潇洒。

她不般配他。她永远都不般配他。

她凝望笑意淡淡的阿苦,竟感到了强烈的身份悬殊。她贵为一国公主,千金之躯,倾城之貌,从来只有令人自惭形秽,敬若神明的份。邂逅玄君前,她从不认为四国神君高自己一等,但现在,她突然觉得时间才是这世上最可怕的东西,而超越常人生命的玄君,无疑是当世最接近神明,不,根本就是神明般的人物!

贞国玄君,一千年以后,可还会记得今日,曾与她东关一走?

身旁清越之声如泉水流淌:“蕙心,我们需要一个不死阵局……”

蓝蕙心回过神来,心中坚定:不错,真是不死二字!只要能修成蕴蓝神医秘技回天之术,她同样也可以千年不死!

“什么?你要故意让出条路让蕴蓝军通过?”青戌秋得知角愚的作战方略,略感惊讶,“那个卜师怎么办?难道想引狼入室?”

角愚答:“是的,就是要引狼入室!”

青戌秋沉思片刻:“你想以东关营军的生命换取卜师一命吗?”

“必要情况下,我也会考虑!”他瞅了眼青戌秋腰间配剑,沉声道,“何况我军方面还有王爷您,不出意外的话,力量对比上我军占绝对优势!”

青戌秋笑道:“看来将军把本王当作是秘密武器了!本王一定不负将军厚望,关键时刻,必当效力!”

角愚在营帐一角,翻箱柜,找出一块青布丢给他。青戌秋以一根手指接过,旋转青布嬉笑:“将军难道要本王拿这块破布蒙面?呵呵……咦……这,这这不是……”

青戌秋再笑不出来,他手上青布竟然是一道青旨。青布上,他兄长的字迹龙飞凤舞:青戌二十九年,立密旨,禁止戌秋出境。

他双手捧密旨,满脸惊骇。“王兄为何下此密旨?”

角愚道:“国主的心意,王爷难道不明白吗?”

他凝视青戌秋道:“在国主心目中,没有第二个人比王爷您更重要了!一旦王爷您出境,必将成为国主最大后患!无论您被擒或者其它,都将成为元国最大灾难!所以王爷您一定不能轻易让人识破身份!更不能让蕴蓝军擒获!一会战场上,不到万不得已,王爷您切勿出手!且记且记!”

青戌秋不禁自问:“在他心里,我是无能还是有为呢?”

角愚道:“国主爱护您的心意,同担心您的心意是一样的。元国双龙,神君却只有一位。王爷,您若放得下,从此后海阔天空,龙啸九天。您若放不下,我元国一统四国就是泡影!”

青戌秋苦笑道:“你倒想得远!”

角愚忽然请愿道:“就让角愚为您戴上面巾吧!”

青戌秋沉默。角愚从他手中抽出青旨,走到他身后,双手环过他的脖颈。青戌秋注视着他那双强劲有力的手,心想,如果这双手要以青旨勒住自己的脖颈,轻而易举,但不知角愚功力如何?

角愚沉静地将青旨有字的一面朝里,戴在青戌秋脸上,从脑后收紧,以一个干净利落的青龙扣扎住。完毕之后,他再次出现在青戌秋眼前,低声道:“通路已经放开,不久蕴蓝军就会发现。他们肯定会走进通路,路上还会杀掉一些士兵。我们要先观察一下,除了卜师,还有没有其他需要注意的人物。如果没有,直接狙击卜师,如果有,那就需要劳驾王爷您了!当今世上,除了四大神君,还有谁是王爷对手?”

青戌秋的脸掩在青旨下,只露出一双精光四射的利眼,看他眼中光芒,角愚便可判断,青戌秋的灵力修为决不在自己之下。

###

老军士惊异地对蓝蕙心道:“殿下,元军不可能那么大方露出一条通路来让我们通过,为何我们要将计就计呢?明知道前面是个圈套,我们仍要往里去吗?即便殿下您医术绝世,也不能这样硬着干啊!”

原来那老军士以他丰富经验探得前方敌军兵力部署出现了空隙,也以他丰富经验断言敌军显露的破绽是个圈套,目的就是要引蕴蓝军进入,然后一举歼灭。老军士禀告蓝蕙心后,没想到蓝蕙心居然下令全军进入敌人安排的通路(尽管全军加起来只有一十三人)。

蓝蕙心面对老军士的质疑,微笑道:“因为我们必须要过这一关,只有通过角愚这一关,我们才能见到青戌春。所以,即便明知是陷阱,仍要跳进去。”

水公子问道:“为什么一定要见到青戌春?既然殿下已经神功大成,何不坐镇东关,等待青戌春不知好歹地打来?或者先打击一下角愚,灭灭元军气焰,再等青戌春放马过来,也一样是以逸待劳!”

蓝蕙心却摇头道:“那样牺牲太大了!”

“何来牺牲?神医医术可保不死,何来牺牲?”水公子不解。

蓝蕙心远望山下敌军营地,缓缓道:“水公子,医者父母心,即便蕙心能保证蕴蓝军民毫发无伤,可是元国军民也同样有血有肉,同样上有老下有小。蕙心救得了蕴蓝的死伤,却救不了元人的性命。叫蕙心如何忍心?所有这一切的症结,都落在青戌春一人心上。只要此人一日野心不消,元国即便耗尽全国国力,拼个二败俱伤,仍会攻打我蕴蓝!元国一旦被削弱,保不齐他日利国雄起,野心天下。而我若能医治青戌春心头的战念,四国九洲将来的混战就会被扼杀在襁褓之中,元利两国国力相差不远,这天下也就太平了!”

水公子眼中含泪:“公主真乃圣人!”众军士闻言也感动异常。

阿苦微微点头,表示赞许。蓝蕙心心头一喜,忙别转脸去,红晕悄现。

婷室韵仿佛明白似的,摇头晃脑地说:“原来如此!那好!我们就打到青戌春不得不出来为止!”

阿苦笑了笑,轻轻挥马鞭,他的坐骑就晃悠悠踏上了最后一段的下坡路。

###

“禀告将军……”进营帐士兵看见里面多了一个蒙面人,虽然吃惊,但想到蒙面人既然被允许出现在将军营帐就一定有将军的用意,因此停顿一下后将后话说出:“蕴蓝军果然下山了,但是很奇怪,他们只有十几个人!”

“十几个人?”青戌秋一怔,恐怕没他出手的份了,才十几个人,这仗怎么打?

但角愚却认为没有这样简单,他略微沉吟:“看到有个孩子吗?”

士兵道:“看到了!但是将军,这支蕴蓝军太奇怪了!不但带着小孩、女人、老人,甚至还有一个残废!十几个人,看上去能打仗的只有两个男人!”

“女人?老人?残废?”青戌秋哈哈大笑起来,“好你个蕴蓝,把我元国当成什么了?”

角愚在他笑声后问:“你可曾看到,那女子如何面目?那老人又如何面目?”

士兵恭敬地回答:“绝色美女,年迈老人。据说高哨上的军士看那女子貌美,一个愣神,摔下来摔死了!至于老人嘛,面孔很熟,是跟我们打了一辈子交道的雾都族人。”

角愚的脸色难看起来,而青戌秋忽然觉得有趣地很。

“将军以为如何?一个护国卜师手段高强,一个绝色美女沉军落兵,虽然只有十几个人,恐怕却是蕴蓝军的精华所在了!啧啧啧……借个卜师来打,打不过还有美女压阵!高呀,真高!妙呀,真妙!”

角愚冷冷问他:“倘若叫你辣手催花,你做得到吗?”

青戌秋想也不想就答:“做不到!”

“怎么可能?你竟要我杀美女?本……”

角愚挥手示意,士兵退下。“王爷,您的本领比我强,所以这个美女就归您了!

“不要不要!”青戌秋连忙挥手拒绝,“美女乃我毕生倾慕,岂可杀之?”

角愚淡淡道:“那抓来做老婆总可以吧!”

青戌秋的眼睛亮了亮。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东关之战9-10”↓↓↓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