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186章: 疑云密布1-2

《爱上玄武》

第186章 疑云密布1-2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八章疑云密布

阿牛平静地望着小一,透过那张平凡清楚的小脸,明亮的大眼,仿佛看见许多年前的蕴蓝国主。

从阿牛还是个四、五岁的孩子,对着蓝琬一口一声蓝叔叔开始,蓝琬总是那样看他,目光温和而有力,而被蓝琬那样看着,他胸中就会升起一股莫名的勇气。他以前不明白,以为只是由于父亲和蓝琬交好的关系,所以被蓝琬注视就感觉亲切无比。可是,自从在玄武湖畔听父亲道破贞国王族即蕴蓝王族后,他终于明了自己体内升腾的是什么。

那是宿将面对自己的王,身体自发的力量。

当日牛金龙令他对小一宣誓一生跟随,他还有些许不甘心。刚从死亡线上逃出来的他,不明白的事情太多了。可随着时日的推移,他逐渐了然他生来即被赋予的使命。

他是贞国的世袭宿将,而他的王还那么年幼。额头上的十字,注释着他身不由己的命运。

水拾遗——蓝十一,蕴蓝王族最后的血脉,亦是贞国王族最后的一人。

纵然面如沉水,但阿牛的胸中早燃烧起熊熊火焰。

“决不可能。”

离魂收起笑,感受到阿牛的坚毅,他心下再次惋惜。要杀了眼前的少年,如同打破一件珍奇。可这样的人物,非他族类,岂能留于人世?

离魂轻轻放下手中孩子,慎重地从怀中取出一物,放在掌心,紫芒一闪,掌心中石头大小的物件忽然变幻成一柄圆形弯刀。

地上的小一顿时瞪圆了双眼,她曾从四国异闻类的书籍中看过,电闪离魂有一柄魔刀,轻易从不出手,出手必血溅七尺。究竟是柄什么样的刀,书上并无记载,只记载了死于此刀下的恐怖下场。尸身支离破碎,如同案板上的碎肉,而最恐怖的一具尸体被形容为肉酱。

“此刀名裁衣玦。”离魂道,“你手无寸铁,并不该以它杀你,但若不以它杀你,就会耽搁很多时间。”

阿牛盯看那刀,圆状魔刀,缺口被离魂握在手里,可谓“完圆”无缺。这样的怪刀,刀式绝非寻常。阿牛手上若有蓝石枪,还能与离魂一搏,但自从邂逅青乙颐救下危立之后,他就雪藏了蓝石枪。也正因为他舍蓝石枪不用,才成全了他如此年轻就成为了一国上位宿将。若他一味依仗蓝石枪之厉,武学修为就不会得到长足进步。

“能得离长老看重,以裁衣玦相对,远即死无憾!”阿牛收回眼光,平摊一手,绝对水属灵力再现,“可是不打过,谁知胜负?”

黑光自他手心亮起,逐渐延展整只手,颜色越来越重,光泽越来越沉,比起先前蓝阁内的灵力更盛。

小一竭力冷静下来,不去遐想死于裁衣玦的惨状,暗下开始运气调息,离魂放开她也给了她机会解开禁锢,只是魔族长老的手法短时间内岂能轻易破解?二人二句对话中,她已试了三种解三江的法子,但都无效。

“砰”一声沉闷响声后,她不禁投目阿牛。“滴答滴答”几滴鲜血溅落地上,然而闷响还在继续,那是阿牛肉掌打在裁衣玦上的声音。

裁衣玦外刃锋利,阿牛能碰的只有刀身上的平面,可离魂岂会让他轻易打中?裁衣玦只需稍微偏转角度,看似能中的平身,打过去迎接阿牛的都是外刃。若非阿牛乃贞国七宿中的牛宿,传承了玄君铜墙铁壁的外功,手打裁衣玦的下场就不是伤肤溅血了。

离魂诧异了一眼,阿牛空手以对,虽然难看,却不折不扣地接下了裁衣玦,心下对他的惜才之心又重了一分。要知当年离魂曾以裁衣玦一招斩杀过一位利国的上位宿将,出奇制胜没什么可说的,但出奇制不了胜,却有的说了。

阿牛接下了几下裁衣玦,便知离魂上手并没有使出裁衣玦最厉害的招数。这种心理他很熟悉,当他拥有蓝石枪后,多次面对对手,都异常省力地解决了,几乎没有人令他施展出精妙的枪法。

离魂狠下心来,森然道:“你知道此刀为什么叫裁衣玦吗?量体裁衣,嗜血噬肉,只是一瞬间。”若阿牛死于前面几刀,尸体最多就是几块,但若死于裁衣玦的刀决上,下场就会很悲惨了。

阿牛再次打中裁衣玦的外刃,面不改色道:“离长老,你为何不把小一还我,全身而退呢?”

离魂撕声道:“原本看上这孩子的不是我,但现在我也看上了。远,你为何宁死也不肯跟我走呢?”

鲜血滴答的陪衬阿牛的回答:“我追随的是她的意志,她哪怕不开口,我也知道,她现在还不愿离开暗部。”蓝伯九在暗部,他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追随她……的意志?”离魂笑了起来,一手一挥,一股灵力袭向小一。阿牛虽知他不会杀她,但后背依然出了冷汗。

小一只觉死海一阵轻盈,唇一动,竟能言语了,但离魂解开的只是死海。

阿牛换了只手,仍旧撞到裁衣玦的刃上。只听离魂冷冷问:“小丫头,你是要你的哥哥死呢?还要他活?”

小一“哦”了声,没有立刻回答。她从离魂解开死海的手法上,找到了解开禁锢的办法。魔族的确异于常人,四国的死海都不一样,她玄武一族的死海在丹田之上,但魔族封死海的方法却不论四国死海区别,一律只封丹田。由此可断,三江和另四海亦是一样的,不在原本的三江五海之位上。

离魂容不得她思考,裁衣玦嗡响一声。阿牛打了裁衣玦数次,裁衣玦还是第一次发出声响。

“是死是活?”越发冰冷的声音。

那一声声肉掌撞击到裁衣玦发出的沉闷,那一滴滴溅落血滴的轻颤,还有那虽细微却可怕的嗡嗡声,都叫她心慌,可看着阿牛坚毅的眼,她明了并非他追随她的意志,而是他们的。

“请离长老转告他,他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我决不会去魔族!”小一镇定道,“至于离长老你想带我走,除非带走我的尸体,不然就是留下你的尸体。”

2

皎月星空,悬崖峭壁,那一左一右伫立眼前的孩子,虽然年龄身形都相差极大,可离魂却觉出二人之间的相似。同为奇葩,同样坚毅,更可贵的是二人心意相通。离魂反思自己,六十年如梦幻,别说肝胆相映的知己,连个贴心可信赖的朋友都没有。他心头未免一寒,怨怼油然而生。

杀了大的,带走小的。甚至,都杀了。

魔由心生,紫芒随至,裁衣玦微颤起来。面具后的摄魂眼寒光激射,小一与阿牛均知不妙,一个喊了声:“小心!”一个急退数步,双手变幻出玄冰印缔结灵力屏障。只是他一双血掌,竖起的屏障竟泛出血红色。

离魂身形一矮,一腿迈出,压到极低,裁衣玦拉到身后举到高处借势挥出。

紫光划亮山颠,魔器脆响阵阵,然后轰一声雷鸣,裁衣玦瞬间击溃灵力屏障。单就灵力比较,离魂的几十载修为与阿牛的新造五海不相上下,但离魂胜在魔器裁衣玦上。

阿牛再次后退,心知除非他手上有蓝石枪,不然只死无它。

紫光流转,裁衣玦回到离魂手上,又再次出击。依然是高举后挥出,但离魂本身却旋转了半圈。

小一心急,无奈越急越解不开被封的命穴。阿牛运起全灵,再次缔造玄冰屏障。黑红色的屏障依旧无法阻挡裁衣玦,加了旋转后魔器的攻击更强。小一眼前一片紫红,耳朵却听不见声响,胸中一阵发闷后,眼前才逐渐清晰。阿牛已倒在血泊之中,一双手臂从肩胛到指尖都是血淋淋的,犹如被剥去了一层皮。

离魂冷笑道:“你倒能耐,玄君一族的灵术怕是学到顶峰了吧?只是,你还能挡下第三次吗?”

阿牛咬紧牙关,双手的疼痛不及心头的震撼。他心知肚明,自己运起的全灵大半都加在了身上,又仗着玄武之族的护体神功才保住了一条命,可他绝对挡不住第三次。魔器裁衣玦,果然厉害!

小一体内热流滚烫,脑中只一个念头,若阿牛死了,她就随他一起去了。这时刻,什么家仇国恨,什么睿智从容,全部抛诸脑后。她还原成了孩子,却也是个重情重义的勇敢的孩子。

“阿牛哥!”她喊了声,转而怒视离魂,“你若杀了他,我就咬死你!”

离魂大笑起来。半夜下来,只有这句才像个孩子说的话!但他只笑了一半,就收敛了。

伤重之下的阿牛周身灵场忽然改变,墨黑的灵力凝聚,团团笼罩。而阿牛嘴角鼻间迸出鲜血,眼中充满血丝,原本线条分明的五官扭曲起来。

“天节!”离魂猛然想到玄武一族令人敬畏的死技——超越身体的负荷,以命施展的灵术!

裁衣玦再次作响,离魂尖声道:“就让我来领教下,究竟是你的天节了得还是我魔族的神器了得!”

“不要!阿牛哥!”小一撕声裂肺。

夜色渐变,莹蓝苍穹迎来黎明前的黑暗,悬崖上死亡将至。小一只觉心湖骤乱。她目睹过死亡,但未曾目睹过亲友的死亡。在神医之力没有觉醒前,死亡对她而言只是一种自然规律,而拥有救死扶伤的神力后,她见不得任何人的轻易离世。

身为神医,无法救自己的朋友,自己的亲人。身为神医,只能眼睁睁看着想要救的人死去吗?

身体越来越烫,心尖儿仿佛要跳出胸腔,只有额间温凉如故。灵力自丹田喷发,激荡肢体,到了额间,便缓了速度凉了温度。二种不同力量在小一身体里并存,激越和温和,摧毁一切的猛烈和包容所有的冷静并存。

几乎是身体自发解开的禁锢,强大的灵力来回激荡下,强行冲破了小一被封的四海。她不顾一切扑向阿牛,冲往激斗的前沿。

裁衣玦离开离魂的手,如异月悬空,紫气充盈,高速自转中击向阿牛面门。天色瞬间蓝紫黑混杂,来自阿牛绝对水属灵力的黑光,离魂魔族的紫光,而蓝光竟源自小一,纯蓝的蕴蓝神医之光。

山震地摇,三股力量相撞下,波及周遭山脉。甚至连整座暗部都感受到那一刹,地面上下颠簸。

裁衣玦回了离魂之手,一去一回之间,犹如流星划过天际,又如百年那么漫长。“咔”一声轻响,离魂的面具碎裂,残片落到地上。一张面色苍白的脸,一脸震惊。他仿佛失了魂似的,定定凝望阿牛怀中的小一。

离魂势在必得的一击被彻底瓦解,而阿牛同归于尽的灵术亦没有得逞。那个被封四海的孩子在关键时刻爆发出匪夷所思的灵力,不仅阻拦了裁衣玦,也遏制了天节。

山已静,风已平,可离魂周身依然回荡着小一灵力的余波。滚热的,温良的,沁入肌肤的热度,贴骨入髓的舒坦,不仅化解了裁衣玦不可一世的霸气,还使他原本乖戾的魔灵得到了平复。

阿牛的感受比离魂更清晰,小一扑入怀中的那一刻,所有伤痛瞬间消失,被超负抽空灵力的身躯恢复生气,而天节的怒火被熄灭了。他抱着小一,看着自己裸露的双手迅速自愈。只是他伤势实在太重,几乎等同被剥了层皮,虽经当世顶尖的神医救治,迅速生肌活肤,但还是留下了一道道一条条细细的疤痕,纵横交错,如同长了一身鳞甲。

“小一……”阿牛低唤一声,不见回答,焦急一看,才发现怀中孩子已脱力昏厥。

“小一!”被阿牛摇晃了几下,小一才醒转过来,欲言无力。在这生死关头,若她以正常状况在阿牛身边,不仅可保二人性命无虞,更能战胜眼前强敌。

阿牛见她醒来,忽然笑了笑:“死也不去魔族!”

小一眨了下眼,表示认同。

离魂回过神来,常年不见阳光的脸白中带青。这么多年他早习惯四国中人对魔族的忌讳,但以往忌讳的人大多是他看不上眼的庸碌之辈,而眼前二人却是他所青睐的“奇货”。二人都与他战到这份上,还宁死不屈,难道区区一个四国白虎暗部,所谓的大国名门就比他们魔族要好,要干净吗?可笑可叹!

……本章完结,下一章“ 疑云密布3-4”↓↓↓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