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187章: 疑云密布3-4

《爱上玄武》

第187章 疑云密布3-4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3

小一在阿牛怀里,身子虽无力,头脑却越发清明。刚才她体内爆发出超强的灵力,未开她的额眼,也没有开阿牛的额眼,可这糅合了蕴蓝医力的灵力,却比以往的任何一次更强悍,远超她身体所能负荷。可恨,这身体不能一日长大,而今只能任人宰割。她将眼光静静地投掷在离魂脸上。

那是一张令人意外的面孔。若非眼嘴角的细纹述说年龄,任谁第一眼看他,都觉得他是个二、三十岁的年轻人。而且,这张脸有点温和。难怪离魂常年以面具示人,要是摆出真面目,会有多少人信服他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族三大长老之一呢?

现在这副面容一一闪过嘲笑、鄙夷和杀机,却不失一抹柔和,多少显得怪异。

离魂弯腰,拾起地上几片面具碎片,来掩饰他内心的逃避。他不想接这个小女孩的目光。她仿佛能洞察他的秘密。从她在他耳畔轻语那三个字起,他就心生畏惧。

没来由的,离魂听见自己脱口而出的声音:“你怎么知道是他?”这个问题若此刻不问,待他亲手送二少年上路后,就再听不到回答。

但小一无法言语,她微微张了张嘴,却没吐出一个音。怀抱她的阿牛却忽然抬头,望的是离魂身后的远处。

离魂这才惊觉有人悄无声息的靠近,不禁汗颜。他心神动摇之际,竟没有察觉周遭的动静,这实在有损他魔族长老之誉。

而他转过头去,却是见了那人。先前小一说的三个字正是他的名字。

——利天羽!

不复当日的一身明亮黄裳,利天羽一身蓝紫长袍,头戴时日利国贵族少年素爱的紫阳冠,手中无剑,却握着管碧绿长箫,出现于淡薄的曙光中。他脸上似笑非笑,脚下不见动弹,人却在迅速接近。

古怪的装扮,古怪的少年!这是阿牛对利天羽的第一印象。

离魂见是他,本能地收回裁衣玦。

“离长老,容我说几句话。”言语才落,少年已翩翩而至。

离魂不语,后退一步。阿牛心念一动,莫非这少年也是魔族中人?却见少年向他走来,阿牛立时警戒起来。

蓝紫长袍不知质地,细看才知蓝底紫纹,纹路是龙虎相争。手持的长箫,更是世间罕见的珍品。

“你是何人?”阿牛沉着地问。

“我叫利天羽。”少年没有行礼,却止了步伐,注视小一道,“我们见过的,水拾遗。”

小一却没有望他,现在的她甚至连抬一下眼皮都觉得吃力。

利天羽停顿了一会,见她不答。仔细打量一番后,微微笑道:“这位大哥,你给她点灵力,不然她说不出话。”

阿牛暗骂自己一声愚笨,立刻奋起残存的灵力,渡给小一。其实他刚死里逃生,又要时刻戒备强敌,哪有心力想到这一点?

小一得了阿牛的一道灵力,微做调息,便抬起头来道:“暗部马上会追到这里,有什么话你快说吧!”

利天羽收敛了笑容,正色道:“那我就长话短说!水小医,你知道多少人垂涎于你?多少人想着你的小命?你留在暗部太危险,为何不随离长老去魔族呢?”

阿牛一皱眉,原来这少年的确是魔族,他是来当说客的!

“难道魔族于我就安全吗?你魔族内何尝不内忧外患?”小一反问之后却转了语气,“与其担心我,不如担心你自己。你的一番好意,已经惹出了事端。”纵使利天羽掩饰的手段再高明,也难逃脱蕴蓝神医的慧眼。当日甄选节上,小一就已察觉利天羽实乃魔族。而甄选节后,在萧也等人遭逢不测的情况下,傀其多都没有离开暗部,惟独利天羽早早离开,因此不难推测,他是回魔族安排某些事宜。见到离魂后,小一就明了利天羽的心思。没有他话上说得那么漂亮,什么暗部太危险,他只是想把她弄到魔族去。但接下来事情的发展远超了利天羽的估算。

“我只是想带你离开这里。”果然,利天羽苦笑道,“你不该留在暗部,你留在暗部太可惜了……”利天羽也察觉情况不对,亲自前来接人,但看到的却是两败俱伤。

“回吧!利天羽!这里对你同样不安全。”小一淡淡道,“你既然称我为水小医,那么你应该已经查到,是谁最想要我的命!”

利天羽不禁一怔,目光流露出欣赏。“是的,元国的势力已经渗透到暗部,相信很快利人就知道你在远蓝的盛名,到那时候你又该逃离暗部了吧?与其亡命天涯,不如跟我走。你还太小,安定的生活对目前的你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小一忽然一笑,反问道:“与世无争的平静生活,你愿意过吗?”

利天羽顿时默然。他虽出生于魔族,却因身份的不同,自小过着异于常人的生活。曾经他日夜仇恨日子的辛苦与艰难,但后来却无比欣慰经历过它们。现在的他已有能力游刃于那样的生活,甚至生活稍显平静就令他乏味,修为的突飞猛进仿佛停止了,取而代之的是难以平复的野心。他还如此年轻,乘着年轻不做些什么,难道要等日后后悔不迭吗?所以,平静的生活决不是他想要的!

阿牛一旁聆听二人对话,想到了一个问题。以前的阿牛总是一次次忽略,他怀中的小女孩,真的只有五岁吗?先前听她对奎生一番言语,他还一味认定她只是聪颖过人。可是,现在他终于无法自动忽略,她拥有超过年龄阅历的心灵。

三人一起凝视这个女孩,只听她平静地说:“我该感谢你,利天羽。你是唯一一个没有把我当作孩子看待的人。就这个意义上,我们是朋友。”

4

利天羽面上依然平静,心里却起微澜。妄想与他利天羽成为朋友的人都没有好下场,可是眼前的女孩不同,鬼屋角逐和离魂一战都证实了她的价值。他要她的臣服,而得到她的神秘力量后他将实现自己的野心。朋友,他嘲笑这个词。即便水拾遗展现了她的手段,那也是在他保留实力的前提下。想到就做,利天羽手中的碧绿长箫慢慢变色,本已平静的悬崖再次充斥诡谲的灵力。

阿牛紧紧搂着小一,看碧成朱。利天羽的灵力令他再次感到死亡的威胁。没有离魂和自己的灵力充沛浑厚,却独出机杼专横跋扈,决非寻常灵力。

而在小一眼中又是另一副景象。在这样危险的时刻,她却开拓了对灵力运用的认识。浑厚固然是种强大,但独专何尝不是强悍?如果说阿牛的灵力是一把力大无穷的锤子,那么此刻利天羽的灵力就是柄尖利的钢刺。若将自身所有灵力凝集于一点,那这一点会强到何种地步?当然,也要首先能做到凝聚压缩到这一点上。其实这是较浅见的武学认识,只是小一未曾真正学习灵武,从没人教导她任何武技,更不论灵力与武技的融合应用。水无痕懂些皮毛但他没有教,蓝伯九只知灵力的运用不懂何为武技,阿牛倒是都明白,但他只会学不会教。

现在利天羽就将他所有灵力凝聚到长箫上,箫色更红。

“跟我去魔族吧,留在那平庸嫉才的暗部是对你自己的不珍惜。放眼四国,除我魔族,无第二处能令你琢玉成器。”

离魂在旁暗自点头,不错,正是如此。

小一心中一动,她所求的正是强大的力量,利天羽说到了点子上。虽然在暗部她结识的人不多,但就连奎生那样的上位宿将也不能让她心生敬佩,长期停留于暗部,可能真的对她的成长没太大的益处。

然而当利天羽的长箫变成深红,透出紫光,小一终于惊醒过来。诚然魔族能给予她长足的成长,但那终究是魔族的力量。身为蕴蓝王族唯一的后裔,如何能投奔魔族?而更重要的是有蓝伯九的暗部,对她来说就是最好亦是唯一的学堂。可笑她被仇恨迷惑了双眼,竟被利天羽说动。天下强大的地方无穷之多,可若一人连自国的灵力术法都没学会贯通,如何去学别国的?

利天羽见小一犹豫,当机立断说出了此次离魂率部入侵暗部的内幕:“而你若不走,留在暗部只有死路一条。我要离长老带你离开,就是为救你一命。你年纪虽小,却比一般人都聪明,你该明白我说的意思。”

小一点头,利天羽心中一喜,不想却听小一道:“多谢你的好意,但我意已决。”

利天羽一怒,手中长箫终成紫箫。都说到这份上了,那小脑瓜子还坚持留在危险之地。正当他打算敲晕那丫头,身旁的离魂却“咦”了一声,“来得好快!”

一点银光迎着日出之光,疾射而来。

如一束光刺破暗淡天幕,如一枚白籽瞬间成长成白色荆棘,射到眼前,徐风拂过,云裳落定,正是消失几日的轻云。

利天羽平复了神情,竟难得恭敬地道:“轻云先生。”

轻云并不看他,只凝目于小一。“我们回去。”

“好。”

轻云伸出一手,拉起阿牛,阿牛抱着小一,随轻云施展身法而去。离魂上前一步,利天羽以箫拦下,箫色逐渐恢复碧绿。

离魂顿了顿后道:“轻云一路飞速而来,虽速度骇人,但也是强弩之末……”

利天羽叹道:“我自然知晓。”

“既然知道,为何不一并拿下?”

利天羽注释远方三人消失的方向:“可是轻云不能死啊……他是利国主的底线。”

离魂当即明了,若他们强行留下三人,怕是轻云宁死不屈。

另一边,轻云他们才到暗部境内,轻云就放开了阿牛的手,“啪”一声摔落地上,一口鲜血喷出,人已昏迷不醒。

“轻云先生!”阿牛惊呼,放下小一后翻转轻云身躯,才见他俊秀的面庞已苍白如纸,虚汗密布。

不用阿牛说,小一抓起轻云的手,无奈她自己也耗尽灵力,只能探得轻云虚脱,却无力救醒。

“回蓝阁。”

阿牛将轻云扛在肩上,一手抱起小一,奋起残余的力量前行。

清晨的阳光照亮了山谷,经历血洗的蓝阁依然如旧。魔族与暗部争斗的痕迹已被人清理,若非奎生依然伫立在原地,阿牛还真以为昨晚发生的一切只是个噩梦。

没有任何人阻拦他,甚至连奎生看见他也只是凝视。擦肩而过的瞬间,小一与奎生对视一眼。这一眼提示了奎生,沉默缄言,暗部发生的所有一切,不能上报于利国主,不能说不可说。因为,该知道人早就知道了,不然轻云也不会出现在阿牛肩头。奎生不知是第几回叹气了,利国唯一的卜师转身,黯然失去了身影。

重入蓝阁,阿牛发现原本在楼下的侍卫不见了,只是一顿足,楼上蓝伯九便不耐烦地道:“还不快上来?”

阿牛连忙上楼,将怀里的肩上的人放下。

傀其多一见到小一,便夸张地道:“感谢彝神,好手好脚的回来了。”

蓝伯九随手一敲傀其多的脑门:“老夫乃蕴蓝人士,才不信你利国神明!”

小一落地后拉住蓝伯九衣袖:“他们还有几天可下地?”“他们”问的自然是萧也等人。

蓝伯九先一探轻云情况,然后扭头道:“且有得等了……”

小一放开蓝伯九,掀开黑幕,径自走了进去。只见小改正睁着眼望着自己,而另三人依然昏睡着。

幕外,蓝伯九一边医治轻云一边听阿牛轻声说昨夜发生的事情。阿牛说到轻云赶来,只听幕内“砰”一声响,然后就是小改嘶哑的声音:“小……一……”

阿牛急步掀开黑幕,只好看见小一昏倒在小改身上。

“发生什么了?”

小改张大嘴,艰难地道:“她……她在我……在我脑袋上……”

阿牛隐约猜出了几分,身后随之而来的蓝伯九道:“她在你脑袋上用了点灵力,叫你开口了?”

小改微微点头。

蓝伯九摸了摸小一的额头,然后将她拨正位置,平稳地躺在四少年身旁,这才站起身道:“太逞强了,一夜突变灵力几乎耗损为零,还要施展医术,这下好了,好好睡一觉吧!”

阿牛放下心来,蓝伯九这样说了,便是小一无事,但随后他忽然联想起小一之前问蓝伯九的那句“他们还有几天可下地”,顿时拧紧眉头道:“不好,小一急着救治小改,一定是想到了什么。”

蓝伯九也跟着皱眉,却又舒展眉头伸出手来,一颗蕴蓝之珠在他掌心发出明艳光芒。

“老夫就不信了,把它时时握在手心,谁来找茬?”

……本章完结,下一章“ 疑云密布5”↓↓↓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