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188章: 疑云密布5

《爱上玄武》

第188章 疑云密布5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5

长觉一梦,恍若隔世。轻云从柳直嘴里没有问出个所以然,也知道他被调离肯定暗部发生了大事。他顾不上灵力耗空,疾归暗部,终于在最后时刻赶回小一身旁。利天羽手中紫色的长箫说明了一切,但是只要他不倒下,魔族就不会对他动手。于是轻云撑着最后些余灵力,将阿牛和小一带回了暗部。他没有问身边的少年,何以由虚弱逐渐恢复起来,也没有少年怀中他关爱的孩子,究竟发生了什么,竟导致她小脸失色,软在少年怀中。他只知道,要带他们回蓝阁。当他灵力不济最后倒在暗部境内,虽未踏入蓝阁,一颗心却放了下来。

阿牛起码恢复了二成灵力。

轻云平静地从蓝阁苏醒,看见的就是阿牛和蓝伯九分坐在他身旁,明丽蓝光从蕴蓝神医手中一层层一圈圈往四周辐射。

“小一呢?”轻云撑坐起来。

蓝伯九道:“你既已醒,她亦不远。”二人同样耗罄灵力,但不同的是小一还是个未成年的孩子,自然需要更多的时间。

轻云目光停留在蓝伯九手上,后者却慢慢握手成拳。蓝光倏忽而逝。

“你既已醒,我自不必辛苦。”

轻云收回目光,道声是。

脚步声从楼下传来,被灵力空间阻隔的人终于等到了进来的时刻。

“好厉害的灵力墙,琉璃殿主殷霞见过蓝先生、轻云先生,这位是……”琉璃殿主殷霞带着二位少女上来后,眼珠子就转到阿牛身上。

“远。”阿牛微一点头算作施礼,他虽无名,但以一国宿将的实力这样的礼节已不算失礼。

“远先生身手了得,不知师从何……”

蓝伯九打断她的话:“殷殿主所为何来?莫不是来看老朽治病救人的手段吧?”

殷霞连忙赔笑道:“殷霞岂敢偷师,何况蕴蓝神医的手段殷霞即便想学也没那能耐。殷霞前来是请轻云先生回朝云阁主事的。轻云先生一走就是数日,这朝云阁众弟子惦挂先生,一得知先生回来,就托殷霞来请回先生。”

蓝伯九冷笑一声,也不说破,要请轻云回朝云阁也是朝云阁的人来,与琉璃殿有何干系?

轻云沉吟道:“近日我身体不适,恐怕还要叨唠蓝先生数日,请殷先生代为转告朝云阁众人。”

殷霞应了,竟不再多言,带二少女而回。她本就长袖善舞八面玲珑,见蓝伯九与轻云都不好相与,自然告辞而去。走的时候,她瞟了眼一侧黑幕,心下顿时了然,那几个伤病户都在里面。

她一走,傀其多便从幕后走出道:“她是来试探的。”

蓝伯九白他一眼道:“不是叫你守着小一的吗?跑出来做啥?”

傀其多笑嘻嘻道:“她醒了。”

三人各是一惊,小一醒来他们竟未感知任何灵力波动。阿牛行动最为迅速,“叱”一声轻响,拉开黑幕。

三人只见小一慢慢撑起小身体,坐了起来,而小改竟也跟着坐了起来,虽然动作有些勉强,但身子似大好了。

蓝伯九上前拉起小一,顺势探了下她的灵力,顿时他脸色大变。她体内空空荡荡,灵力仿佛被洗劫一空。

小一望着轻云对蓝伯九道:“我没事。”

蓝伯九明白,这一次劫难反使小一在灵力修为上进了一层。人往往在危难时刻爆发出体内潜能,何况小一不同于普通人。

倒是轻云轻轻叹一声,道出了令在场众人惊慌的话:“傻孩子,你早该告诉我,你是蕴蓝人,你是蕴蓝亡国后除了蓝伯九以外的最后一位蕴蓝王族。”

傀其多的眼睛瞪到不能再大,小一带给他的接连震惊,此个最骇,“蕴蓝王族……”

轻云抓起蓝伯九的手,强行掰开他的指头,蕴蓝之珠重又散发神秘之光。

“本来我只是怀疑,为何蓝伯九被软禁于暗部多年不屑搭理任何人却惟独收你为徒,为何你能在鬼屋角逐中胜出而小改头颅之伤不死?当我半路拉起远的手,他体内充沛的水属灵力更让我怀疑,兄长身具水属上位宿将的能力,妹能修习蕴蓝王族的医术,如何是我利国之人?而当我见了蓝伯九手中的这枚蕴蓝之珠后这才真正明白过来,小一,水拾遗,你是蕴蓝王族,你还是……”

轻云忽然不说下去,但小一,蓝伯九以及阿牛三人同时明白,那下半句是什么。奎生的纸片虽然对蓝伯九来说不过是把戏,但一国卜师的鉴定岂会出错?一半利国血统的孩子,能习蕴蓝医术即蕴蓝王族的后代,这意味着什么。

三人之中,只有蓝伯九起了杀意,傀其多站于蓝伯九身后,见蓝伯九另一手慢慢缩回袖管,对蕴蓝神医毒术怀着极大兴致的他眼中立时亮了起来。

这时候小一动容地说了句:“我还是你的,你的……”

轻云忽然抱住小一:“不用说了,从今日起,你就是我的女儿。”

蓝伯九的手又缓缓伸出,低声道:“是啊,我怎么忘了,差不多的悲惨,只是你活了下来。”

阿牛一时无语。

傀其多心中暗叹,看不到蓝伯九的出手了。却见轻云转过头对他厉声道:“今日之事,你全当不知,不然休怪我手下无情。”

傀其多本就比常人多个心眼,轻云一说完,他立刻两手一摊:“你们说什么啦?我肚子饿了,午饭都没吃呢!”随着话语,他的肚子还争气地“呱”叫了一声。

小一在轻云怀中噗嗤一笑,气氛顿时舒缓起来。自此,轻云正式进入蓝阁,成为了蓝阁第二位师者。与蓝伯九不同,轻云身份极其特殊,于暗部他是位授业多年的良师,本身精通武技,轻功又是一流;于利国他身为王族,利王心目中占据一席之地的人物,连魔族最后也因他放弃拿获小一,丢下离魂一众手下的性命。而于小一来说,他是第一个被认可的蕴蓝王族的利国亲戚,亦可能是唯一的一位。

夜色浓浓,轻云宁静地坐在蓝阁中,听小一解说她的领悟。

小一一路从亨国到利国暗部,一路上亲历数次争斗,只可惜武技上她从未学过一招半式,与黑爵、黑四的一战,凭的也是蕴蓝医术,至于牛金龙、无心包括阿牛的出手,“武盲”的她更无法看明白。但利天羽在她面前刻意展示自己武力,露了手魔族独特的灵力运用,却是她可以以灵力感知的。

回蓝阁的一路,小一一直在想利天羽的灵力呈现,明显利天羽的灵力低于离魂,但他那一管长箫上爆发的灵力气势上却不逊于离魂。魔族与四国的不同难道就在这里吗?那为何离魂与阿牛对决时不用?当她百思不得其解时,轻云力脱昏倒在地,但正是轻云这一倒,她倒想明白了一点。如果说一般灵力的运用都是调配全身灵力,而后各据强弱施展,那么魔族却是将所能调配的灵力凝聚在一处,这样便大幅加强了灵力。就好比面和点,将力量打散到面上自然不如集中在一点上强。只是要将体内灵力全部凝聚于一点谈何容易,稍有不适,灵力便会溃泻。但很快小一便明白,这还不是魔族的不同,能想到并且做到凝聚灵力于一点的,四国大有人在。可惜利天羽没有出手,要知道魔族究竟如何不同,还得他真正动手。

再见奎生后,她的思索又拉回到暗部的黑幕中,当务之急她必须尽快治她的伙伴。暗部危机四伏,萧也等人早一日苏醒就能使蓝阁所有人早一日摆脱挨打局面。三人不能动弹无法转移,等同他们全体被锁定在蓝阁。只是小一的灵力几乎倾空,体内仅徘徊着阿牛输来的那一道微弱灵力。萧也三人她是无力救治了,但小改她可以一试,何况蕴蓝医力即便不济也不会扩大小改的伤势。于是,小一将最后一道灵力凝聚在指尖,触点在小改神海上。

这其实是很大胆的,她只有那么丁点灵力,甚至从来没学过灵力的凝聚,只是凭着感知,最后竟凝聚起针尖大小的一点灵力。结果是她彻底洗空了自己的灵力,而小改大好了。不过几日后经蓝伯九分析,这样的结果运气成分占了大半,若非小一当时灵力极其微弱,第一次凝聚灵力成功几乎是不可能的。

蓝伯九听完后先点头后摇头:“虽然自悟了更强大的灵力救治方式,但代价大了点。”寻常使用全灵后,使用者的身体会自发保留最后一丝灵力,用来恢复消耗的灵力。可小一不计后果大胆尝试,竟将自身灵力抽得一干二净,以后复原将花费比常人多数倍的时间。

小一沉默了片刻,而后道:“灵力空了,还可以修炼回来。但是时不待我,不知还有什么危险等着我们。”

众人沉默中,傀其多却笑道:“好啊,我喜欢。没有危险的是庸才,我这样的天才肯定经历非凡……哎哟,又敲我……”

轻云微笑地望着他。以前傀其多给他的印象是阴险奸猾的,但这半天相处下来,却觉得这位铁血盟的少主其实有些可爱的。

傀其多又卖弄了几句,却见轻云眉头轻皱,识相的他立刻打住了嘴。

阿牛站起身,蓝伯九拦住了他:“来的只是二个人。不过……有些奇怪。”

“哦?”

但听楼下来人道:“在下慕容乜,求见轻云大人。”

轻云心下一震。慕容乜,他怎么来了?

蓝伯九道:“他带了个死人。”

一时间轻云睁大了双眼,随后飞快地闭上了眼。阁上众人都不是傻瓜,虽然轻云坐得纹丝不动,但他强性克制的呼吸,微微跳动的睫毛都在告诉众人,慕容乜带来了一位轻云认识的人的尸体。

慕容乜又报了一遍。小一走上前,扯了下轻云的衣裳,但他没有回应。

最后蓝伯九替轻云做了主。“你上来吧!”

慕容乜应声而来。片刻后,身穿宫廷制服银边立领银钟长裳的慕容乜出现在众人面前。他横抱着一名男子,对蓝伯九等人点头施礼后,将男子平放在轻云面前,而后起身笔直伫立。

“轻云大人,慕容乜受命前来,将大人的随侍柳直交到大人手上,自此刻起,慕容乜即大人的随侍。”

此言一出,阁上除了轻云以外,都觉得莫名其妙。地上死去的男子柳直,身穿的亦是宫廷服饰,却远没慕容乜那般奢华,显见二人不是一个等级的,而轻云从来没提过他的随侍柳直。

众人目光都在轻云身上,过了不知多久,轻云终于睁开双眼,低头凝望地上的人。他的呼吸已经平和下来,除了神色有些悲哀与平素并无不同。但不知为何,蓝伯九等人都觉得此刻的轻云与往日不同了。

只见轻云伸出手,抚过柳直的眼眉,又收回手,仿佛下了个决定似的,他坐直身子,对慕容乜道:“既然换了你当我的随侍,我要你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将他的尸身带回利都。他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

慕容乜应声道:“陛下嘱我不得离开大人,然大人吩咐的事乜自然要办。大人您看这样如何,我命暗部送回柳直?奎生大人想必很乐意为大人效劳。”

轻云一挥手,慕容乜抱起柳直离去。他走后轻云握住身边小一的手,仿佛在自言自语:“那是慕容乜啊,利宫的影子侍长,连影子都能堂堂正正的走在日头下,柳直……你却要永远睡在黑暗中了。”

小一只觉得轻云握得紧了,不禁喊了声:“轻云。”

轻云忽然笑了一笑,只是这一笑笑出了细纹,一笑之后人老了几岁。

小一将头埋入轻云怀中,揪着他的衣裳,小一想到了水无痕。她开始明白她的第一位养父,那放肆不羁的笑容背后深藏的悲伤。原来笑也可以这样沉痛。

……本章完结,下一章“ 蓝阁桃李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