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190章: 蓝阁桃李2

《爱上玄武》

第190章 蓝阁桃李2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2

小一望了眼安儿,却将枝条转递给小改。轻云不动神色地道:“这样也好,小改你来试下,然后小一你也跟着做一次。”

小改眨着眼,高兴地问:“我也可以让轻云先生给我评分?”小改来自朝云阁,在朝云阁轻云若要门下演绎招式,相当于考核。小改便自以为然的认为轻云是要考评自己了。

暗部各处考评制度不同,但傀其多等人一听“评分”二字,怎肯错失良机?都向轻云行礼,一个个都道:“还请先生一并评分。”

轻云想了想道:“也罢,就当是次基础评估吧。”他在暗部执教多年,深谙少年心性,说话都留情面,重褒轻贬。但评估的话难免打击会大,毕竟分数在哪里摆着。本来众少的起点不一,轻云也只想提点下,但他又想到比较、竞争亦是提高个人修为的一种方式,也就应了下来。

只见小改兴奋地上前几步,样架倒是摆得不错,可一拔枝条,就“哎哟”了一声,想必粗糙的枝条表面将他掌心磨出了几条血痕。但小改还是坚持完成了动作,将枝条斜指前方。

“可以了。”轻云道。

小改连忙将枝条还给小一,傀其多从兜里掏出伤药,熟练地给他涂了满手。

蓝伯九眼光一亮,傀其多的随身伤药竟是自己配制的。傀其多与慕容乜的“不死不休”,手底下功夫上去不少,制药的水平也跟着上去了。嗅了下风中传来的药味,蓝伯九确定傀其多没有辜负他的一番“栽培”。

小一再次握住枝条,却没有急于出手。不过即便她想像挪严迁那样快速“出鞘”也不可能,傀其多捉住了她的手。

傀其多笑嘻嘻地又从兜子里掏出纱布,一边裹缠小一的手,一边道:“先包好再拔。”

众人默许,小一却不好意思了。“那个……我应该跟大家一样的。”

“一样个屁,你是女孩子。女孩子都爱美。”下面一句却不厚道了,“脸已经没办法了,手再废掉,就真完蛋了。”

“傀其多!”小改冲上前,却被傀其多轻松一手挡住。

“你就自己包吧。”纱布送到小改手里。

阿牛在边上好笑了一下,接下来却大笑了起来。小一发憷的看着自己跟粽子一样的左手,“这个……好象包得太好了吧?”

蓝伯九道:“呆子,那点小伤对她算什么?”

傀其多一怔,又立刻笑道:“聊胜于无,聊胜于无。”

“开始吧。”一旁轻云淡淡道。

“嗯。”

傀其多让了一步。小一却仍没立刻出手,她望了一会“粽子”间的枝条,吸一口气,然后平视前方,前方是轻云温和的面容。

“哧”枝条擦过纱布的声音,小一动作缓慢地完成了“出鞘”。没有速度也没有力度,枝条最后还颤巍巍的停在半空。没有习过任何武技年龄尚幼的她,甚至把不稳枝条。

“看来你已经明白了。”轻云笑道。

“多谢轻云先生指点。”小一放下枝条。这一刻,轻云不是她的朋友不是她的亲人,而是她的业师。

轻云收回枝条,再次演示了一遍“出鞘。”动作依然简单,然而在众少眼中却是完美无缺的“出鞘”。这次傀其多注意到轻云的出手不带一点风声,但力度和速度都强过自己。

“所谓根骨,即身体的综合能力,其中协调和身体本能的应变能力最为重要。‘出鞘”的动作可以看出你们的协调能力,而模仿我的‘出鞘’即是你们的应变能力。”轻云微微一笑,“实际上我刚才演示的‘出鞘’比一般‘出鞘’低了二分。”

众少恍然大悟,特别是傀其多,他立时明白前面安儿虽然“出鞘”动作难看,却是最接近轻云的动作。

轻云环顾众少,问道:“现在你们还要我评出各自的分数吗?”

挪严迁第一个应声:“要。”众少跟着应声。

轻云微笑道:“其实你们每一个都非常优秀。要知寻常人的根骨一般只做二分,但你们都在五分以上了。”

傀其多道:“轻云先生不用安慰我们,直说吧,我能接受。”

轻云又是一笑,缓缓道:

“萧也的基础非常扎实,但协调和应变能力都有所欠缺,所以是六分。”

“挪严迁的基础也非常扎实,但协调和应变能力一样有所欠缺,一样是六分。”

“安儿的基础没有打实,但协调和应变能力不错,九分。”

小改羡慕地看了眼安儿,接下来就听到轻云道:“小改的基础不扎实,协调和应变能力也不佳,五分。”顿时小改拉下了脸。

萧也道:“好好努力就是了,怕啥?”

挪严迁也安慰了句,但小改还是垂头丧气的。

轻云顿了顿后,转面对小一,温和道:“你也是五分。”

众人这才大异。只听小一问道:“根骨能后天练上去吗?”

小改立时抬头,眼神烁烁地盯着轻云。轻云那好看的薄唇轻吐二字:“极难。”

“那就是可以。”小一果断地说,“极难不代表不能。”

轻云点点头。小改重拾信心,望着身边的小女孩心想,只要她能练上去,他也一定能。

蓝伯九在边上思索了片刻,就明白了轻云为何给小一五分的评分。小一的身体协调能力极差,五分里应有四分给了应变。五年里那个笨蛋水无痕只给小一看书,什么都没教,白白浪费了幼年时光。起码跑跑动动吧,天杀的水无痕只管喂饱小孩吗?但蓝伯九转念又一想,他蕴蓝王族神医血脉强的是灵力,别说五分根骨,就一分也足够。武技再厉害,也抵不上以灵力为质的灵术。平时是木头打傀其多就是神人的慕容乜武技叫绝吧,可照样不是阿牛的对手。若二人以灵力对决,估计慕容乜没机会靠近阿牛……呸,影子侍长,不就是个刺客吗?

蓝伯九望着小一而笑,那什么武技就随便学学,那什么根骨能练上去就练,练不上也没啥紧要,关键是把蕴蓝医术都学好了。

众人正各自思索时,傀其多嚷道:“轻云先生,你怎么惟独漏了我啊?”

轻云没有答他,只将手中枝条递给慕容乜。傀其多顿时瞪圆了眼。

“乜,你来一下‘出鞘’。刺我咽喉。”

慕容乜应声,众少立时屏息观望。慕容乜痛打傀其多的一幕幕早在他们心中扎根,但不知和轻云相比孰优孰劣?

同样是三尺距离,慕容乜一站到轻云对面,众少就感到气氛空前压抑,连阿牛都目不转睛的盯着。

“大人,得罪了。”慕容乜彬彬有礼,但一个“了”字结束,枝条顶端已停到了轻云喉前,只半分之差,便触及肌肤。动作之快,令所有人咋舌。没想到他“兵器”在手,竟比空手速度更快。阿牛暗自佩服,难怪他说可以杀了自己,却不如自己。

“能将尺度把握到如此地步,不愧为影侍之长。”轻云一手掐断慕容乜手中的枝条,对正在垂涎的傀其多道,“知道吗?你并不适合他的武技!”

“为什么?”傀其多不解。

“乜,就让他看看你的真正手段吧!”轻云淡淡一笑,“再一次‘出鞘’,咽喉。”

傀其多瞠目结舌,此刻慕容乜手中只有半截枝条,而距离依然是三尺,就算慕容乜是个成人手臂比自己长,可半截枝条如何能刺到轻云咽喉?

阿牛眼睛亮了起来,所有人都开始期待,有些过分激动的小改甚至不自觉得抓住了身边小一的手。

只有慕容乜依然冷静,在轻云掐断枝条的时候,他便预感他的主子需要他给傀其多那臭小子一盆冷水。果不其然,轻云要他再一次“出鞘”。

所有人都不敢眨眼,生怕慕容乜动作太快。但偏生这次慕容乜大出所有人意外,他竟放慢了速度,让在场众人看了个清楚明白。

枝条握在左手,右手捏住端头,往上直线拔出,与此同时,慕容乜的身躯前倾,以脚尖为着力点,当他的身子前倾到恰当角度,右手的枝条就同身体成了一直线,枝条的顶端距离轻云咽喉依然是半分。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慕容乜这次“出鞘”匪夷所思,最后身形定格在倾斜的角度,似有无形外力拉扯住他的身躯,让他保持前倾的姿态,而最可怕的是,枝条依然直指轻云咽喉纹丝不动。

停了一会,慕容乜慢慢收回身躯,站直身子,枝条化为粉末散落地上。他对轻云动手属于无礼,虽然是轻云要求的,但至少他也要把无礼的枝条摧毁掉。

轻云叹道:“傀其多,乜先生的技艺你看清楚了吗?他是特意为你慢了速度。”

傀其多哭丧着脸道:“我明白了。”

小改拉了拉小一的手,轻声问:“到底怎么回事?你看懂没?”

小一低声答:“慕容先生是使匕首的。”

“哦。”然而小改还不明白,倒是萧也等人听明白了小一的话。既然慕容乜擅长的是匕首,那么傀其多除非放弃他的双手刀转练匕首,别无它法学到慕容乜武技的精髓。

挪严迁犹豫了片刻还是提出了他的疑问:“请恕我斗胆,我想教轻云先生,慕容先生与轻云先生相比,究竟是孰胜一筹呢?”

这也是所有人的疑问,只听轻云淡淡道:“自然是乜。纯以武技而言,我远不是乜的对手。你们不觉得他‘出鞘’时我根本就放弃了抵抗?”

“可是……”

轻云微笑道:“这就叫眼高手低,眼睛永远走在手的前面。能看到远方的山峰,但我们的脚还在原地;能看出对手的破绽,却未必比对手强大。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个道理。”

“挪严迁受教了。”挪严迁恭敬地行礼。

阿牛心下叹服,轻云的武力不及他和慕容乜,但武学境界却不在他们之下,而授业解惑谆谆善导的能力轻云更是远胜他们了。

面对失魂落魄的傀其多,轻云又道:“长不为有余,短不为不足。你学不得乜的刺客之技,但你可学的范围却极广。你先将‘出鞘’练到二手都炉火纯青,我再告诉你下一步做什么。”

傀其多勉强笑道:“多谢先生。”

接下来轻云重新制订了每个人的训练课程。小一、小改和傀其多练基础课程,萧也和挪严迁再习轻功,出人意料的是他将安儿指给了慕容乜。

傀其多第一个跳脚,凭什么他看中的慕容乜不能教他反而去教安儿呢?萧也和挪严迁也不明白,轻云不是说安儿的基础没他们俩扎实吗?而慕容乜十分无奈,他是来给轻云这位利国王族来当随侍的,怎么去让他指教一个贱民?

安儿低头,轻云却让他抬头挺胸。

“从今日起,你就是慕容乜的弟子,你的业师身为前利宫的总侍长,这是你的荣誉和骄傲。”

轻云转而对一干少年道:“你们不必羡慕他,他将同你们一样,重头再练基础。”

慕容乜听了此话后微一点头,不错,以根骨头来看,安儿确实是最适合跟他学武技的。

不理众少腹议,轻云给他们布置了几道基础训练后,让他们下楼练习去了。自从魔族入侵,蓝阁楼下的侍从死绝了后,就再无新侍卫入主。一楼倒成了训练场所。

在轻云的示意下,阿牛留在了楼上,慕容乜面无表情地跟着安儿去了。

“现在就我们三人。”轻云从一旁的茶炉上取了茶壶,斟了三杯热茶,“有句话我考虑了很久,现在想对二位说。”

“哦。”蓝伯九始终对轻云存着谨防,“有什么话不能让小一听到?”

轻云苦笑道:“她小小年纪承担的压力还不够大吗?”

蓝伯九沉默片刻后道:“你说吧。”

轻云的目光逐一扫过二人,沉声道:“我想说的是,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都只为一件事情,那就是为了日后能逃离这里!”

阿牛猛然抬头。

“风平浪静只是暂时的,谁都无法预料日后降临的危机。无论蓝先生,阿牛、小一还有我,现在都是笼中之鸟。”

“看似能自由出入暗部的我,自从柳直去了后,也已不自由。虽然这段时间我没离开过暗部,但我能察觉,奎生正在疏远我。这就意味着一旦再起变故,我们能仰赖的只有自己。”

“可是小一尚且年幼,一众少年中只有傀其多勉强能算个帮手。若真起意外,到时候我们能眼睁睁地看着萧也等人送命吗?从鬼屋角逐起,他们的性命就同小一挂到了一起。”

蓝伯九问:“你想如何?带着我们一群子人跑吗?”

“我想离开这里,蓝先生何尝不想?”轻云淡淡道,“暗部内外的几股势力都虎视耽耽在等,他们在等什么你我都清楚。也许奎生看上去真的不强,也许暗部几殿都是摆设,但能同魔族抗衡的是什么力量?利国最可怕的杀人军团在此诞生在此绵延成长了百年,不是我示弱,凭我们目前的力量,也许只有我、阿牛和乜能逃离此地,前提还是设计偷跑。”

蓝伯九冷哼一声:“你要走便是,我老了,不用管我。”

轻云被他堵了下,才斟酌好言辞,却听蓝伯九冷冷道:“你刚说到奎生,奎生就来了。看来你多心了,人家利国第一卜师可一直把你放在心上。”

……本章完结,下一章“ 蓝阁桃李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