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192章: 蓝阁桃李4

《爱上玄武》

第192章 蓝阁桃李4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4

春去秋来,一年多的时光转眼而过。小一七岁了,个子未长高多少,性情却倒退回去,竟与寻常七龄女童接近。除了超群的博学记忆,和优厚的天生异灵,似乎没什么叫人特别关注的地方,倒是蓝阁中的其他少年得到了长足的进步。

首先是安儿,他得了慕容乜的单传,武技今非昔比,直追当年的傀其多。慕容乜心下清楚,除了安儿自身的勤学苦练,蓝伯九肯定在暗地里动了手脚。不止安儿,蓝阁里除了白锦烟以外,每个小子灵力修为都令慕容乜吃惊。不过这与他慕容乜又有什么关系,他只管主子给他的任务,教好安儿便是了。

一个凉风徐徐的傍晚,慕容乜突然终止了安儿的近身攻击,飘身退后一丈。安儿喘息着弯下腰,慕容乜莫名其妙地道:“安儿,你该有个姓氏,一个尊贵的姓氏。”

安儿没有立刻答他,只是神色苍凉。

慕容乜遥望天际,缓缓道:“这世上有二种尊贵,一是与生俱来二是后天努力。而作为武者只有一种尊贵,那就是自身的强大。这是我最近才想明白的。”

安儿沉默了许久,平复气息后,他突然跪倒于地,沉声道:“请先生赐我慕容的姓氏!”

慕容乜难得温和地道:“蓝阁有二个尊贵的王族姓氏,我的主人白逸云很好说话,我若替你求,他必然会赐你白姓。而蕴蓝虽然覆灭,可蕴蓝神医的姓氏尊贵无比,更因蓝氏无后……”

“不!”安儿打断道,“既然先生明了武者只有一种尊贵,安儿为何不能得先生赐姓?”

慕容乜转回头,凝视他良久,道:“那好吧,从今往后,你便随我之姓,慕容安。”

慕容安恭敬地磕头:“多谢先生。”

###

小改失了轻功的优越,几乎所有人都达到甚至超过了当日鬼屋角逐时的他的轻功。但小改成熟了,不再为落后旁人而苦恼。他更多的时候陪伴小一留在蓝伯九身旁,不仅精通了制药,更学到了令傀其多羡慕的毒术。傀其多私下曾问蓝伯九,为何授毒术于小改而非自己。蓝伯九斜他一眼答:“你的心性够毒了,还用啥毒术?”傀其多气得够戗,蓝伯九这才道:“小改率真,涉世不深对人性不设防,研学毒术可使他多思多虑。为何要下毒?究竟选用什么毒术?什么时候下,怎么下?再说以你傀其多的武力,只要一站到对方面前人家就心存戒备了,不像小改,瘦瘦弱弱的可怜兮兮的,多半会被忽视。换而言之,毒术是弱者的专攻,你傀其多哪里弱了?就你之心思刁钻,可比毒药更毒。”傀其多气得掉头就走。后来蓝伯九通过小一丢给他本薄薄的《毒术简介》,他才平下气来。

其实蓝伯九对傀其多一直另眼相看,不教他毒术一方面是他不适合,另一方面是不想影响他的武学修为。傀其多的心思和手段都比常人厉害,若再习毒术,怕日后将会走上邪魔之道。所以蓝伯九只令他粗通毒术,却不肯教他。

傀其多翻烂了《毒术简介》后,退而求次开始找小改麻烦。小改不肯与他言论高深的毒术,没少挨他的揍。可有一日傀其多揍完小改后浑身瘙痒,抓挠得皮破血流,最后还是小一看他可怜给了张解毒的方子。傀其多记上了仇,几日后弄了瓶老酒来找小改。

“这是从逍遥殿弄来的陈酿杜子酒,听说对练武之人有神奇作用。我不信,你来品品看到底管不管用?”傀其多打开酒瓶。

小改知他不安好心。可要是不尝,少不得皮肉之苦。他虽有七八种法子叫傀其多打了他后也不得好死,但挨揍却是逃不脱的。无奈之下,只得找了二只酒盅子,斟上酒后道:“独酌甚没趣味,再说酒是你弄来的,你也喝吧!”

傀其多料准他不会轻易吃酒,有备而来自不会拒绝。当下二人各吃一盅。傀其多生怕小改不吃进去,多送了把小改一手。“爷们喝酒就得大口大口的来,酒盅已小,还用得着一小口一小口舔吗?”

酒入喉间,小改呛了喉咙,不住干咳。傀其多嘿嘿一笑,甩下酒瓶扬长而去。

等傀其多下了楼,小一从边上闪出,小改抱怨道:“你躲在里间做啥?早出来他就不灌我了!”

小一却问:“你真想我出来吗?”

这时楼下传来傀其多的鬼叫:“天杀的小改,你在酒里下了什么?哎哟,我的肚子……”

小改抿嘴一笑:“杜子酒喝了当然痛肚子,多上上茅房就好了。”

小一拿起二只酒盅,仔细看了看,便知缘故。原来傀其多一打开酒瓶小改便猜到了酒中下了什么药。小改将解药下在自己的酒盅里,却给傀其多的酒盅下了“肚子痛”。

###

萧也和挪严迁的轻功得到了轻云的真传,阿牛也倾囊相授牛氏的武学。越学到后面,二人越对阿牛钦佩不已。比他们大不了几岁的阿牛,不仅武力超强,就连体格都远胜他们。萧也已算少年中个头最高的了,但比之阿牛还要矮二个头。

除了学习阿牛的武学,萧也依然使刀,挪严迁仍旧用剑。他们的刀法和剑法来自于暗部提供给蓝阁的书籍,确切的说,是经过一个小书虫整理,由轻云认可后的刀诀剑谱。肯定小一和轻云辛勤成国的是傀其多和白重牧,当萧也和挪严迁开始练习新的刀招剑式后,二人以强烈行动要求分一杯羹,即用刀的找用刀的,用剑的打用剑的。

傀其多打赢萧也在众人的意料之中,但白重牧不亚于挪严迁的剑法使轻云感慨。能将基础剑谱白族剑法演练到白重牧那样的水准,真的是难能可贵,而向来寡言少语不合群的利国王族少年,到了这时候终于显现了真实性格。白重牧收剑后道:“不过如此。”

白重牧确实有资格骄傲,以基础剑法战胜了“书精剑法”,显示了他剑术上的天分。平淡无奇的基础剑招,在他手中炉火纯青且出剑效果大出所有人意外。就轻云所知,白重牧之父,白锦瑟是位不被看好的王储,为人平庸,乏善可陈。可他的儿子白重牧的表现却令轻云另眼相看。能忍,是白重牧最初的表现,骄傲是他隐藏的缺点。也许白锦瑟也是那样的人吧,只是轻云没办法证实了。

白重牧是个离群的少年,他从不主动请教轻云等人,除了和挪严迁切磋剑术,平时只在角落发呆或者慢腾腾的练他的基础剑法。白重牧还是个奇怪的少年,他谢绝了轻云的授教,更不愿接近蓝伯九或小一。所以很多人都不喜欢他。人不喜欢不代表动物不喜欢,臭球就非常喜欢他。这只利国的神兽仿佛有种族歧视,它只接近有利国王族血统的人。即白锦烟,轻云,小一还有白重牧四人。到了后来,臭球几乎是白重牧一个人在喂养——除了白重牧闲着,其他人都有严苛的似永不完结的学业。轻云一直关注着他,默默与虎为伴的少年是蓝阁一道特殊的风景。

不可否认白重牧是个天才。无论挪严迁如何努力,每次与白重牧对剑,总是争不到上风。白重牧以他的基础剑法一次又一次证实,即便是最简单普通的招式,只要运用得巧妙,一样不比精妙的剑法逊色。但包括挪严迁也看出了,白重牧也在不断进步着。他的发呆是种冥思,他每天看着别人练招对手,决不是白看的。

最让轻云疑惑的是白重牧的灵力修为。蓝伯九不愿传授白氏二位王族少年高深的术法,更不可能改造他们的五海。但白重牧似有自己独特的修为方式,他的灵力连小改都不如,却也在不断提升着。问及原由,白重牧垂首沉默,轻云就不再问了。

但是挪严迁很郁闷。他一向自负剑法在同龄少年中稳居上流,可当日利天羽与傀其多一战令他震惊,现在的白重牧更叫他痛苦。他在拼命练剑,那家伙在慢吞吞打基础剑法;他在请教轻云等诸人,那家伙在放老虎在看天空在发呆。可就是这样,他打不赢那家伙!

挪严迁不信世上真有天才。天性好强的他在白重牧的压力下,越挫越勇。他从白重牧眼中看到越来越凝重的表情,这便是他的成果。

“我们再来一较高下!”挪严迁的竹剑直指白重牧的面孔。

白重牧轻轻拍了下臭球,老虎吼了声,退后了。他手一翻,腰间的竹剑便到了手上,竹剑平稳地一个起剑式,“砰”一声响,二把竹剑交错。没有往日的复杂剑式,这一次挪严迁施展的竟也是基础剑法。白重牧嘴角微微上翘,“裂”他口中轻吐,挪严迁瞪圆双目,横剑以挡。白重牧的竹剑凭着竹子特有的韧性,在挪严迁剑上反弹,剑影刹是好看,真如裂开一般,形成重重叠影。挪严迁没有被叠影迷惑,横剑之后连出三剑,复杂、简易再复杂的三招剑式令白重牧接连后退,后退到臭球身前,再无可退,白重牧突然一个直刺,竟是两败俱伤的打法。挪严迁喝一声,低身飞腿,踢开竹剑后人也摔倒在地。

“再来!”挪严迁倒地后飞快起身。

白重牧横剑面前,基础剑法他已用到了极至,他的突刺两败俱伤首先坏了比剑的规矩,自不能计较挪严迁的飞腿。而将他逼到这份上,白重牧再不小看挪严迁。

这一场比剑一直打到了天黑。进行到一半时多了刀的声音,那是傀其多和萧也也手痒了。

四人最后倒在地上,萧也大呼痛快的时候,挪严迁对白重牧低低说:“我讨厌你!”

白重牧道:“那是嫉妒。”

傀其多却站起道:“就你们那臭样,没一个是傀爷的对手!”

骂声响了起来。

###

与白重牧不招人喜爱形成反差的是,白锦烟在蓝阁逐渐成为了人见人爱的明星。开始蓝伯九并不喜欢她,但白锦烟的纯真善良和贵族少女的大方得体最终赢得了蓝伯九的好感。碍于她的身份,蓝伯九不能授之高明的术法,但却传了她蕴蓝医术以外的所有医术。而白锦烟作为美丽可爱的少女,正常的少男都对她产生了生平第一份珍贵的异性情谊。在这些少男眼中,阿牛是不正常的。连瞎子都能看出白锦烟对阿牛的好感,阿牛却没有特殊的表示。而有一个少年正常得有点过分。傀其多居然极喜欢与白锦烟探讨关于美容养颜方面的事宜。令众少佩服的是,鬼多多就是够厚颜无耻,开口总是句:“美人,傀少来看你了!”

一年多下来,傀其多依然是众少中武力最强者,他自称傀少,傀爷,俨然一副蓝阁老大的派头。他不能学慕容乜的精湛武技,却将后者的近身缠斗学了个透彻,拳脚功夫他得了阿牛的七分真传,“书精刀诀”也只在萧也之上,最厉害的是他的灵力修为竟超越了慕容乜。

傀其多是众人眼中口中的怪物,他以此为傲。人生一世,平平淡淡的活有何意义?他就喜欢疯就喜欢狂就喜欢闹。如果不这样,也许他就会无法兑现那不被小一认可的单方面婚约。

傀其多不懂什么叫男女之情,但他强烈渴求小一身上神秘强大的力量。如果他是怪物,那小一必然是更大的怪物。

傀其多永远记得白锦烟来到蓝阁的那天晚上……

蓝伯九居然用儿臂粗的麻绳将他绑在了长桌上,而且还往他嘴里塞了布团(阿牛的前车之鉴)……

痛苦回忆的唯一安慰是小一担忧踌躇的神色,当所有的苦难过去后,傀其多感到他至少在小一心里牢牢的占了一个角落。

他追随小一的身影,有时也会自问,他竟对这么个黄毛丫头兴趣十足是不是有些变态?但自答是肯定的,他变态那丫头更变态。瞧她把自己藏得多好,同样每天和白锦烟小改一起学蓝伯九的医书,别人还在思索蓝伯九的问题,她早就有了答案。低头假装沉思吗,还是觉得问题不够难度又想到了别的事上了?只学了基础的武技、剑术,就跟白重牧那个呆子一样不再继续。平时不猫在自己的小房间,就钻进书堆里,而夜里更好,跟老头子一块儿睡铁定学的都是不可告人。

当他偷听到奎生和小一的一次对话后更是坚定了自己的信念。

“水拾遗,你现在有没有兴趣学习卜术呢?”这个问题奎生问过小一多次。

“谢谢奎先生,暂时我还没有精力学习玄妙的卜术。”

“哦……”奎生并不失望,“什么时候想学就来找我。”

“那个……有句话一直想对奎先生说来着。”

“什么?”

小一微笑道:“我想感谢奎先生。我觉得有奎先生的暗部是所有人的福气。”

奎生一怔,苦笑道:“是吗?”

“所以暂时我不能学先生的卜术,也许以后都学不了……但至少现在能得到先生的青睐,是一种福气。”

奎生沉默片刻后道:“听说今年暗部的冬天很冷,我想起来了,冬装快到了。”说完转身而去,竟没找白锦烟。

不,水小医从来都没退步过,她更厉害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暗部冬季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