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193章: 暗部冬季1

《爱上玄武》

第193章 暗部冬季1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十章暗部冬季

小一在暗部的第二个冬季悄然而至,与奎生的预测恰恰相反,这是一个暖冬。然而奎生又没有说错,寒冷的并非天气。

来自利国边境的消息,元国已将扩张疆土的利矛指向了利国。元国荡平了所有四国间地的小国,撇开穷山恶水的贞国,血淋淋的兵戈入侵了利国东北部的附属小国锐涯。锐涯的国君逃到利都,在利宫前长跪不起,乞求利国为锐涯出兵复国。但直到锐涯国主跪到晕阙,也没有见到利国主。

又来自利国边境的消息,元亨二国联手,于秋末终于将前贞国将军牛金龙带领的蕴蓝残军赶出了玄武湖。牛金龙兵败逃到绝地镜湖,生死未卜。

最后一条是现今最强盛的二个大国的宫闱消息。继元宫选秀三千之后,利宫亦开始了声势浩大的大规模的秀女筛选。

这三条消息给暗部带来的影响是巨大的,也波及到蓝阁。反应最大最明显的是阿牛,他时常伫立窗台旁或坐在蓝阁的屋顶上,遥望东方。

小一和蓝伯九知道,阿牛在担忧他的父亲。他因小一而滞留利国,无法与牛金龙并肩作战。身为贞国勇士,上位宿将,却困在暗部,不仅要暗藏实力还得成天教一群少年武艺,这都不是阿牛擅长的。他从出生就随父南征北战,十多年来过得都是刀口枪尖的军旅生活,但他的人生从玄武湖碰到小一后改变,确切的说是真正开始。

不能呐喊不可持枪杀敌,胸腔里的热血被迫压抑被迫凝固,不敢借酒浇愁,只怕酒后失态,摧毁一寸寸一分分艰难筑起的心防。

阿牛只能枯坐一隅,让冬日的风吹进他敞开的领口的胸膛。但这却是个暖冬。

白锦烟与小一站在楼下,远远望着那屋顶上的男子。风吹起他的头巾,吹开他的衣襟。

一年半的相处,她越接近他就知道离得更远。虽然她已跟小一一样唤他阿牛哥,虽然她为他特意准备的饭菜他很喜欢,虽然她已经做到了让他喜欢自己,但是她想要的她得不到。他的心的那一扇门是关闭的,她走不进去。他宽厚的对待每一个人,一视同仁。他会分享别人的喜怒哀乐,却小心翼翼地藏好了自己的心情。难道这就是强者的心情吗?只承担别人的痛苦,却埋葬自己的悲伤?

冬日的黄昏,白锦烟伏身弯腰将小一紧紧抱在怀里,当她的泪撒落风中,她也终于清醒。远,从来都离她那么远。

小一伸出手,抚过她的眼,那泪珠化为雾气消失无痕。

蓝阁众人中只有三人不经常外出,其余人平时进出还算自由。像萧也等人练轻功的一段日子,每天都去陡峭直壁的暗部群山。鲜少有不长眼的来挑衅,但闹到一半,只要看见轻云的云裳飘荡,或碰到白重牧放虎,打斗就终止了。小改也时常随白锦烟外出,挖些草药弄些沙石回来。

入冬后慕容安开始经常外出。慕容乜并不管他,只要训练时候人在就可,但连慕容乜发现了他的异常。

慕容安浑身异常,身体出现莫名淤伤,神魂不在。慕容乜只丢给慕容安一句话:“如果连自己的心境都守不住,就不配成为一个一流的武者。”失魂落魄的慕容安当作了耳旁风,依然离奇失踪,依然带着满身伤痕回来。

以蓝伯九和小一的眼力早看出他受伤,他虽想掩饰可二人哪能放过他?给他治伤,问他怎么受伤,他却跟木头似的没有反应。萧也和挪严迁实在看不下去,商议之后便跟踪了他。小一见二人鬼祟尾随慕容安,连忙推了把傀其多,后者无奈,也跟了上去。

要换了平常,以慕容安的灵敏早就发现身后的尾巴,他的轻功只在萧也之上,但慕容安的情形不寻常,到了地儿竟都没发现身后的人。

萧也和挪严迁有些兴奋,这是他们第一次施展跟踪术,平静许久的日子终于有点刺激了。一直到二人后脑勺被傀其多分别敲了了下,才知身后还有只“黄雀”。傀其多以密音训斥二人:“呼吸重了,敛着气,跟我走。”

二人按下不服,毕竟傀其多的实力强过他们。他们跟着鬼多多的猫步,悄悄踏入逍遥殿。外殿尚有树林遮掩,内殿却难以混进。可在外殿三人就感知事态的严重。逍遥殿的弟子一见慕容安就出言讥讽,拿着他身份贫贱大作文章。

“贱人又来找打了,一天不打就浑身发痒……”

挪严迁最按不住,呼吸重了起来。傀其多抓住他的手,密音道:“我们是来调查原由的,他就算再被打一顿,都不要急着出手。随我到后面绕进去!”

三人静悄悄移位,攀越上主殿旁的一棵高树,抄上殿顶,匍匐在屋瓦上。眼中所见令三人锁紧眉头。逍遥殿的主殿到内堂有一重石阶,约莫五十阶。慕容安竟一步一跪的前行着。他的双手握紧,青筋爆出,磕头却是不折不扣,“砰”一声声。照那样子,额头肯定破了。

只听石阶上方一个十六七岁的领头少年冷笑道:“你还真乖巧,昨个叫你跪着上来,今儿就照做了。师尊说你贱,可我觉得你比贱更贱。武人做到你这份上,真把脸都丢到泅水去了。”

慕容安咬牙道:“请师兄代为禀告殿主,安儿求见。”

“好啊,爬上来舔干净我的鞋,我就帮你转告。”逍遥殿一众少年跟着嘲笑起来。

挪严迁与萧也眼睁睁地看着慕容安一步步跪爬上去,愤怒和不屑在眼中交替,倒是傀其多镇定之极,再次密戒二人:“小不忍则乱大谋,我们到前面的殿上去。”

三人挪移到慕容安正前方殿上,刚好看到他爬到少年身前,弯腰低头……

萧也闭上了眼,只听“啪”一声响,随后一阵骨碌声。再睁眼,慕容安已抱滚到来时的阶前。

“我嫌你恶心!脏了我的鞋。”

令傀其多他们讶异的是,被踢下台阶,被人羞辱的慕容安再一次小心翼翼的跪行了上来。挪严迁竭力控制呼吸,萧也在问:“到底为什么……”以慕容安的身手,要打败逍遥殿上那些人并非不可能,但他却甘心伏身受辱。

###

慕仪在半路上拦下了轻云。

“轻云先生,我有话要对你说。”女孩虽然鼓起勇气,但身躯却在微微颤抖。

慕容乜没有看她,伫立在轻云身后,听轻云淡淡问:“你是殷霞门人,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慕仪眼神复杂:“只能对你一个人说。”

轻云从她身边擦过,“很抱歉,我不想听。”

女孩手腕一翻,一道寒光显现。慕容乜轻蔑地看了眼,站在原地动都未动。就慕仪那点功夫,连小改都伤不了,他自然不担心会伤到轻云。

然而寒光一转,慕仪将袖中匕首对准了自己的喉咙,苦涩地道:“我以命相告的话,先生还不愿听吗?”

轻云停下了脚步,转身道:“何苦来着?”

“只求先生成全。”锋利的匕首在她雪白的颈上划了一道血痕。慕仪花容失色,她乃琉璃殿门下第一美女,殷霞的得意弟子,此刻心神飘摇,更是楚楚可怜。

轻云瞟了眼慕容乜,后者飘身而走。

“现在你可以说了。”

###

坐在屋顶上的阿牛突然飞身越下,不用他说,小一跑回了蓝阁。蓝伯九讲解到一半,突然甩开白锦烟和小改,冲到了窗台。

“怎么啦?”白锦烟跟着快步走到窗台前,只见阿牛伫立蓝阁门前,远处人影叠现,乌七八糟的向蓝阁压来。

小一跑到二楼,窜进房间取出蓝伯九的枕头,“唰”一声撕裂,“噼啪”之声不绝于耳,一地的蕴蓝之珠跌坠在木地板上,刹时蓝阁二楼被蓝光笼罩。

白锦烟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传说中的明珠,饶是她出生利国王族见识过无数奇珍异宝,也被眼前的景象震撼。

蕴蓝之珠浑圆绮丽,每一颗都幽雅神秘,那么多珠子呈现眼前,令白锦烟一时错觉仿佛身在瀚海深处。

蓝伯九知情形严峻,小一把他的枕头都拿出来了,当下没有废话,直接画出阵法。

一道蓝光从蓝伯九指尖射出,蕴蓝神医的灵力首次在外人面前显露。蓝色灵光在地板上画圆,灵光所过之处,所有的蕴蓝之珠自动跟随。

小一一手抓着白锦烟,一手抓着小改,走进蓝伯九所画圆心。

灵光合成圆之际,蓝伯九浑身发出深色蓝光,口中道一字:“起!”一瞬间,地上归入圆中蕴蓝之珠慢悠悠升腾起来。在白锦烟和小改的瞠目结舌中,蕴蓝之珠逐渐化为淡蓝色的光幕,变幻为一个圆形球体,将三人包围。

见识过灵力墙和灵力空间的小改额头沁汗,这可是以上百颗蕴蓝之珠制造的小型灵力空间!难道来敌远强于当日的魔族长老离魂?

……本章完结,下一章“ 暗部冬季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