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194章: 暗部冬季2

《爱上玄武》

第194章 暗部冬季2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2

慕容安又爬到少年脚下,再次被踢,滚落台阶。

挪严迁实在看不下去,欲飞身下去狠狠教训下面的少年,可傀其多的话却给他当头一棒:“慕容安果然是个人物!”

再观慕容安,他衣裳不整,额头手脚都伤着了,可他依然在众人的讥笑声中继续卑微的动作。

萧也叹道:“我做不到他那样。”挪严迁反思,无论慕容安为什么忍辱负重,他挪严迁是决做不到的,别说跪着爬台阶,只要别人一句讥讽,他早就挥拳以对。

傀其多看着慕容安一次次被踢滚,又一次次爬上去,这样数次后,他失了耐心再看,对身边二人做了个手势。萧也和挪严迁会意,跟他悄身潜入里堂。到了逍遥殿内殿横梁上,二人这才发觉傀其多似熟门熟路。找的每个位置都隐蔽而安全,内殿上的横梁正是唯一视角广泛又撤离方便的地方。

“打起十二分的小心,叶无常一会出来千万不要被他发现。屏息,当自己死了。”傀其多最后一次密音相告,“无论看见什么,都不要冲动。”

殿外,许是少年戏弄慕容安戏弄得腻味了,终于走进一人,直入内室去禀告叶无常。很快,三人看见叶无常走了出来,坐到了殿中师椅上。

叶无常没有穿着利国贵族的云裳,而是套浅黄色精致华服,配上他浅淡的笑容,初看亲切而温和。但在暗部生活多年的三人都知道,逍遥殿主正如其名一样,喜怒无常。他越是笑得煦如春风,就越是可怕。

少年等叶无常坐定后,出了内室,去叫慕容安进来。

傀其多生怕同伴功力不够,还特意将二手搭在二人肩上。这手一搭,萧也便知他与傀其多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了。敢情平日对刀鬼多多都让着自己,现在到了节骨眼上,傀其多才显露了真正的实力。自他的手搭上萧也,萧也的灵感猛增十丈范围。不用眺望,萧也也能感到慕容安正被人赶进内殿。

不多时,慕容安“啪”一声被打进了内殿,他抹去嘴角血丝,远远地跪在叶无常眼前,低声道:“安儿拜见殿主。”

殿外的少年并没有进来,全守在了外间。整座内殿,上面三人不算,只有叶无常和慕容安二人。

“你真蠢,已经跟你说了,要你阿姐好端端的活下去就告诉我我想知道的。你既不肯说,跑来也是白跑。”顿了顿,叶无常道,“你看看你,弄成什么样了?”

梁上三人这才了然,原来慕容安是为了他姐。傀其多多想了一层,当日安儿背刺小一一剑,恐怕也为这个缘故。

“多谢殿主怜惜。只求殿主再怜悯安儿一次,放了我阿姐吧,安儿愿为殿主杀人,愿为殿主做一切安儿能做的。”

“呵呵,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你告诉我蕴蓝神医的秘密,别说让你姐活下去,让你姐风光地嫁给王族我都能做到。”

“可是安儿真的不知道啊!”慕容安深锁眉头,大叫冤枉,“我要知道早就告诉殿主了,我要知道怎么会不说呢?这世上我只剩下阿姐一个亲人,我愿拿所有去换她的自由。请殿主明查啊!”

傀其多眼神一亮,这家伙够能装的。

“跟你说话真没意思……”叶无常倾斜身子,靠在椅背上,“分筋错骨手拿你没办法,十毒十噬拿你也没办法,你既能好端端的滚到我面前,你自己说吧,什么力量什么人能让你在一年多时间里变得那么强,挨得过我的刑法?受得起噬魅殿的毒术?”

慕容安扑倒在地,大声道:“安儿所学乃慕容乜的武学,与蓝先生没有一点关系啊!”

“啧啧……”叶无常悠悠道,“到底还是孩子,没有一点关系这样的话不就明摆着,脱不开的关系吗?”

慕容安汗滴殿堂,嘴上依然坚持着。

傀其多心中暗骂慕容安愚蠢,再造五海能瞒得过叶无常?即便叶无常不知道慕容安灵力变强的缘故,作为一流武者的他也能感受得到。要换堂下是他傀其多,肯定搪塞不知蓝伯九使的什么手段,只知灵力被整强了。但傀其多又转念一想,是了,慕容安既然前头咬定不知,后面再改,只会叫叶无常逼他说出更多话。

时间一分分过去,慕容安滴下的汗更多。叶无常依然轻描淡写地说着:“卢府肆公纤姿雅儿,光听听这名儿就不知多少人在等着沾染。府肆里十六岁的女子,还藏着捏着的就卢纤雅了。你也知道这么大的女子还不放出去,只有二个下场。要么成为卢府诸公的玩物要么就当一个客姬。别指望有卢娜白琳的好运,我国主赐白字,蕴蓝蓝琬收留,最后成为元国主的侧妃,一个姬人差点成为三国国主的侧妃,也就她有那个命了。”

慕容安低声应道:“殿主对阿姐的厚恩,安儿没齿难忘。安儿愿一世追随殿主,还望殿主放了阿姐自由啊!”

“你想得美!”叶无常笑了声,换个姿势倚在师椅上,“不要口口声声为我效力,几句话的事儿都不肯松口,我是不指望你了……”

傀其多眉头一皱,卢府肆公纤姿雅儿,那么雅儿就是慕容安的亲姐了。糟糕的是前姓氏居然是卢府肆公,更糟糕的是排名为纤姿。说白了,就是利国最出名的私妓府里仅次于当红名姬的美貌女子。也是,看安儿清秀的小模小样,他姐必是个美女。若非安儿位列蓝阁门下,雅儿的名估计早就是卢府肆公娜姿雅儿。

慕容安不住磕头苦苦哀求,然而换来的是更轻飘的话语和更赤luo的威胁。

“卢府里美女多的是去了,诸公玩腻了当个专陪客人的私姬累是累了点,但也自由了,没客人的时候就自由了。”

梁上三人都有家世,傀其多更是利国赫赫有名的铁血盟傀氏少主,虽没经历过慕容安的少时坎坷,但也知卢府那是个坑害女子的地方。三人心下同情起慕容安,便把利国传统的根深蒂固的等级观抛到了脑后,而原本慕容乜单传慕容安武技是很遭他们反感的。

叶无常说得烦了,甩手将手边上的一个杯子摔碎到安儿身前,碎片弹起,在他脸上划了道口子。殿外等候的少年闻声纷纷走进,还是那个领头的说话:“师尊别跟这贱人浪费时间,让我们打发他滚吧!”

说话的功夫,情形突变,慕容安弹跳起来,反手将说话的少年扣在臂中,碎瓷片抵住了少年咽喉。众少大怒,骂将起来,却投鼠忌器不敢靠近。叶无常笑问:“终于忍不住了?”

慕容安挟持少年往殿堂正中挪步,凄声道:“殿主你平素最爱刘师兄,以半子相待。若非实在没有法子,我也决不会拿刘师兄来求殿主……事已至此,慕容安也豁出去了,请殿主安排,让阿姐来逍遥殿上与慕容安一见。”他终究忍耐不下去了。慕容安得闻利宫又开始筛选秀女,立刻想到的就是他姐雅儿。排名纤姿的她肯定会被选入宫廷,而利宫那是什么地?利国主的年龄都够做她爷爷了。他去求叶无常,不想叶无常给他的回话更可怕。叶无常竟要挟他要将雅儿推向更黑暗的命运。

“现在自称慕容安了哦?”叶无常微笑道,“看你拿住刘庆春的身手,修为分明远在我逍遥殿弟子之上。短短的一载多春秋,你的武力竟精湛如斯,你要本殿如何相信,你仅是慕容乜的弟子?”

“放开刘师兄……”一个少年冲上前,慕容安将他一脚踢飞后,带着刘庆春又移动了二步,“你们不要逼我,我不杀他不代表不能伤他!”说完慕容安捏着瓷片的手突然一动,半片血淋淋的耳朵掉到了地上。

刘庆春杀猪一样叫唤起来,无奈被制人手,只能逞逞口舌。“贱人你要再落到我手里,非把你千刀万剐了……”刘庆春忽然住口,瓷片抵到了他眼皮上。

慕容安平静地说:“我既出手,自然不作全身而退的打算。师兄你折磨我多次,我不过要了你半片耳皮子,依照我师的话说,我这已经心软了。”

这话一出,殿下寂静下来。傀其多在梁上听得神采一扬,对,就是这个理。你打我一拳,我起码还你二掌。

叶无常大笑了起来:“好,好!看来慕容乜的性情你也学了。利国宫廷的堂堂大侍长,影卫第一人慕容乜信奉的就是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只是慕容安,你真当我逍遥殿无人吗?”

数条白影忽然从内室跃出,待人影落定,竟是清一色云裳。慕容安的汗混着血从脸颊流下。云裳是利国贵族的华服,只有贵族和被贵族认可的人才能着装。眼前这一干人的云裳虽跟轻云身上的天壤之别,但能穿上已代表了身份和地位。

“这几人是我逍遥殿出去,现为宫廷侍卫的你的师兄们。他们远道而来,要从我逍遥殿选几个能干的弟子加入军队。刘庆春我是不指望了,本来也就想留着他看殿,但人既到你手上,就是你的人。”叶无常诡异的一笑,“你杀了他,然后打赢你的师兄们,我就当今日你没来过这里。”

刘庆春的脸色顿时苍白。叶无常舍弃了他,而他曾多次折辱过慕容安,想要不死简直是痴心妄想。

但令傀其多郁闷的是,慕容安推开了刘庆春。

“只要打赢吗?”

叶无常嘲笑道:“到底是孩子……”云裳侍卫们已一步步向慕容安走近。

“为什么不杀我?”刘庆春一获自由,就捂住耳朵问。

“你太弱了……”慕容安向侍卫们走去,他的手里只有一片瓷片。

“且慢!”慕容安距离侍卫们二丈左右,叶无常突然喊停,他长身站起,不住地耸肩轻笑。云裳侍卫们原地待命。

“我行事很公平的,你一人打你那么多师兄传出去我会被薄七笑话的。梁上的三个家伙,你们给我下来呗!”

傀其多心中叫苦,看来叶无常比他想象得还要厉害。三人跳下,分立慕容安身侧,慕容安有些激动地说:“你们……你们怎么来了?”

萧也注视前方侍卫道:“我们早来了。”挪严迁道:“我们再不来就只能给你收尸了!”

叶无常却饶有兴趣地看着傀其多:“你就是铁血盟的少主?”

傀其多扫了遍殿堂的众人,皮笑肉不笑地答:“是啊。”但叶无常又说了一句他就笑不出来了。

“哦,果然是你。来我这里好多次了,也就铁血家的泼皮有这个能耐!”

……本章完结,下一章“ 暗部冬季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