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198章: 一把匕首1

《爱上玄武》

第198章 一把匕首1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五卷利国门庭

青乙四十年,元国七宿之一,十二岁的卜师无心在元亨边境玄武湖畔,为叛国将军牛金龙开谶卜命:生于贞死于亨。——《四国录·元青》

第一章一把匕首

细细密密的雨丝落下,这次不是蕴蓝之珠的幻灭,而是真正的冬日小雨。

白重牧静静地站着,看着小一走来,走近,擦肩而过。看着她蹲下身子来到小改身旁,依次探看了四少的伤势,他嘴角再次浮笑,淡淡道:“我想走了。你们走吗?”

慕容安惊讶地抬头。这时候白重牧是他们一行中唯一可威慑利军和暗部的人,不说他提升了臭球的级别,仅他在逍遥殿前释放的灵力就可傲视众人。那灵力不是强,而是王族才有的纯粹。

小一转身,还未说话,只觉出一道熟悉的强大灵力飞速逼近蓝阁。同时阿牛也感到了来人的强势,面色沉重起来。

前一刻无人的空隙忽多出一人,一身灰衣的奎生停下身法,出现在众人面前。轩辕昴和毕梨钰冲他点了点头,利国军士们则纷纷行礼。

——三位利国宿将竟齐集蓝阁!

奎生的眼光投在蓝伯九身上,却对白锦烟道:“锦烟,你到我这里来。”

此话一出,众人都明白意味着什么。白锦烟为难地看看阿牛,奎生面无表情地说:“你父召你回利都。”

被白锦烟看了很久的阿牛木然道:“你去吧!”

白锦烟终一跺脚,向奎生快步走去。与此同时,傀其多迅速抱起小一,移到了阿牛身旁。萧也等人也随傀其多而动,只有白重牧却往边上的药棚踱了一步。木制的二层蓝阁被毕梨钰一掌击毁,阁旁的药棚因离得远残存了半面。臭球没有追随白锦烟,跑向了白重牧。这只利国神兽的等级提升为飞虎后,就自觉换了主人。

白锦烟神色黯然,一声哀叹后,奎生反手一掌将她击晕了,那叹息声雨中飘散。

与白锦烟关系最好的小改怒问:“你做什么?”萧也等人也瞪眼投向奎生。然而这当头的奎生比慕容乜更无视旁人,只见他将白锦烟转手给一旁的军士,转而问白重牧:“你呢,留下还是离开?”

说话之间,轩辕昴的部下已将蓝阁众人围了个水泄不通,细雨打在每个人身上,化不开一触即发的战火。

白重牧在唏唏雨声中,伸出了手,雨点打到他手上,弹起发出微弱的白光。过了片刻,他收回手,投目于一人。

所有人都在等待白重牧的决定,除了小一每一个人都望着他,他却偏偏对在场唯一不看他的女孩儿说话,而说话的内容却是对所有人。

“除了蓝先生和远,你们都是利人。利人为何要跟利人斗个你死我活呢?你们知道这多么无聊,真动起手来,不会有赢家。”

傀其多立刻附和道:“是啊是啊,小爷我还是铁血盟的。有必要弄个一拍二散吗?”

挪严迁狠狠地剜了傀其多一眼,心中却对白重牧评价更高。

“若干年前,三位宿将对战蕴蓝国主,却是二死一疯的结局。眼下又是三位宿将对战一人的局,但多了一位蓝先生……”

奎生打断道:“这么说来,白公子要留下了。”他不能再让白重牧说下去。白重牧的第一句话就打乱轩辕昴的军士之心,第二句又来乱他们三位宿将。

白重牧依然望着小一,不以为然地道:“卜师大人,我若一走,你必然下令。作为答谢你顾及我的安危,我有一份回礼……”

奎生当机立断,不再给白重牧说话的机会:“全歼!”

阿牛压声而动,在轩辕昴等人还未合围之际,一个蹲身,拍掌于地面。傀其多等人虽不明白阿牛的举动,也知道要近可能的靠在他身旁,他们快步跑到了阿牛身后。冲上前的轩辕昴、毕梨钰和奎生只见纯蓝的光从阿牛手掌边缘涟漪般流出,不禁大吃一惊——他用的竟是水属灵力!

随着阿牛手掌抬起,地底下一颗蕴蓝之珠绮丽地冒出地表,蓝伯九冷笑道:“旱亦有尘!”

紧接着小改扬起双袖,粉尘随之而散,逢雨而化。场面诡异之极。

“全军退后!”轩辕昴速制止身后的军士,可惜军士们动作比不上风雨。

升起的蕴蓝之珠四射绚丽的蓝光,蓝光所到之处,细雨化风。风过之处,近处的军士纷纷倒下,离得远的军士逃得更远。

三利国宿将周身亮起亮白色灵光,面色凝重止步不前。那蕴蓝之珠在阿牛掌上慢慢旋转,雨丝大成了雨点,在唰唰雨下,蕴蓝之珠更加瑰丽。

众所周知,蕴蓝也好贞国也好,灵属为水。难得下雨的利国西北部此时竟诡异出雨,而阿牛借着雨水释放出强劲的水属灵力,催动蕴蓝之珠发散灵光,配合了小改的毒术。这也是白重牧所说“三宿将对一人,但多了位蓝先生”的言下之意。

轩辕昴查看了身旁最近的一位倒地军士,呼吸迟缓,脉搏微弱,想来男孩用的是麻痹类毒药,而看那男孩不过十岁上下,竟从蓝伯九这里学会了毒术!再看蓝伯九心中更重了忌讳。

“真漂亮!”傀其多抱着小一,贪婪地盯蕴蓝之珠又盯蓝伯九。

挪严迁等人离小改近,小改动作的时候避开了他们,因此几人未被麻到。但挪严迁注意到,白重牧也浑然无事,甚至他没有任何防范的举动,任凭细雨润湿衣襟,轻风吹拂发丝,自不说又对他高看一份。

“这不过是旱亦有尘。”蓝伯九冷冷道,“老朽生平救人无数,但也不是不会杀人。”

但是奎生马上揭穿了他的谎言:“别听他的,暗部附近的毒物有限,他造不出更厉害的毒药!”

蓝伯九眉头一皱,毕梨钰已动身法。场中众人,属他速度最快。只见一道白光硬生生分割开蓝光,随后又跟进二道白光。

小一心中焦急,但傀其多抱着她又窜后几步。“放我下来!快放下我!”

那厢三道白光已与阿牛的蓝光交抵,凭蕴蓝之珠借着雨势,阿牛翻掌迎敌。先一掌打退毕梨钰,吃轩辕昴一手又挡奎生一拳。四人纠缠于拳风掌刀之间。轩辕等人自持身份,没有袭击萧也等小辈,又三人对一人,也没对阿牛用上兵器。

萧也等人即便没遭到攻击,但在四位宿将的打斗场中滋味并不好受,仅是四人的强悍灵力就压得他们气息不顺,何况他们的拳脚带出的劲风。那风将毁碎的蓝阁木片刮起,疾射如刀。傀其多窜到安全地带才放下小一来,只是她离阿牛已远,如何能帮上手来?

小一越看越心急。阿牛的情形极其危险,蕴蓝之珠在四人交手之时,就升腾到他头上三尺,虽还发着蓝光,但光线时暗时明。这是阿牛灵力的不畅所至。以三对一的他只封奎生的出手,硬抗另二宿将的猛攻,身上多处负伤,且都是内伤。每当被对方灵力打中,他的灵力就跟着一滞。

时间一分分飞逝,打斗的四人都暗自心惊。轩辕等人是惊叹阿牛的可怕的耐抗力,而阿牛则在惊异,当日蓝琬如何以一抵三?其实阿牛该为此骄傲,以一人之力独战三位宿将,他已达到了蓝琬的修为境界。蓝琬虽非宿将,却是玄苦最得意的弟子。

一口鲜血喷出后,阿牛身上的灵力换了黑色,蕴蓝之珠瞬间化为点点星光,流逝雨中。阿牛再强悍,终究抵不过人多。之前他以一抵二堪堪不败,现在加了个奎生,能支持那么久已是了得。水属灵力有天雨相助,但他终因灵力不继,被三人断了水属灵术。

一失蕴蓝之珠的力量,阿牛立刻以自身修炼的灵力抵挡,只是他的全属灵力只修了一年多,比之先前有蕴蓝之珠的强大水属,还差了一分。

奎生沉呼一声:“全属灵力?”作为卜师的他不解,一个拥有全属灵力的水拾遗已是异类,为何先前使用水属灵力的远也能使用全属灵力?而轩辕昴和毕梨钰已见识过阿牛的黑色灵光,手下更是使上了全力,若三人联手都拿不下一个远,利国宿将的颜面何存?

黑色灵光被白光团团包围,越见光弱,小一上前一步,被傀其多死死拉住。到了这份上,他只怕小一救不了阿牛反被轩辕等人重伤。

“还不快走?”场中的阿牛闷声喊道,他肋骨已断了数条,只仗着玄氏一脉特有的强横屹立不倒。

“走到哪里去?”毕梨钰冷笑道,“主上已到暗部,你们只有乖乖受死这一条路。”

小一猛然清醒过来,反观白重牧,他依然立于一隅不动声色。她明白他必有所持,或预见到了什么。但她没法再等,她不能等到阿牛被人活活打死。

这时候蓝伯九低声道:“不大了,一死而已。”

小一一震,再听到阿牛一声闷哼,拿眼看去,阿牛已直不起腰来,却还在勉力支持,应承着三人眼花缭乱的出手。

傀其多忽然觉得手臂一空,下一刻小一挣脱了他冲上了战场。

“小一!”

不理傀其多等人的惊呼,小一奋力前跑。

她还没有战,面前的对手还不是利国主。大不了她开出第三眼,大不了就让所有人都知道,她也是蕴蓝神医!蓝伯伯说得对,不就一死而已吗?

抱着这个念头,小一周身亮起黑光,冲进了白色战场。

白重牧微微一笑,笑容转瞬即逝。

一把匕首挟破空的尖利,刺入白光战场的边缘,直落小一的脚前,将她阻于战场。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一把匕首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