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199章: 一把匕首2

《爱上玄武》

第199章 一把匕首2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2

匕首所带的灵力并不强,但它的速度和力度没有人能忽视。小一怔了怔,奎生顿了顿,轩辕昴和毕梨钰仍然在与阿牛交手,但二人手上灵力却收了几分。

“住手!”远处传来射出匕首者的声音,声音不大,却清晰地传了过来,“都别打了!国主命三位速往噬魅殿。”

毕梨钰不熟这个声音,没作理会依然出掌,却被奎生挡下。轩辕昴停了手,盯看地上的匕首后又看到小一扑向了阿牛。不知为何,他觉得这个女孩有些面熟,说不出像谁,但奇怪的他就是觉得认识她。

“你做什么?”毕梨钰沉声问。

奎生道:“你没听见吗?主上遣人召唤我们。”

毕梨钰扭头看着阿牛环住小一,身上的灵光又换回了蓝色。都到了这地步,这人还有几分灵力没逼出来?毕梨钰不知道,阿牛此刻身上的灵力来自小一,他心下更恶,冲着奎生道:“你还算我利国卜师?”轩辕昴拉住了他,没让他再说下去。

一旁阿牛抱起小一,退后几步。他身上的内伤经小一之手已好了大半,这还是小一顾及场中三人,没有放开手段的治疗效果。阿牛默默注视了奎生片刻,奎生却避开了目光。其实几人都清楚,方才打斗,奎生从始至终都没有用卜术。转过脸去的奎生看见白重牧流露出一丝嘲讽,那目光仿佛在说,你为什么不听我把话说完?

慕容安忽然冲上前,对着来人的方向大喊:“先生,是你来了吗?”刻下只有慕容乜一人能将匕首运用到如斯境地,而那声音他更不会听错,傀其多等人亦振奋了起来。

小一也在看,她先前因忧阿牛而乱了方寸,没有察觉到慕容乜的到来,但那把匕首的出现使她迅速理清了思绪。

白重牧没对奎生说完的“谢礼”应该是不用打了,打了也白打。

慕容安等人的受伤而归,意味着从他们身上利国主或别的人没能获取到想要的。轻云的迟而未归,也意味着还是没能得到所要。山峰上的惨淡白光是开谶,然开的谶显然没能达到预期目的。

不能把握的太多……

但小一的思绪很快被打断。她看到一道重叠的白影迅速逼近,只差一点就控制不住情绪——她没有感到轻云的灵力。

“轻云先生……”萧也和挪严迁同时惊呼起来。

慕容乜抱着血洗满面的轻云,轻轻滑入地蓝阁,他手中的人震撼了所有人。利国王族,暗部最美丽的男人,长发飘摇双目紧阖,仿佛死了似的,一只手无力地垂在身旁。

雨似乎小了。

慕容乜径直走到蓝伯九身前,沉声道:“国主说,只要先生医治好白逸云,便放先生归去。”此言一出,奎生嘴唇轻颤,毕梨钰斜睨轻云,只有轩辕昴毫无动静。一时间只有目光缓缓随轻云流动,所以的动作都静止了。

蓝伯九入神地凝视轻云,没有动手也没有说话。小一微微耸动了身子,阿牛便按了按她的肩膀走上前去。

尽管阿牛示意过,但小一只探摸了下轻云的身子,便猛地转头埋入阿牛怀中。阿牛心下一怔,小一竟哭了,蕴蓝之珠正滑入他的怀中。

只听蓝伯九声斥奎生等人:“你们还不快滚?”

“你!”毕梨钰紧绷起面孔,轩辕昴拍了拍他的肩,压下了他的火气。二人指使手下撤离的时候,又听蓝伯九对众少叹道:“他伤在额头和肋下,肋下倒是小伤,但额头之伤乃神格受损……”

奎生骇然,不想蓝伯九转而对他喝道:“你听什么听?还不快给我找人给我们弄个避风的住处?对了,就在这里建吧!快去!”

“蓝先生难道还打算住这里?”奎生苦笑。

蓝伯九恶声恶气地道:“一个牢笼就够了。我不去新牢笼!”

毕梨钰蔑视了眼奎生,轩辕昴却道:“我同毕梨钰先去见主上,卜师你安排好速来。”

奎生点头,转身而去,顺便也带走了昏迷不醒的白锦烟。

他们走后,蓝伯九用衣袖拭去轻云额头血污,低声道:“这是我蕴蓝医术无法根治的。下手太狠,起出神格后又硬按回去,按回去不算,还搀杂了不净之物。就算治好,恐怕他一身修为也回不来三成。最糟糕的是……唉……”

小改哭丧着脸道:“小一,你难道也不能治吗?”小一不答,只是抓紧了阿牛的衣襟。

一直站在远处的白重牧沉声道:“我利国王族失了神格就是失了所有,身份、武力都被剥夺。即便在失了神格后另有运势,有一样却永远失去。”

小一忽地在阿牛怀里一阵颤动。萧也揪着心问:“是什么?”

白重牧仿佛在叹息:“你们难道不知当年的蕴蓝王妃白夜失了神格成了瞎子?”

“不会的!”小改泣道,“你胡说!轻云先生不会瞎的……”

蓝伯九道:“是啊,他没有瞎……”白重牧一呆,众少才放下些许心,蓝伯九又道,“比瞎了更糟糕。他哑了……一个业师失了声音,再无法开口授业解惑,还不如瞎了。”

众人黯然。

雨仿佛停了。

小一恢复了平静后从阿牛怀里下来,拧着眉握住了轻云的手,二人合手的边缘淡淡显出蓝光,但轻云毫无反应。

“慕容先生,你能告诉我都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慕容乜当下从慕仪相拦开始说起,跟着傀其多也三言两语简说了逍遥殿诸事。这使小一再次看了下白重牧,不想白重牧说的却是这句:“级数不同,臭球只能震慑叶无常,对上位宿将无用。”避重就轻一点不提他为何会关键时刻出现。

小一反复思索着,忽然,她一直握着的轻云的手终于有了动静。

“轻云……”

那双斜长丹凤微微睁开,不见半点情绪更没有丝毫伤感。轻云慢慢抬起手来,小一换了捧起他的手。只见他修长的手指弯曲,握成空拳,然后一动不动地凝望小一。众人还不知轻云什么意思,小一便道:“赶紧拿那匕首来!”

傀其多反应迅速,取了匕首放到轻云手里。慕容乜叹道:“他一直握着这匕首,从慕仪死后……”

轻云握到匕首,嘴唇张了张,脸上终于有了丝神色。无奈。

“你想告诉我什么?”小一问,“或者取了纸笔你写下来?”

轻云微微摇头,想了片刻后,他的手慢慢翻下,将匕首交在小一手里。

“给我?”

轻云闭嘴,接着闭眼。完成这些动作他太累了。

“什么意思?”傀其多小声问,但没有人能答。

小一仔细打量手中的匕首,除了轻薄小巧,外表看来就是一把普通的袖刃。

“这是慕仪藏在袖中的匕首?”

“是。”

“给我看下。”蓝伯九取了过去,也没看出什么蹊跷。远处奎生已带人运来了搭建简易房舍的材料。

新建的蓝阁简屋其实就是间翻版的黑屋,但是与黑屋不同,奎生没有把它弄成黑不可见,反而制造了多处的空隙,让外人远看都能知道里面的人在做什么。

小一坐在屋子门口把玩着手中的匕首。奎生离开后,众人都在屋外整理废墟,屋子里只轻云和臭球。轻云将匕首转交后就一直睡觉,而臭球大约也困了,偎在轻云边上也盹上了。

“能给我看下吗?”从来不远离臭球的白重牧站在屋外道。

小一双手递上,他双手接过,看了会还给小一道:“这把匕首并不普通。首先它不是暗部所造,也非军部所用。其次它的制造工艺看似一般,实际却不是。刃上大部分没有开锋,只有上面一小截锋利,可见制造水准的精湛。”

小一点头,说得却是不关匕首的话:“你现在不用回避了?”

白重牧仿佛没听到她的问语,继续不快不慢地道:“除却锋刃的工艺,它就是一把轻薄的适合女子所用的匕首。材质很一般,就是利国的金石矿石,当然这金石矿石也不能算便宜了。没有鞘子,女刺客用不错。”

小一问:“你一直站在药棚那儿,在等什么?”

白重牧道:“轻云却把它当宝一样的给你,有些好笑。”

浑不相关的话到此结束,小一站起,正色道:“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白重牧凝视她片刻,点头。

“请将这匕首与慕仪一同葬了。”小一再次双手递上匕首,她记得那个少女,慕仪曾狠狠地盯看过自己,想不到下场如此可怜,死了就连嫉恨都不能了。

白重牧慎重接过,藏入袖中,想了想又道:“我近日要出去,慕容安的事也要处置。”

“早去早回。”

“你不担心我一去不回吗?”白重牧讶异。

小一道:“你的表情很假。”

白重牧失笑,反诘道:“你更可笑。七岁的女孩脸上硬要挂饱经沧桑。”

小一低头,幽幽道:“因为我真的很难受。”

白重牧欲言又止,留下一声轻不可闻的叹息转身而去。

小一转身往屋里走,她来到轻云身旁,本是睡着的轻云忽然睁开眼。小一一怔,这么近的距离她竟不能发现轻云已醒!她搭上轻云的脉搏,依然探不到丝毫灵力,轻云却反手摊开她的手,在她手心指写三字。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一把匕首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