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2章: 缘起镜湖

《爱上玄武》

第2章 缘起镜湖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四国录》

——爱上玄武

第一卷蕴蓝神医

青乙三十二年,东方卜师多莫诺开出惊世谶语:得蕴蓝者得天下。——《四国录•元青》

第一章缘起镜湖

一条五彩斑斓的小蛇突然出现在一个女孩面前,吐着鲜红的舌头,若是普通女孩早就尖叫了,更有甚者当场晕厥。小蛇试过了很多次,屡试屡爽,但这次却发生了意外:它碰上了一个胆大包天的女孩。

女孩一身红衣,如同燃烧的火云,身材娇小,面容可爱,右耳上挂着一长串精致的小金铃。小蛇出现前,她正坐在树丫荡腿,一双红鞋,鞋面上绣一对金凤凰。她在等待夕阳的落幕,嘴上还得意地嘟囔着:“看你们能把我怎的?我高兴怎的就怎的?”听她言语,夹杂着浓重的南方口音,而红衣正是南人的偏爱。落日的余辉红胜血,映照在镜湖上,竟使这常年黑不见底的湖水突然有了色彩,温暖生动起来。女孩喜悦地看着前方湖水,情不自禁地说:谁说镜湖这地方我们南人就不能来?我偏生就来了!

女孩的话若让她父亲听见,少不得又一顿训斥。四国人都知道,镜湖于南人,无异于禁区。位于四国东北交界的此湖,以冰寒阴冷闻名,且四季恒冷。对于素来习惯温暖气候的南人,接近镜湖者,轻者感冒流涕,重者伤寒入骨无药可救。

女孩刚说完此话,就打了个响亮的喷嚏,震得树上枝叶一阵摇晃。她才坐稳身子,一个鬼主意就诞生了。女孩坏坏地伸出一根纤细白嫩的手指,“噗”一声轻响,只见从她指头上升起一点火红的火苗。红光很快笼罩住她四周,艳丽的光芒映衬她的小脸蛋红扑扑,越发娇美可人。

我让你冷让你冷,嘿嘿,镜湖,碰上我金铃子没辙了吧?

小蛇就在她说完这句话后凭空出现,鬼魅之极。蛇身原本蓝白黑三色相间,但被金铃子的红光映照后,竟变幻出了五彩六色。它笔直地立在前方的树枝上,身子纹丝不动,细长红信却极不安分地长长短短。而刹那之前,树枝上根本没有它。

金玲子与蛇对视,一开始吃惊,但很快就安定下来。小蛇大概也是第一次碰上这样的事情,女孩不但没有被吓跑,反倒对自己产生兴趣起来。金铃子忽然笑了笑,她飞快地探手,蛇飞快地游走——形式逆转,女孩把蛇吓跑了。

小蛇逃跑的速度简直可用神速来形容,但女孩也毫不逊色。小蛇滑下树,女孩跃下树,小蛇穿梭在草丛间,女孩在后面追赶。好几次女孩都差一点抓住它了,可小蛇就是有本事从她指间滑走,它滑溜溜的身体总能在关键时刻逃脱她的五指关。最后小蛇逃进了镜湖。女孩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它细小的身子左右摆动,游荡在远处湖面上。她强入镜湖区域不过仗着体内纯火属灵力,但要跟蛇一般下那冰寒异常的水,就是找死了。可气的是,小蛇游到了湖中央,还立起身子,往女孩的方向望了几望,像是在示威。

女孩站在湖边气急败坏。她拣起湖边的石子,丢蛇。但是小蛇狡猾得很,女孩一丢石子,它就钻到湖里。等到女孩不丢石子了,小蛇又开始在湖面上曼舞,游来划去,洋洋得意,把女孩气得脸都绿了。

最后女孩实在忍不住了,她做了件不该做的事情。她真的不该做的,如果她没有这样做,也许以后的故事都不会发生,她的命运也不会改变。可是她没能抵挡主小蛇的诱惑,而小蛇后来也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

女孩展开双手,夕阳的最后一道光照在她的背上,两只火红的触手从她肩膀上伸出,越变越大,最后展开为一双红得娇艳欲滴的翅膀。小蛇似乎看呆了,它停住舞步,小小的三角脑袋在湖面上微微颤动。

女孩美若霞光的脸上笼罩着浓浓杀气。她高昂着头,喝道:“臭蛇,看我来抓你!”

红翅膀在镜湖上漂亮地展开,像帆船美丽的风帆,但是速度奇快。长出翅膀的女孩,与刚才判若两人,身手不可相提并论。小蛇见势不妙,一个猛子往水深处去。

金铃子迅速飞到小蛇上空,她的身体与湖面平行,黑色的湖水被她红色的翅膀反射出了红光。湖面如镜,清晰地映出金铃子的举动,她右手腕往后,右手五指成爪,然后凶猛向湖水下小蛇隐去的方向一抓。

镜湖于南人的噩梦残酷地灵验了。金铃子的手一触到湖水即知大事不妙,如若平常时态,以她的灵敏早就缩手逃逸,但无奈之前她大动肝火,招式迅猛,根本来不及收手。与湖水接触的一刹那,金铃子生平第一次领略到了死亡的滋味。

冰寒,没有生机,镜湖的水很快僵化了她的手指,手腕,手臂,半身,整个身体,最后是翅膀。金铃子坠湖。开始她还能看见几许幽暗光线,小蛇在她身旁游来游去。到后来,眼前漆黑一片,再也看不见任何事物。她终于领略到所谓的禁区,这水的冰冷不是水温的冷,而是冻结一切热源的冷。

金铃子在失去意识前想,她宁愿寒痛如针扎,也不愿这般无声无息地死去。死有千种万种,最要不得就是悄然湮灭。她的骄傲不允许,她的血统也不允许。

涟漪一圈又一圈,越来越淡越来越弱,镜湖恢复了平静,夕阳完全隐去。湖水黑中泛蓝,从高空往下看去,就像一块天然不加修饰的宝石。一阵风轻悠悠席卷镜湖,湖周围的树木花丛无不微微颤动,惟有湖不为所动。风过去了,天色更黑,湖水更深。

过了不知多久,一道深蓝色的光打破了镜湖的平静。光从湖底亮起,穿越镜湖,直指苍穹。在极短的时间内,镜湖水突然变得波澜壮阔。蓝光逐渐形成环型,放射状向四周展开。小蛇缓缓从湖水里升起,一圈宝蓝色的光笼罩着它,三角脑袋谦恭地垂着,仿佛认错的孩子。

环型蓝光中央,一圈圈黑色的丝状物体浮上湖面,并且越聚越多,光泽犹如丝绸般华丽,形态又如传世古器般典雅肃穆。小蛇恭敬地凝视着,湖面上逐渐浮现了一个男人的头,那些黑色的丝状物正是他的长发。湿漉漉的黑发遮掩住了大部分面颊,在湖水中的部分形成扇形。男人逐渐从湖中升起,蓝色光芒正是从他身上散发而出,黑发跟随他的上升,顺直地垂在他身侧。

金铃子随后也浮出了湖面,男人双手抱着她,将她带出了镜湖。她背后的红色翅膀已经枯萎,可怜兮兮地缩成两团拳大小,犹如凋零的花朵。

男人赤脚站在镜湖上,一声轻叹,转身往岸上走去。他转身的时候,身上的黑衣袍瞬间干了。小蛇忙不迭地追随他。男人行走在湖面上,每踏足一步,湖面就诞生一圈涟漪,而小蛇却在湖面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横线。

“小灵,你……”男人停在镜湖岸边,欲言又止。

小蛇搭拉着脑袋,一副低头认错的样子。

“唉……”男人又叹了口气。他弯下腰,将金铃子平放在草地上。女孩已经昏死过去,呼吸停止,裸露出的皮肤发青。男人盘腿坐在她身旁,长发在空中飘荡了起来,复又悠然地垂在他背后。

“小灵,来!”男人向小蛇伸出左手,蛇立刻机灵地游上了手腕,顺着手臂,攀到了男人的肩膀上。

“一百年过去了,你还是不听话,又招惹女孩子。我真不明白,蛇和女人到底有什么神秘关系?前几次你得到的教训还不够吗?”

小蛇老实地听男人数落,小脑袋微微点了点。

男人右手一挥,金铃子的身体立刻翻了个身,升到半空中。一双萎缩成两团的红翅膀暴露在他面前。男人大概是吃惊了,原本遮掩住他面容的长发突然飘了起来,两道凌厉的目光投射在金铃子的翅膀上。

“南帝朱雀之女!”

小蛇闻言浑身一颤。男人转过脸,严肃地凝视肩上的蛇。他露出的半张脸,肤色略黑,轮廓清晰,唇齿间的线条神秘玄妙,即便在沉闷之中,也散发着经年沉淀下的古朴魅力。

“小灵,这次你闯大祸了!”

小蛇浑身颤抖。男人转了神色,爱怜地抚摩了下蛇身,低声道:“别怕!万事有我。”

小蛇乖乖地将头埋在男人手掌下。

男人轻轻拍了拍蛇身后,转过脸,凝视着金铃子,嘴中喃喃道:“非梧桐不栖,非竹实不食,非醴泉不饮……而今折翅于寒镜湖水,委实伤神!”

说话间,男人背后的长发全数飘扬,柔和地向四面八方飘荡。小蛇随着他的长发飘起,游荡到金铃子一侧,与男人相对。男人的脸全部显露出来,虽不算英武俊美,但却充斥着难以形容的魅力。略长的脸型,挺直的鼻梁,稍显单薄的嘴唇,从容貌上无法判断其年龄。

男人张开双臂,一团蓝色的光自双掌范围间闪亮起来,飞快地形成一个光的圆球。男人以光笼住金铃子,蓝色的光照在红衣上幻变出紫色,只一会功夫,原先浸透的湿衣就干了,那原本萎缩的翅膀经光一照,转了生机,虽然还是团作两团,颜色却红润了起来。

男人的手微微一拨,金铃子又转了个身,面容朝上,娇小的脸蛋旁,耳侧的一串金铃发出了阵阵轻响。男人以指间点一下她的嘴唇,她的嘴便犹如花朵含苞,微微开启。男人再以指头召唤小蛇。小蛇却左右晃着脑袋,不肯听话。

男人沉声道:“要救她非如此不可!非寻常家女孩,非寻常手段。你闯了祸,现在要尽力补救。又没要你的皮,还不乖乖过来!”

小蛇望着他,蛇眼里仿佛有泪。男人道:“我都不在乎,你还难过什么?”

小蛇拼命地摇晃脑袋。

男人又道:“知道错了,以后莫要再犯!”

小蛇停止了晃脑袋,似乎垂头丧气的样子。男人微微笑了,他的笑容还没完全舒展出来,蛇就在他伸出的指头上飞快地咬了一口。

小蛇咬好后,又飞快地退缩到原地,蛇头低得更低。男人的笑只凝固了一刹那,随后又继续绽放,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滴不知什么颜色的血在蓝紫光芒中下坠,恰好落进金铃子口中。男子顺势手掌一拍,击在金铃子头颈正中——朱雀神族的死海命门,随即金铃子便恢复了呼吸。

男人收回手,对蛇说:“越发长进了,竟然知道乘我不备,偷袭一口。”他的长发飘落回肩膀背后,金铃子也缓慢落到地上。

蛇低头,脑袋在地上划着圈。

“不过,还是很痛!”男人灿烂地笑了。蛇闻言后,默默地游上来,攀上男人的手腕,吐出红信将伤口舔了又舔。

男人将蛇揽入怀中,往草地上一躺,仰望天空道:“不要怕寂寞,小灵。明天就带你去一个热闹的地方。”

天已经全黑了,月亮出来了,银色月光映在男人身上,照得他长长的黑发越发光泽,一条奇怪的小蛇趴在他的胸膛上,一位红衣少女昏睡在他们身旁,远处,镜湖水面如镜,构成一副怪异的画面。

……本章完结,下一章“ 缘起镜湖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