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20章: 东关之战:室角对决

《爱上玄武》

第20章 东关之战:室角对决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请战卜师!”掷字动地,手中偃月宝刀缓缓指向婷室韵。

婷室韵自然不怕他,小指一划,背上的剑轻盈飞起,剑尖也指向角愚,头却转过去请示阿苦:“我去了?”

阿苦凝视她,让她下战书那一刻,他就猜到会惹来什么,而这正是他所要的。他教了她一年,深悉她的性子。小婷资质绝佳,学什么都快,但坏在年少气盛,骄傲自大,若能受挫吸取点教训,对贞国来说将会是大幸。可真要她以弱冠之龄浅薄修为,对战四国第一宿将,他却心有不忍。

“小婷不怕他!”

看着那双眼中的亮光,阿苦狠下了心,握住那只小手,低声道:“记得手中之字。”

蓝蕙心见他神情担忧,转头对角愚朗朗道:“角将军乃四国第一宿将,而小婷才多大一个孩子?竟让将军如此看重。”

角愚面色不变:“战场上只有对手,越敬重对方就越该使出浑身解数。”

蓝蕙心正酌词应对,却见角愚收回刀,冷笑道:“我倒忘了,蕴蓝无人。此次公主一行都是老弱病残,罢了罢了……”

“师……”婷室韵急了,却被阿苦挥手截断。在元军的嘲笑声中,阿苦沉声对蓝蕙心道:“公主殿下,小婷身为宿将,无理由拒绝角将军的请战。”

蓝蕙心转念一想,嘴角微微上浮:“我倒有个主意!就以十招为数,十招之后,无论胜负,立即罢手。”

虽蓝蕙心离得较远,但三人言行,角愚一清二楚。婷室韵口中逸出那个“师”字使他再次打量起阿苦。卜师之师吗?耐人寻味。四国的卜师一般年少都靠自己修为,成人之后才会借由一些卜事崭露头角,如他元国的卜师都出自卜殿,或卜师世家,鲜有师徒衣钵相传。更何况已由葎帷证实,那丑丫头具备护国卜师之能。可看阿苦落魄不羁的装束,怎么也不像一个仙风道骨的卜师,倒更像个浪荡四方的游士。是“师”还是谐音?却见小女孩御剑而来。

“角愚,我来了!”

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连阿苦和蓝蕙心都尊称角愚为角将军,婷室韵却直呼其名。但角愚成名多年,见过的死人比婷室韵见过的活人还多,并不介意她年少无知,相反,倒认为她的莽撞正好成全了他的杀心。

“就依公主所言,十招。”角愚长臂一挥,偃月宝刀闪过一片青光,“十招过后,若不能力斩小卜师,就算本将输了!”

“嘿嘿!”婷室韵手中发出二道灰光,“第一招来了,接好!”

所有人定睛细看,只见灰光直直延伸出手心,类似二柄自身体内长出的利剑,交错纵横,成十字形后,向角愚压了过去。角愚知道来势汹涌,一拍马鞍,跃身应敌。那马也识时务,主人离开后,立刻往回躲了。

空中角愚横刀一挡,瞬间,青灰光芒相撞,迸裂,扭曲二人所在十丈范围,却是无声。

婷室韵的卜力远不及角愚的灵力充沛浑厚,所仗的无非是诡异,和卜力独有的破灵之能。而角愚临场经验丰富,自有一套对付卜师的办法——他的偃月上早有元国卜师为其加注了青龙诀,可防卜力的破灵。故而二人刀剑相交,未发出任何声响。

沉默只是短暂,一瞬之后,声音轰然。二人所处地面呈圆形放射龟裂,杂草连根拔起,同尘埃激扬空中,模糊视野。而角愚的马终究慢了一拍,马头跑出了危险范围,但马臀却被割花。哀鸣一声,倒毙地上。

青戌秋拍死了马。

待到角愚回头,马只剩前半截完好,后半身已为血骨。

众人俱惊,那马只是被波及到,就落得如此下场。但只有少数几人才知,这非一己之力而为,而是婷室韵、角愚二人的合力所致。

婷室韵双手虎口发麻,自知仅凭力量,还远不是角愚对手。可角愚似乎也不吃破灵的卜力,如此一来,她所能依仗的就只有惯常使用的脚下之剑了。人随心动,她轻盈盈飞身跃下,右手握住剑柄,心下打定主意,尽全力而为,决不轻言失败。

“小卜师,你也接好!”偃月刀尖直指婷室韵的小脸,角愚眼中流露一丝伤悲。他没有低估对手,但却低估了自己。他深知爱马之死,是他间接导致的。作为统领一军的主帅,他必须要考虑得更加周全,任何无谓的牺牲都是他的过失。

蓝蕙心只见二人又战在一起,蓝衣青甲混作一团,颜色本难分辨,加之动作迅猛,她竟看不清楚。

“砰砰砰”三声刺耳巨响之后,身影分开。婷室韵倒退三步,角愚持刀伫立,冷冷道:“能接下我雷霆三刀,小卜师果然了得!”

元军齐声喝彩:“将军神威!”

婷室韵低着手臂,鲜血顺着剑身流淌而下。蓝蕙心精通医术,已知她伤了腕骨,其中原由一猜便知。婷室韵毕竟年幼,二力相较,被角愚生生震碎了腕骨,可能连臂骨都已受损,一条胳膊已动弹不得。

蓝蕙心急中生智,大声喝道:“四招了,还有六招!”只要能撑过十招,哪怕再重的伤她都能治!

婷室韵点点头,正是如此,只要过了十招就是她胜。左手换了剑来,右手依然低垂,口中喃喃:“镇北肃杀,我主风雨!”灰光刹时周身弥漫,血迹自剑身消失。

角愚岂容她休养,偃月又出,可刀锋到了她跟前,却又收回。只因小女孩消失了踪影。

青戌秋一旁大骂:“连障眼法都使出来了!”

灰影重重,迅速笼罩三丈范围,如同云雾山的防护网。

“这并非障眼法,而是幻术!”角愚敛息静气,“后生可畏,但这还不够,远远不够……”

阿苦轻声道:“是啊,远不够……”婷室韵的所谓幻术,他再清楚不过,只能骗骗一般军士,碰到角愚这样的宿将,根本不够看。

婷室韵却不是这样想,她以卜力自疗伤处后,施了幻术绕到角愚身后,左臂一振,使的正是那招“水色一线”,瞄准角愚的心房而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东关之战:室角对决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