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200章: 一把匕首3

《爱上玄武》

第200章 一把匕首3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3

暗部噬魅殿是一座阴森的四进石殿。白靖熙坐在内殿聚墨巨椅上,出神地看着手中的一本薄薄的名册。

金琉灯闪烁着朦胧的黄光,即便白天阳光最充沛的时候,这里仍然需要灯光的照明。奎生等三位宿将位列白靖熙左侧,右侧分别是噬魅殿主薄七、逍遥殿主叶无常和琉璃殿主殷霞。暗部四大殿主只有重华殿的欧阳诸葛缺席。

白靖熙面前聚墨长桌案上,垒叠着三堆书册,书册上是几本镶金面的手札,手札里笔录了近二年来暗部推举的优秀弟子,这也是白靖熙亲临暗部的原因之一。边事有异,他需早做准备。

叶无常屏息静气地等待结果。白靖熙案上的书册手札是他一手操办的,但他却吃不透上位者的心思。照理说白靖熙既然派给他云裳侍卫,过目他统筹的人员名单,也应在逍遥殿召会众人,怎么最后却到了噬魅殿?

白靖熙合上名册,顺手递给了离他最近的奎生。“传阅一遍。”

奎生应声接过,先看了一遍,只是薄薄的几张纸,统共百字的名册,他却看得面色发白。名册很快转到轩辕昴等人手里,每个看过的人都脸色古怪,只有叶无常没有看,直接转手给薄七,最后由薄七交还白靖熙。

这本名册的封面只有四个字:蓝阁名录。每一页只记载一人,从蓝伯九到白重牧,一共十人。

白靖熙再次打开名册,翻过第一页的七字,蓝伯九蕴蓝神医,停在第二页上,淡淡问:“奎生,你确定那水拾遗是我利人?”

奎生出列道:“是。她初到那日属下测过,她有我利人血脉。”

白靖熙默默地望了他片刻,道:“并非我不信你,只是你也看了,这情形委实怪异……”

奎生额上沁汗。

白靖熙的手停在第三页,“这上面写的简陋,还是叶无常来说说这位让你们大吃一惊的人吧!”

叶无常站到奎生身旁,恭敬地道:“是。钮远,真名应为牛远,乃贞国前将军牛金龙之子。从小随父征战,约莫两年前,牛氏父子叛离贞国,在原蕴蓝境内与元国无心率领的大军血战,失利后逃往井国。得井国名医月如钩救治,又因无心的追击,牛远与其父分离。在亨国公主素颜王子凤鸣的帮助下,牛远携月如钩养女水拾遗跟随凤鸣来到我利国。”

叶无常顿了顿,把白靖明逼亲一事略过,继续道:“幸我靖明亲王识破此人,在其额上发现一淡色印记。说于属下后,属下经多方证实,此人正是当年颇有声名的‘十字’小将,贞世袭宿将牛金龙独子。”

白靖熙扫过奎生等人,他利国的三位宿将最终竟未能杀死牛远。

“于是,一个疑问产生了。牛远为何会带上一个利国女孩逃亡?以外貌身形判断,水拾遗不具蕴蓝血统,更不像贞人。既然卜师确认她乃我利人,那蕴蓝神医蓝伯九为何破例收她传以蕴蓝医术?当然这之后蓝伯九又授二人蕴蓝医术,从今日上午小改那一手借雨传毒上可证实,我利人也可修习蕴蓝医术。如果归咎为水拾遗的运气,那她的运势未免太好。从小月如钩传其医术,牛远逃亡都要带上她,甚至连我利国王族白逸云也收她为义女。综上所述,最令人费劲的不是牛远,而是这个女孩。”

殿中一片沉默。奎生陷入沉思,逍遥殿主不愧为搜集情报能人,只是有些事叶无常也不知情。

白靖熙忽然问道:“奎生,你有什么话说?”

奎生惊出一身冷汗,连忙道:“属下失察。”

白靖熙哼了一声:“这暗部主事你大概当太久了。”

奎生单膝跪地,“请主上责罚。”

“起来吧,一边站着去。”白靖熙阴yīn dào,“以牛远一人战你三人的赫然战绩,还能当他只是个宿将之子吗?”他又捏起那本名册道,“这蓝阁名录早几日我就看过了,不想今天还要重新研看一番。”

名册被丢到殿下,随风翻起的页面,每页只寥寥数字。

萧也,没落氏族之后,习刀。

挪严迁,没落氏族之后,修剑。

“叶无常,你继续。”

叶无常应声后道:“蕴蓝医术究竟有多神秘?傀其多等人在蓝阁修习一年,得白逸云、慕容乜和牛远的指点,身手不可同日而语,但令属下惊异的是,这些少年的灵力修为普遍都高于同龄人,与进入蓝阁前相比,提升了不止三个台阶。诸位可能不知,当日鬼屋角逐他们击杀黑爵、黑四。黑四死前负责跟随水拾遗和小改,当时小改只是朝云阁一个资质平庸的八岁孩童,可那一天他身上却发生了匪夷所思的事。可惜黑四死了,不能亲口告诉我什么叫三海运承江,但从黑四嘴里喊出的几句奇怪的言语来判断,应是那女孩水拾遗运用了蕴蓝医术,神奇地提升了小改的灵力修为。”

众人哗然,震惊还在继续。

“轩辕将军,今日你曾一刀刺中过牛远后背?”

“是。”

叶无常微笑道:“可之后你们同他一战,你可曾感到他背上有伤?”

轩辕昴道:“这正是属下的疑惑。”

“诸位,相传蕴蓝医术有起死回生之能,只要还有一息尚存,蕴蓝神医就能令伤者回复正常状态。这传说我无法证实,但相信诸位也切身感受到了,一些我们看来的重伤对蓝伯九等人来说根本无法称之为伤。我将濒临垂死的安儿、萧也等人一一投入蓝阁,毒伤,剑创各种天下最狠毒最要命的重伤绝症,在蓝伯九手里都治好了。他们不仅好了,一年多后的今天,修为还精进到常人难以企及的地步。”叶无常将逍遥殿上,诸少处于劣势的一役简单说了下,最后道,“若我暗部每位弟子都能获得蕴蓝医术的帮助,提升修为;若我利国每位军士都能如安儿等人,则四国的军事格局将天翻地覆。”

叶无常言毕后归列,众人都望着白靖熙,他却在看自己手,他的指缝里残留轻云的血。在众人的惊疑中,他终于开口:“殷霞,那把匕首已经没用了。”

殷霞一怔,出列后小心翼翼地道:“是,那女孩请白重牧将匕首与慕仪一起埋葬。”

白靖熙轻飘地道:“你自以为聪明,可如何能瞒得过逸云。金石密制,传音千里。他死死拿那匕首不放,我就知道无论我说什么,他都不会信。”

殷霞吓得立刻扑倒在地。

“传音之术,当日的黑四凭借金石传递了关于蕴蓝神医的重要信息,而今日的你,却给我听了看了我最厌恶的事。仰慕逸云?是那贱人到死都没说出的话吧?”白靖熙阴笑道,“这样的话,这样滥制的情景,你当我王弟白逸云是什么人?又当我是什么人?你的门下尚且知道不能说,你难道还不如慕仪?”

“请宽恕属下,属下真是想不出第二个拦阻轻云的法子了。”殷霞情急之下,没说逸云而说轻云,这又犯了白靖熙。她更慌乱,汗水滴到了地面。

“贱人。”果然,白靖熙轻吐二字。

“主上饶命,殷霞知罪,请主上饶命……”殷霞乱不择语。虽然主意烂了点,但她完全依照白靖熙的命令行事,不想白靖熙最后竟迁怒于她。

白靖熙依然看着自己指缝里的血迹,悠悠道:“我的手上沾染逸云的血,不便动手……”

他话没说完,殷霞就站了起来:“白靖熙你个疯子!分明是你自己伤了他,却要怪到我头上!我为你……”然而她豁出的话没有说完,轩辕昴一手洞穿她的胸膛。殷霞怔怔地看着胸前多出的一手,再看白靖熙,她似笑似怒地一咧嘴。手抽离,命归兮。云裳侍卫上前拖走了殷霞的尸体,地上留下的血迹很快被清除。

“女人就适合留在家里生养孩子,伺候夫君。”白靖熙冷笑道,“上不了台面。”

轩辕昴擦干净手。他跟随白靖熙多年,知道什么人该杀,什么人却是白靖熙逮着玩的猎物。没有人可怜殷霞,她从利国后宫发迹,应该清楚利国主是什么人。

白靖熙处置完殷霞,又说回了原先的话题。

“金石传音,以后不可再用。被识破的伎俩能用第二次吗?”白靖熙忽然诡异地笑了。

“是。”叶无常应声。

白靖熙瞄了他一眼:“听说那女孩极爱看书?”

“是。”

轩辕昴心里咯噔一下,他猛然想到为什么他看那女孩觉得眼熟了。她身上有一股相同的书卷气。

“奎生啊,我还听说你给蓝阁置办了不少书籍。”

“属下知罪。”奎生再次出列,单膝跪地。

“呵呵……”然而白靖熙笑道,“不,你没罪。你做得很好,至少让我知道一个事儿。”

“逸云为何会对她另眼相看,嘿嘿……”白靖熙似在追忆往事,“他自小就觉得我对白夜不公,那女孩定是让他想到了白夜。蕴蓝王妃……那个孽子!”

白靖熙忽然厉声道:“死了还阴魂不散!”下一刻他却柔声道:“从书中得知金石传音,很聪明的小孩,会蕴蓝医术的小孩。天赋过人,全属灵力,还是我利人,逸云的孩儿……传我旨意,待逸云好了之后,赐水拾遗改姓为白,名入王族宗室。”

奎生再次归位,忍不住擦了下额上汗迹。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一把匕首4”↓↓↓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