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203章: 何所乐邪1

《爱上玄武》

第203章 何所乐邪1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二章何所乐邪

小一踮起脚,蓝光瞬间从她身上爆发,强烈的明蓝覆盖了枣河区域百米。她喝一声“起”,身子弹跳起来,停顿在半空,小手迅速成爪状到轻云额头,然而临到末了,她却偏过头去,不忍相看。

冥冥中仿佛有一个声音在说:不得不如此,必须如此。

一道微弱的惨光被她抓了出来。轻云微微一颤,又复平静,没有第一次失去神格那么痛,想来蕴蓝神医的灵力消抵了伤害。

小一惊讶地回头看轻云,他额头上开了一个血洞,却无一滴鲜血留出,血洞缓慢地收拢,最后化为一点红痔。

再看手中失去光芒的神格,几滴污血滑出神格,跌入枣河水中。月光下清晰可见菱状的神格里,隐隐有片细小的金石。

“这就是不净之物?还有这不净之血?”小一身上蓝光骤散,“扑通”跌入水中。她适才运起十二分的医治灵力,只能支持短暂片刻。

轻云一把将她抄起,夺过她手中的黯然神格,随手丢入河中。

“轻云先生!”“主子!”众人惊呼。

即便他的神格已失去了神力,但也是白虎神族最珍贵的且是唯一的证明。可他却丢弃了,像丢一颗石子一样随意。

轻云将小一递给傀其多,斯时,在场众人都感到了他身上一丝若有似无的灵力。蓝伯九眯起老眼重新评价他,即便这人再无法开口,就算这人全无一点修为,但不可否认的是,他是真正的强者。果决、顽强,其志不移。

“我们走!”小一手指枣河流向,方向竟不是原先定的三个村落,而是利都。傀其多等人又是一惊。

###

白靖熙忽然发起狂来,失态地将身边可抓的所有东西都抛了出去,也包括陪寝的女人。等他清醒过来,寝宫里已一片狼藉,侍寝的女子已死,不知是被他摔死还是被充斥灵力的器物砸死,尸体上满是血污。

白靖熙自言自语道:“跑了,我生的女儿是孽子,你养的女儿一样也是孽子!”忽然他又大笑起来,“还以为能通过你知道那蕴蓝神医的秘密,结果……都是殷霞那个贱人!”

轩辕昴急忙赶来恰好在寝室外听到了这句话,他心道,殷霞算死便宜了!要还活着,必然被白靖熙千刀万剐,受尽极刑。

###

毕梨钰追了没多久,就察觉奎生的方向与他相反。他只犹豫了片刻,便转身追奎生而去。越过无数惊起的人群,略过几组横躺的尸体,穿过丛野,终于在枣河前看到了奎生的身影。

惨然月夜下,奎生独伫河前,灰衣风中猎猎,不知是失意还在无奈。

“他们去哪了?”毕梨钰拔足到了他身后。

奎生低低道:“随水逐流。”

“那你还不去追?”

“蕴蓝系水,即便追上你我也无可奈何,何况主上原就想放他们走。”

“什么?”毕梨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水声潺潺,凭着卜师特有的灵感,奎生忽然惊起,跃入河里,灰袖一扬,在河底取出一物。长条菱形的神格失了应有的光泽。

毕梨钰只觉心快跳出嗓子眼,他如何看不懂,这是利国王族才有的神格!

“此事我一人担当,还请你卖我一个人情。”奎生站在水中,收起神格,“就当没见过这一幕。”

“为什么?”毕梨钰惊讶之下,更觉被羞辱。

奎生转过身来,黯然道:“我不过是个平庸之人,得主上器重委以重任,勉强成为卜师,长年来也只能致力术咒。可笑的是我不仅不适合当一位卜师,更不可能精通术咒。研习卜术越久,我越发无力。我没有术咒卜师的心境,只能尽我所能承担一个宿将应尽的使命。这么多年来,只有轻云真明白我。”

毕梨钰无语只有震惊。

“人才难得,伯乐更难……”奎生忽然改了口道,“我们赶紧回吧,处置好这里的事情,我会亲上利都向主上请罪。”

“我明白了。”毕梨钰将手中的蕴蓝之珠递给他,“把这个一并带去。”

“这是……”奎生凝看手中之物,比他所见的那些蕴蓝之珠似乎级数更高。

“就是这东西,制造了一个幻象……”毕梨钰再无轻视之心,将蓝阁所发生的一切说与奎生。

“你为何会追那个方向?”奎生听完后道,“那曾是当日离魂出走的方向。”

毕梨钰答:“隐约感到那个方向后有潜伏的灵力。”言毕,二人对望一眼,再无对话。

###

傀其多与白重牧并肩而跑。他二人都多带一人,却跑在队伍最前面,间间断断的言语风中流散。

“你没带臭老虎回来,就是打算跟我们一起?”

傀其多一直搭讪,白重牧一直不答,倒是小改眼神闪烁。

过了会,傀其多嘲笑道:“叫你失望了,没往药棚那里跑。”

这句白重牧却答了:“那是我自己的路,就没打算带你去。”

“为什么跟我们跑?你是王族耶,犯不着带着蕴蓝神医逃出暗部。”

“我乐意。”

“哼,居心何在?”

小一打断了傀其多,又指了一个方向。白重牧淡淡一笑。她的方向是暗部与魔族中间的道路。

跟在他们身后的阿牛疑惑:“走那里?”他清楚知道那个方向与当日一战离魂的山峰近了。

傀其多抱着小一离开了枣河流域。只见黑影晃过,留下河水静淌。众人飞速地攀上一座山峰,小一手指地面,傀其多即停步。

“那天你说得极好,利人为何要同利人杀个你死我活?”小一从傀其多怀中下来,对白重牧道。

小改从白重牧背上滑下,越发仔细地盯看二人。

白重牧没有意外,微笑道:“你决定在这里与我分手?”

萧也和挪严迁顿时紧张起来,他二人与慕容安小改不同,无法了无牵挂。

小一转面对萧也和挪严迁抱歉道:“萧大哥,挪严大哥,你们随他离去不失一个很好的选择,起码可保你们家人平安。”

“这么说……”白重牧幽幽道。

小一没理他,继续对二人道:“你们是我的朋友,他也是我的朋友,至少我单方面是这样想的。”

白重牧猛一抬头。

“利天羽!”傀其多忽然惊叫一声。与小一有关的事情他全部记得,他记得那日小一对利天羽说“我该感谢你,利天羽。你是唯一一个没有把我当作孩子看待的人。就这个意义上,我们是朋友。”

萧也等人大惊,阿牛仿佛明白什么似的皱起眉头。

“你是利天羽,还是利国王族?”挪严迁惊奇地问。

白重牧沉思了片刻,刚想承认,却听小一道:“他是利国王族不错,不过他的名字既不叫白重牧,更不叫利天羽。”

白重牧面色首次沉重起来。站在远处的轻云淡淡看着。

“虽信天而无乐兮,来违弃而求改邪。”小一缓缓道,“大约十年前,利国有位王族幼子,以此句震慑宫廷。得了利国主的赏识,去行锦而更名为乐邪。”

“白乐邪!”几人不约而同道破这个名字,亦是当日轻云书写小一手心的名字。

一片震惊中,小一道:“萧大哥、挪严大哥,你们跟乐邪公子而去,他必会厚待你们。只要记得当日他的话,利人不该倒戈相争。”二人已无法言语,他们将跟着利国最被看好的王族白乐邪。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白乐邪轻声问。

小一自不会告诉他是轻云的提示,只道:“去年你初到蓝阁,我与蓝伯伯就发现了你的灵力异常。纯正的白虎神族灵力……”她将“纯正”二字咬重了。

白乐邪失笑:“你且放心,我必不会亏待萧也和挪严迁。但你也要记牢,你欠我的需十倍偿还。”他从怀中取出一个巴掌大的锦袋,双手递上,“和聪明人说话不需绕弯,你我明白即可。”

小一接过,不看一眼塞入怀中。“谢谢。”

“二位,请跟我走。”白乐邪不再伪装,声音明快起来。

“小一……”挪严迁还有几分迟疑。

小一勉强一笑:“我们还会在一起的,过几年肯定会相聚。”

气氛有些压抑,小改忽然道:“白乐邪,你等下走。我想看下你的真面目。”

“背了你那么久,就这样回报我吗?”

小改振振有辞地说:“正因此,我才想记牢你。”蓝伯九心下暗赞,小改长进了。

“不就是利天羽那模样吗?”傀其多耸肩,“有什么好看的,又没我俊,更没我威武!”

白乐邪瞥一眼傀其多,婉拒了。

“容貌不过是表象,如果有一天你感觉有个人比你强,强很多,不用怀疑,那人就是我。”

众少都觉得他臭屁,但这一臭屁,也放下心来。白乐邪在暗部的一年多,从来没设计更没谋害过他们,相反,关键时刻是他救下了陷于逍遥殿的众人。

一番简短的道别后,白乐邪带上萧也和挪严迁与小一等分道扬镳。慕容安念及他的恩情,问他来日该如何联系,他却微微一笑道:“只要你们还活着,我就能找到。”还是句大话,傀其多觉得他被人模仿了。

目送三人离开,小改皱眉问小一:“不会是他在袋子里放了什么东西吧?”金石传音的余波小改不会忘记。

“不,他给的是钱,利国货币。”小一将锦袋取出,交给小改。“他心计之深,令我敬畏。他恐怕早计划好了,等着我们走,等着我们欠他。”小一没有说下去,即便他们不走,他也会等到他们无路可走,跟他走他的那条路。

“他是利天羽吗?”傀其多耿耿于怀。

不知为何,小一不想告诉傀其多事实的真相。知道得越多,对傀其多没有好处。“我只知道,他是白乐邪,不是白重牧。”

……本章完结,下一章“ 何所乐邪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