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204章: 何所乐邪2

《爱上玄武》

第204章 何所乐邪2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2

袋子里装的是十一枚玲珑剔透的皎玉,利国最昂贵的货币。一枚皎玉相当于百枚金玉,而一枚金玉可抵百枚银元。利国市面上流通的最小货币是铜币,千铜才可换一银。大多数利人可能一生都没用过金玉,更没见过皎玉长什么样子。

穷小子出生的小改,琢磨半天也不敢确定手中的透亮圆球,直到傀其多骂了句“那臭小子居然有皎玉”。震惊过后的小改开始掰指头计算:“我卖来卖去最贵一次卖到十银,十个十银是一金,百个一金是千个十银,一皎是百金……这些能买多少个我?”

傀其多夺他袋子,被他死死护住。“笨蛋,放你身上不安全。”“才不给你!”

慕容安冷冷道:“走吧,放谁身上都一样。”他急于前往利都为姐报仇,财物对他失了意义。

傀其多抱起小一,不甘心地盯看袋子。“那小子哪里来的那么多钱?早知道他有钱,我就……嘿嘿!”

这也是众人的疑惑,白乐邪再受恩宠,利国主的封赏也有限,就算他名下另有产业,十一枚皎玉一般的富贾也很难凑出。

倒是路上小一调剂了小改一把。“十一枚皎玉能买多少个你啊?”

“一万个!不,十万个……十一万个……”最后虽然算了出来,可小改也沮丧的发现,他有贪财之心,无理财之能。

“这个还是还给你吧!”小改修为不及众人,轻功却过得去,没了白乐邪背他,也能跟上傀其多。他将锦袋递给小一,小一摇头,“放你这儿了。”离开暗部后的她初次微笑,“一般人想不到钱放在你身上,这个很重要,我们以后生计就全看你了!”

小改一怔,蓝伯九训道:“还不收好!”他才赶忙藏到怀中,又似不放心地摸了把。

一行出了山区,过了几个村庄,天光渐亮后来到一座小镇。阿牛等早把刀剑弃于荒郊,只有傀其多背着他那把敞刀。用过小镇唯一客栈提供的粗简的饭食后,第一个尴尬来了。小改摸着怀里锦袋,该如何付帐?幸而慕容乜身上有几个银元,结果一个银元找来了一大袋铜子。再问镇上制衣店、药店和车行,客栈掌柜却不住摇头,一概没有。

蓝伯九叹道:“真穷啊!”他从蕴蓝王都被劫持,到利国生活七载有余却从未踏出过暗部一步,所以这还是他第一次见识到利国的民风。与蓝伯九想象的大不同,位列四国之二的利国,不仅没有百城之富,就连一个小镇都不能保障百姓日常生活所需。

傀其多解释道:“在利国贫富差距极大,城镇亦是如此。不过继续往东就好了,越近利都城镇就越富饶。”

掌柜应声道:“正是正是。贵客再往前去,就能买到所需物品。”他吃不准傀其多等人的身份,但见这一行人除了二个小孩,都身穿统一制服,而出手就是银元,便尊称他们为“贵客”。掌柜偷偷打量众人,眼光最后停留在轻云身上,那就更加确定他们的“贵族”身份。

轻云垂首平静地坐着,他的银发能包在头巾中,气质却掩饰不了,容貌更藏不住。

“看什么看?”傀其多挡住他的目光,将装满铜子的袋子往桌上一砸,“记得,你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不知道!”桌子随话音裂碎,袋子掉到地上,铜子散落一地。

“是是!”掌柜忙不迭应声,额头上冒出汗来。

“这些钱算赏你了,给我们拿些你家中的衣服来。有绸缎的更好,爷我还有赏!”

掌柜擦汗道:“小的衣服恐怕污了贵客……”

“全拿过来,待我看后再作计较。”傀其多对慕容安使个眼色,后者立刻起身,三两下将客栈的大门关了。其实辰光尚早,客栈不会有别的客人,但顾虑到要更换服装,还是关门为好。

“这店我们暂时包了,你快去取来!”

这家客栈也就四人,掌柜夫妇和他们的儿子,外加一个年迈的长工。他们四人的衣裳拣好的尽数取来,傀其多还是不满意。“棉的、麻的,都还是旧的!”

慕容安一旁道:“谁似你,少爷出身。这些衣服在我看来已经不错了。”

傀其多干笑一声:“我这不也为大家好?”瞥一眼小改道,“怎么说我们都是有钱人啊!”

小改眨了眨眼,他穿什么都无所谓,可怎么能叫蓝伯九、轻云和小一穿旧的布衣呢?

阿牛一直没有说话,在他看来这个小镇比起贞国的大部分城镇来说,算很不错了。他默默地上前拿了件深褐色外套。

掌柜的放下心来,他已经给出了家中所有不带补丁的衣服。当他看见轻云走到桌前,随手取了件洗得发白的黄裳后,心却又提到了嗓子口:他真该死,他怎么能让那样的人穿他的旧衣?

慕容乜毫不迟疑将掌柜的提出了店堂,塞给他一个银元后,冷冷道:“你在这里等着。”

掌柜等了半天,试喊了几嗓没人理后才颤颤巍巍地走进店堂,只见一地的铜子,不见方才那些人,客栈的门更不知什么时候又开了。掌柜跌坐地上,嘴上道:“我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不知道。”跟着飞快地收拾铜子。

###

小一身穿男孩衣服,与小改牵手走在山道小路上。傀其多跟在后面看得牙痒痒的。中间是轻云、蓝伯九,轻云依然包着头还用风罩挡了额头和眼眉。之后是慕容乜师徒,阿牛压尾,他用缩骨功才把自己装进掌柜的旧衣里。

利国中部空气干燥,多山的地形坡田居多。无人的时候一众以身法行进,但越东近,众人走路的时候越多。傀其多等人没有问小一为何熟悉道路,无论是林间岔道还是山口野道,她都仿似前生来过,连蓝伯九也以为她是博览群书而悉利国地理。只有小一心里清楚,她脚下所走的每一条路,所踏的每一块土,都重叠着白夜的记忆。

比起她的母亲,她是幸运的。她身边有那么多亲人,那么多朋友。

如果没有母亲的不幸,她同利国的联系不过是利国王族的血脉关系。但白夜不幸,利国主白靖熙欠白夜一个童年一个少年,更欠一份亲情。而今除了欠她母亲,还有轻云,以及无数死于白靖熙手下的人。

小一忽然头疼起来,一个超出白夜和她本身能力的问题萌生。作为一个神族的王者一个国家的君主,真有权操纵所有人的命运吗?

“你怎么了?”身旁的小改感到了她手中传来的灵力波动。

小一握了握他的手,傀其多怪笑一声:“走累了吧?来,让傀少抱抱!”

“切!”小改冲他扮个鬼脸。

小一笑了。前路纵使再坎坷,她都不孤独啊。

东进的行程里,沿路人迹愈加稠密,随之而多的是乞丐。小一等开始经常看见,大路上华丽的车马招摇而过,而衣裳褴褛瘦骨嶙峋的乞丐饿死一旁。以蓝伯九和小一的惊世医术,也无法救活已死之人。他们买食物救济一种名为“饿”的病,只是奇怪的是,还有不少人见他们靠近拔腿就跑。阿牛要追,慕容安却道:“别追了,那些是在逃的流人,他们怕你拿他们换钱。”阿牛一呆,贞国要命的只是穷苦,利国竟还多了捉拿。

所谓流人,大多指从贵族或氏族家里逃跑的奴隶,还有经受不住徭役背井离乡的逃民。对这些人来说,不逃也是死,只能浪迹天涯。他们的主人或领地贵族为了惩一警百,不论生死悬赏捉拿。

一路走来,蓝伯九和阿牛是震撼的。蓝伯九前半生生活于富庶的蕴蓝,又身为蕴蓝神医,可以说享尽荣华。而阿牛成长于贫瘠的贞国,宿将之子身份相当于贞国贵族,他见多苦楚,

却没见过悲惨。

“救得了一个人,救不了所有人。”一个声音悄然响在众人心中,众人不约而同望向轻云,那声音像极了他。但轻云嘴闭着,眼在风罩之下。不是他在说,众人又失望起来,怎么忘了,他已哑了。

到了落蝶城,慕容乜的银元已经全部用光,别说买食物送于乞人,就连一众的食宿都成问题。

落蝶城距利都一百六十里,已进了以利都为轴心的利国东部的富庶圈。城墙楼塔都比之前的城镇要高出好几个级数,宽大的城门口更有一队侍卫张狂地检查每一位入城者,不时乱翻进城者的行李。

慕容乜怎么也想不到,他堂堂宫廷侍长居然被骂出落蝶城,理由是衣装不整。回顾同伴,皆灰头土面,小一和小改,二张脸就跟土包似的,旁人则是大土包,就连轻云显露在外的半张脸也沾染风尘,成了半个土包。

蓝伯九示意他先回来,慕容乜按下情绪,拂袖而去。小小一个落蝶城换了从前,就是请他他也不去。可惜袖子是破的,一路未换的小镇掌柜家衣服还有股酸气。

……本章完结,下一章“ 何所乐邪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