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205章: 何所乐邪3

《爱上玄武》

第205章 何所乐邪3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3

一众在城门远处路头探讨起来。

“夜里潜入!”慕容安说。

“迷倒!”小改说。

“干脆杀进去得了!”傀其多才说完,就被小改狠狠踩了一脚,慕容安跟着也来一脚。

“哎哟,我开玩笑的!”傀其多先跳左脚再跳右脚,背上的敞刀随之闪了几片光影。

“有人来了。”小一道。

傀其多没有转身看,也知道是一列车马要进城了。他竖起耳朵,听见了其中一辆出了车队,向他们驰来。

“乞丐有什么好看的?”说完傀其多往后弹跳,不被小改踩到。

其实他没说错,经过一路风尘,众人早跟乞丐相差不远。可偏生就有人对他这乞丐生了兴趣,因为傀其多忘了,他背上有把敞刀。没有刀鞘的刀不希奇,希奇的是他的主人背着它腾挪弹跳,轻松自如。

纸鸳率队一路回落蝶城,进城前按习惯撩开车帘望下门口的侍卫,刚好看见敞刀的光闪,而恰恰纸鸳又是个多思之人,再看傀其多身边一色的男子,她立时有了兴趣。

不失华丽但更注重实用的厚木马车停在了傀其多背后。傀其多转身,看见了车帘后一张女性的脸,谈不上漂亮,只是颇有气势。

“你叫什么名字?”纸鸳发问。

“问这做什么?”傀其多眉毛一跳,他不喜欢纸鸳的气势。

“贱民!我家主子问什么你答什么!”驾车的车夫尖声道。众人这才发觉,这车夫竟是个女人,她女生男相,不说话只当是个男子。

小一悄悄一拉傀其多背后的衣服,傀其多这才改了口,嬉皮笑脸地道:“我叫多多!钱财多多,美女多多的多多!”

后面的一句解释使纸鸳对傀其多兴趣更大了。凭她行走商宦多年的经验,这个叫多多的年轻男子肯定不寻常,哪有贱民如此口不遮拦的?

傀其多见纸鸳一直打量自己,再看她身后随主车停下的车队,眼珠子转回来,心下就有了谱。

“这位贵人是打算回城吗?多多能不能沾光?跟着进城?”

纸鸳犹豫道:“我只能带我家的侍卫和行脚入城……”

傀其多心道,一个商人!

“要不你们到我商会找份活干?”

一个奸商!傀其多心下更正,面上依然笑呵呵的:“好啊,反正闲着也没事……”

“且慢!”小改打断。

纸鸳斜目望去,一个小不丁。

小改顿了片刻后道:“不是到你的商会打下手,我们要跟你谈几笔买卖。所以什么卖身契啊,入会协议啊,都不要拿出来了。”

傀其多瞪大双眼,不相信这是小改说的。

女车夫又开始叱骂,纸鸳喝住她,对小改道:“这位小兄弟误会了。我不过一片好心,既然你不领情,那就算了。”她吃准他们灰头土面的没办法进城,最后还不是要求她帮忙?转而又望傀其多的敞刀,仔细看来也就是把质地普通的刀,想来贱民身上也不会有值钱货,一群连行李都没有的穷酸能谈什么生意?车帘合上。

“姐姐不肯送个顺手人情,那么来日不要后悔。落蝶城的商会不会只有一家,到手的买卖跑了,也只能说姐姐眼光短了。”

这下傀其多注意了,小改身边有灵力波动,是小一用密音教小改说话。

“放肆!”车夫一鞭抽去,小改轻巧一跃避开,“你没资格跟我说话,你是奴,而我是主!”

纸鸳眉头一皱,再打开车帘,只见小改神气活现地道:“就连多多都要看我脸色行事,你区区一个车夫,没资格跟少爷我说话!”

傀其多嘴角抽搐,这句肯定不是小一教的,就算小一教了,也肯定被小改改了。

纸鸳忽然笑了:“有点意思!我就带你们进城看看,能有什么更有意思的事!”落蝶城是她们纸家的地盘,他们不上当跟来也就罢了,既来之,她自一尽地主之“谊”!

###

一众被安置进一辆马车,车箱里尽是些廉价的女子用物,手巾、绣鞋、香囊还有胭脂。八人勉强塞进去后,车队开始进城。

门口侍卫显然给足了面子,分明看到傀其多等人上了车,却只当没看见。这也是纸鸳先前为什么要看一眼门口守卫的原因。有的侍卫要现给钱,有的按月打点。

车厢里傀其多与小改大眼瞪小眼,总算傀其多要在慕容安面前重造形象,憋下了恶气。

进了落蝶城后,打开车帘后可见街道宽敞,沿路建筑精巧,城中居民多是步履匆匆,各店铺进出繁忙。见蓝伯九看得仔细,傀其多解释道:“这落蝶城是个客商城,不过做的多是小买卖。”他随手掂起车里一方手巾,“不过带我们进城的这个女人应该是做大买卖的,光看她的车队就知道,前面几车装的是粮食、干货,后面还有大量丝绸品。”

慕容安瞥他一眼,车架驮运粮食可一目了然,但丝绸品如何看出?

傀其多仿似看懂了他的眼神,笑嘻嘻地道:“那箱子上打着平记的印条,平记哦,专出上等丝绸。”接着又扯了番,小一任他说并不插嘴,说到落蝶城的神话时,马车停了。

车队停在一座豪宅前。纸鸳的车夫跑来,凶悍地拉开车门:“你们,下车!跟我走!”

一众跟她进门,宅里出来的奴仆相帮着车队搬运货物,这些人看到傀其多等人并不惊讶,反而目光里流露出一丝怜悯。

纸鸳站在门厅前,满意地看着这群男人,除了二个小的一个老的,都是身板结实的男人。

“你们洗干净,换身衣服后跟我去见大姐。”

傀其多怎么听怎么觉得这话逆耳,就连小改也觉得纸鸳的气势比平日的傀其多还高。

“怎么没听见啊?都聋啦?”车夫见众人没有跟她走,叫嚣了起来。

小改白她一眼,按着小一的话朗朗道:“我们时间有限,贵主既能富甲落蝶,自不会因我等仪容不整而拒之门外。还请这位大姐替我等引见。”

纸鸳银牙一咬:“小兄弟太不给面子了吧,你们一身脏兮兮的,如何能见我家大姐?”

小改笑呵呵地从怀中取出锦袋,取出一颗皎玉,那光华流离顿时惊了纸鸳的眼,震倒了女车夫。一群乞丐,一个小不丁身上居然有皎玉!

“我们就在这里等,你速去请人!”小改收起皎玉,佯装老气横秋。

“你去准备茶水!”纸鸳踢下车夫,换了副笑脸道:“纸鸳眼拙,怠慢诸位了。请各位堂上小坐,我去请家姐!”

将众人安排入座,吩咐下人看紧,纸鸳连忙跑去请纸鹤。

小改小人得意地高坐座首,没乐上多久就发现众人全然无动于衷,他这才收了兴,悄声问小一:“接下去该如何?”小一一一道来。

那厢纸鸳将情形一一说与纸鹤,后者听完后微笑道:“那个小家伙身上肯定不止一枚皎玉,他们一行狼狈,这钱财恐怕来之不正。不过这样也好,正好可以便宜我们。”

纸鹤保持笑容,一直到堂上逐一见了众人,清一色的男子,清一色的风尘满身,真不知洗干净后会有什么惊喜?

小一也在看她,年龄约莫三十上下,柳眉细眼,初看和善,细看威严。一身剪裁得体质地上层的鹃红衣裳,跟主人似的不张扬也不素。

纸鸳站在纸鹤身旁道:“这是我家大姐,你有什么就说吧!”

众人目光都聚焦在小改身上,要换了二年前他早该怯场,可自从跟了蓝伯九,又长期熏陶傀其多的无赖气质,他不仅抗下了压力,还将傀爷气质发挥到了极至。

“这位漂亮大姐,在做大买卖前,我需充分理解你的实力,也给我们彼此一个相互了解的机会。废话不说,我先要买进一座宅子。”小改再次取出一枚皎玉,递给慕容安,后者经由纸鸳转到纸鹤手里。

皎玉到手,纸氏姐妹便知这是枚货真价实的皎玉。纸鹤把玩着皎玉听小改道:“宅子不需要太豪华,舒适即可,最重要的是需一个洗浴房,有温泉水更好。此外,还需二驾舒适马车,我等能穿的各式各季衣裳数件。”

纸鹤微笑道:“这些东西用一枚皎玉来置办,代价未免太大了吧?”

小改道:“所以漂亮大姐你还要支付余款。”

“你们在我的地盘,就不怕我吞了你们的钱,杀人灭口吗?”纸鹤将皎玉搁在身旁桌上,好笑地望着小改。

“多多!”小改喊道。傀其多无奈起身。

“有人要杀我们,你怎么办?”

傀其多换到对面的椅子,坐下,冲小改伸了伸拳头。

看到傀其多的拳头,小改下意识地缩了缩身子,一年来他可吃够了傀其多的拳头。

“呵呵……”纸鸳嘲讽的笑了,可只笑了一半就再笑不出来。傀其多先前坐的椅子无声地化为齑粉,坍散一地。

“咳……多多是我手下最弱一个。漂亮姐姐也看到了,他还没出刀呢!”

纸鹤依然微笑道:“纸鹤明白了。小兄弟该如何称呼?”

“这个……”小改望一眼小一,又低下头来。该死,他怎么看小一去了。

只听小一密音道,“张文。记得,你现在不是小孩……”小改习惯性地跟声道:“张文,记得,你……”急中生智,小改改口道,“我叫张文,漂亮姐姐你记得,我是个老头子!”

一时堂内无声。过了会纸氏姐妹才笑出声来,小一等人都死死抿着嘴,而傀其多早憋出了内伤。

“小老头子!”纸鹤笑道,“你要的宅子好办,我名下就有处引温泉而建的豪宅。我叫人先带你们过去。还有什么需要,直接跟下人说,晚些时候纸鹤再来拜会。”

……本章完结,下一章“ 何所乐邪4”↓↓↓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