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207章: 何所乐邪5

《爱上玄武》

第207章 何所乐邪5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5

纸鹤遣人叫送酒家的饭菜,蓝伯九又问了落蝶城其它商户的情形。对利国对商业并不熟悉的蕴蓝神医,仗着多吃了几十年饭,丰厚的处世阅历,倒也把该了解的情况逐一问明了。除了纸氏家族,落蝶城另有二个商户,杓率和西记。杓率是近五十年崛起的新贵,西记则是利都一带闻名的商团。此二者目前的产业商务都比纸氏做得更广,杓率宗长更是对纸氏姐妹一直不怀好意。

蓝伯九心下盘算,他们一行当务之急有二件事要做,一是慕容安得去利都了解仇怨,二是阿牛要去镜湖寻父下落。这二件事都得离开落蝶,而轻云则最好永不踏入利都。

小一自不必密语蓝伯九如何行事,放心地与一众吃起饭菜。这是众人离开暗部后首次享用到的美食,她不免胃口大开,而纸鹤则热情地给二孩子布菜。“来,多吃点,看你们二个小孩瘦的。”小改对纸鹤的好感顿时直线飙升。

饭后,纸鹤问及蓝伯九如何打算,神医老头捋须道出斟酌之句:“谋而后定,不急于一时。待我等处理完琐事,自与姑娘合作。”

纸鹤一笑:“那敢情好,还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纸鹤当尽力满足各位所需。”若蓝伯九开口就谈入手什么买卖,那这些人就不值得她另眼相看。

当下双方又寒暄几句,纸鹤便识趣的告辞了。纸氏姐妹一走,傀其多便打起精神,直问下一步该做什么。小改斜他一眼道:“当然是走人啦。”

“我知道,只是怎么走,我跟着上哪?”傀其多对着小一,眼光闪闪。

蓝伯九沉吟道:“利都之行势在必行。不过轻云最好留在这儿,调养身子。轻云也不便一人留守,他的样貌谁见了都知道不是王族也是贵族。而我这老儿也不宜过多抛头露面,谁知道利国有没有广布眼线?用药水倒可改变肤色,但我烦那个,更别替易容之术。故此我二人得留在落蝶。”

阿牛立刻道:“就你们二人留下,谁能放心?”轻云几成废人,蓝伯九除了毒术可以用用,武力上寻常一个末流勇士就能将他拿下。

慕容乜道:“我不走。”

小一道:“还得留一人。”她的眼光停留在小改身上,后者马上撅起嘴。小一叹了口气,她分明比他年幼,却要哄着他,“小改……那个其实你修为很高,又很机灵,留下来有很重要的事只有你能做。”

“哦?”

一旁傀其多捂嘴止笑。

“不止现在重要,将来更加重要。因为,你从拿钱袋那一刻起,你就是张文了,一个富甲一方的大财主。”

小改眼睛亮了起来。

“你现在要抛头露面,同落蝶城的商户们打好关系,等我们回来你就要大显身手,以后……”小一虚构了小改一个美妙的未来,直说得他双眼一闪一闪冒星星。其实小一的虚构可信度极高,十一枚皎玉就算给个败家子都要败上一世,何况小改不是个蠢人,而小改身边还有一群人,各个脑子都很好使。

傀其多猛敲小改一记板栗:“口水都流出来了!”好久不揍人,傀其多手很痒。

小改一手摸着脑袋,一手擦嘴,辩解道:“我是小孩子好不好,流口水很正常的。”

“不!”傀其多深沉地说,“你要记得,你张文,是个小老头子!”

此言一出,连抑郁多日的慕容安脸上也有了笑意。

“我们什么时候走?”制造笑话的人转过头问小一。

“现在。”

###

马车很华丽,还有点女性化。红漆檀木的车厢,优雅精细的雕饰,坐在其中的人很舒坦,驾车的人却很郁闷。

堂堂铁血盟的少主,手持马鞭,星夜赶路。谢绝了纸府委派的车夫,小一请傀其多驾车。理由是阿牛成天用缩骨功不好,慕容安从来没骑过马,而她太小。傀其多心下把穷小子出生的慕容安骂个半死,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坐车头驾马去了。先前的雀跃荡然无存,换一肚子郁闷把眉毛打了个结。

跑了几个时辰,直到小一不好意思地钻出车箱,坐他身旁陪他聊天,傀其多才换了副笑脸。

“你说天上为什么那么多星星?”傀其多想说今晚夜色不错。

“都说一颗星星就是一个人,人死了后会变成星星。”小一却很败兴。

傀其多想了想问:“你想妈妈了?”从来没听小一谈及过她的家人,但傀其多揣测,她一定有一双很特别的父母。

“我想妈妈,还想爸爸,还有很多人……他们都在天上看着我。”

傀其多心头一重,天上,难道都死了?

小一忽问:“你想你爸爸吗?你离开铁血盟很久了,难道不想回去见一下你父亲?”

傀其多闷闷道:“我老爹很忙,回去也不定见到,见到还会凶我。”

“有的凶其实是为孩子好。有的凶却是……”小一闭嘴。

傀其多却挑眉道:“是啊,我对小改凶就是为他好!小孩子不揍不行!”一说起小改,他就眉飞色舞起来,落蝶被小改欺负现在都从声讨中找回来了。

“说实话,有时我觉得你被小改欺负是活该,连我都忍不住想欺负欺负你!”小一微笑道。

“切!你难道没察觉傀少一直在让他吗?要照我以前的脾性,这小子早被我扁成沙包,打成肉酱了!”

阿牛和慕容安静静地聆听二人对话,这时候车外坐着的女孩多少让他们觉得正常了。阿牛想,背负蕴蓝灭族亡国之仇的她,幸而有傀其多这样的人时常插科打诨,才让她能暂时变为一个寻常的孩子。而慕容安则想,他自以为不幸,幼年被卖入豪门,转进暗部又同阿姐分离,可世上不幸的人太多,天赋奇高聪明过人的小一一样悲惨。父母都在天上,还有很多人都在天上,那会有多少仇家?要一个个杀死,能杀得光吗?慕容安再次思索他的报仇心结,也许傀其多说得对,要让仇人追悔罪孽才是真的手段。

“哎哟!你打我?”傀其多怪叫起来。

“再叫你胡扯!”

傀其多厚颜无耻地道:“你凶我,是对我好!”

小一无奈:“你没药救了!”

傀其多心头那叫乐啊,能让水小医无药可救,真本事!

###

这是小一和阿牛第二次来利都。上一次跟着凤鸣,沿路鲜花人群风光无限,没能细看这座城市。现在细看了,如艳妇卸妆。大道依然繁华光鲜,琼楼玉宇,可是华丽的建筑的背后,小街民宅之陋旧,贫民身上眼中流露的凄苦,叫二人惊讶。反观身为利人的傀其多和慕容安,前者略有迟疑,后者见惯而沉郁。

傀其多介绍:“北边一个街区更凄惨,那里住的都是……平民。”

“我们还是找个地方先落脚。”小一道。

四人在进城前都经小一易容,她的易容术学自素颜,虽不高明,也能瞒过一般人。当下傀其多将车停在一家规模不大却很整洁的客栈前,车马托付给客栈伙计的时候,慕容安顺便打听了陶府的位置,不想傀其多却多问一句:“你可知王族,比如像锦瑟王爷府在哪里吗?”看在傀其多打赏丰厚的份上,伙计答了。

待四人出客栈走到街上,慕容安问:“你要去找白重牧?”

傀其多拉着小一的手道:“我很好奇,说是白乐邪,那真正的白重牧长什么样呢?”

小一道:“也好,我们顺便走走,看看利都的商铺。”

傀其多当即瞪目:“你还真想把小改弄成小老头子哇?”

小一不好意思地低头:“其实我是想我们多挣点钱。”

这下连阿牛也好奇了,蕴蓝神医要钱做什么?

只听小一又道:“现在我觉得钱越发重要了。”

傀其多眉毛在跳,莫非用钱就能收买她,莫非他傀少又被白乐邪比下一截?幸好小一及时解释道:“以前我只知道贞国很穷,蕴蓝流亡的人生活很艰难,但现在看看利国百姓的日子也不好过。”声音越来越轻,“还有,我欠了巨债,一百一十枚皎玉,我该怎么还啊?”

听到最后三人瞠目结舌,这个女孩现在一点都不聪明了。

同一座城市里,白乐邪的乐府殿堂,白乐邪打发了萧也和挪严迁练功去,自个却到了书房。

书房里,一位四旬男子正在等他,见他来了,连忙跪下。

“梅先生,怎么啦?”

梅先生半带哭腔地道:“公子啊,你把奴辛苦积攒的皎玉全取走了,叫奴以后怎么做事啊?”

白乐邪淡淡道:“我拿去放债了。”

梅先生脸色稍微好转:“敢问公子利贷多少呢?”

白乐邪沉吟道:“说是十倍偿还,不过什么时候还很难说。”

梅先生一听十倍就知道不能指望了,利贷高得离谱就是坏帐。他往后一坐,面色惨白。

“没打算要她还。”

“就知道是这样……”

白乐邪微微一笑:“你说用十一枚皎玉买一个四国,这买卖合适不?”

梅先生自然不信,“奴还是自己想法解决目前财务危机。”

白乐邪一脚踢飞了他,“知道该做什么还跑来烦我?”

梅先生被踢到半空,却轻飘飘落地,显见身手了得。他苦着脸道:“那奴去了。”

白乐邪懒得再理他,说与他听他也不懂。得蕴蓝而得天下,他要的就是她还不起,最好就不还。白乐邪坐了下来,明亮的冬日阳光透过窗子照进书房,照亮了他的脸。他依然顶着白重牧平淡无奇的脸,但眼却不一样了。若不假留意,很容易忽视。白乐邪的目中,乌黑眼珠里二点瞳仁外,有着极淡极小的阴影。

双瞳。

……本章完结,下一章“ 何所乐邪6”↓↓↓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