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208章: 何所乐邪6

《爱上玄武》

第208章 何所乐邪6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6

小一等人边走边看,磨蹭了半天,先路过陶府,黄昏时分才到白锦瑟的王府前。傀其多留三人在附近,自个儿去问王府门卫,被打了出来。门卫只给二字“找死”!

傀其多狼狈而回,对小一道:“莫非白重牧这个人是假的,名也是假的?”

小一摇头道:“不是,利国王族宗谱里有这个人。”

“奇了怪了……”傀其多摸摸后脑勺,“你们再等我一会。”话毕,他窜身翻越王府外墙,到里面去了。

慕容安摇头道:“门口被打受刺激了,他要到里面打回来。”

阿牛默然。傀其多应该不会莽撞。

其实他们都猜错了也都猜对了,傀其多到里面随手逮了个仆人,拖到角落打到问明情况,最后再用拳头威胁一番便回来了。

“怎么样?”小一问。

傀其多一脸古怪地说:“有这个人,不过他死一年多了。”难怪门卫听到他问白重牧就骂他找死。

“死了?”小一心下一个疙瘩,一年多前死的,就是说白乐邪冒名顶替白重牧来到蓝阁的时候,真的白重牧就死了。

“怎么死的?”慕容安问。

“听说身体一直不好,撑不过去病死的。”傀其多忽然笑笑,“说实话我不信。时间太恰好了!”

四人各怀心思回了客栈,用完晚饭后回房商议。白乐邪的秘密不急于一时挖掘,倒是如何潜入陶府成了问题。先前四人在陶府附近走动均感到了异常,不仅府里有灵力波动,府外街口的人也形形色色,作为一个寻常富商之家,这情形未免失常。

慕容安沉声道:“我的事我自己解决,倒是阿牛哥你该去镜湖找你父亲了。”

阿牛道:“今日情形你也见着了,我能放心你一个人去吗?”

小一道:“叶无常定然派人在陶府布下天罗地网,只等你撞进去。得想一个神不知鬼不觉,叫人打死都想不到的法子混进去。”

众人正思索着,傀其多却左顾右望,小一对他露出二排贝齿:“看来鬼多多有馊主意了!”

“哦!什么都瞒不过你!”傀其多夸张地叫了起来,“不过什么叫馊主意哇?”

“废话少说!直接奔主题。”阿牛训了句。

傀其多将想法一说,慕容安顿时脸色难看,然而小一却道:“还算稳妥。”傀其多得意地一拍慕容安肩膀,“你学的是刺客之技,但除了武技,还有很多要学呢!不是我吹,我老爹手下干这活的人多是去了,除了这个法子,我另有个万无一失的绝世妙着,考虑到你第一次干活,还是安全为上就不用最绝的了。”

慕容安咬牙道:“谢谢。”

但傀其多的方法也需要时间,当下小一建议阿牛先行离去,探明牛金龙下落。阿牛犹豫,小一又道:“你带我们反而拖累你,以你现在的修为不打光跑,也就一国神君能留你。你找到你爹,也就是找到我爹。我爹肯定活着,以他的个性,无论走到四国任何地方都受欢迎……”

“你爹?”傀其多打断,慕容安也诧异,不是说都天上去了吗?

小一微笑道:“我有二个爹,虽非亲生父亲,却都是极出色的人物。”

慕容安点头,轻云的优秀早在他入蓝阁前就知晓。

“除了轻云先生,还有个爹是谁啊?”傀其多好奇地问。

小一道:“他叫水无痕。蕴蓝水氏的后人。”

傀其多顿时瞪眼:“就是那个蓝老头口口声声骂的浪荡人啊?”

小一嗔他一眼,辩解道:“我爹才不是那样的人呢!他生性洒脱,不拘小节,四艺更是当世无双……对了,我爹还很俊,我二个爹都生得好看!”

傀其多一怔,笑道:“果然都不是亲生的爹,我想象不出轻云能生出你这模样!”

小一略有伤感。傀其多还以为他口快说错了话,再小也是女孩子,女孩子都爱美,却听她幽幽一声:“我没见过我亲生的爹,但蓝伯伯说,他才是世上最美的男子。”

慕容安听了并无反应,但傀其多却猛地心悸。蕴蓝王族后裔,世上最美的男子,也就是说,她是……可是那怎么可能呢,蓝琬的后人相貌平平?唯一的答案脱颖而出,她正是蓝琬和白夜的女儿。

原以为她仅仅是蕴蓝神医的后人,不想却是亡国公主。傀其多的心仿似沉入深渊,往日与小一相处的一幕幕如同一节又一节的枷锁,将他拖入,拉下,陷落,只为一个念头:他傀其多究竟配不配站在她身旁,他傀其多能不能达到当初的愿望,他傀其多有多少力量能撑托起她背负的国仇族恨?

“阿牛哥,你不必为我担忧,有鬼多多在,只要我们小心行事,不会危险的。”

傀其多神色变幻了几下,最终恢复为他的本色:“是啊,阿牛哥,你放心去吧!去他姥姥的,我管不了那么许多,我只管好小一。”

慕容安忽然能理解傀其多了,他可以为雅儿不管不顾,甚至违背良心,而傀其多对小一的心意也是一样。为了守护最重要的人,哪怕放弃所有,哪怕造罪作孽。

阿牛默默地凝望小一。“水遁术”一生只能用一次,这仅有一次的机会给朱金铃戏耍掉了,一旦小一遭遇危险,他是无法从千里之外的镜湖赶回来的。如果他会利国那种神奇的金石传音之术就好了,至少能时刻得知她的情况。

小一仿佛洞察他心中所思,轻轻叹:“如果我会金石传音就好了!”

傀其多应声道:“是啊,那术法不错,可那是神族才能施展的,不是神族起码也得是王族,还得会术咒!小一你不是不喜欢卜术更讨厌术咒吗?”

小一歪着小脑袋想了想,忽然对傀其多道:“你打我一下!”

“啊?”傀其多张大了嘴。

小一抓起他的手,张嘴就在他手背上咬了一口,傀其多吃痛,本能地反手推开小一,不想她没有用身法也没有以灵术来抵挡,“扑”倒地后坐。

“小一你想做什么?”阿牛吼了起来。慕容安离她近,一把拉起了她。

只见女孩眼角硬挤出一滴泪,淡蓝的眸子淡蓝的泪,那泪滴出发出幽蓝的光,小一伸手接了,一颗蕴蓝之珠凝聚而成。

“就当我顽皮罚我一颗眼泪。”小一轻轻叹。

傀其多望着那颗蕴蓝之珠不禁痴了,那是小一为他流的泪吗?蕴蓝王族落泪幻珠。

小一将手中之珠递给阿牛:“有了这颗蕴蓝之珠,你虽不能从千里之外赶到我身边,却能看到一次我。看到一次我们在做什么,但是,只有一次。”

“傻瓜!”阿牛摇头道,“蕴蓝之珠何其珍贵,乃你元灵所化。往日你强忍不哭,现下却为担忧我,硬流一滴眼泪。”阿牛心下清楚,她不能用金石传音就想到了蕴蓝之珠的功效。“那是我甘愿的。”小一望着阿牛,她欠他的何止一颗蕴蓝之珠能偿还?他为她离开父亲,一次又一次出生入死。与其说利人深信额头十字是为守护而生,不如说他牛氏一族世代为蕴蓝王族而生。世上没那么多巧合,以前的牛金龙自蓝琬幼年就伴其左右,现在的牛远亦是如此。

阿牛手托蕴蓝之珠,无言以对。他让他的王流泪了。

“阿牛哥不要就给我吧!”傀其多贪婪地探手去夺,被阿牛偏身避开。

慕容安鼻哼一声:“白痴,看看你的手!”

傀其多这才发现手背上咬痕,小神医不仅能言善道,牙口还很尖,一圈牙印几点微红。“哎哟,你把我咬出血了,还神医呢,赶紧给我治了!”

傀其多举手过去,小一只是小手一抚,他的手便复了原样。

“那个……对不起了。”

小一低头说完,却没见他反应,抬头一看,他正对着光滑的手背恶狠狠地看。傀其多那叫追悔不及,留一圈牙印该多好啊!

“别理那白痴了。”慕容安道,“阿牛哥你早去早回,等你回来正好赶上一起回落蝶。我们都抓紧时间,把该办的事都办了。”

四人简单收拾了行李,傀其多分了几十个银元给阿牛,想想不对,把银元又抢了回来。

“怎的?”小一冒出一句亨语。只见傀其多把钱袋递给阿牛,“你父亲应该比我们更需要钱。都是臭小改吝啬,一枚皎玉也不给我。”

然而阿牛黯然将钱袋递还给他,“既然我爹去了镜湖,那么就不会有很多人跟随。”镜湖绝境,能进去的人少,能活着出来的人更少。

众人沉默。

阿牛临走前忽然对小一道:“你忘了一个人,小一。”

小一却道:“没有,我会找个机会见他。我不会忘记。”

“那就好。万事小心。傀其多,照顾好小一和安儿。”阿牛说完,身形爆涨,越窗而去。他不必再伪装,施以最上乘身法疾速而赴镜湖。

待他走后,傀其多自然要问:“见谁啊?”

小一淡淡道:“一个别扭的小孩!”

再三追问之下,她道:“亨王子凤鸣。”

不知为何,傀其多又有揍人的冲动。

……本章完结,下一章“ 何所乐邪7”↓↓↓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