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209章: 何所乐邪7

《爱上玄武》

第209章 何所乐邪7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7

傀其多给慕容安出的主意很大条,就是让慕容安扮成个少女,侍女、姬人都可以,只要混进陶府接近林华浓无论扮什么女人都好。当然还有许多细节需商榷,但傀其多自小生长于铁血盟,耳濡目染,肚子里道道足够多。

三人购齐全了所有改装物品,关在房间里捣鼓了半日,令傀其多失算的是,慕容安虽然生得秀气,却扮不成女子。任他和小一使尽手段,少年依然是少年。描上花红贴上胭脂,换了长裙戴上饰品,也无法掩盖男子的刚直之气。粗看勉强混得过去,细看就无比怪异。

小一不禁叹道:“不是什么人都能扮成女子的!”

慕容安拔下钗子,扯下女裳,抹把脸,后靠在椅子上,敞开的单衣露出清晰的锁骨。傀其多见状一拍大腿道:“有了,扮成小倌!”

钗子立时向他面门飞来:“找死!”

傀其多手一伸就接住飞钗,小一道:“别闹了,虽不能扮成侍女接近林华浓,但我们在找林华浓算帐前,还有许多事要做。”

傀其多涎皮赖脸地道:“是啊,我刚想说找林华浓不方便,可以找陶之介。到底怎么会事,可不能光听白乐邪一面之词。方法还是一样的,查清楚他经常出入的场所,然后抓住打个明明白白出来!”

慕容安想了想,对小一道:“查明情况本就是逍遥殿我所学,本打算直接找正主儿,现在弄明白我阿姐的事也好。”

为了行事方便,三人换住了利都最高档的酒店,盛天酒家。傀其多充当富贾,小一和慕容安扮作随从。此行利都本就要接洽商务,而陶宗就属利国的大商户。

慕容安一到盛天酒家后,就充分发挥了他打探情报的本事。恭谦热情的言辞外加恩惠,套人情的同时得到所需情报,与往日内向软弱可欺的安儿简直不是一个人。

傀其多再次对慕容安刮目相看,只是嘴上依然讽他:分明会打探搜集消息,又有作为刺客的身手,却偏偏不会当中行事。

其实傀其多和小一心下都清楚,慕容安已经具备了独自行事的能力,所欠的仅是经验,或者说以前他从未思考过如何将所学融会应用,直到为雅儿的事的奔波。在蓝阁的时候,慕容安身边既有出谋划策的能人,又有武力超群的高手,没有他真正施展手段的机会,而傀其多平日的嚣张跋扈,平民出身的他除了被欺负别无选择。

两三天下来,三人结识了不少人。陶之介的情况也浮出水面。陶宗的二少爷并非好色之徒,相反是个精明能干的商人。他平日只为应酬出入风月场所,与雅儿的情缘大概不是贪图美色而是出自真心。此外,陶宗内部的情形也值得玩味。大少爷陶之信虽为长子,能力却不如老二老三,所以陶宗正面临后继人的明争暗斗。这样的情况下,陶之介的夫人,出自林府的林华浓对陶之介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确定陶之介的情况后,又过几日,化名为张多多的傀其多终于在盛天酒家见到了陶之介。被慕容安收买的酒保时常给他指点,某某是谁,做什么生意。当酒保指出陶之介后,慕容安不禁从二楼的倚栏座位探出头去。

“不急!”傀其多打发了酒保后,对慕容安道,“你先沉住气。我们暂无生意能找上他,贸然上前只会打草惊蛇,谁知道他身边有没有暗部派来的人。”

慕容安稍微收敛,一下隔一下飘眼过去。

身穿白丝长衫的陶之介在随从的扈拥下,与一宝蓝华服的年轻人往雅座厢房去了。吸引小一目光的是,与陶之介言谈的年轻男子身后还跟着一个小女孩,那女孩也是一身宝蓝绸服,模样娇美可爱。

小女孩不安分地四下探看,忽然抬头看到二楼上的小一,却呆了一呆。不仅她呆了,小一也觉得心头升起一股奇异的感觉。这是个与她年龄相仿异常漂亮的女孩。

小女孩呆了一瞬后,嘴角突然撅起,极生硬地撇过头去,仿似不喜看到小一。

陶之介一行很快走出了小一的视野。

“换个挨近的厢房听他们说什么。”傀其多果断地招回远去的酒保。

当下三人换了地方。傀其多重叫了酒菜,酒保走后,三人竖耳倾听隔壁房间的对话,墙壁对他们来说形同虚设。

这一听三人大吃一惊,那宝蓝衣裳的男子竟是贞人,他向陶之介购买大量粮食。四国人都知贞国贫穷,那男子如何来的钱财?

二人话完生意,不咸不淡的扯起旁事,那龙先生突然道了句:“小爱,你不能吃酒!”

小女孩的声音响起:“哼,只许爹自己吃酒,就不许我吃吗?”

龙先生宠溺地道:“乖孩子,你再大几岁,爹陪你吃。”

“我去尿尿!”小女孩赌气丢下酒杯。

“让陶先生见笑了……”房内响起一阵轻笑。

小女孩走出房间,恰逢酒保给傀其多这一间上菜。她站在门口,斜眼瞥见屋内三人,毫不迟疑地跟着酒保走了进来。

傀其多一脸好奇地盯着她:“小妹妹你跑错房间了吧?”

小一再次感到心生怪异。只见那女孩径直走到慕容安身前,甜腻腻地道:“哥哥抱!”

三人顿时呆了,慕容安还没反应过来,女孩突然跳起身来,极快的一手擦过他的脸颊,以慕容安身手竟没能阻挡。

傀其多起身欲抓那女孩,却见她八爪鱼似的扑到慕容安身上,得意地说:“果然哥哥不易容比易容后还要好看!”

小一吃惊地凝望她,女孩弹跳起身的那一刹,她分明感到了强大的灵力波动,只是极短的一瞬,甚至没有灵光亮起。

慕容安手穿她的腋下,将她抱起,放到地上。女孩却不依,又黏了上去,口道:“漂亮哥哥,跟我回家好不好?”

慕容安头大。“不要闹了,小妹妹,你家大人在哪里?我送你回去!”他话还没说完,那女孩就嘴一张,哇哇大哭起来:“哥哥不要小爱,哥哥不要小爱……你们都不要小爱,都不要小爱……”

隔壁厢房里听到了他们的动静,都赶了过来。

龙先生率先步入,一把提起女孩,抱入怀中,和声对慕容安道:“失礼了,小女一见清俊男子就这样。”

傀其多心道:敢情是个小花痴啊!回头又一想,不对,她怎么看出慕容安易容,一出手就把慕容安的易容毁了。还有,就算慕容安易容后看上去也很顺眼,但这女孩怎么不找他傀其多抱?他傀少可比慕容安威武英挺得多了!

“爹,我要漂亮哥哥,我们带漂亮哥哥回家去!”

龙先生尴尬地道:“小爱,这里是利国!”

“我不管嘛!不管……”女孩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这时,陶之介走进房,他第一眼看到慕容安就呆了一呆。慕容安咬牙,偏过头去。

龙先生仍在柔声劝慰,女孩死活不依,众人都不知该说什么,幸而酒保的到场缓和了场面。“哎哟,这陶先生和张先生竟自个认识了。”二下介绍,女孩慢慢收敛了声喊。

傀其多三人被请到陶之介的厢房,众人入座后,女孩依然眼光闪闪地盯着慕容安。小一忽然想到一事,她先前不是说尿尿去,怎么见到慕容安后不尿了?仿佛注意到小一的眼光,女孩又一撅嘴,别过头去,过了一会,又转目慕容安,津津有味的。小一不解,这个叫小爱的女孩为何会讨厌她?要知她二人今日是生平第一次见面。

慕容安实在无奈,立于傀其多身后无处可逃女孩的目光。好在陶之介入座后没再打量他,与傀其多扯得不亦乐乎。也是傀其多胆大聪明,在一个世代商贾的贵族面前没露馅。傀其多敢扯从不怯场,他明白行商的话题不是自己能胜任的,能不说就不说,可绕当绕,实在要说就言辞模糊,将一个爆发户子弟的角色演绎得极其成功。

龙先生一直在观望傀其多。他很少插话,始终面带和蔼微笑,手抱女儿,同他的女儿一样,他从始至终没看小一一眼。

傀其多成功的给陶之介留下印象,便借故告辞。冗长的一番交谈他已使尽浑身解数,何况他吃不准陶之介的跟班会不会察觉到卸了易容后的慕容安。头低得再低,前面也被人看到了真容。

三人出了厢房,女孩又跟着冲了出来,但这次她却拉住了傀其多,示意他弯下腰低下头来。傀其多好笑地照做了,她附耳于他,极细极轻地吐了句:“知道吗?要引起一个人注意最好就是盯着他边上的人。”

傀其多一怔,这什么话?

女孩放开他,脆声笑道:“张哥哥,我也喜欢你!”

傀其多嘴角一抽,只见那小花痴蝴蝶般扑回其父怀中。直到回到自己房间,傀其多的嘴还歪着。

小一道:“恐怕我们在隔壁偷听,他父女二人早就知道了,所以那女孩会跑了过来。”

傀其多与慕容安立时惊住,却听小一又道:“我不敢感知他的灵力,他让我觉得很危险。”

……本章完结,下一章“ 何所乐邪8”↓↓↓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