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210章: 何所乐邪8

《爱上玄武》

第210章 何所乐邪8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8

千里之外,元都。一间由青砖细磨蓝石咬嵌的古朴卜室内,年轻的卜师无心喷出一口鲜血,染红了面前一行灰字。

淌血的灰字漂浮在卜室上空,然而更诡异的是它的内容:

接近于神君的宿将,贞虚宿。

无心慢慢躺到地上,胸口之堵,再喷血也无济于事。他知他开天谶时候尚早,但他不悔。这样的一道天谶,估计连始作俑者的人都想不到。

贞国积弱已久,甚至最有能力的大将牛金龙都叛离了,却不料,它偏偏拥有了当下的第一宿将,且实力接近于神君!

###

化名为龙四的君虚龙带着女儿君爱离开了利都。他有种很坏的感觉,仿佛被人窥视,他却不知是谁干的。盛天酒家的张多多三人,身上都有令他怀疑的气息。他们没有用灵力来探视他,也将自己的呼吸控制得如同常人,可这骗不了他的灵感,而最令君虚龙费解的是,三人中灵力修为最高的却是年龄最小的那个孩子。难道世上还有跟君爱一样年纪却灵力非凡的女孩吗?

他的女儿君爱也感到了,只是君爱对另二人有兴趣,她不喜欢女孩是本能。

还是不理那些人了!君虚龙最后清了头绪,远离利国,远离不属于他操心的是非。他已将自己的副手留在了利都,以后与陶之介的联系都不必亲临。可惜他所能筹集的钱款有限,也只能同陶宗做做买卖。

“爹,你看那个人很漂亮!”君爱趴在车窗上,兴致盎然地手指一个被侍卫前后扈拥的云裳少年,“我们带那人回家好不好?”

少年恰好转身,君虚龙只看见他的背影,从身形来看顶多十岁出头。

“真的很好看啊!比张多多的手下还好看一点!”

君虚龙无奈地拉她回车厢:“他身穿白色云裳,身边还有那么多手下,不是利国王族也是贵族,别说带他回去,就是认识他都颇非周章。”

“哦!”君爱忽然赖在君虚龙怀里撒娇,“其实小爱只是说说,天底下最好看的人是我爹你哟!”

“这孩子!”君虚龙失笑,却听君爱信誓旦旦地说:“我喜欢漂亮的人,我喜欢很多很多人,但再喜欢也只是喜欢而已,我不会留在他们身边,因为我只愿留在一个人身边,那人就是爹你啦!”

君虚龙不禁唏嘘,好色的女儿居然说出这样的话。

马车驰过,凤鸣转过身来,脸上挂着一万个不乐意,这一身云裳是白锦姝硬逼他穿的,要他去参加她的十二岁生辰宴会。

###

见过陶之介后,夜间三人当机立断卖了马车,退了盛天的房间,又回住了原先的客栈。慕容安犹豫很久,终于道:“现在风口浪尖上,不便找林华浓。暂时先放过她,再说也不用担心她跑了。”

傀其多拍拍他肩膀:“成熟了啊!小子就是这样,看准机会再出手!”慕容安一把扯落他的手。傀其多又搭上,慕容安又扯,一搭一扯二人就过起手来。傀其多胜在出手诡谲花样繁多,慕容安则灵敏过人,小范围打斗正是他所擅长。最后两条手臂僵持住了,傀其多道:“我要用灵力你早输了!”慕容安反唇相讥:“我要真动手你已经死了!”

“消停!消停!”边上小一无奈地望着他们。

傀其多挤眉撒手,他不纠缠慕容安自不会主动找麻烦。

“安儿暂缓报仇,小一,那我们去找阿牛哥得了!”对傀其多来说,四国闻名的绝境镜湖,魅力无穷。

然而小一摇头:“我们过去只会给阿牛爹和阿牛哥增添麻烦。还是留在咸池吧,把剩下的事儿办了。”

傀其多立时想到凤鸣:“那个亨国王子是怎么回事啊?”

小一当下从井在野远蓝边境救下牛氏父子说起,一直说到她被白锦明挟持,与凤鸣分开。

当年凤鸣入利都何等风光?但是民间误会王子是牛远,所以小一没解释前,傀其多并不知道凤鸣实际上同小改年龄相仿。

傀其多听后去了心头疙瘩,冷静地分析:“他是个质子,弃子。朱袈很狡猾,他派个小王子到利国,等凤鸣长大亨利二国王族联姻还不知猴年马月,而亨国却得足了便宜。元利二国都不会骚扰它,它乐得坐大。等元利交战,两败俱伤,最后四国的赢家就是他朱袈了。只是奇怪了,利国主不会看不破这点。”

傀其多所言,小一也想过。等待时机是双向的,孰不知白锦熙也在等一个机会?白乐邪自小能得白锦熙青睐,决不是因为一句“虽信天而无乐兮,来违弃而求改邪”,恐怕白锦熙早就得知利天羽就是白乐邪。

慕容安却道:“我只觉得凤鸣王子很可怜。身为王子都得寄人篱下,那与贫民有何不同?”

傀其多飘了眼小一,心道,这里还有个公主更可怜呢!

小一微笑道:“不会的。朱雀王族生来高傲,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他不会自怜自哀,不是他自己想留在利国,谁都不能将他留下。那日无心抓住了他,以死相挟,也一样不能勉强他。”

慕容安沉默,无论凤鸣的出身,令人尊敬的是品性。

###

在四国所有大型宫殿中,利宫无疑四国第一。被灭亡火毁的蕴蓝宫廷是精雅华丽的,元宫是宏伟大气的,亨宫因地利而别具一格,但利宫不仅集三者之长,还比三者多了惊世骇俗的震撼魅力。

从地形来说,亨宫建在一片广袤的湖光水色之上,独具亨国风情。而利宫依山而建,仅是占地面积,就比山下的利都咸池大出二倍。可利宫手笔之大远不在地形。

如果说元宫以一人长的大青石垒建气势磅礴,那么伫立山顶群楼重宇的利宫则将大气澎湃发挥到极至。在山下远远望去,就是一排排错落有秩的高大云柱,撑起利宫前一小片梁宇。而人如同豆点,相对云柱是渺小的存在。随着季节和天色的变化,利宫都会变幻出不同景象,清丽、明媚、酒酣、肃穆;春如天之骄子,夏似热血斗士,秋胜风流文客,冬同神秘睿者……唯一不变的是摄人魂魄,令人望一眼而心折。

小蕴蓝而大利宫,利宫内里布局更加绝妙,陈设更加华美。它拥有堪称四国第一建筑的金宇楼,完全以金重石搭建,连榫头都是用金重石。金重石有着风雨不蚀千年不腐的建筑优点,却非常沉重,价格昂贵。无论当年利国重臣们如何批判金宇楼的奢靡,工程浩大,劳民伤财,白锦熙的前祖还是用了几十年时间完成了这座不朽的楼宇。

凤鸣此刻就坐在金宇楼上。即便暖冬,楼阁上还是到处安置了金脑香,炭火燃着檀香,白烟从精雕细刻的金炉花纹间冉冉升腾。楼上张灯结彩,歌舞升平,凤鸣却心不在焉,一心只想归时。

第一次到利宫确实惊讶赞叹,利国王族人长得漂亮,宫廷也漂亮,当时他想,也只有这样漂亮的人才能住这样漂亮的宫殿。可没过多久,他就发现天下的皇宫王室都是一样的。当白锦明从他府上抢走了水拾遗,骗走了牛远,他就彻底清醒了,漂亮只是徒具外表。

白锦姝不时找他打趣,他随口敷衍。谁对他好他心里清楚。这个十九公主除了天真些,愚蠢些,对他却一直不坏。但凡有新奇事物,好玩东西都找他分享。最重要的是,白锦姝不是刁蛮公主。凤鸣也就接受了她,在她生日之际应她之请,还勉为其难地穿了次云裳。

凤鸣确实漂亮,身穿云裳的他与利国王族的风韵完全不同,见惯了他穿红衣的众女总偷偷打量他。他的风采压过了身旁娇媚可人的十九公主,即便他一直没有笑,但那冷冷的脸庞更有一番酷藏的魅力。可惜凤鸣只理白锦姝,旁人搭讪都爱理不理。

终于熬到宴散之时,白锦姝亲自送他离席。到了金宇楼殿门前,白锦姝由衷地道:“我果然没看错,你穿这一身比我们利国王族最漂亮的白逸云都不差!以后你还是多穿穿云裳吧!”

“才不!”没了旁人在场的拘谨,凤鸣双手提起云裳下摆,“这身穿起来麻烦死了!你还不如要我陪你那些姐姐妹妹扯闲篇!”

未叔噗嗤一笑。白锦姝纤指一点他额头,装大人腔:“我还不是为你好!你一身红衣外头一跑,任谁都知道你是亨王子了,出去玩多不方便?”

“好了,知道啦!你送我的衣服我都收了!”

凤鸣告辞而去,路上他恍恍惚惚想到了一事,一回栖凤宫便到衣帽房翻腾。未叔看他找出的十几件小号的红色华服,不禁暗叹:快二年了,凤鸣还没忘记那个其貌不扬的女孩。

凤鸣取了一件在自己身上比着,衣裳只到他膝盖。

“你说那家伙在的话,能不能穿上?”未叔没有答他。二年间,凤鸣使人做了三次女孩的衣裳,为的就是等她一回来就给她换上。

“那家伙估计长不高,倒还真有点像我亨人!”

未叔犹豫了半天,才道:“十九公主对殿下是极好的。”

凤鸣看看手里红衣,木然来一句:“白锦姝太罗嗦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何所乐邪9”↓↓↓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