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212章: 何所乐邪10

《爱上玄武》

第212章 何所乐邪10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10

慕容安不理他,只对那女子呼喊,渐渐带了泣声:“阿姐你为何不认我……雅儿!”

那女子似不忍相看,掩面于娄庥肩头。见此情景傀其多也明白了,她正是雅儿。慕容安在逍遥殿宁受百般折辱也咬紧牙关的死要强,和眼前女子的死不松口难道不是一个德行?

傀其多与小一对望一眼,当下想到了一块。雅儿怕自己的景遇连累弟弟。她不知她弟弟已今非昔比,更不知他已离开暗部的掌控,而她却和她那弟弟一样,一直被人以对方的性命要挟。她好不容易“死”了,自然不愿“活”着拖累弟弟。

见娄庥要带走雅儿,傀其多清咳一声道:“娄大人慢走,请听在下一言。”

“我与你等没什么可说……”

娄庥转身,傀其多不得不高喊:“你跑什么跑,难道怕了你小舅子不成?”

娄庥身子不动,微微侧头道:“小子,饭能乱吃,话不能乱说!”

傀其多咧嘴一笑:“若换了陶之介,恐怕给你小舅子提鞋都不陪!一个靠祖宗阴德的商人,如何能做安兄弟的姐夫?”

娄庥有了点兴趣,他虽洗净铅华潜心修炼,但观念却从没变过,商人就是商人,哪怕罩个世代贵族的家世。乱世之中真正说话的是实力,实力代表一切。另外,他很受用傀其多贬低陶之介。慕容安一卸了易容,他就知道这少年没认错人。陶之介是他夫人的前夫,试问天下哪个男人不忌讳这层?

只听傀其多又道:“实不相瞒,娄大人,你的小舅子得名师指点,虽还不及你修为深厚,但在同龄人中已出类拔萃。”

娄庥哼一声:“出类拔萃?你当我瞎子,你小子还有你边上的小毛孩难道是怪胎?”

傀其多一乐,娄庥恰说到他得意之处:“连我们是怪胎大人都看得出来,大人果然了得!”

小一截了傀其多的话头:“慕容安这个姓氏来自利宫第一侍长,想必大人知道是谁。”

娄庥转面正色打量慕容安。“那家伙也会收徒?”慕容乜职位不高,地位却堪比重臣。何况他是影卫,知晓许多利国主不为人知的秘密。但是娄庥无法核实,近十年内他也只见过慕容乜二次,后者只听命于白靖熙深居简出。

雅儿神色复杂,痛苦、欢喜交杂,听到慕容安再次请求看她一面,她终下决心,竭力克制声腔,道:“我不是你阿姐,既然你一定要看,看完后就不要再纠缠了!”

娄庥皱眉,那面纱被她猛地扯开,如同撕开伤口般疼痛。

“啊!”慕容安惊叫一声。那张脸已不能称之为人脸,布满纵横的伤口,翻出的皮肉狰狞恐怖。

娄庥飞快地为她戴上面纱,低低道:“看过了,我不让你看我夫人的脸正因为此。”

慕容安倒爬到岸上,跌跌撞撞仿佛被鬼吓破了胆。娄庥冷哼一声,就这样也配当他的小舅子?

雅儿闭上眼,泪水汹涌流出,娄庥带她离去。没走多远,却听见慕容安半哭半笑的声音:“我知我不该,可我这世上只有这么一个亲人,你能医好她的,对不对?”

小一扶起几乎站不稳的慕容安,水滴答滴答跌落地面。

娄庥虽然不信,但还是停下脚步。

“雅儿姐姐,无论是谁毁了你的脸,无论你遭遇了什么,你有娄大人,还有慕容大哥。你要对他们有信心,更要对自己有信心。”若蓝伯九此刻在场,定会为小一欣慰,医者疗心为上,小一已深悉其中真味。

只听慕容安转身道:“阿姐,就算你改变了容貌改变了声音改变了一切,我也认得出你。”

雅儿再忍不住,哭声逸出,“我已经变成这样……”

“娄大人尚且不嫌弃你,我是你弟弟岂会不如娄大人!”慕容安略带激动地说,“何况,我的朋友是神医,一定能治好你的脸!”

“神医?”娄庥置疑地看着小一,这小孩修为不浅是事实,全属灵力也匪夷所思,但要说神医,能治好毁容之伤,那如何可能?

“娄大人,我知你不信。实际我也没十足把握能治好雅儿姐姐,但我会尽全力的。”小一仿佛自嘲,“你也只能姑且信了。”

傀其多点头道:“连你都不能,那天下再无第二人能治她了!”

笑话!天大的笑话!娄庥觉得自己发疯了才会信小鬼头,但他还没发狂,就听见小一幽幽道:“半死不活都比这好治,是谁下的毒手?太残忍!”她能轻而易举将阿牛等人从死亡边缘拉回来,却从未疗过“寻常伤病”,因而雅儿的面上旧创对她来说,还真比救死难上百倍。

然而娄庥却呆住了。半死不活都比这好治?

“带我们去你府上,娄大人!”

娄庥回过神来,狠狠道:“大话已经说出去了,你要做不到,休怪我……”

慕容安已经扑到了雅儿身边,姐弟俩哭成一团。

咸池入泅水,泅水南流。夜色中,一点微弱的灯光点亮漆黑的水面。莲花灯随波逐流,慢慢漂到一座傍水而建的豪宅前。这宅子的建造者也算匠心独具,截了支流入府水池,又从水池的另一端分流而归泅水。随着水流,莲花灯也造访了这座豪宅,但它来了没能再回泅水,一只白皙的手捞起了它。

白乐邪凝望它片刻,仿佛是自言自语:“被我看到了还想走吗?”灯光瞬间熄灭,莲花灯在他手上粉碎,齑粉满手,流沙般滑下。

远处花亭前,萧也和挪严迁正在过招。白乐邪飒然而至,早累得只剩一口气的二人顿时停下手来,挪严迁更是一脸愁苦地问:“今天我们可以休息了吗?”

白乐邪微笑道:“习武者每天只需三个时辰睡眠,必要时候还得一连几天不休不眠。你们不是想了解为什么我用基础剑法就能胜过你们吗?今天我就告诉你们答案,因为我修炼的时间是你们的数倍!”

“天啊!”挪严迁倒在地上,萧也也跟着倒地。

白乐邪转身离去,“如果不想以后被傀其多打趴下,你们就打起精神来!”

二人奋力起身,空中飘来白乐邪最后一句话:“今晚就试下,都不许睡觉哟!”

二人对望一眼,再次斗在一起。

离开蓝阁地狱般训练的二人,原以为跟着白乐邪可以过上逍遥日子了,不想这个以前沉默神秘的少年实则是个微笑的魔鬼。他制定的训练课程只比蓝阁更严苛。

一回利都白乐邪便不再隐瞒实力,任二人联手且手持各自擅长的兵器、武技、灵术,都不抵白乐邪三击之力。更叫他们震撼的,白乐邪击败他们的还是寻常招数。他们请教他,却得来一句:“何时逼我使出上乘武艺,我便教你们一流的白虎灵术。”身为利国武者,谁不垂涎白虎神族的灵术?但不是利国王族,不是被神族认可的人,根本无缘修习白虎灵术。所以二人拼了,不是拼杀战场,而是没日没夜地搏击于不休不止的训练中。

###

贞国边陲小镇闰罗郊外五十里,君虚龙一行正乘夜赶路,听到远处的马蹄声,本已迷糊的君爱又睁开了眼。她闻声便知那马跑得急。

君虚龙仿佛也生了兴趣,撩开车帘,君爱往外望去,恰好看见一人一马从旁而过。马上之人深蓝棉袍多处露絮,鞍上吊儿郎当挂了不少袋子。他路过马车,对车内的女孩莞尔一笑,留下一个短暂的残影。君爱不禁探出头去,跟着探出身,君虚龙不得不抱住她二条小腿。过了好久,君爱才缩回车内。

“怎么了?”

“那人,那人……”

君虚龙也看清了那张笑脸,心忖君爱又该说“好看、漂亮”之类的话了。不想女孩口吃了半天,却冒出句:“那人特殊!”

君虚龙微有诧异,那人容貌固然清俊,但有些年纪眉染沧桑,修为也很浅薄,实在难称特殊。

君爱靠在君虚龙身上,闷闷道:“那样的人,就算我求爹爹留下,也留不住。”

君虚龙一笑,他最头疼君爱到处见人就要人留下,现在小丫头终于有些自知之明,开始懂事了。

马车驶入小镇,君虚龙安排好手下住宿,随口问了句:“掌柜有没有酒?”

那掌柜恭敬地道:“君大人你来迟一步,方才有位蕴蓝人买走了小店最后的一壶酒。”

君虚龙对小店没酒不觉意外,毕竟酒对贞国来说是奢侈品了,他意外的是掌柜说“蕴蓝人”,蕴蓝国灭后不是都往亨、利二国去了,怎么会有人来贞国。又想起路上遇到的那个穿破棉衣骑马的人,定是他了。

“你怎知他是蕴蓝人?”

掌柜道:“他在小店买了不少东西,所付的货币却是蓝石。虽然蕴蓝没了,但蓝石这东西只贵不贱。”说着掌柜从怀中贴身袋里摸出一枚指甲大的闪着幽光的蓝色石子,“大人且看。”

君虚龙接过,一股凉意瞬间沁肤。“不错,正是蓝石。”君虚龙将蓝石还给掌柜,“他还买了什么?”

掌柜回忆道:“他买的多为储存时间较长的干粮、食物,对了,他出小店后又去了斜对面的药铺。”

君虚龙思索,虽不知那人买药的用途,但凭他手中拥有蓝石,就值得他注意。元国攻占蕴蓝也未能破解蓝石矿——令蕴蓝发迹富甲四国的矿藏。

交代好手下,君虚龙出客栈,投夜色而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 何所乐邪11”↓↓↓更精彩哦!